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尼桑島沒有發電站,不見成排的電線,只有每家房子前的柱子上支着一塊小小的太陽能板。夜裡岸上沒有燈光,但月光和星光會給我們勾勒出小島的形狀。人們提着手電筒在樹林里、在海邊散步。有時會有歌唱聲回蕩。人們還會光腳有規則地踏向地面,以作鼓聲。

在去年航海過程中,我們去過不同國家的十幾個小島。讓我最喜歡、最回味,且唯一想要留下生活的小島,是位於巴布亞新幾內亞的尼桑島(Nissan Island,Papua New Guinea)。

那是個幾乎與世隔絕的小島,沒有手機訊號,沒有發電站,甚至沒有小市場;那有藍藍的天,清澈的海,鬱鬱蔥蔥的森林,樸素美麗的臨海木頭房子,欣欣向榮自給自足的菜地,和每個人臉上綻放的動人的笑容。人們水性極好,日常用獨木舟代步,極其講信用,懂得感恩,熱愛付出和分享。接下來我要記錄的,就是我們在那個世外桃源般的小島的際遇。

Bigfoottraveller.com|尼桑島|你相信世外桃源依然存在嗎?
海上彩虹。(攝影:咔茶)

Bigfoottraveller.com|尼桑島|你相信世外桃源依然存在嗎?
游來和我們游泳的海豚們。(攝影:咔茶)

到市場採購見面禮

我們駕駛的帆船 Tambu 從新幾內亞的布干維拉省(Bougainville)出發,開往附近一個叫尼桑的小島。這是一環形珊瑚島,島上的陸地像一個不閉口的圓圈,我們從這個環形的缺口駛入,下錨在環形島中央。

清晨出發前,我和船長麻醬特意上了一趟岸,在布干維拉省的中心市場里買了幾十個綠色飽滿的大檳榔,還配了好幾把脆脆的當地叫 Kaban 的小樹枝,用來沾取石灰粉和檳榔一起嚼。之所以做這次大採購,是受於推薦我們去尼桑島的朋友安德魯的提醒。在新幾內亞全境,從老到少,無論男女,十有八九酷愛嚼食檳榔。然而尼桑小島不產檳榔,若我們能帶一些去,作為禮物送給當地人們,會將我們的誠意表現得淋漓盡致。

慢慢接近尼桑島時,我們可以遠遠看到在岸邊沙灘上嬉戲的小孩子。海邊上有幾艘獨木舟靜靜飄着,船上的男人女人上下拉着手裡的釣魚線安靜地釣着魚。我們揮着手和他們說哈嘍,他們也頷首擺手招呼我們。

待駛進環島,我們在 GPS 圖表和回聲測深儀的指引下,在靠近南部岸邊的十幾米外下錨。剛下好錨,三個當地女人就划著獨木舟過來和我們打招呼了。她們都有着新幾內亞人健康發光的黝黑皮膚,卷卷的頭髮,笑咧着雪白的牙齒,問我們從哪裡來。麻醬、我和船上的另一名水手阿特都跑上甲板和她們熱情問好,並將準備好的檳榔拿出來給她們吃。麻醬也和他們一起大嚼檳榔,可謂是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Kavieng 島上的小市場。(攝影:咔茶)

嚼檳榔

在太平洋上,不少國家都有嚼食檳榔的習慣,但新幾內亞的吃法絕對稱得上是豪放前三名。這裡的檳榔個頭很大,普通的尺寸就已經和土雞蛋差不多大小了。這檳榔的外殼十分硬,無法嚼食,吃時須先用牙齒把外殼咬開、撕掉,剝出脆脆的果肉。這去掉外殼的果肉,就已經比台灣南部檳榔店裡最大號的帶皮檳榔還要大。

把果肉放進嘴裡嚼碎後,須用當地叫 Kaban 的小脆樹枝,沾着石灰粉送入口中。因為石灰粉會灼傷皮膚,所以在食用時須特別注意,只能讓小脆枝上的石灰接觸到嘴裡的檳榔,就着小脆枝一起嚼。嚼出的汁水也十分烈,千萬不可下咽。鼓着腮幫子嚼一會後,就可以往外吐汁水了。邊吐邊嚼,慢慢汁水會因為石灰粉和檳榔產生的化學反應變紅,嘴也變得像血盆大口,連牙齒都紅了。人們的笑容也會變得極其有感染力。

島民個個有着健康發光的黝黑皮膚,卷卷的頭髮,笑咧着雪白的牙齒。(攝影:Vika Chartier / Unsplash)

有朋自方來,不亦

她們開心地回去後沒多久,就有越來越多的島民陸續划船來看我們。有人剛從菜地回來,就塞給我們一把剛摘的新鮮綠葉菜和紅薯等,還有人給我們大小不一、顏色各異的茄子。這裡的茄子有白色、黃色、紫色,還有白紫相間條紋色的。有人剛釣魚回來,就送我們兩條剛釣到的小魚。而我們,就拿出他們喜愛的檳榔來招待。

夕陽西下之時,我們黃色的帆船邊,聚集了十幾條大小不一的獨木舟,有老人,有母子,有夫婦,有兄弟姐妹,好不熱鬧,大家邊嚼檳榔,邊吐汁水,邊咧着紅色的嘴巴聊着天,讓我們感受到他們的熱情好客,和簡單的幸福。

這是個獨木舟大橫其道的小島,連七八歲的小朋友都有自己的獨木舟。人們每天划著小船來看我們,聊聊天,或者就單純地看看我們在做什麼。還不太會說英語的小朋友就和我們交換微笑,或者比划著手勢聊天,不管雙方能不能懂,只要哈哈一笑,一切心境都瞭然於心。不同小船里的娃娃們也會操着當地語言說笑或鬥嘴。有些船上有三四個孩子,有些船小得只能裝下一兩個小朋友。我問一個叫馬克的小男孩他的船是誰做的,他說島上有個叫馬林的木匠,如果需要船,他就會給做,而且不收錢。對這個島來說,獨木舟是很重要的工具,大人們需要划船去環島的另一邊的菜地務農,孩子們也需要劃小船去上學。因為島是環形,划船比起走路能給人節省不少時間。

巴布亞新幾內亞的島民自給自足,也滋養了我們。(攝影:Ryan Clark / Unsplash)

彩霞、獨木舟、世外桃源。(攝影:Vika Chartier / Unsplash)

原始的生活方式

我們在這個小島旁住了一個星期。這裡沒有發電站,不見成排的電線,只有每家房子前的柱子上支着一塊小小的太陽能板。夜裡岸上沒有燈光,但月光和星光會給我們勾勒出小島的形狀。人們提着手電筒在樹林里、在海邊散步。有時會有歌唱聲回蕩。人們還會光腳有規則地踏向地面,以作鼓聲。聽起來寧靜又神秘,這時的他們,似乎把人類的歷史倒推了幾千年,回到了原始的時候。

早上,大人們划船去菜地時,路過我們船,會友好地打招呼,就像鄰居一樣。小島只有一個小賣部,沒有大商店,所以人們的物資還是比較缺乏。在這種情況下,當然就少不了我們和島民們以物換物。我們會用當地人所需要的米、麵粉、白糖等等商品,和他們換取菜地里新鮮的蔬果。當地當季盛產茄子、紅薯和木瓜,慷慨的村民們給我們帶來了不少。在那裡的一周內,島上菜地的產出,實實地滋養了我們。

逛當地市場其樂無窮。(攝影:Vika Chartier / Unsplash)

少年人送來炒乳豬

有一家幾口送來珍貴的雞蛋,換取魚鉤。還有很酷地帶着彩色頭巾、互相在對方身上畫紋身的小青年們從島的另一端來問我們有沒有砂糖,他們想在喝茶的時候放。我們爽快地送給了他們一斤。開心地收下後,他們問我們有沒有什麼需要,我們就說如果你們菜地里有什麼蔬果有得多,稍分給我們一些就好。

第二天,他們給我們送來一袋很少見的綠色小燈籠椒和南瓜。接過蔬菜時,麻醬看到他們的獨木舟里躺着一隻被拴住腿的小乳豬,遂問起來。他們說今晚家裡有個儀式,會烹飪這隻小豬,如果我們想嘗,他們可以做好後給我們送來一些。我們當然歡迎。

當夜靜悄悄,沒有人來。麻醬睡前嘀咕說他們沒有來。我卻暗想先不用失望,船程略遠,也許他們第二日才來。果不其然,第二天中午午睡時,我躺在船艙里,聽見本是安靜的海盪起漣漪,似乎有划水聲靠近。登上甲板,看到一個年輕人正緩緩地劃來。問好後,他扶着我們的側桿站起身,遞給我一個大臉盆。我接過打開一看,是很大分量的炒乳豬和兩條烤魚,趕緊謝過,興高采烈地跑進船艙倒進我們自己的鍋里,快速把盆子洗乾淨還出去。他問我們是否有可以給他們的衣物。我本已是行李極簡的背包客,但還是狠狠心把很喜歡的一件 T 恤和一雙涼鞋送給了他。麻醬也將我們僅剩的兩顆檳榔送給了他,以示感謝。

這份炒乳豬,毫不誇張地說,是我此生吃過的最好吃的豬肉之一。不油不膩,口感 Q 彈,用的是經典的小蔥和豬肉的搭配,還混合著一絲炭燒味。豬皮、肥肉和瘦肉的完美比例,令人回味無窮。根據口味,我推測他們先用篝火把乳豬整隻燒烤處理,烤出多餘的油脂,再切小塊,用蔥姜爆香,廚藝聰明得出乎意料卻又在情理之中,令人驚喜。夕陽金色的光,也為這份炒豬肉填了一分顏色,我們坐在甲板上細細品嘗,一口氣吃完,好不享受,只覺身心滿足。

我們的帆船 Tambu,在當地人眼裡,是 “有檳榔的帆船”,也是 “有餅乾的帆船“。(攝影:咔茶)

Tambu 的廚房,艙門外是駕駛室。(攝影:咔茶)

好奇的女孩來看船

一天清晨,我們起床後,三個七八歲的可愛女孩來訪。笑嘻嘻地問好後,她們遞給我們一袋紅薯,和一大把嫩得連尖尖都綠色堅挺的青蔥。我開心地跳起,因為蔥很少見,卻是我做菜時畫龍點睛的那一筆。懊惱着不知要怎麼謝她們才好時,她們抓着船身,彎下腰,羞到不敢看我們,輕輕問:“我們可不可以參觀一下你們的船?” 這禮貌又害羞的樣子讓人心都化了。

麻醬幫她們把獨木舟和我們的船用韁繩拴好,立刻邀請她們上船。我領着她們進船艙,從船頭儲物間、客廳、廚房、引擎室、圖表台,細細地一直介紹到後艙卧室。她們睜着閃着光的清澈大眼睛,好奇地四處打量,每個簡單的細節似乎都可以讓她們覺得新奇和興奮。介紹完船內部,我又帶她們在甲板上走了一圈,介紹各部位的用途。結束後,她們在甲板上排排坐着,我拿出一些餅乾分給她們吃。

意外發現孩子們很愛吃我們從瓦努阿圖(Vanuatu)帶來的小餅乾,我們開始給來玩的小朋友們發餅乾。從此,Tambu 從 “有檳榔的帆船” 變成了 “有餅乾的帆船”。

咔茶的航海日常。

說好的木薯

這天,有個媽媽帶着兩個很小的小孩來看我們,問我們可不可以賣給她一些餅乾,因為孩子很喜歡。我們立刻從餅乾桶里裝了一大袋送給她,說不用錢,孩子喜歡就好。傍晚時,她又來了,很不好意思的樣子,想遞給我們錢,問可不可以再買一些,因為這種餅乾即使是去附近有市場的小島上也買不到。我們遂又裝了一大袋遞給她,依然不肯收錢,但她堅持想要謝謝我們。麻醬最愛吃的根類蔬菜是木薯,但在我們到達新幾內亞後,從來沒有見過。我們問她的菜地里有沒有木薯,如果有的話是否可以送給我們一些。她如釋重負,立刻說有的,明日就給我們送來。

因我們已決定第二日早晨七點離開,啟航去位於新愛爾蘭島的卡維昂小鎮(Kavieng,New Ireland Island),就和她說明天早上她起床後,可以先到海邊檢查一下我們是否還在,如果已經離開,就不用挖木薯,以免浪費。因我們離開太早,她如果趕不及給我們木薯也沒有關係。她承諾一定會在早晨七點之前送來。

第二天清晨六點半,我們在甲板上做啟航準備時,她的丈夫帶着他們的大孩子,特意給我們送來了新鮮出土的木薯。我們不住感慨當地人如此感恩和守信用,十分受觸動。楊帆啟航後,我掌着舵,麻醬將木薯去皮,過鹽水,用大刨子把木薯刮成小碎末,包在綠葉里,淋上我們用干椰子擠出的椰奶,煮成了我們最愛吃的瓦努阿圖菜肴之一 —— Simboro,清香軟糯不黏牙。

Kavieng 島上賣煙草葉的小攤。(攝影:咔茶)

上岸番石榴葉

在尼桑,雖說住在船上就已見人來人往,但去到岸上,也是其樂無窮。我第一次上岸,是為了找番石榴樹的葉子。到達尼桑的一個月前,我的大腿皮膚上染上了一種在太平洋上十分常見的真菌。最初是腿上莫名長出很多奇癢無比的紅色小疙瘩,一周後小疙瘩慢慢變成了一塊塊會蛻皮的紅色區域。本以為身體免疫系統可以戰勝它們,但一個月也不見好,也不知這是什麼。直到在布干維拉省時,一個上船來玩的男孩布魯斯告訴我:“你須要用番石榴葉煮水洗你的腿。” 說完他就去岸上給我采了一大袋,囑咐我一日用三次,直到好為止。按他說的方法洗後,我的腿果然慢慢好轉。然而在尼桑時,葉子快用完,我還未痊癒。怕複發,遂上岸尋番石榴葉。

托一艘來看我們的獨木舟送我們上岸。剛到,便遇到七歲的克里斯汀。捎我們上岸的中年人讓克里斯汀帶着我們在村裡隨意走走。沿着海岸線,穿過茂密的樹林,一條幹凈的土路和兩旁簡單素凈的木房子映入眼帘。人們坐在門前樹下乘涼,頷首微笑歡迎我們。小朋友們看到我們經過,笑嘻嘻地加入,跑前跑後,蹦來跳去。走得越久,路過的房子越多,攢的小孩子也越多,不知不覺身前身後已經像雲朵一樣圍了三十幾個小孩子,從三歲到十幾歲不等。有的瘋跑着和小夥伴們叫喊着,有的安靜地在我們身邊走着,善意打量我們,相視無數笑。

走到一片草地上,我順勢一坐,孩子們立刻在我的旁邊坐成一個圈。我們一起玩拍手遊戲,歡笑聲不斷。隨後我們被領去海邊的一個平台處。村長老人和藹地笑着,遞給我一個本子一支筆。我翻開本子,發現這是島上的遊艇留言簿,讓來訪的遊艇留下筆跡。近十年,本子只寫了十幾頁,上一篇留言是一年前留下的了,可見這是個不常被打擾的小島。我鄭重地拿起筆,分別用中文和英文,代表 Tambu 留下了對當地人們的感謝。

回登岸點途中,孩子們幫我四處找番石榴樹,把葉子塞進我的袋子里。路過家門口時,開始有家長把自家小孩喊回去。走到海邊村裡的公用獨木舟旁,四個小朋友把獨木舟推進水裡,送我們回船。古人云,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我們的船未覆,但水位線幾乎與船身持平,海水隨着船身的晃動不斷撲進來。我和麻醬略有擔憂地不斷用椰子殼往外舀水,但小朋友們還是樂不可支、毫不擔心地奮力划船。把我送回船上,麻醬頓覺輕鬆,哼着歌兒和小朋友們繞着 Tambu 划了好幾圈才依依不捨地回來。

在尼桑島旁旅居的短短七天,令我離開後依然念念不忘。淳樸的民風往往和簡單的生活環境密不可分。看看這大千世界,忽覺,最動人的,最讓人念念不忘的,往往是最簡單的人和物,和最天然無雕飾的風景。Less is more,少即是多啊!

離開布干維拉省前,來道別的小朋友們幫麻醬起錨。(攝影:咔茶)

旅遊資訊:

關於巴布亞新幾內

  • 巴布亞新幾內亞(Papua New Guinea,簡稱 PNG)位於澳大利亞東北方向的太平洋島國。它是全世界第三大的島國,也是全世界內部文化差異最大的國家。至2019年,它還是全世界被鄉村覆蓋最廣之地,只有25%的人住在城市裡。目前無論從文化還是地理上來說,它是被外人探索得最少的國家。它以擁有許多與外界毫無接觸的土著聞名。有非常多的調研者相信在巴布亞新幾內亞還有着許多未被人類記載和命名的植物和動物。

在巴布亞新幾內亞旅行需注意的事項

  • 巴布亞新幾內亞以社會極不安定、十分危險為名。即使在航海相關信息網站上,也有不少人提醒當地並沒有固定被執行的法律,航海入境規則多變,需小心前往。當地居民大多十分熱情友善,愛結交朋友。但若前往巴布亞新幾內亞,應盡量與當地人保持友好的關係,且要提高警惕保證自己的人身和物品安全。

如何前往

  • 若乘坐飛機前往,可飛到首都莫爾斯比港(Port Moresby),然後再轉機前往其他島嶼。
  • 若駕駛帆船前往,適宜航海前去的時機是五月至十月。
  • Facebook 上有一些關於搭帆船的小組。有很多船長會在小組裡招水手,寫明出發地和目的地,招人幫他們開船或者做飯。有時你需要付費,有時只需要和他們分擔各種花銷。也有很多背包客發帖子征船,想要完成航海夢想。我比較推薦的一個小組是 Sailboat Hitchhikers and Crew Connection

簽證

  • 巴布亞新幾內亞對很多國家開放落地簽,包括馬來西亞、新加坡、香港和台灣。中國護照持有者則須提前在網上申請電子簽,費用是50美金。簽證詳情可參閱巴布亞新幾內亞移民局官方網站。

當地氣候

  • 在巴布亞新幾內亞的沿海地帶幾乎全年都是濕熱天氣(22 – 31℃),但在內陸海拔較高的地方,氣溫會相對較低。在大部分地方都是赤道性氣候,全年降雨較多。
  • 因南太平洋的颱風季是每年十一月至四月,所以建議五月至十月前往巴布亞新幾內亞為宜。

語言

  • 巴布亞新幾內亞全境共有839種語言。全國最被廣泛使用的口頭語言是巴布亞皮欽語(Tok Pisin),這是一種以英語演化而來的語言。
  • 英語是巴布亞新幾內亞的官方語言,政府、法院和教育體系都使用英語。大部分的人都會說英語,遊客可用英語和當地人交流。

貨幣

  • 當地通用貨幣是巴布亞新幾內亞基那(kina),目前1基那大概可兌換0.29美元。
  • 當地的城市和小鎮基本都設有可用 Visa 卡取款的 ATM 機,你也可以攜帶一些美元在當地銀行里換成基那。

巴布亞新幾內亞影片:

mm

咔茶

我是一個旅人,也是一名水手。目前坐標柬埔寨暹粒。

兩年半前從上海啟程,空降紐西蘭打工度假。做過水果包裝工,也做過國際黑暗天空保護區的天文觀星嚮導。一年零三個月後,在離開紐西蘭時,我選擇了和小夥伴一起駕駛帆船前往瓦努阿圖。跳島遊玩後,又繼續航海前往新幾內亞和麥克羅尼西亞,最後到達台灣。歷時六個月,途經了十幾個民風各異的小島。

我熱愛生活,熱愛星辰大海山川草原,熱愛旅途中遇到的可愛的人們。非常榮幸和開心可以在大腳印和你們分享我的旅程。讓我們在旅途中相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