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摩洛哥高阿特拉斯,我坐在电单车后座,双手紧紧地抓着 Mohamed 的红色皮革外套。手套里的指头渐渐麻痹,寒气轻易地窜进拳头直攻手心。Mohamed 小心翼翼地控制着电单车,不时刹车,我们的身体贴得近近的。鼻涕不由自主地流下,被冷风吹到耳后。

我气喘呼呼地走着,吃力地,身体的每一寸肌肉都用上了,肩膀和小腿尤甚,肌肉紧紧绷着。走出树林了,四周空旷了,应该就快抵达山脊了。

我们走了五个小时,以龟速前进。老得背部弯如弓的老太婆,带着孙子,原走在后面,但不稍一会儿就超越了我们。他们是好人,怕我们迷路,在前头守候了一段路,最终放弃了我们,

摩洛哥的高阿特拉斯山(High Atlas)位于摩洛哥中部,属于阿特拉斯山脉的一部分,全长750公里。其山势高峻、狭长,是远足爱好者和攀岩者的天堂。

我和云从马拉客什乘搭德士(Grand Taxi)前往,抵达一个叫 Imlil 的山镇后开始徒步登山。根据著名旅游指南的介绍,选了一条我们自认能胜任的远足路线,三天两夜,全程30公里,终点为 Setti Fatma。12月中旬,初冬,出发前我们不确定冬天是否可以到高阿特拉斯远足。网上大家众说纷纭。我在马拉客什的旅游论坛发问,得到了让人吃惊的答案:“冬天去远足,简直是自杀!” 一个网友说。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乘搭 Grand Taxi 前往 Imlil 途中。

尽信书不如无书

我们还是去了。毕竟,当我们告诉马拉客什旅馆的主人我们要去远足时,他没说他那是一条死路。背着衣物、食水和干粮,吃力地往山上走。午后,当体力几乎被耗尽时,幸有肾上腺素和意志力支撑着。我的体力较好,云就苦了。我走在前面,逼不得已把她远远地抛在后面。我怕如果我停下,就会走不动了。心脏扑通扑通大力地跳着,上气不接下气,汗流浃背。偶尔大声喊云,听见微弱的回应,大吸一口气后就再一股劲儿继续往上走。

折腾了五个小时,终于抵达山脊(海拔2279米),眼前巍峨的山脉景色实在震摄人心。把背包一丢,瘫痪在小茶馆的椅子上。三点了,太阳渐渐落下,把山的影子投在另一座山上。河谷辽阔而贫瘠,探不到一点生机。

老板 Mohamed 端上薄荷茶。

“Mohamed,Ouaneskra在哪里?” 我们打算在 Ouaneskra 过夜。

“那个就是!” 他指向远处。

“有多远?”

“大约七公里,” Mohamed 说。

什么?七公里?怎么可能!3小时/7公里,书上是这样写的。我们走了五个小时,居然还有七公里的路,怎么可能?

看着停在茶馆旁的电单车,心里打着它的主意。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Mohamed 和他的电单车。他正打电话回家通知家里今晚有客。

下山九拐十八弯

Mohamed 端上鸡蛋,我们的午餐。

“Mohamed,你的家在哪?”

“在河谷里。”

“你一个人住吗?” 我试着打探。

“不是,我有个妻子和一个女儿,家里还有妈妈和妹妹,爸爸和弟弟不在家。”

很好,是有家室的人。

“我们可以去你家过夜吗?” 我淡淡地说,心里紧张得很。

“可以啊,我在村子里有旅馆。” 他淡淡地回答。

那你不早说?我心里高兴地喊着。

“你可以载我们回去吗?” 太阳已快要触及山头了,我的身体开始冷得微微颤抖了起来。

“那不成问题。”

我们急忙替 Mohamed 收拾一下,跳上了电单车,下山。云说我擅长公关,要我先去交际一下。

我在后座,双手紧紧地抓着 Mohamed 的红色皮革外套。手套里的指头渐渐麻痹,寒气轻易地窜进拳头直攻手心。轮子在松散的砾土上转动,Mohamed 小心翼翼地控制着电单车,不时刹车,我们的身体贴得近近的。鼻涕不由自主地流下,被冷风吹到耳后。

妻子在河谷里等着。我下车后 Mohamed 随即上山载云。我随 Mohamed 的妻子走回村子,身体直打哆嗦。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Mohamed 家的客厅。那晚我们就在这里过夜。

过一个生平最冷的夜

真是一个美丽纯朴的村子。她推开客厅的门,开了灯,我看见干净整齐的客厅,心一下就温暖了。她知道我冷,端上热薄荷茶后,马上把被子递上。热情的妈妈来给我打招呼,站起握手后发现,刚刚被我坐暖了的垫子又变冷了。

这里没暖气也没热水。晚餐后,我们向 Mohamed 要了一壶热水用来刷牙,快速地用湿纸巾把身体抹一遍后马上穿上衣服,再用棉被把身体裹起。七点左右,和主人道了晚安后把门关上,我们用最后一点力量,把枕头堆在窗口前,希望能挡一些冷风。

辗转了一夜,早上起来,打开窗口一看,山上积着雪。由于山上积雪,我们无法根据计划前往 Setti Fatma。早餐后,Mohamed 毛遂自荐当向导,我们便启程远足到 Ouaneskra(海拔2400米)去。大地光秃秃的,偶尔可见生命力顽强的野草攀在山坡上。偶尔穿过无花果园、桃子园和李子园。春天和秋天的时候,河谷里开满了各色的花。我可以想像,天气缓和一些时,当野花盛开时,这河谷是多么美丽。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当地妇女在小溪旁烧柴洗衣。

生活里的便利非理所当然

居住在这河谷里的多是摩洛哥的土著——柏柏尔人(Berber)。他们利用石块和黏土建房子。从远处观望,山腰上披着伪装层层叠着的房子像是镶进了山里头,形成了特殊的景致。心机重的屋主把房子漆上粉红色,特别显眼。把房子建在河谷里是为了方便取水。女孩们用柴烧水,蹲在河边洗衣,双手被冻得发红。把手放进热水里浸一浸,待手暖了后,再继续洗。

当晚在 Mohamed 的旅馆过夜,旅馆暖和多了。隔天随 Mohamed 沿着 Imnan 河谷远足到阿斯尼(Asni),途经四个美丽纯朴的村子,让我对高阿特拉斯的印象更加深刻。是那冷入骨髓的空气,是北非的白雪,是没有心机的 Mohamed,也是柏柏尔人坚韧的斗志,在如此荒凉恶劣的环境里,快乐地生活着。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Mohamed 的村子,传统的柏柏人建筑。

旅游资讯:

远足

  • 高阿特拉斯山的 Parc National de Toubkal 内有很多远足路线,难度各异,有的路线须10天方可完成。若想自行远足,出发前务必了解自己和旅伴的体能,了解路线。若有过夜的打算,务必确保沿途有旅馆。
  • Imlil-Setti Fatma 远足路线(30公里)
  • 第一天:Imlil-Ouaneskra
  • 第二天:Ouaneskra-Timichi
  • 第三天:Timichi-Setti Fatma

导游

  • 若想聘请导游,可上网搜寻,或在马拉客什向信誉好的旅行社查询。
  • Lonely Planet 写说,聘请有执照的导游的最佳地方是 Imlil 或 Setti Fatma 的 Bureau des Guides。你也可到那索取地图。若打算直接到 Imlil 或 Setti Fatma 聘请导游,须腾出多一天的时间做安排。
  • 若想入住 Mohamed 的旅馆——Gite Lahcen Azougagh,可电邮:[email protected];电话:+212 610 417 300。

如何前往 Imlil

  • 可从马拉客什的 Charijel el Lbguer(距离Djemaa el-Fna南方不远)乘搭 Grand Taxi。得议价。路途约90公里。
  • 也可乘搭 Grand Taxi 或巴士从 Setti Fatma 返回马拉客什。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摩洛哥,北非雪冷

林道锦(DK)

梦想家,数字游民,身在新加坡,心向世界。《大脚印》创办人。理想的生活里有一架笔记本电脑和不断切换的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