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我在心裡對自己說聲“謝謝”。放棄永遠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是如何讓自己堅持下去也是一件永遠不容易的事。看到了自己堅持走下去所得的成果,那種喜悅感也只有老娘才能了解,感覺就像是在雲中天堂漫步。

去了印度的恆河看過火葬後,以為再也不會看火葬。跟入住同一旅館的日本人吃早餐的時候,他告訴我他昨天去了帕斯帕提那寺廟(Pashupatinah Temple)看火葬,火葬和在印度所看到不一樣。我聽了之後非常好奇。吃完早餐,跟司機說我要去帕斯帕提那,他向我投以奇異的眼光說:“Madam,那裡沒什麼好看的。去Thamel吧,那裡有好多餐館和紀念品可以買。”聽他那麼說,我回答:“那好吧,我們就去沒什麼好看的帕斯帕提那吧!” 司機搖搖頭,看着我這怪物不再說什麼,就往帕斯帕提那的方向駛去。我在路上回想着印度的恆河。

到了帕斯帕提那的門口,司機大哥勸說不要過河到對岸去,因為我不是印度教教徒,只能坐在對岸巴哥馬蒂河(Bagmati)的台階觀看,他會在原定的地方等我。向他道謝後,在我進廟裡的時候,看見遠處傳來濃濃的白煙,心想應該是有屍體在燒着吧。

因為是冬天,所以河裡的水平位很低,我想如果這時候把骨灰撒在河裡,那骨灰不就會留在這河邊或台階上?走着邊想的時候,遠處傳來悲哀的嚎哭聲,放眼望去,看來今天有幾個喪事要舉行。我找了一個台階坐下來,望着對岸的傷心家屬。此時此刻,我只是一位觀眾。印度教認為死並不意為著生命的終結,而是一種重生。只有在聖河火葬方可使靈魂意識超脫肉體的束縛,脫離現實世,從而進入另一個世界。

Nepal-pt3-02觸景生情

尼泊爾人的火葬儀式非常簡單。遺體火化時,死者的長子會在河邊將頭剃光,並且走進河裡凈身。屍體經過簡單的儀式後用白布包起,放在緊靠河邊由四根原木搭成的架子上焚燒。三個小時後,灰燼被推到河裡,隨水而逝。巴格馬蒂河的源頭來自喜瑪拉雅山,尼泊爾人相信喜瑪拉雅山是天堂所在,他們死後用來自天堂的河水洗凈前世的罪孽,希望來生可以重新開始。

坐在對岸觀看的我,心裡其實很平靜,但眼淚直流。人的一生就算再精彩、再富有,經過三個小時的焚燒後,剩下的也只是骨灰而已,再大的仇恨與苦惱,來到這一刻,也必須放下。在帕斯帕提那坐了一小時,看着火葬儀式,心裡在懷念着逝去不久的外婆、大舅母與友人,眼淚不爭氣地一直在流。坐在旁邊的外國人問我對岸在燒着的屍體可是我的朋友,我搖搖頭說不是,抹掉眼淚,望着對岸,對他說:“死亡是很可怕,但面對了,其實也不過如此,重要的是有沒有認真地活過這一生。”說完後,看着當地小孩子在河旁拾着河裡的錢幣(火葬儀式進行時會撒錢幣進河裡),心想這不就是生活嗎?雖然一條生命結束了,但活着的依然要生活啊!有人覺得拾起河裡的錢幣對先人不敬,但相對於貧困的尼泊爾人而言,這就是生活!

和我住在同一間旅館的日本人覺得我在尼泊爾的日子過得太揮霍了,所以拉我去徒步。
和我住在同一間旅館的日本人覺得我在尼泊爾的日子過得太揮霍了,所以拉我去徒步。

即興的徒步之行

到喜馬拉雅山裡徒步,是到尼泊爾旅行旅客的指定動作。對我來說,這一次的旅遊目的是放空,讓自己每天睡到自然醒,又或者坐在一間很有情調的咖啡屋,對着人來人往的馬路呆望一整個下午。剛開始幾天,我的確是過着吃、喝、拉、撒的日子,直到住在同一間旅館的日本人覺得這樣過日子實在是太過揮霍生命了,於是拉着我參加徒步之旅。心想這樣蹉跎時間也沒什麼意義,於是收拾了簡單的背包就啟程了。

整個徒步的行程只有三個人(老娘、日本人和夏爾巴導遊)。來尼泊爾的旅客大多會到博客拉(Pokhara)徒步,因為比較有挑戰性。基於老娘我是來放空的,所以選擇在加德滿都郊外的山谷進行,順便感受尼泊爾真正的鄉村氣息。

走進鄉村看梯田。
走進鄉村看梯田。

快到了,快到了!

我們先到達一個叫山庫(Sankhu)的村子,導遊對我們這兩個徒步菜鳥說,徒步之行從這裡開始。剛開始時對純樸的村子與無敵的美景感到歡喜,但當我們慢慢地走入山中的時候,山路越來越陡峭,汗水像是開了水龍頭一樣不停地在流。日本人說感覺良好,因為可以遠離喧囂和交通污染的城市。我雖然贊同,但這山路也未免太過陡了吧!對於我這個一出門就駕車和缺少運動的城市人來說,真是給錢買苦來受!導遊不停地激勵着,說越過這個山頭就可以吃午飯了。說到午飯,老娘我這時可是餓到胃酸都湧上來了。

徒步途中,偶爾看到當地人騎着重型的機車上山,老娘我在又累又餓的情況下,真的想放棄徒步,然後給錢坐機車上山和他們兩人會合。導遊和日本人一直在我耳邊說就快到了,不用坐機車,再走五分鐘就到了。就這樣走着停着,走到位於海拔2175米處的納加閣(Nagarkot)。站在這山邊近距離欣賞喜馬拉雅山脈,山谷東邊和西邊的景色盡收眼底,朗唐山峰(Langtang)、安納帕納2號峰(Annapurna)和楚里山峰(Chuli)都可望到,那美景真是震撼人心。我在心裡對自己說聲“謝謝”,也感謝日本人和導遊在精神上鼓勵。放棄永遠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是如何讓自己堅持下去也是一件永遠不容易的事。看到了自己堅持走下去所得的成果,那種喜悅感也只有老娘才能了解,感覺就像是在雲中天堂漫步。

為我們煮午餐的大嬸。
為我們煮午餐的大嬸。

美味午餐

到達納加閣, 導遊在一個小村莊里找了一個當地人家為我們煮午餐。大嬸幫我們煮午餐的時候,我們倆隨導遊在村子裡走走。簡陋的村子、簡單的設備、單純的村民,被美麗的山脈環繞着,那是多美的一個畫面。聽見大嬸喊了一聲“喂”,吃午餐時間到了。大嬸準備的午餐雖然簡單,但那是我吃過最美味的一餐。吃完午餐,往附近的村落走去。其實尼泊爾的光輝也可以在加德滿都山谷里找到,可是城市裡的遺迹太豐富,人們就忘了美麗純樸的鄉村自然風光。只要躺在柔軟的草地,你就可以完全融入這美妙的美景之中。在納加閣,因為是山谷的關係,所以可以近距離欣賞喜馬拉雅山,景色盡收眼底。當然欣賞日落,是我和日本友人決定來納加閣的其中一個目的。

第一次自己一個人獨自遊走,才發覺自己很久沒有聆聽自己心裡最深處的聲音。那一時刻,我感覺把自己還給自己了,也終於明白,旅行從來都是一件很私人的事。在尼泊爾,我迷戀的並不是無敵美景的山脈,而是當地的人情味。尼泊爾人友善自信的笑容,一直都那麼真誠而溫暖。困苦的生活似乎未曾磨滅他們的善良和快樂。也因為這樣,尤為令人心痛。我覺得尼泊爾不是單看表面——臟,亂,差,所能形容概括的地方。反而,這個國家的歷史、文化、傳統和民族更加值得用心去體會。

喜歡他們的笑容。
喜歡他們的笑容。

旅遊貼示:

  • 大部分遊客須申請旅遊簽證(包括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的公民),可以在各地尼泊爾大使館申請,或在抵達機場後辦落地簽證(Visa On Arrival) for Tourist)。建議在出發之前先辦好籤證,辦理落地簽證相當費時。詳情可遊覽尼泊爾旅遊局網站或尼泊爾移民局網站。
  • 尼泊爾長期有電源不足的問題供,早上和下午通常都沒電,酒店或旅館到了晚上一般都用自家的發電機來發電,所以手電筒在尼泊爾是很重要的工具。
  • 出門在外,買東西前一定要先問價錢,才決定要不要買。可不要像我一樣,在路邊喝了一杯新鮮的紅石榴果汁後,才問多少錢,那時你就可以看到自己像是躺在砧板上肉任人宰割,欲哭無淚。
  • 如果萬事俱備了(風莎丸、止嘔葯、止瀉藥或打了預防針),街邊的小食就勇敢地嘗試吧!
  • 去到Thamel時,如果是一個人的話,盡量往人群中走,要不然會有當地人會一直問你要不要買大麻。
  • 尼泊爾的商家很迷信,如果你是他開門後第一個顧客,那你就註定要花錢,當然也有好處,可以敢敢地殺價,他們旨在有個開門紅,展開幸運的一天。
  • 造訪庫瑪莉巴哈爾時,如果幸運看見庫瑪莉,千千萬萬不可拍攝,這是一個很大的禁忌。
  • 尼泊爾主要的宗教是印度教,所以好多的神廟只給信徒進入,所以旅客要踏進神廟之前,必須問清楚是否開放給公眾參觀,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尼泊爾視頻:

mm

Esther Tan

喜歡自由自在的去旅遊,不喜歡去旅客多的地方,一直在尋找我的烏托邦,所以一直往前大步跨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