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其實我就只想快樂地過每一天,就是那麼簡單。方向逐漸清晰了,但或許之後還會看到更多的目標。我一直都在不斷學習的道路上,時刻保持正能量,不想為自己留下什麼遺憾。

遇見 Kanae,是在北印度的一間內觀冥想(Vipassana meditation)中心。我倆在那上課,共10天。首九天,學生得完全保持緘默、不能與任何同學有眼神交流或對話。我被安排坐在 Kanae 的右邊,對她,我有某程度上的好奇。從名字看來,她應該來自日本,但聽她和老師十分坦率的溝通及外表,又覺得那不是日本人一貫的風格。

課程即將結束時,話匣子一被打開,我們的話題源源不絕了。課程之後,我們一起旅行了一陣子。那幾天的交流,讓我有機會深入認識這位擁有許多精彩故事和經歷的旅者。聽她分享,我得到了力量和勇氣,知道該如何繼續在印度走下去。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Kanae的脫軌,看透,得着
內觀冥想課程之後,我們開始一起旅行。

旅行了七年

看到 Kanae 的護照寫說她生於1988年時,我還以為自己看錯了。

“你說你旅行了七年,可是你才25歲?”

“是呀,我高中畢業之後就開始旅行了。”

“你沒有念大學?”

“沒有。”

那麼年輕就開始旅行,社會大學給 Kanae 留下的,是比榮獲任何畢業證書更珍貴的印記,不管是在外貌上,或是心靈上。當大家都汲汲營營地打拚生活,偶爾問自 己“如此忙碌到底是為了什麼” 卻沒有答案時,她已經看透了許多人生道理。

“我只是想活在當下,開心度過每一天。”

“我要逃離日本”

高中畢業之後,Kanae 眼前只有兩條路可選:繼續升學或開始工作。

“其實從我那所學校畢業的學生要找工作並不困難,有好多企業都會願意聘請,但你必須根據他們擬定好的途徑(pathway)走。那些安排不是不好,只是我覺得並不太適合自己。”

“當時我也不知道自己想怎樣。我既不想念書,也不想隨便找一份工作。我期待可以嘗試很多不同的工作,比如說早午晚各一份兼職,然後看看自己最喜歡的是什麼,可是在別人的眼中,這是很沒有前途的做法。”

因此,她很想離開日本,那就不會被當地社會的刻板標準所限制。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Kanae的脫軌,看透,得着
高橋步的《Love and Free》現已有多個譯版。

一本讓 Kanae 找到出路的書

在機緣巧合下,Kanae 讀了高橋步(Ayumu Takahashi)的一本書 –《Love and Free》。作者在剛結婚之後,和妻子去了一趟長途旅行,書裡面記錄的就是他們旅行時的點滴。兩年之間,他們一共環繞了30多個國家。

“這本書改變了我的一生。直到現在,我還會不斷重讀,溫故知新。它時常讓我回想起,當初我為何開始旅行。”

作者的故事啟發了 Kanae,讓她覺得她的出路,就是到國外去。為了達到這個目標,高中畢業後,她每天在咖啡廳工作16小時(0600至2200)。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四個月,她成功儲蓄了足夠到英國倫敦去學英文的第一筆錢。

“那是我第一次出國。雖然中學時期曾跟學校旅行團到新加坡和馬來西亞,但當時我還不熱衷於旅遊。現在回想起,我對那些地方的印象是十分模糊的。”

她在倫敦念完了三個月的英文課程,去了蘇格蘭旅遊兩星期。把錢都花完了,她唯有回到日本去。接下來,她到紐西蘭打工旅遊,為期11個月。

去紐西蘭那年,她19歲。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Kanae的脫軌,看透,得着
回到曾經在那裡住了三個月的 Rishikesh,她與許多昔日好友重逢了。記得樣貌,名字卻忘了。

那些打工旅遊的日子

“紐西蘭是一個很適合讓人開始學習背包旅行的地方。” Kanae 說。

在那裡,她認識了一個捷克的男生,而且相戀了。紐西蘭之後,他們曾在日本一起搭車背包旅行一段日子,然後各自回到自己的國家,並計劃之後一起再到加拿大打工旅遊。奈何,愛情有時就是經不起距離和時間的考驗。他們都成功申請到了簽證,但在出發之前,那段感情已經成為過去式了。

掙扎了許久,她在最後一分鐘決定了:還是要去加拿大。

“他如原定計划去溫哥華,我則選擇去多倫多。”

帶着500塊錢出發,抵達後就得付400塊房租,另外再用80塊買了一張地鐵卡,就只剩下20塊錢。經濟狀況確實是拮据到令她不敢多想下一步。沒錢呢,除了趕快找到一份可以馬上開始的工作,還有其他選擇嗎?

“其實房租是應該付更多的,但我遇到很好的房東。我和他孩子的年紀差不多,所以他對我特別開恩。” 曾經遇到的好人,總是讓人難以忘懷。有時候一個小小的舉手之勞,確實可以是給對方的大恩大德。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Kanae的脫軌,看透,得着
Rishikesh 的 Ram Jhula 大橋上。

晴天霹靂的消息

在加拿大時,Kanae 在日本的哥哥突然心臟病發,就這樣去世了。家人聯絡她,希望她馬上回去。當時醫院使用儀器為她哥哥延續性命,純粹為了等她回去。

回到日本,處理好了許多哥哥的事(除了身後事還有其他許多令人覺得撲朔迷離的瑣事),看到早已離婚的媽媽因喪子而變得情緒不佳,她唯有選擇留在日本一年。

“我的家庭背景並不是促使我想長期在外旅行的因素。其實我父母離異之後,我更加開心,因為我看到我媽心情更好了。雖然我時常不在家,但我是很愛我媽媽的。”

這些年來,Kanae 去過的國家包括:英國、紐西蘭、加拿大、中國、寮國、柬埔寨、捷克、法國、荷蘭、西班牙、摩洛哥、敘利亞、土耳其、黎巴嫩、印度和台灣。

“我的獨立性格是天生的吧。我和妹妹在同樣的環境成長,但我們的性格是完全相反的。全家人當中,也只有我喜歡到處走,其他人都未曾出國。每次回家,我都覺得彆扭。我習慣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但媽媽卻會認為我搶了她的東西來做、打亂了她的日常作息。”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Kanae的脫軌,看透,得着
在不知名的印度小攤,你往往會遇到出身富貴的人,看到你很輕易就跟你侃侃而談起來。這個女人就是其中一個。

長期旅行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或許對某些人來說,長期旅行是十分不可思議的事情。

工作怎麼辦?要請長假還是辭職?老闆會不會允許呢?

不工作沒收入怎麼供車供房子呀?沒車沒房子又怎麼算是一個成功的人呢?

出去那麼久,會不會想家、想念祖國的食物?要怎麼帶那麼多天的行李呢?

“其實長期旅行對我來說,和我去一趟大阪或京都沒分別。這些地方都存在於一個相同的地球上。在不同國家遇到的人固然有某程度上的分別,但大家都還是人,都是有靈魂和軀體的人。”

對 Kanae 來說,在路上的生活是十分精彩的。各類型的人、文化、語言、環境、天氣等等,都是她待在家、待在日本不能經歷到的。

“旅途上,我常遇到很多跟我有類似興趣或擁有精彩故事的人,而且我也很享受許多新事物給我的衝擊。從陌生害怕,到慢慢熟悉、學習然後掌握,這是一個很棒的過程,我很享受這種過程在不同的地方不斷重複又重複。總之,不管在哪裡都好,都比在日本來得自在。”

Kanae 所提到的自在,並不是家人會怎麼管束她,而是關於日本的整個大環境,人們有太多規矩、太多禁忌,這樣不好,那樣也不行,時刻都要確保自己應該怎樣怎樣。

“在這裡(印度)多自由啊,總之你沒有做傷害他人的事就好了。在日本,翹個腳都是不禮貌、不應該的。日本人都太拘束了。”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Kanae的脫軌,看透,得着
除了 Rishikesh,Kanae 也曾長時間待在 Kerala 的 Matha Amrithanandamayi Ashram(修道院)。那裡的艾瑪(Amma),是她十分尊敬的人。

他人的流言蜚語

選擇了如此的生活方式,總是免不了身邊有所謂 “關心你” 的人來問說:你真的一輩子就這樣下去?沒有文憑你不擔心將來嗎?你真的覺得這樣下去會有前途?

“對於這一切問題和揣測,基本上我並不在意,因為我很清楚自己現在正在做些什麼。我想要的生活不是工作、工作、工作,考取很多文憑、學習很多技能,卻不時想要去自殺(在日本的自殺率是十分高的)。至少我現在選擇如此的生活,並沒令我曾經想過要結束自己的生命。我對自己目前的生活方式很滿意、很滿足。我都是快樂地在過每一天。”

對於或許有一天會想要停止旅行這件事,Kanae 也有思考過。她目前的計劃是,或許到28歲就會開始過比較穩定的生活:找一份固定的工作、有個伴、生小孩、養小狗。她也相信,就算她沒有文憑,只要不太挑剔,還是會找到適合的工作的。至少在這些旅行及工作互相交替的那麼多個年頭,她都不曾面對多大的問題。

“對於那些會說這種打擊我的話的人,其實是因為他們妒忌我。他們也很想跟我一樣,只是他們總是在給自己很多理由。對我來說,生活可以很簡單,我並不需要太多人家覺得需要和應該擁有的東西。”

我和 Kanae 一起旅行幾天,發覺到她確實可以不需要很多東西。她有個手機,但似乎長期都處於沒電的狀態;她可以五星期才上網兩小時,而上網的目的也只是因為要買火車票;她有個相機,但很多時候都沒在用,連上次是在什麼情況下拍照都想不起。同樣一件衣服,只要來得及干,她可以每天都穿。她也喜歡登山徒步,但卻只穿着一雙人字拖走遍印度。走在必須小心牛糞以免誤踩黃金的街上,她依然步伐自如。

“沒什麼的,踩到的話去洗一洗就得了。” 她的隨性、她的 “沒什麼好在意” 那種態度,確實令自己少了許多其實可以不存在的束縛。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Kanae的脫軌,看透,得着
約了她一起吃午餐,我抵達時,看到了這幅美麗的畫面。在日本的話,這樣子坐,應該是會遭人斥責吧。

驚險的經歷

女生單身旅行,難免會遇到許多驚險的事,Kanae 也一樣免不了。

第一次遇見色狼時,不知道該說她是夠狠還是初生之犢不怕虎,Kanae 竟然 “倒跟蹤” 那個色狼,想要報復、想要打他。奈何那並沒有成功,還被色狼再度襲擊。

“後來,和其他旅人聊起,他們都說是我笨。在那種情況下,我應該想辦法避開他的,我竟然還去倒追。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自己當時到底是怎麼了!”

還有一次,在敘利亞,巴士司機把她放在一個不知名的地方。路人幫她找了一個人載她到她想去的地方,殊不知那人半途跟她要香煙要錢,她沒有,就被遺棄在一個類似沙漠的地方。

“那裡有一條路,但放眼望去,除了那條路之外,就只有沙漠而已。”

“在穆斯林國家,大家雖然看到我一個女的在那裡招手要截車,但都沒人願意來給予援助。幸好,後來遇到幾個租車自駕的法國人,他們經過看到我,把我救了,並載我到我要去的地方。他們都問我,你是不是瘋了?怎麼在沙漠里搭車旅遊?”

有些時候,背後的心酸就是那麼不為人知、那麼難向人解釋。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Kanae的脫軌,看透,得着
Kanae 似乎每天都穿這件衣,連茶攤的老闆也注意到了。有一次下雨,衣服不幹,他們看她穿另一件衣,覺得驚訝!

人生哲理及方向

“其實我就只想快樂地過每一天,就是那麼簡單。”

旅行了那麼多年,Kanae 逐漸知道她想要的是什麼了,就是希望可以做一些對人的身心有幫助的事情,比如能源癒合(energy healing)、腳底按摩(reflexology)、區療法(zone therapy),或許還可以與 reiki(霊気)結合。這些年,她也持續汲取了一些這方面的知識,包括去學習內觀冥想。

“方向逐漸清晰了,但或許之後還會看到更多的目標。我一直都在不斷學習的道路上,時刻保持正能量,不想為自己留下什麼遺憾。曾經,當我看到身邊的朋友全部都已大學畢業,都知道自己的方向了,我那時也懷疑過自己,這麼多年來的選擇是否是正確的。”

對於自己的 “依然在尋找”,Kanae 覺得並沒什麼大不了,尤其是她在路上遇到許多4、50歲都還不知道自己想要怎樣、也都還在尋找的人。“突然間,我覺得自己才25歲,還很年輕啊,還可以慢慢尋找。我太清楚知道,我沒有必要活得像一般人那樣。”

“他們不是我,我也不是他們。為什麼我需要活得像其他人一樣呢?”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Kanae的脫軌,看透,得着
路途上遇見的形形色色的人,是你喜歡旅行的其中一個原因嗎?

深深愛上印度

2013年2月,Kanae 開始在印度遊走,一待就是半年。簽證到期了,她回了日本一趟,處理好了一些私事,又再度申請印度簽證,再次踏上印度的國土。

“印度給我的東西太多了,它有十分豐富的歷史和特性。許多人來印度,都似乎是為了尋找些什麼,我也是其中一人。比起其他國家,印度給我的衝擊是最大的。我在印度學習了好多好多,我好喜歡這個國家。”

我也很慶幸自己可以在印度碰到 Kanae。

對人生有所懷疑時,你是否也有勇氣拋下已知的種種,重新面對世界,並在在生命眾多的選擇中,理解人生要如何轉彎,甚至來個漂亮的甩尾?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Kanae的脫軌,看透,得着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Kanae的脫軌,看透,得着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Kanae的脫軌,看透,得着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Kanae的脫軌,看透,得着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Kanae的脫軌,看透,得着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Kanae的脫軌,看透,得着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Kanae的脫軌,看透,得着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Kanae的脫軌,看透,得着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Kanae的脫軌,看透,得着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Kanae的脫軌,看透,得着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Kanae的脫軌,看透,得着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Kanae的脫軌,看透,得着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Kanae的脫軌,看透,得着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Kanae的脫軌,看透,得着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Kanae的脫軌,看透,得着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Kanae的脫軌,看透,得着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Kanae的脫軌,看透,得着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Kanae的脫軌,看透,得着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Kanae的脫軌,看透,得着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Kanae的脫軌,看透,得着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Kanae的脫軌,看透,得着

mm

Haan

喜歡不確定所帶來的刺激,也喜歡刺激的不確定。年紀越大,心境卻越來越年輕。逐漸摒除心裡的許多所謂原則,期待開拓更多的可能性。生活的哲學很簡單:follow your heart。潛水、旅遊、攝影、寫作都是她生活的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