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在英语不是很流通的国家,有时连沟通都成问题。而这闪电般不稍几秒从“停车 – 沟通 – 上车”的过程,很考验人性。这种时候,搭便车只能凭感觉/直觉/错觉或幻觉,也是最令我着迷的过程。

德国-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土耳其。

我在呆了欧洲两个月半后,终于心不甘情不愿拍拍身上的尘埃,开始我的回家之路。原本计划以陆路的方式从荷兰-德国-捷克-斯洛华克-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土耳其-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尼泊尔-孟加拉-缅甸-泰国,回到马来西亚。然而这间中我的印度签证刚过期,巴基斯坦的签证需要在自己国内办好,而缅甸又不开放边境无法用陆路通过。于是,三千多公里从荷兰终于到了伊斯坦堡,却也累得里外支离破碎惨不忍睹,最终卡在伊斯坦堡没有继续。

开始想要以“搭便车”的方式游走,除了想省下交通费,也希望排除我们仰赖已久、单调的搭飞机旅行模式,以陆路跨过一国又一国的边境。从而开始思考更环保减碳排量的旅行方式(纵然搭车还不是最环保的,曾听过一些徒步旅行横跨多国的故事)以及更深入当地居民的衣食住行,了解丰富多彩、原汁原味的风土民情。

我搭了63次便车走了7个国家
先把目的地写在纸上。

没有时间思考的选择

搭便车有趣的部分在于,车主和搭车人都没有多余时间思考。停车与否?上车与否?站在路边竖起拇指或高举牌子,用殷切的微笑及眼神和快速闪过身边车子的车主大略眼神交流,一边开车的车主没有多余的时间观察,有些会瞄了一眼便继续前进,有些则下意识反射动作立刻刹车停下来问个究竟。当车子一停下来,为了避免影响陆续驶过来的车,我会以最快的速度跑向前去和司机沟通说明要去的地点,确认他可以送我一程之后,神速地跑回去背起十几公斤重的背包,再闪电跳进车里,出发!

搭便车“Hitchhike”一词源自美国,最早出现在大约1923年。意指向路上来往的汽车,卡车或任何交通工具的司机寻求免费搭乘,往你要去的方向。

在英语不是很流通的国家,有时连沟通都成问题。而这闪电般不稍几秒从“停车-沟通-上车”的过程,很考验人性。这种时候,只能凭感觉/直觉/错觉或幻觉,也是最令我着迷的过程。信任与怀疑陌生人被陌生人怀疑与信任之间的拉锯、摒除语言之外还能有怎样的沟通方式、坐在车内屏息环顾车里装饰及播放的音乐等,开始推敲车主背后的故事、彼此交换故事侃侃而谈或因语言不通而保持沉默等……搭便车就好像一场即兴演出,无法预知有谁会上场或下一步会有怎样的情节发生。同时也以“剧场浓缩版”的形式,让我快速吸收了一则又一则精彩故事。

我搭了63次便车走了7个国家
我搭了63次便车走了7个国家。

德国-捷克 | 我们聊了梦想与人生

很幸运地在加油站遇见一位西装笔挺的男人,便凑上前半询问半扮可怜的问他有没有去布拉格。他回以一个灿烂腼腆的微笑说:“上车吧!”。很幸运地,拦的第一台车便直接送我们到300公里外的布拉格。我们俩不敢相信一大早便如此幸运,兴奋不已。兴奋的另一个原因是,我们将跨入另一个国度-捷克!

三小时的车程,我们聊了好多关于梦想关于人生。男人今年才28岁,但由于工作关系已经几乎走过了半个地球,一个月内要奔波劳碌飞往不同国家,一年内飞行的哩数更是令人乍舌。但当我问男人“旅行了那么多国家,做过最疯狂的事是什么?”他沉默了好久。许久之后幽幽吐出:“没有。”

“我从来没做过什么疯狂的事。从小按照父母的意愿把书念好,然后拿了张文凭找份好工作,赚了好多钱走了好多个国家,但似乎却从来没有真正为自己做些什么。我想拥有自己的一艘小船,然后无忧无虑的去航海。现在我有钱买了一艘船,但却停泊在海湾好久,因为工作关系,没有时间去航海,没有时间去完成我的梦想……”

后来,换我们沉默了。

我搭了63次便车走了7个国家
搭便车成功!

意大利

比起在法国搭车的幸运,意大利是最难搭到便车的国家。在威尼斯等了将近3小时,被警察驱逐警告2次。将原被写着“Milano”的牌子换成比较靠近的“Venora”也于事无补。终于在准备放弃,一路往火车站前进之际,依旧不死心举着牌子的我们终于等到奇迹!两位德国女人远远鸣笛示意我们上车,我们难以置信的一边恍神一边奔向那台救命之车。

土耳其 | 伊斯坦堡没有道的再见

大卡车司机把我们送到边境后我们下车盖章走入土耳其,却迟迟等不到他出来。最后在没有Say Goodbye的情况下,跳上另一台卡车往伊斯坦堡前进。这是这段旅程搭的最后一辆便车,我们终于到了伊斯坦堡!身上却只有欧元,于是这位好心的仁兄把大卡车停在繁忙的大路旁,帮我们拦了巴士和司机用土耳其语沟通好,并给我们土耳其里拉搭巴士到我们沙发主人家。在巴士上我们不确定该在哪一站下车换成快铁,于是便问坐在旁边的男生,他陪我们坐过他原本要下车的站,带我们去搭快铁的地方,还给我们1里拉让我们凑足钱买两张票。

我搭了63次便车走了7个国家
那些睡过的地方。

别人的故事与意料之外的风景

这一路上,搭了63辆便车。在车上看见63种不同人生,体会63种意料之外的风景,浓缩了63个故事,猜想着63种生命不同的选择及可能性。我若是他她它,将会变成怎样?然而我不是他她它,我是我,依然在路上的我。

很庆幸,这一路上遇见的好人好事太多太多,让我平安顺利的回到家并将这些故事记录下来。由衷期望,在这样一个纷乱的年代,大家依然能够保持清明智慧,去明辨是非并相信宇宙的能量及感受这世界光明的积极面,同时将这样的正能量传递给有需要帮助的人。

在土耳其后,我飞往尼泊尔沉淀两周,便飞回马来西亚。但我相信,总有一天会倒着把未完成的路线慢慢完成,从马来西亚开始。

我搭了63次便车走了7个国家
我搭了63次便车走了7个国家
我搭了63次便车走了7个国家
我搭了63次便车走了7个国家
我搭了63次便车走了7个国家
我搭了63次便车走了7个国家
我搭了63次便车走了7个国家
我搭了63次便车走了7个国家
我搭了63次便车走了7个国家
我搭了63次便车走了7个国家
我搭了63次便车走了7个国家
我搭了63次便车走了7个国家
我搭了63次便车走了7个国家
我搭了63次便车走了7个国家
我搭了63次便车走了7个国家
我搭了63次便车走了7个国家
我搭了63次便车走了7个国家

mm

戴汶菁

品味咖啡| 呼吸書籍| 咀嚼音樂| 崇拜電影| 觀賞時間| 勾勒旅行| 探索摄影| 書寫記憶| 浪掷生命|
生命就该浪费在美好的人事物上♥

不务正业快两年,停停走走游荡在世界不同角落,生命就该这样浪费在美好的人事物上。

在马来西亚、纽西兰办了数次“Free Hugs”活动,想传达人与人之间不该有国籍、年龄、肤色、性别、阶级之分。我们是一体的,都是这颗美丽星球的一员,拥抱是最直接快速拉近距离、褪去种种不公平标签的方式。

计划在八月底开始从荷兰以陆路搭便车(hitch-hike)的方式回马来西亚。举着“Take Me Home”的牌子在街上等好心的陌生人送我一程或带我回家。因为想要证明,We are the One。世界上没有所谓的“陌生人”,大家都只是还未认识的朋友。这是一次对自己对这世界的试炼。

I Trust In Life。这世界没有你想象中复杂。

Simplify,Minimalist,Sustainable-liv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