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其实我就只想快乐地过每一天,就是那么简单。方向逐渐清晰了,但或许之后还会看到更多的目标。我一直都在不断学习的道路上,时刻保持正能量,不想为自己留下什么遗憾。

遇见Kanae,是在北印度的一间内观冥想(Vipassana meditation)中心。我俩在那上课,共十天。首九天,学生得完全保持缄默、不能与任何同学有眼神交流或对话。我被安排坐在Kanae的右边,对她,我有某程度上的好奇。从名字看来,她应该来自日本,但听她和老师十分坦率的沟通及外表,又觉得那不是日本人一贯的风格。

课程即将结束时,话匣子一被打开,我们的话题源源不绝了。课程之后,我们一起旅行了一阵子。那几天的交流,让我有机会深入认识这位拥有许多精彩故事和经历的旅者。听她分享,我得到了力量和勇气,知道该如何继续在印度走下去。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Kanae的脱轨,看透,得着

内观冥想课程之后,我们开始一起旅行。

旅行了七年

看到Kanae的护照写说她生于1988年时,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你说你旅行了七年,可是你才25岁?”

“是呀,我高中毕业之后就开始旅行了。”

“你没有念大学?”

“没有。”

那么年轻就开始旅行,社会大学给Kanae留下的,是比荣获任何毕业证书更珍贵的印记,不管是在外貌上,或是心灵上。当大家都汲汲营营地打拼生活,偶尔问自己“如此忙碌到底是为了什么”却没有答案时,她已经看透了许多人生道理。

“我只是想活在当下,开心度过每一天。”

“我要逃离日本”

高中毕业之后,Kanae眼前只有两条路可选:继续升学或开始工作。

“其实从我那所学校毕业的学生要找工作并不困难,有好多企业都会愿意聘请,但你必须根据他们拟定好的途径(pathway)走。那些安排不是不好,只是我觉得并不太适合自己。”

“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想怎样。我既不想念书,也不想随便找一份工作。我期待可以尝试很多不同的工作,比如说早午晚各一份兼职,然后看看自己最喜欢的是什么,可是在别人的眼中,这是很没有前途的做法。”

因此,她很想离开日本,那就不会被当地社会的刻板标准所限制。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Kanae的脱轨,看透,得着

高桥步的《Love and Free》现已有多个译版。

一本让Kanae找到出路的书

在机缘巧合下,Kanae读了高桥步(Ayumu Takahashi)的一本书——《Love and Free》。作者在刚结婚之后,和妻子去了一趟长途旅行,书里面记录的就是他们旅行时的点滴。两年之间,他们一共环绕了三十多个国家。

“这本书改变了我的一生。直到现在,我还会不断重读,温故知新。它时常让我回想起,当初我为何开始旅行。”

作者的故事启发了Kanae,让她觉得她的出路,就是到国外去。为了达到这个目标,高中毕业后,她每天在咖啡厅工作16小时(0600至2200)。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四个月,她成功储蓄了足够到英国伦敦去学英文的第一笔钱。

“那是我第一次出国。虽然中学时期曾跟学校旅行团到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但当时我还不热衷于旅游。现在回想起,我对那些地方的印象是十分模糊的。”

她在伦敦念完了三个月的英文课程,去了苏格兰旅游两星期。把钱都花完了,她唯有回到日本去。接下来,她到纽西兰打工旅游,为期11个月。

去纽西兰那年,她19岁。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Kanae的脱轨,看透,得着

回到曾经在那里住了三个月的Rishikesh,她与许多昔日好友重逢了。记得样貌,名字却忘了。

那些打工旅游的日子

“纽西兰是一个很适合让人开始学习背包旅行的地方。” Kanae说。

在那里,她认识了一个捷克的男生,而且相恋了。纽西兰之后,他们曾在日本一起搭车背包旅行一段日子,然后各自回到自己的国家,并计划之后一起再到加拿大打工旅游。奈何,爱情有时就是经不起距离和时间的考验。他们都成功申请到了签证,但在出发之前,那段感情已经成为过去式了。

挣扎了许久,她在最后一分钟决定了:还是要去加拿大。

“他如原定计划去温哥华,我则选择去多伦多。”

带着500块钱出发,抵达后就得付400块房租,另外再用80块买了一张地铁卡,就只剩下20块钱。经济状况确实是拮据到令她不敢多想下一步。没钱呢,除了赶快找到一份可以马上开始的工作,还有其他选择吗?

“其实房租是应该付更多的,但我遇到很好的房东。我和他孩子的年纪差不多,所以他对我特别开恩。” 曾经遇到的好人,总是让人难以忘怀。有时候一个小小的举手之劳,确实可以是给对方的大恩大德。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Kanae的脱轨,看透,得着

Rishikesh的Ram Jhula大桥上。

晴天霹雳的消息

在加拿大时,Kanae在日本的哥哥突然心脏病发,就这样去世了。家人联络她,希望她马上回去。当时医院使用仪器为她哥哥延续性命,纯粹为了等她回去。

回到日本,处理好了许多哥哥的事(除了身后事还有其他许多令人觉得扑朔迷离的琐事),看到早已离婚的妈妈因丧子而变得情绪不佳,她唯有选择留在日本一年。

“我的家庭背景并不是促使我想长期在外旅行的因素。其实我父母离异之后,我更加开心,因为我看到我妈心情更好了。虽然我时常不在家,但我是很爱我妈妈的。”

这些年来,Kanae去过的国家包括:英国、纽西兰、加拿大、中国、寮国、柬埔寨、捷克、法国、荷兰、西班牙、摩洛哥、叙利亚、土耳其、黎巴嫩、印度和台湾。

“我的独立性格是天生的吧。我和妹妹在同样的环境成长,但我们的性格是完全相反的。全家人当中,也只有我喜欢到处走,其他人都未曾出国。每次回家,我都觉得别扭。我习惯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但妈妈却会认为我抢了她的东西来做、打乱了她的日常作息。”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Kanae的脱轨,看透,得着

在不知名的印度小摊,你往往会遇到出身富贵的人,看到你很轻易就跟你侃侃而谈起来。这个女人就是其中一个。

长期旅行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或许对某些人来说,长期旅行是十分不可思议的事情。

工作怎么办?要请长假还是辞职?老板会不会允许呢?

不工作没收入怎么供车供房子呀?没车没房子又怎么算是一个成功的人呢?

出去那么久,会不会想家、想念祖国的食物?要怎么带那么多天的行李呢?

“其实长期旅行对我来说,和我去一趟大阪或京都没分别。这些地方都存在于一个相同的地球上。在不同国家遇到的人固然有某程度上的分别,但大家都还是人,都是有灵魂和躯体的人。”

对Kanae来说,在路上的生活是十分精彩的。各类型的人、文化、语言、环境、天气等等,都是她待在家、待在日本不能经历到的。

“旅途上,我常遇到很多跟我有类似兴趣或拥有精彩故事的人,而且我也很享受许多新事物给我的冲击。从陌生害怕,到慢慢熟悉、学习然后掌握,这是一个很棒的过程,我很享受这种过程在不同的地方不断重复又重复。总之,不管在哪里都好,都比在日本来得自在。”

Kanae所提到的自在,并不是家人会怎么管束她,而是关于日本的整个大环境,人们有太多规矩、太多禁忌,这样不好,那样也不行,时刻都要确保自己应该怎样怎样。

“在这里(印度)多自由啊,总之你没有做伤害他人的事就好了。在日本,翘个脚都是不礼貌、不应该的。日本人都太拘束了。”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Kanae的脱轨,看透,得着

除了Rishikesh,Kanae也曾长时间待在Kerala的Matha Amrithanandamayi Ashram(修道院)。那里的艾玛(Amma),是她十分尊敬的人。

他人的流言蜚语

选择了如此的生活方式,总是免不了身边有所谓“关心你”的人来问说:你真的一辈子就这样下去?没有文凭你不担心将来吗?你真的觉得这样下去会有前途?

“对于这一切问题和揣测,基本上我并不在意,因为我很清楚自己现在正在做些什么。我想要的生活不是工作、工作、工作,考取很多文凭、学习很多技能,却不时想要去自杀(在日本的自杀率是十分高的)。至少我现在选择如此的生活,并没令我曾经想过要结束自己的生命。我对自己目前的生活方式很满意、很满足。我都是快乐地在过每一天。”

对于或许有一天会想要停止旅行这件事,Kanae也有思考过。她目前的计划是,或许到28岁就会开始过比较稳定的生活:找一份固定的工作、有个伴、生小孩、养小狗。她也相信,就算她没有文凭,只要不太挑剔,还是会找到适合的工作的。至少在这些旅行及工作互相交替的那么多个年头,她都不曾面对多大的问题。

“对于那些会说这种打击我的话的人,其实是因为他们妒忌我。他们也很想跟我一样,只是他们总是在给自己很多理由。对我来说,生活可以很简单,我并不需要太多人家觉得需要和应该拥有的东西。”

我和Kanae一起旅行几天,发觉到她确实可以不需要很多东西。她有个手机,但似乎长期都处于没电的状态;她可以五星期才上网两小时,而上网的目的也只是因为要买火车票;她有个相机,但很多时候都没在用,连上次是在什么情况下拍照都想不起。同样一件衣服,只要来得及干,她可以每天都穿。她也喜欢登山徒步,但却只穿着一双人字拖走遍印度。走在必须小心牛粪以免误踩黄金的街上,她依然步伐自如。

“没什么的,踩到的话去洗一洗就得了。” 她的随性、她的“没什么好在意”那种态度,确实令自己少了许多其实可以不存在的束缚。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Kanae的脱轨,看透,得着

约了她一起吃午餐,我抵达时,看到了这幅美丽的画面。在日本的话,这样子坐,应该是会遭人斥责吧。

惊险的经历

女生单身旅行,难免会遇到许多惊险的事,Kanae也一样免不了。

第一次遇见色狼时,不知道该说她是够狠还是初生之犊不怕虎,Kanae竟然“倒跟踪”那个色狼,想要报复、想要打他。奈何那并没有成功,还被色狼再度袭击。

“后来,和其他旅人聊起,他们都说是我笨。在那种情况下,我应该想办法避开他的,我竟然还去倒追。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自己当时到底是怎么了!”

还有一次,在叙利亚,巴士司机把她放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路人帮她找了一个人载她到她想去的地方,殊不知那人半途跟她要香烟要钱,她没有,就被遗弃在一个类似沙漠的地方。

“那里有一条路,但放眼望去,除了那条路之外,就只有沙漠而已。”

“在穆斯林国家,大家虽然看到我一个女的在那里招手要截车,但都没人愿意来给予援助。幸好,后来遇到几个租车自驾的法国人,他们经过看到我,把我救了,并载我到我要去的地方。他们都问我,你是不是疯了?怎么在沙漠里搭车旅游?”

有些时候,背后的心酸就是那么不为人知、那么难向人解释。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Kanae的脱轨,看透,得着

Kanae似乎每天都穿这件衣,连茶摊的老板也注意到了。有一次下雨,衣服不干,他们看她穿另一件衣,觉得惊讶!

人生哲理及方向

“其实我就只想快乐地过每一天,就是那么简单。”

旅行了那么多年,Kanae逐渐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了,就是希望可以做一些对人的身心有帮助的事情,比如能源愈合(energy healing)、脚底按摩(reflexology)、区疗法(zone therapy),或许还可以与reiki(霊気)结合。这些年,她也持续汲取了一些这方面的知识,包括去学习内观冥想。

“方向逐渐清晰了,但或许之后还会看到更多的目标。我一直都在不断学习的道路上,时刻保持正能量,不想为自己留下什么遗憾。曾经,当我看到身边的朋友全部都已大学毕业,都知道自己的方向了,我那时也怀疑过自己,这么多年来的选择是否是正确的。”

对于自己的“依然在寻找”,Kanae觉得并没什么大不了,尤其是她在路上遇到许多四五十岁都还不知道自己想要怎样、也都还在寻找的人。“突然间,我觉得自己才25岁,还很年轻啊,还可以慢慢寻找。我太清楚知道,我没有必要活得像一般人那样。”

“他们不是我,我也不是他们。为什么我需要活得像其他人一样呢?”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Kanae的脱轨,看透,得着

路途上遇见的形形色色的人,是你喜欢旅行的其中一个原因吗?

深深爱上印度

2013年2月,Kanae开始在印度游走,一待就是半年。签证到期了,她回了日本一趟,处理好了一些私事,又再度申请印度签证,再次踏上印度的国土。

“印度给我的东西太多了,它有十分丰富的历史和特性。许多人来印度,都似乎是为了寻找些什么,我也是其中一人。比起其他国家,印度给我的冲击是最大的。我在印度学习了好多好多,我好喜欢这个国家。”

我也很庆幸自己可以在印度碰到Kanae。

对人生有所怀疑时,你是否也有勇气抛下已知的种种,重新面对世界,并在在生命众多的选择中,理解人生要如何转弯,甚至来个漂亮的甩尾?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Kanae的脱轨,看透,得着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Kanae的脱轨,看透,得着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Kanae的脱轨,看透,得着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Kanae的脱轨,看透,得着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Kanae的脱轨,看透,得着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Kanae的脱轨,看透,得着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Kanae的脱轨,看透,得着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Kanae的脱轨,看透,得着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Kanae的脱轨,看透,得着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Kanae的脱轨,看透,得着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Kanae的脱轨,看透,得着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Kanae的脱轨,看透,得着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Kanae的脱轨,看透,得着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Kanae的脱轨,看透,得着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Kanae的脱轨,看透,得着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Kanae的脱轨,看透,得着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Kanae的脱轨,看透,得着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Kanae的脱轨,看透,得着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Kanae的脱轨,看透,得着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Kanae的脱轨,看透,得着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Kanae的脱轨,看透,得着

Haan

喜欢不确定所带来的刺激,也喜欢刺激的不确定。年纪越大,心境却越来越年轻。逐渐摒除心里的许多所谓原则,期待开拓更多的可能性。生活的哲学很简单:follow your heart。潜水、旅游、摄影、写作都是她生活的养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