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我原本以为茵莱湖充其量只是个美丽的高原湖泊,到后来才发现她真正的魅力,是源自于湖泊与当地居民的结合。茵莱湖像个不计付出的母亲,支撑着湖周边居民的生活起居。正是这人与湖的互动,形成了茵莱湖最特别的风景。

当我人在缅甸为行程作计划时,好几次想把茵莱湖(Inle Lake)给省略掉,却始终抵不过新朋友那句“你一定一定一定要去茵莱湖”的诱惑,终究一早从蒲甘坐了七小时多的大巴来到了茵莱湖。

然而,一抵达茵莱湖北部的娘水镇,我内心立刻涌起万二分的后悔。首先是山路崎岖的颠簸路程让我早已头昏脑胀,再来是手机没有国际漫游讯号,小旅馆又没有无线网络,导致我无法联系家人告知安全而觉得异常纳闷。而当我在墙壁上挂着孤独星球强力推荐的小餐馆里,想借食物来慰藉自己,一盘淡然无味的蛋炒饭让我全然崩溃。此刻,身子的疲惫、晕车的恶心、额头的微烫,加上一番折腾后还没有看见传说中的湖,让我觉得来茵莱湖是个错误的决定。我吞了退烧药,在天还未暗的时候,沉沉地睡去。

第二天,我却对茵莱湖改观了。

缅甸茵莱湖,窥探高原里的水乡生活

搭着木船去游湖的当儿,才开始感受到茵莱湖的美。

乘船探索茵莱湖

清晨八点,我坐在正往茵莱湖方向驶去的木船上,同行的还有我的室友小安。小安是我在前来茵莱湖的巴士上认识的新朋友,再一起拼房拼船。当茵莱湖出现在我们眼前时,伴随着的是湛蓝天空,朵朵白云,远处的山峦起伏,还有零零星星的水上屋,那一刻,我才明白茵莱湖的魅力。我再看着脸上笑呵呵的船夫与领队,还有坐在我旁边也是露齿而笑的小安时,那一刻,我也微笑着,并怀着期待的心情,去迎接我的茵莱湖一日乘船游。

所谓的一日乘船游,是游茵莱湖的必然行程。游客们会乘着木船,沿着茵莱湖,一站一站式地去参观不同的景点,包括市集、寺庙、各类工作坊如卷烟、打铁、造船、纺织等,还有免不了的是茵莱湖独具特色的渔夫单脚划船捕鱼。这听起来也许非常观光化,但也唯有这样才能比较了解和贴近茵莱湖居民的生活。值得一提的是,船夫领队不会催促游客赶行程,各类工作坊也不会强迫游客买东西。整个游船,是非常悠闲自在的,不自觉间就融入茵莱湖轻松缓慢的步调。

缅甸茵莱湖,窥探高原里的水乡生活

木板屋里是纺织厂,时不时会传来女工们的笑声。

参观工作坊,感受传统手艺

各类工作坊对我而言,还是充满新鲜感的。在这个自动工业化的时代,当什么东西都是由冷冰冰的机器大量操作生产时,手作就是一种久违的感动。在一间小工作坊里,每个人都坚守岗位,做着耗精神耗时间甚至耗体力的分内之事。然而在手工繁琐的手作里,他们始终都是面带笑容,露齿而笑。那种笑容,绝对不是为了迎合游客,那更像一种天性。那由内散发的纯真舒服笑容甚至具感染性,牵引了我的嘴角,在彼此眼神接触时以微笑回应。

而我最喜欢的手作坊,是纺织厂。所谓的纺织厂,只是几间建在水上再用木桥连接的木屋间。这里的员工几乎都是女性,在不同的木屋里做着不同的工作:有者安静地卷着丝线或织着布,有者主动向游客展示如何抽出莲藕杆里的丝,有一群妇女则坐在地板上围成圆圈在喝茶聊天嬉笑。每一个人,脸上都挂着大笑容,看起来都很开心。纵使环境简陋,薪水单薄,她们却还是在欢乐中工作。相比之下,我们在硬体设施薪金福利比她们好几千倍的环境下工作,也不见得每天笑口常开。

缅甸茵莱湖,窥探高原里的水乡生活

我们坐在湖中央的木船里,耐心地等待日落。

接触当地人,有感概有感动

当然,茵莱湖在游船行中所呈现的面貌也不尽然是纯真的。比如在市集只是问了个纪念品的价钱而不购买时,就被摊贩死缠烂打好长的一段路。比如,当我和小安都嘟囔着要看的渔夫单脚划船一幕终于在游船途中得以见识时,渔夫看似很热情地展示和表演,但回过头来就看见船夫塞钱给他。比如,当小僧人很热心地要带我们去寺庙的后山看风景,且非常谨慎地保持距离,但最终还是对着我们大喊着要钱。面对这些小插曲我们也只是一笑而过,总不能当游客一批又一批地涌进茵莱湖时,还指望当地人不受外界的影响与污染。

所以当黄昏时刻,船夫把木船停在湖中央,而领队问我们要不要看日落时,我脑子第一个闪过的念头是行程表里没有这项活动。我带有小戒心地问是否要加钱,但领队依旧笑呵呵地摇头说不需要,只是要等十分钟。我和小安就这样或坐或横躺在木船上等待,领队在船头用手机播着缅甸歌,一路曝晒着的船夫此刻竟躲在阳伞下小歇。周围都是平静的湖水,没有任何水上屋子甚至船只,而夕阳正慢慢地往下沉。那个黄昏,我在湖中央,和刚认识的小安,还有两个陌生的缅甸男人,一起看日落,像这样神奇的画面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象过的。

缅甸茵莱湖,窥探高原里的水乡生活

往郊外骑单车,沿路都是美丽的风景。

骑单车,体验乡镇风光民情

隔天,小安先行离开,我一个人租了辆单车毫无目的地乱晃。茵莱湖的湖景漂亮,但周围的田野风光也是不逊色。娘水镇往郊区的大路骑去,蓝天白云高山稻田尽入眼帘;而再由大路拐进乡间小沙路,更是数不尽的美景,或是一群在田里乱窜的鸭子,或是一排粗犷的木制电线杆,或是传来小学生们朗读声的木屋。面对着一览无遗的田野风光,当下的心情是豁然开朗的。我总是向往没有高楼大厦拥挤交通嘈杂人群的地方,所以这简单纯朴的乡野间,有人或许认为是穷乡僻壤,我却觉得那是天堂。

而当夜色低垂,我迎来了我的夜生活:观赏传统木偶表演。表演场地不大,而观众理所当然的都是游客。若仔细一瞧会发现彼此竟是曾经在茵莱湖上擦肩而过的,也许是同酒店的住客,也许是一同参观工作坊的游客。于是表演开始前,这里竟然形成了小小的联谊会,彼此交流缅甸旅行心得。

当时刻为晚间七点,木偶师傅把入口木门给拉上,日光灯给关上,所有人都视线都集中在眼前的小舞台。木偶表演分成好几段小表演,由不同的木偶搭配不同的场景与音乐演出。原本只是个死物的木偶,被师傅灵巧的手注入生命力后,生动活泼,非常吸睛。最让我震撼的是,开场前心平气和的师傅,表演结束后竟然气喘吁吁满身大汗,而前后只不过少于三十分钟呢。操控木偶并不简单,举手投足间需要很精准,唯木偶师傅这几十年来还是坚持发扬木偶戏。所以我也坚持来付门票看表演,算是对当地人坚持传统技艺的一种小支持。

缅甸茵莱湖,窥探高原里的水乡生活

如果早起就可以看见僧人们在化缘。

茵莱湖,商业化与纯朴并存

茵莱湖,感觉上就像一座文化主题乐园。你得先购买一张入境票,再租一艘船,随着密集的行程表去参观居民的日常生活,有人给你做展示做表演且照片任你拍,也总有个角落处是商品贩卖部。湖边奢华的度假村一座一座地被开发,小镇上也有很多小酒店在装修,象征着旅行业正在这里如火如荼地发展中。你或许会抱怨这地方日渐商业化,可当茵莱湖上的渔夫不是认真捕鱼而是表演时,你是不是也拿起手机相机咔嚓咔嚓摄入记忆卡中?而当渔夫可以透过表演赚取小费时,也许捕不捕鱼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至于我,并没有后悔来到茵莱湖。当初曾经犹豫不决是否将茵莱湖列入行程,是因为我太主观地认为她就只是个湖。后来发现她不只是湖,更像是一种生命之源,支撑着湖周边居民们的人生:他们建造水上屋来当工作坊或住家,他们制造木船来作为水上交通工具,他们在湖面种植湖里捕鱼来当作食材……正是这种人与湖的互动,让茵莱湖看起来很亲切很温馨。

茵莱湖独特的人土风情,还是值得一游。所谓的商业化,换个角度想,也许只是让外来者如我们,更舒适便捷地去体验茵莱湖而已。而如果能更用心地去体验茵莱湖,还是会发现很多让人感动的美好时光,足以在离开以后却依旧对她无法忘怀。

缅甸茵莱湖,窥探高原里的水乡生活

Indein Village里有很多佛塔,这只是其中一部分。

旅游贴士:

如何去

  • 从仰光、曼德勒和蒲甘都有巴士或飞机前往茵莱湖。若想有更特别的体验,则可以从格劳徒步前往茵莱湖。山路崎岖,乘搭巴士者要提防晕车。而无论使用任何交通工具,游客一抵步就要缴交入境费$15美金 (2013年价格)。

住宿

  • 娘水镇的住宿适合预算不高的背包客,而且选择众多,但热门的住宿必须提前预定。镇上的餐饮选择也很多,生活机能方便。

活动消费

  • 出游的船只可以透过酒店或旅行社预订,也会有很多当地人会主动前来询问游客。一艘木船一日游约$15至$18美金 (视乎行程表) ,可以五六人一起拼船,参观景点不需要再额外付费,但午餐自费。
  • 木偶表演位于娘水镇,每晚两场,为时半小时,入场费$3美金。娘水镇大街有明显的路牌指路。

茵莱湖视频:

缅甸茵莱湖,窥探高原里的水乡生活
缅甸茵莱湖,窥探高原里的水乡生活
缅甸茵莱湖,窥探高原里的水乡生活
缅甸茵莱湖,窥探高原里的水乡生活
缅甸茵莱湖,窥探高原里的水乡生活
缅甸茵莱湖,窥探高原里的水乡生活
缅甸茵莱湖,窥探高原里的水乡生活
缅甸茵莱湖,窥探高原里的水乡生活
缅甸茵莱湖,窥探高原里的水乡生活
缅甸茵莱湖,窥探高原里的水乡生活
缅甸茵莱湖,窥探高原里的水乡生活
缅甸茵莱湖,窥探高原里的水乡生活
缅甸茵莱湖,窥探高原里的水乡生活
缅甸茵莱湖,窥探高原里的水乡生活
缅甸茵莱湖,窥探高原里的水乡生活
缅甸茵莱湖,窥探高原里的水乡生活
缅甸茵莱湖,窥探高原里的水乡生活
缅甸茵莱湖,窥探高原里的水乡生活
缅甸茵莱湖,窥探高原里的水乡生活
缅甸茵莱湖,窥探高原里的水乡生活
缅甸茵莱湖,窥探高原里的水乡生活
缅甸茵莱湖,窥探高原里的水乡生活
缅甸茵莱湖,窥探高原里的水乡生活

Miss SoSo

喜欢一个人旅行,在旅途中学习随遇而安。喜欢敲键盘写作,在文字中享受随心所欲。自得其乐地过着简单的生活,提倡Less is More。认为最理想的生活形态,是按照自己的意愿过日子,目前正努力迈向这美好人生。个人网站: http://miss-sos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