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原來越南人所稱呼的赫蒙族,就是中國的苗族。非常喜歡金庸所寫的《笑傲江湖》的我,對屢屢出現在江湖故事裡的苗族女子與領導藍鳳凰更是迷戀,並且充滿了遐想。從越南沙壩回來之後才發現,我竟然多次走入苗寨而不知,錯愕之餘甚感遺憾。

我在河內(越南)乘搭夜間火車,火車開往老街省(Lào Cai)。老街在越南之北,是越南與中國雲南省的邊界,相隔一條河,步行過橋不到五分鐘。老街是上沙壩鎮(Sapa)的必經之地。從河內出發,除了火車之外,其實還可以選擇乘搭巴士,車程大致上一樣,而且相較之下價錢比搭火車便宜。導遊告訴我們乘搭有床位的夜間火車比較舒服,因為開往老街省的公路坎坷,而且比較危險,所以旅客通常都被建議搭火車。

本來說好天還沒亮火車就會抵達老街,然而當時天都已經破曉了,火車依然繼續緩慢地前進。反正旅行不趕時間,打開窗欣賞外面那一片青蔥的田園也是一大樂事。旅友們都還沒醒,在無人談天的狀況下,我不禁想起了在河內為我們嚮導的梅琳姑娘。

令狐沖在沙壩遇到藍鳳凰
好有個性的赫蒙女孩,哪個是藍鳳凰的化身?

初見《笑傲江湖》里的苗族人

梅琳告訴我們,她的故鄉就在沙壩,她是赫蒙族人(Hmong)。當時的我並不知道,原來越南人所稱呼的赫蒙族,就是中國的苗族。非常喜歡金庸所寫的《笑傲江湖》的我,對屢屢出現在江湖故事裡的苗族女子與領導藍鳳凰更是迷戀,並且充滿了遐想。從沙壩回來之後才發現,我竟然多次走入苗寨而不知,錯愕之餘甚感遺憾。

苗族是個母主社會的原住族群,那是亞洲少數主導權由女性掌握的社會形態。《笑傲江湖》里描述得非常清楚,當令狐沖闖入苗族地區,出來接洽他的都是些苗族女子,而且個個強悍如男兒身。回想在沙壩鎮逗留那幾天的經驗正是如此。在鎮上到處都可見赫蒙女子成群結隊走在街上販賣她們所制的包包。有些語言能比較力強的都當起嚮導,都是赫蒙女子,沒有一個是男的。那麼赫蒙男子呢?赫蒙男子感覺上比較低調,不如女子強悍,也不會主動跟你說話。我遇見的赫蒙男子多數都是手握鋤頭的農夫,有些是維修道路的工人。我曾向他們問路,他們說話比赫蒙女子柔和,感覺上比較客氣與老實。

令狐沖在沙壩遇到藍鳳凰
這個赫蒙婦人不得惹!

陽剛的赫蒙女子

沙壩鎮的中心建滿了西式的旅館與餐館,而且建設依然相繼而起,可想而知自從越南安定後,旅遊業已經在這裡崛起了。不難發現赫蒙女子身穿她們的傳統服裝,逗留在街上,販售她們的東西。梅琳曾經警告過我們,赫蒙女子不喜歡人家向她們拍照,如果要求拍照必須問過她們。梅琳最了解她族人的脾性,其實她也並不那麼喜歡人家向她拍照,性格非常陽剛,但她告訴我,遠遠拍沒關係。我在此捉到了一個重點,基於頑強的民族性格,她們最討厭你漠視他們,對他們沒禮貌。如果沒讓她們覺得受侵犯,其實她們應該是不會抗拒拍照的。

令狐沖在沙壩遇到藍鳳凰
貓村女孩。

走一趟貓村

貓村(Cat Cat Vilage)是最靠近沙壩鎮的苗寨。沙壩鎮位於山頂,而貓村在側面的山坡上。由石梯往下走,一開始會先經過商店,很多小孩會在那邊徘徊。導遊從商店裡買了各種各樣的糖果,沿路當起聖誕老人,分給孩子們。孩子們非常有默契地接過糖果,馬上放進口裡嚼了起來。孩子們並沒有過來討糖果,如果給他,他就會接過,如果沒給,他也沒怎樣,奔奔跳跳地跟你擦肩而過。

經過竹林後,就會走入山谷。山谷間有一瀑布,水流得非常急,並不是一個可以下去嬉水的瀑布。走過弔橋越過瀑布後,有幾個亭子,是個狹窄的歇腳地。我們在那邊遇見了說著一口流利英文,身穿赫蒙傳統服裝的女導遊。此奇女子那一口說得很溜的英文,其實都是跟外國遊客日月累積慢慢地學起來的。小時候家裡窮,她沒法像其他孩子那樣上學,很早就出來社會工作了。可能是語言能力非常好,所以慢慢地就學會了,而且越說越流利。

令狐沖在沙壩遇到藍鳳凰
梯田。

純樸的岱寨

來沙壩看梯田准沒錯,那一片被砌成層層梯田的山坡無比壯觀。還沒抵達岱寨(Ta Van)的門口前,我們經過了一處觀景台。觀景台建在高處,往下看可以俯視一片無際的田園與寨子。當時天氣潮濕,一片薄霧瀰漫,更為岱寨增添詩意。

當地的女寨民們背着竹籃往寨子深處走,看見我們走入寨門非常熱情地走過來打招呼。她們跟在我們的身邊,笑嘻嘻地問我們從哪裡來啊?等一下幫我們買東西好嗎?“不想買的話,別隨意答應她們。她們會跟你打勾勾,過後肯定會來找你。她們很厲害的,肯定會找到你的。” 導遊是這樣交代我們的。後來導遊又說,如果我們能幫助她們的話,就幫她們買一點吧。導遊說其實她們還蠻窮困的。

深入岱寨後,遇上的寨民們也不再向我們販賣東西了。我想那些向我們販賣東西是那些岱族人的工作,而我們接着遇見的都是農民。在穿行於田園之間的路上,我遇見了一位老婆婆。當時我攀爬斜坡,累得一直喘氣,老婆婆看了一直笑。老婆婆不懂英文卻嘗試跟我溝通。在比手劃腳與幾句英文單字,我了解她是想告訴我們還有一條路可以通往竹林。她說那裡是寨里最美的地方。但因為時間有限,我們沒走竹林。

令狐沖在沙壩遇到藍鳳凰
買啦,買啦,買啦!

窮的定義

我沒向赫蒙女子買什麼,因為都是些我不適合用的包包,而且賣得有點貴。然而我對導遊說他們很窮這句話有點耿耿於懷。深思之後,我有了不一樣的觀點。或許他們其實一點都不覺得自己窮。他們很從容地過着生活,快快樂樂的不是嗎?是文明走入了他們的生活,彷彿在他們的村子裡打開了一扇門,讓他們有了其它出路。他們走入文明,看到世界的廣闊,想要得更多,那都是自然的事。以我們站在文明的門內看他們,肯定是覺得他們窮透了。但是對他們來說,真的有覺得自己很窮嗎?

只要沒有發生戰爭,文明人對他們相敬如賓,不消費她們,不利用他們,跟他們和睦共處的話,我覺得他們是幸福的。記得當時農民看見我們一夥走進她們的村子,便很友善地走過來,問我從哪裡來,然後交代說等一下走完村子後記得找她們買東西。我趕緊搖頭,或假裝聽不懂。她們也沒怎樣,依然笑容滿臉地與我別過。那一個畫面,她們臉上純真的笑容,我至今都還有着深刻的印象呢。

令狐沖在沙壩遇到藍鳳凰
令狐沖在沙壩遇到藍鳳凰
令狐沖在沙壩遇到藍鳳凰
令狐沖在沙壩遇到藍鳳凰
令狐沖在沙壩遇到藍鳳凰
令狐沖在沙壩遇到藍鳳凰
令狐沖在沙壩遇到藍鳳凰
令狐沖在沙壩遇到藍鳳凰
令狐沖在沙壩遇到藍鳳凰
令狐沖在沙壩遇到藍鳳凰
令狐沖在沙壩遇到藍鳳凰
令狐沖在沙壩遇到藍鳳凰
令狐沖在沙壩遇到藍鳳凰
令狐沖在沙壩遇到藍鳳凰
令狐沖在沙壩遇到藍鳳凰
令狐沖在沙壩遇到藍鳳凰
令狐沖在沙壩遇到藍鳳凰
令狐沖在沙壩遇到藍鳳凰
令狐沖在沙壩遇到藍鳳凰
令狐沖在沙壩遇到藍鳳凰
令狐沖在沙壩遇到藍鳳凰
令狐沖在沙壩遇到藍鳳凰
令狐沖在沙壩遇到藍鳳凰
令狐沖在沙壩遇到藍鳳凰
令狐沖在沙壩遇到藍鳳凰

mm

王同

王同來自馬來西亞北部,家鄉在檳榔嶼。他是一民電腦工程師,靠編寫軟件程式維生。第一次出國旅行應該是在還沒懂事的三歲,由父母親帶到暹羅去探親。他說他只記得在暹羅被蚊子咬得很慘,還有三叔公買了可愛的鐵猴子玩具給他。第一次自己賺錢出遠門是去台灣。那是2008年末的冬天,他在阿里山跨過了年。凌晨跨年之際,他待在旅館裡看跨年演唱會的現場直播。第一次聽盧廣仲唱 "我愛你",深深地被 "太陽公公出來了" 這句歌詞吸引住了。有一陣子王同非常熱衷於蠟筆畫與寫小說。自從台灣旅行回來後,他開始寫遊記。最近的他發現自己非常喜歡街拍,也砸了不少錢在相機與鏡頭上。為了拍更多的好照片,他開始積極地籌備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