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原来越南人所称呼的赫蒙族,就是中国的苗族。非常喜欢金庸所写的《笑傲江湖》的我,对屡屡出现在江湖故事里的苗族女子与领导蓝凤凰更是迷恋,并且充满了遐想。从越南沙坝回来之后才发现,我竟然多次走入苗寨而不知,错愕之余甚感遗憾。

我在河内(越南)乘搭夜间火车,火车开往老街省(Lào Cai)。老街在越南之北,是越南与中国云南省的边界,相隔一条河,步行过桥不到五分钟。老街是上沙坝镇(Sapa)的必经之地。从河内出发,除了火车之外,其实还可以选择乘搭巴士,车程大致上一样,而且相较之下价钱比搭火车便宜。导游告诉我们乘搭有床位的夜间火车比较舒服,因为开往老街省的公路坎坷,而且比较危险,所以旅客通常都被建议搭火车。

本来说好天还没亮火车就会抵达老街,然而当时天都已经破晓了,火车依然继续缓慢地前进。反正旅行不赶时间,打开窗欣赏外面那一片青葱的田园也是一大乐事。旅友们都还没醒,在无人谈天的状况下,我不禁想起了在河内为我们向导的梅琳姑娘。

令狐冲在沙坝遇到蓝凤凰

好有个性的赫蒙女孩,哪个是蓝凤凰的化身?

初见《笑傲江湖》里的苗族人

梅琳告诉我们,她的故乡就在沙坝,她是赫蒙族人(Hmong)。当时的我并不知道,原来越南人所称呼的赫蒙族,就是中国的苗族。非常喜欢金庸所写的《笑傲江湖》的我,对屡屡出现在江湖故事里的苗族女子与领导蓝凤凰更是迷恋,并且充满了遐想。从沙坝回来之后才发现,我竟然多次走入苗寨而不知,错愕之余甚感遗憾。

苗族是个母主社会的原住族群,那是亚洲少数主导权由女性掌握的社会形态。《笑傲江湖》里描述得非常清楚,当令狐冲闯入苗族地区,出来接洽他的都是些苗族女子,而且个个强悍如男儿身。回想在沙坝镇逗留那几天的经验正是如此。在镇上到处都可见赫蒙女子成群结队走在街上贩卖她们所制的包包。有些语言能比较力强的都当起向导,都是赫蒙女子,没有一个是男的。那么赫蒙男子呢?赫蒙男子感觉上比较低调,不如女子强悍,也不会主动跟你说话。我遇见的赫蒙男子多数都是手握锄头的农夫,有些是维修道路的工人。我曾向他们问路,他们说话比赫蒙女子柔和,感觉上比较客气与老实。

令狐冲在沙坝遇到蓝凤凰

这个赫蒙妇人不得惹!

阳刚的赫蒙女子

沙坝镇的中心建满了西式的旅馆与餐馆,而且建设依然相继而起,可想而知自从越南安定后,旅游业已经在这里崛起了。不难发现赫蒙女子身穿她们的传统服装,逗留在街上,贩售她们的东西。梅琳曾经警告过我们,赫蒙女子不喜欢人家向她们拍照,如果要求拍照必须问过她们。梅琳最了解她族人的脾性,其实她也并不那么喜欢人家向她拍照,性格非常阳刚,但她告诉我,远远拍没关系。我在此捉到了一个重点,基于顽强的民族性格,她们最讨厌你漠视他们,对他们没礼貌。如果没让她们觉得受侵犯,其实她们应该是不会抗拒拍照的。

令狐冲在沙坝遇到蓝凤凰

猫村女孩。

走一趟猫村

猫村(Cat Cat Vilage)是最靠近沙坝镇的苗寨。沙坝镇位于山顶,而猫村在侧面的山坡上。由石梯往下走,一开始会先经过商店,很多小孩会在那边徘徊。导游从商店里买了各种各样的糖果,沿路当起圣诞老人,分给孩子们。孩子们非常有默契地接过糖果,马上放进口里嚼了起来。孩子们并没有过来讨糖果,如果给他,他就会接过,如果没给,他也没怎样,奔奔跳跳地跟你擦肩而过。

经过竹林后,就会走入山谷。山谷间有一瀑布,水流得非常急,并不是一个可以下去嬉水的瀑布。走过吊桥越过瀑布后,有几个亭子,是个狭窄的歇脚地。我们在那边遇见了说着一口流利英文,身穿赫蒙传统服装的女导游。此奇女子那一口说得很溜的英文,其实都是跟外国游客日月累积慢慢地学起来的。小时候家里穷,她没法像其他孩子那样上学,很早就出来社会工作了。可能是语言能力非常好,所以慢慢地就学会了,而且越说越流利。

令狐冲在沙坝遇到蓝凤凰

梯田。

纯朴的岱寨

来沙坝看梯田准没错,那一片被砌成层层梯田的山坡无比壮观。还没抵达岱寨(Ta Van)的门口前,我们经过了一处观景台。观景台建在高处,往下看可以俯视一片无际的田园与寨子。当时天气潮湿,一片薄雾弥漫,更为岱寨增添诗意。

当地的女寨民们背着竹篮往寨子深处走,看见我们走入寨门非常热情地走过来打招呼。她们跟在我们的身边,笑嘻嘻地问我们从哪里来啊?等一下帮我们买东西好吗?“不想买的话,别随意答应她们。她们会跟你打勾勾,过后肯定会来找你。她们很厉害的,肯定会找到你的。” 导游是这样交代我们的。后来导游又说,如果我们能帮助她们的话,就帮她们买一点吧。导游说其实她们还蛮穷困的。

深入岱寨后,遇上的寨民们也不再向我们贩卖东西了。我想那些向我们贩卖东西是那些岱族人的工作,而我们接着遇见的都是农民。在穿行于田园之间的路上,我遇见了一位老婆婆。当时我攀爬斜坡,累得一直喘气,老婆婆看了一直笑。老婆婆不懂英文却尝试跟我沟通。在比手划脚与几句英文单字,我了解她是想告诉我们还有一条路可以通往竹林。她说那里是寨里最美的地方。但因为时间有限,我们没走竹林。

令狐冲在沙坝遇到蓝凤凰

买啦,买啦,买啦!

穷的定义

我没向赫蒙女子买什么,因为都是些我不适合用的包包,而且卖得有点贵。然而我对导游说他们很穷这句话有点耿耿於怀。深思之后,我有了不一样的观点。或许他们其实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穷。他们很从容地过着生活,快快乐乐的不是吗?是文明走入了他们的生活,彷彿在他们的村子里打开了一扇门,让他们有了其它出路。他们走入文明,看到世界的广阔,想要得更多,那都是自然的事。以我们站在文明的门内看他们,肯定是觉得他们穷透了。但是对他们来说,真的有觉得自己很穷吗?

只要没有发生战争,文明人对他们相敬如宾,不消费她们,不利用他们,跟他们和睦共处的话,我觉得他们是幸福的。记得当时农民看见我们一夥走进她们的村子,便很友善地走过来,问我从哪里来,然后交代说等一下走完村子后记得找她们买东西。我赶紧摇头,或假装听不懂。她们也没怎样,依然笑容满脸地与我别过。那一个画面,她们脸上纯真的笑容,我至今都还有着深刻的印象呢。

王同

王同来自马来西亚北部,家乡在槟榔屿。他是一民电脑工程师,靠编写软件程式维生。第一次出国旅行应该是在还没懂事的三岁,由父母亲带到暹罗去探亲。他说他只记得在暹罗被蚊子咬得很惨,还有三叔公买了可爱的铁猴子玩具给他。第一次自己赚钱出远门是去台湾。那是2008年末的冬天,他在阿里山跨过了年。凌晨跨年之际,他待在旅馆里看跨年演唱会的现场直播。第一次听卢广仲唱 "我爱你",深深地被 "太阳公公出来了" 这句歌词吸引住了。有一阵子王同非常热衷于蜡笔画与写小说。自从台湾旅行回来后,他开始写游记。最近的他发现自己非常喜欢街拍,也砸了不少钱在相机与镜头上。为了拍更多的好照片,他开始积极地筹备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