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声“谢谢”。放弃永远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是如何让自己坚持下去也是一件永远不容易的事。看到了自己坚持走下去所得的成果,那种喜悦感也只有老娘才能了解,感觉就像是在云中天堂漫步。

去了印度的恒河看过火葬后,以为再也不会看火葬。跟入住同一旅馆的日本人吃早餐的时候,他告诉我他昨天去了帕斯帕提那寺庙(Pashupatinah Temple)看火葬,火葬和在印度所看到不一样。我听了之后非常好奇。吃完早餐,跟司机说我要去帕斯帕提那,他向我投以奇异的眼光说:“Madam,那里没什么好看的。去Thamel吧,那里有好多餐馆和纪念品可以买。”听他那么说,我回答:“那好吧,我们就去没什么好看的帕斯帕提那吧!” 司机摇摇头,看着我这怪物不再说什么,就往帕斯帕提那的方向驶去。我在路上回想着印度的恒河。

到了帕斯帕提那的门口,司机大哥劝说不要过河到对岸去,因为我不是印度教教徒,只能坐在对岸巴哥马蒂河(Bagmati)的台阶观看,他会在原定的地方等我。向他道谢后,在我进庙里的时候,看见远处传来浓浓的白烟,心想应该是有屍体在烧着吧。

因为是冬天,所以河里的水平位很低,我想如果这时候把骨灰撒在河里,那骨灰不就会留在这河边或台阶上?走着边想的时候,远处传来悲哀的嚎哭声,放眼望去,看来今天有几个丧事要举行。我找了一个台阶坐下来,望着对岸的伤心家属。此时此刻,我只是一位观众。印度教认为死并不意为着生命的终结,而是一种重生。只有在圣河火葬方可使灵魂意识超脱肉体的束缚,脱离现实世,从而进入另一个世界。

Nepal-pt3-02触景生情

尼泊尔人的火葬仪式非常简单。遗体火化时,死者的长子会在河边将头剃光,并且走进河里净身。尸体经过简单的仪式后用白布包起,放在紧靠河边由四根原木搭成的架子上焚烧。三个小时后,灰烬被推到河里,随水而逝。巴格马蒂河的源头来自喜玛拉雅山,尼泊尔人相信喜玛拉雅山是天堂所在,他们死后用来自天堂的河水洗净前世的罪孽,希望来生可以重新开始。

坐在对岸观看的我,心里其实很平静,但眼泪直流。人的一生就算再精彩、再富有,经过三个小时的焚烧后,剩下的也只是骨灰而已,再大的仇恨与苦恼,来到这一刻,也必须放下。在帕斯帕提那坐了一小时,看着火葬仪式,心里在怀念着逝去不久的外婆、大舅母与友人,眼泪不争气地一直在流。坐在旁边的外国人问我对岸在烧着的屍体可是我的朋友,我摇摇头说不是,抹掉眼泪,望着对岸,对他说:“死亡是很可怕,但面对了,其实也不过如此,重要的是有没有认真地活过这一生。”说完后,看着当地小孩子在河旁拾着河里的钱币(火葬仪式进行时会撒钱币进河里),心想这不就是生活吗?虽然一条生命结束了,但活着的依然要生活啊!有人觉得拾起河里的钱币对先人不敬,但相对于贫困的尼泊尔人而言,这就是生活!

和我住在同一间旅馆的日本人觉得我在尼泊尔的日子过得太挥霍了,所以拉我去徒步。
和我住在同一间旅馆的日本人觉得我在尼泊尔的日子过得太挥霍了,所以拉我去徒步。

即兴的徒步之行

到喜马拉雅山里徒步,是到尼泊尔旅行旅客的指定动作。对我来说,这一次的旅游目的是放空,让自己每天睡到自然醒,又或者坐在一间很有情调的咖啡屋,对着人来人往的马路呆望一整个下午。刚开始几天,我的确是过着吃、喝、拉、撒的日子,直到住在同一间旅馆的日本人觉得这样过日子实在是太过挥霍生命了,于是拉着我参加徒步之旅。心想这样蹉跎时间也没什么意义,于是收拾了简单的背包就启程了。

整个徒步的行程只有三个人(老娘、日本人和夏尔巴导游)。来尼泊尔的旅客大多会到博客拉(Pokhara)徒步,因为比较有挑战性。基于老娘我是来放空的,所以选择在加德满都郊外的山谷进行,顺便感受尼泊尔真正的乡村气息。

走进乡村看梯田。
走进乡村看梯田。

快到了,快到了!

我们先到达一个叫山库(Sankhu)的村子,导游对我们这两个徒步菜鸟说,徒步之行从这里开始。刚开始时对纯朴的村子与无敌的美景感到欢喜,但当我们慢慢地走入山中的时候,山路越来越陡峭,汗水像是开了水龙头一样不停地在流。日本人说感觉良好,因为可以远离喧嚣和交通污染的城市。我虽然赞同,但这山路也未免太过陡了吧!对于我这个一出门就驾车和缺少运动的城市人来说,真是给钱买苦来受!导游不停地激励着,说越过这个山头就可以吃午饭了。说到午饭,老娘我这时可是饿到胃酸都涌上来了。

徒步途中,偶尔看到当地人骑着重型的机车上山,老娘我在又累又饿的情况下,真的想放弃徒步,然后给钱坐机车上山和他们两人会合。导游和日本人一直在我耳边说就快到了,不用坐机车,再走五分钟就到了。就这样走着停着,走到位于海拔2175米处的纳加阁(Nagarkot)。站在这山边近距离欣赏喜马拉雅山脉,山谷东边和西边的景色尽收眼底,朗唐山峰(Langtang)、安纳帕纳2号峰(Annapurna)和楚里山峰(Chuli)都可望到,那美景真是震撼人心。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声“谢谢”,也感谢日本人和导游在精神上鼓励。放弃永远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是如何让自己坚持下去也是一件永远不容易的事。看到了自己坚持走下去所得的成果,那种喜悦感也只有老娘才能了解,感觉就像是在云中天堂漫步。

为我们煮午餐的大婶。
为我们煮午餐的大婶。

美味午餐

到达纳加阁, 导游在一个小村庄里找了一个当地人家为我们煮午餐。大婶帮我们煮午餐的时候,我们俩随导游在村子里走走。简陋的村子、简单的设备、单纯的村民,被美丽的山脉环绕着,那是多美的一个画面。听见大婶喊了一声“喂”,吃午餐时间到了。大婶准备的午餐虽然简单,但那是我吃过最美味的一餐。吃完午餐,往附近的村落走去。其实尼泊尔的光辉也可以在加德满都山谷里找到,可是城市里的遗迹太丰富,人们就忘了美丽纯朴的乡村自然风光。只要躺在柔软的草地,你就可以完全融入这美妙的美景之中。在纳加阁,因为是山谷的关系,所以可以近距离欣赏喜马拉雅山,景色尽收眼底。当然欣赏日落,是我和日本友人决定来纳加阁的其中一个目的。

第一次自己一个人独自游走,才发觉自己很久没有聆听自己心里最深处的声音。那一时刻,我感觉把自己还给自己了,也终于明白,旅行从来都是一件很私人的事。在尼泊尔,我迷恋的并不是无敌美景的山脉,而是当地的人情味。尼泊尔人友善自信的笑容,一直都那么真诚而温暖。困苦的生活似乎未曾磨灭他们的善良和快乐。也因为这样,尤为令人心痛。我觉得尼泊尔不是单看表面——脏,乱,差,所能形容概括的地方。反而,这个国家的历史、文化、传统和民族更加值得用心去体会。

喜欢他们的笑容。
喜欢他们的笑容。

旅游贴示:

  • 大部分游客须申请旅游签证(包括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公民),可以在各地尼泊尔大使馆申请,或在抵达机场后办落地签证(Visa On Arrival) for Tourist)。建议在出发之前先办好签证,办理落地签证相当费时。详情可游览尼泊尔旅游局网站或尼泊尔移民局网站。
  • 尼泊尔长期有电源不足的问题供,早上和下午通常都没电,酒店或旅馆到了晚上一般都用自家的发电机来发电,所以手电筒在尼泊尔是很重要的工具。
  • 出门在外,买东西前一定要先问价钱,才决定要不要买。可不要像我一样,在路边喝了一杯新鲜的红石榴果汁后,才问多少钱,那时你就可以看到自己像是躺在砧板上肉任人宰割,欲哭无泪。
  • 如果万事俱备了(风莎丸、止呕药、止泻药或打了预防针),街边的小食就勇敢地尝试吧!
  • 去到Thamel时,如果是一个人的话,尽量往人群中走,要不然会有当地人会一直问你要不要买大麻。
  • 尼泊尔的商家很迷信,如果你是他开门后第一个顾客,那你就注定要花钱,当然也有好处,可以敢敢地杀价,他们旨在有个开门红,展开幸运的一天。
  • 造访库玛莉巴哈尔时,如果幸运看见库玛莉,千千万万不可拍摄,这是一个很大的禁忌。
  • 尼泊尔主要的宗教是印度教,所以好多的神庙只给信徒进入,所以旅客要踏进神庙之前,必须问清楚是否开放给公众参观,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尼泊尔视频:

mm

Esther Tan

喜欢自由自在的去旅游,不喜欢去旅客多的地方,一直在寻找我的乌托邦,所以一直往前大步跨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