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这么乖巧的小孩们,我不想因自己的私心而任意摆弄他们。我并没找着师傅说的美景,却遇上了三个天使。亲爱的小孩,长大后不必成为伟大的人,保持着一颗善良的心便好。

冠病疫情反复不定,大家心里明白,出国旅行是遥遥无期了。这段宅家的日子,有人在家搭起了帐篷,有人把家里打理得一尘不染,有人烹煮了满汉全席;男人没了夜归的理由,女人开始回到厨房。而我终于腾出时间写写作,定下心来细细品尝这慢节奏的生活。

对于旅行,我没有太多的理由和真谛,纯粹就是爱上一个人背包时的那份自由。走在人生地不熟的异地,静静观察当地人的习俗和生活常态。我的行程里没有所谓的非到不可的景点,随心所欲。去丽江不上玉龙雪山,去雅安不看熊猫,去昆明不游览石林;不随波逐流,不是自卖清高,只是别人的观点未必适合我。每一段旅程未必都完美,有开心的、难过的、惊喜的、委屈的、惊险的,每一个过程都是珍贵的回忆。这些年来一个人的背包旅行,让我累积了不少感触,开始学会珍惜自己拥有的一切。

致18岁的青春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在这青旅偶遇18岁就独闯江湖的女孩。

18岁的你在干什么呢?在新疆喀什(Kashgar)的青旅遇见一位女孩,自豪地对我说,她十八岁离开家里独闯江湖,从此自给自足,没要过家里一分钱。我偶尔会想起远方的她,耳边隐隐约约回荡着她唱的《西安人的歌》。她是一名驻唱歌手,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四处漂泊,遇上喜欢的地方就找份工作逗留一段时期。这样的生活听起来很写意,其实一点都不轻松。她每晚唱到凌晨一、两点才拖着疲惫的身躯、沙哑的嗓音上床睡觉。若不是有着一颗热忱的心,对梦想的执着还真的不好熬。

亲爱的小孩 

旅途中总会遇到小孩,他们总让我纠结,我不愿心存怀疑地对待他们,但我知道我宁愿选择拥抱那流着鼻涕在泥巴中打滚的,也不会纵容那些装作亲切可爱,却暗地里想着要怎样从游客身上得到些利润的小孩。亲爱的小孩,请别在该天真烂漫的时候变成老谋深算,想着怎样扮可怜博取游客的同情心。我知道生活艰辛,也许这样可以帮补家用,但你同时也会丢失尊严啊。大人的世界未必都美好,先别急着长大。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前往多依树的途中,有很多妇女带着小孩出来卖鸡蛋。

卖鸡蛋的小孩 / 我不擅长背包旅行,不爱做功课,为了弥补以上不足,我学会了聆听 —— 聆听(你也可说是窃听)陌生人的谈话,获取有用的旅游资讯。我就是这样,在还没到访云南多依树梯田之前,便对卖鸡蛋的小孩略有所闻。还记得那天我目不斜视地路过那些卖鸡蛋小孩们,对她们的苦苦哀求无动于衷,小孩们拿我没办法。回程时,她紧跟着我,不停地叫我买鸡蛋。我冷冷地回她说:“你刚才不是问过了,那我买了吗?”。这时,她突然强行把鸡蛋塞进我的口袋里。我默默把鸡蛋放在路旁,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身后传来那小孩的讥笑声,还模仿我的语气。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元阳梯田。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元阳梯田。多么美丽的淳朴呀!

田野的女孩 / 在元阳,我站在路边拍田野,有个小女孩慢慢靠近我。“你在拍照吗?” 小女孩问。我回她说:“是啊,这里好美哦”。“要不我带你去另一个更漂亮的地方拍吧!” 她问。“不了,我喜欢在这拍。” 我说。她继续试着想要游说我,我不经意地问她那更美的地方在哪儿。我随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发现有个妇人站在那儿,望着我们。我懂了,我若是到那拍了照片,那妇人就会伸手向我索钱了。我笑了笑对她说:“不了,我拍完了,要走了。妳快回去吧,家人等着呢!”。我不由自主地觉得鼻酸和忧伤,小女孩从小就被教唆成这么有心机,长大后会是怎样呢?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元阳某个部落的小孩。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稻城。白塔,一个靠近天堂的地方,蓝天白云格外分明。

藏族小孩 / 大大的眼睛、圆滚滚的脸蛋、黝黑的肤色,小女孩从我抵达亚丁住宿的那天起,总是脏兮兮的,身上还带有一股几天没冲凉的味道。尽管如此,她还是很讨人喜欢,不爱说话却喜欢到客栈串门子。每次吃饭时间,她若有在,客栈老板总会多拿一套餐具给她。在我离开客栈的那天早晨,遇见穿戴干净整齐的她和弟弟排排坐。我给她照了张相后给她瞧,她腼腆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亲爱的小孩,你真的很棒,很乖巧,但愿你的纯真一直被保存。(后来,当地人告诉我,在高原不宜常洗澡。亚丁位于海拔4000米,父母为了保护孩子们所以才没让孩子洗澡的。)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我随着师傅的指引走入小径,村落的居民养了好多家畜。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元阳部落的三个天使。

部落小孩 / 元阳某处,面包车师傅停放我在路旁,指着一条小径叫我往那走,里头有很美的风景。我沿着小径走,沿途看到猪、狗、鸡、鸭,没人。突然见到几个小孩在前方玩。我朝他们走去,和他们打招呼后向其中一位较为年长的小女孩询问拍照的许可。“可以啊!” 小女孩说道。我照了几张相给他们看,他们不知所措地看着我。看着那些单纯的脸蛋,我把身上仅有的几包小饼干给了他们。有把声音呼唤他们,或许是他们的父母。我朝那声音的方向喊说:“没事,你的小孩都很乖,我给他们一些饼干,他们没向我要。”。我想多拍些照,但怕吓着他们。这么乖巧的小孩们,我不想因自己的私心而任意摆弄他们。我并没找着师傅说的美景,却遇上了三个天使。亲爱的小孩,长大后不必成为伟大的人,保持着一颗善良的心便好。

电瓶车初体检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泸沽湖。只要阳光普照,谁都可以成为很好的摄影师。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泸沽湖,电瓶车初体检。

2016年4月,中国泸沽湖。从丽江出发前,客栈老板娘叮咛一定要环湖。

抵达泸沽湖已是午后,随便找了一个落脚的住宿后就四处逛逛。环湖基本上有几个方式:包车、拼车、骑脚车或是电瓶车。我马上排除了包车和脚车。拼车嘛,因为是淡季也不怎么好拼,而且只停四个站。

我逛了一圈,顺便物色更靠近湖边的住宿。沿途有好多电瓶车主在招揽顾客。我问了几家,就是没信心独自骑电瓶车环湖。毕竟身在国外,若发生意外就麻烦了。

隔天一早,我搬到位于湖边的旅馆。旅馆前有位大姐在出租电瓶车。我徘徊了一阵子,鼓起勇气问她:“大姐,我已经十年没骑车了,可以让我先试一下吗?行的话,我明天就跟妳租。” 她望了我一眼,说到:“行,妳自便吧!”

我看着眼前的电瓶车却无从下手。我小声地说问大姐,这车要怎么启动啊。她惊吓地看着我问:“妳到底懂不懂得骑啊?” 我急忙解释说,我骑的都是自行操作的,没骑过电动的。大姐向我解释电瓶车的操作方式后,就把车子交给我了。

要不是国外的崎岖山路,我对自己的技术是非常有把握的。然而,第一次骑电瓶车却低估了它的冲力,我一扭油门就向前猛冲了一下,吓得大姐惊叫连连。我绕了一小圈后把电瓶车丝毫无损地换回给大姐,然后神气地对她说:“大姐,行!明天一早我来拿取车!”。

误会了团圆饭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云南美食,有昆虫,蝌蚪和树皮等。

我长得一副亚洲脸,不论到泰国、越南还是印尼,都常被人误认为当地人,可因为语言不通,我扮不了当地人。我在中国背包旅行时,其中一个乐趣就是扮中国人。起初有点战战兢兢,生怕露出马脚,可后来就如鱼得水了,只要不查看身份证,没人懂我是外国人。中国人得知我的国籍时露出惊讶的眼神让我洋洋得意。

还记得在亚丁,我向一位和我同一家旅馆的中国女生透露我是马来西亚人。她好奇地问我怎么会说普通话。我开心地告诉她,我们的祖辈们从中国来到马来西亚落地生根,可从来就没忘根。我们还是保存着华人的传统和文化。我们庆祝农历新年、中秋节、端午节和清明节等等。除夕晚上,我们的团圆饭一样吃火锅……我还没说完,见她皱起眉头,不解地看着我说:“我们新年没吃火锅,我们一般吃饺子啊!” 我当场愣住了,这饺子顶多是火锅的配料之一,从来不是主角。

原来青蛙抬头一望,井口的天空就是她的全世界。后来,我总爱问中国室友年饭吃什么,可就是没遇到和我一样团圆饭吃火锅的中国人。

吃树皮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云南特产 —— 树皮。

那一趟云南之行,我走了几个古城,路过好些煮炒档。档口前总摆些煮炒的材料,有蔬菜、昆虫、鱼类等等。当中,最吸引我的是一盆褐色类似鱼皮并参杂些树枝的东西。我想不透那是什么。有天我忍不住拍了张照,问旅馆的老板那是什么。老板看了一眼说:“哦,就树皮呀!”。我惊讶地瞪大了双眼看着老板。老板看我一脸嫌弃的表情,接着说:“这可好吃哟!”。我说:“马来西亚人一般不吃树皮、昆虫之类的东西。”。语毕,老板惊讶了,一脸不屑地说:“若是打战躲进森林时,就看你们吃什么!”。

旅行的乐趣之一,是发现原来我们觉得理所当然的事,在他人眼里是那么地不可思议。

稀饭。荷包蛋。人间美食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云南飞来寺。

在云南省德钦县飞来寺,我冲着店前稀饭的招牌,充满期望地询问老板有什么配料。老板正忙着,头也不回地说:“包子。” 我顿时纠结起来,这两样东西分开吃还可以,但我不习惯包配粥啊!可好不容易找到稀饭,于是要了一碗稀饭,并交代老板放点糖。老板诧异地问:“就一碗稀饭吗?” 我坦白地告诉他我吃不惯包子配稀饭。老板突然提议煎蛋给我,我开心地睁大眼睛猛点头。原来老板之前碰过不少吃不惯当地食物而要求煎蛋的外国人。当地人少吃煎蛋,老板原本也没卖,可她却为我特地开炉煎蛋。小小的荷包蛋让我感受到老板的佛心。隔天一早,我回到同一家小食馆,宛如熟客般嚷到:“老板,一碗稀饭,两个煎蛋呗!”。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稻城。我和云如此靠近。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稻城亚丁,藏族小孩。

因为疫情反复,宅家快一年的我回想起几个月前,当马来西亚还未再度封锁前,曾经驱车到不远的海边乘船到对岸。踩上船板时感慨万分,心中瞬间涌起以前海岛旅游的种种回忆。

冠疫的搅局,打乱了大家的生活,甚至是生计。有人说,这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报复。倘若真是如此,这确实是致命的一击。如今,病毒把人类关起来,把大自然还给了野生动物。人类宅在家里,野生动物在森林里游荡,鱼儿成群地在海中畅游。与其说是报复,我倒觉得是警惕,好让人类觉悟,疫情结束后更爱惜大自然。

真心期盼疫情快点受到控制,而我可以再度染红了头发,自由地飞向世界各地。我迫不及待地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Bigfoottraveller.com|那些人,那些事

mm

小精灵

爱发白日梦的上班族。朝九晚五的生活扼杀了天马行空的思维。背包初学者,迷恋于背包时无拘无束和自由自在的感觉而努力学习背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