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尼桑岛没有发电站,不见成排的电线,只有每家房子前的柱子上支着一块小小的太阳能板。夜里岸上没有灯光,但月光和星光会给我们勾勒出小岛的形状。人们提着手电筒在树林里、在海边散步。有时会有歌唱声回荡。人们还会光脚有规则地踏向地面,以作鼓声。

在去年航海过程中,我们去过不同国家的十几个小岛。让我最喜欢、最回味,且唯一想要留下生活的小岛,是位于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尼桑岛(Nissan Island,Papua New Guinea)。

那是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小岛,没有手机讯号,没有发电站,甚至没有小市场;那有蓝蓝的天,清澈的海,郁郁葱葱的森林,朴素美丽的临海木头房子,欣欣向荣自给自足的菜地,和每个人脸上绽放的动人的笑容。人们水性极好,日常用独木舟代步,极其讲信用,懂得感恩,热爱付出和分享。接下来我要记录的,就是我们在那个世外桃源般的小岛的际遇。

Bigfoottraveller.com|尼桑岛|你相信世外桃源依然存在吗?
海上彩虹。(摄影:咔茶)

Bigfoottraveller.com|尼桑岛|你相信世外桃源依然存在吗?
游来和我们游泳的海豚们。(摄影:咔茶)

到市场采购见面礼

我们驾驶的帆船 Tambu 从新几内亚的布干维拉省(Bougainville)出发,开往附近一个叫尼桑的小岛。这是一环形珊瑚岛,岛上的陆地像一个不闭口的圆圈,我们从这个环形的缺口驶入,下锚在环形岛中央。

清晨出发前,我和船长麻酱特意上了一趟岸,在布干维拉省的中心市场里买了几十个绿色饱满的大槟榔,还配了好几把脆脆的当地叫 Kaban 的小树枝,用来沾取石灰粉和槟榔一起嚼。之所以做这次大采购,是受于推荐我们去尼桑岛的朋友安德鲁的提醒。在新几内亚全境,从老到少,无论男女,十有八九酷爱嚼食槟榔。然而尼桑小岛不产槟榔,若我们能带一些去,作为礼物送给当地人们,会将我们的诚意表现得淋漓尽致。

慢慢接近尼桑岛时,我们可以远远看到在岸边沙滩上嬉戏的小孩子。海边上有几艘独木舟静静飘着,船上的男人女人上下拉着手里的钓鱼线安静地钓着鱼。我们挥着手和他们说哈喽,他们也颔首摆手招呼我们。

待驶进环岛,我们在 GPS 图表和回声测深仪的指引下,在靠近南部岸边的十几米外下锚。刚下好锚,三个当地女人就划着独木舟过来和我们打招呼了。她们都有着新几内亚人健康发光的黝黑皮肤,卷卷的头发,笑咧着雪白的牙齿,问我们从哪里来。麻酱、我和船上的另一名水手阿特都跑上甲板和她们热情问好,并将准备好的槟榔拿出来给她们吃。麻酱也和他们一起大嚼槟榔,可谓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Kavieng 岛上的小市场。(摄影:咔茶)

嚼槟榔

在太平洋上,不少国家都有嚼食槟榔的习惯,但新几内亚的吃法绝对称得上是豪放前三名。这里的槟榔个头很大,普通的尺寸就已经和土鸡蛋差不多大小了。这槟榔的外壳十分硬,无法嚼食,吃时须先用牙齿把外壳咬开、撕掉,剥出脆脆的果肉。这去掉外壳的果肉,就已经比台湾南部槟榔店里最大号的带皮槟榔还要大。

把果肉放进嘴里嚼碎后,须用当地叫 Kaban 的小脆树枝,沾着石灰粉送入口中。因为石灰粉会灼伤皮肤,所以在食用时须特别注意,只能让小脆枝上的石灰接触到嘴里的槟榔,就着小脆枝一起嚼。嚼出的汁水也十分烈,千万不可下咽。鼓着腮帮子嚼一会后,就可以往外吐汁水了。边吐边嚼,慢慢汁水会因为石灰粉和槟榔产生的化学反应变红,嘴也变得像血盆大口,连牙齿都红了。人们的笑容也会变得极其有感染力。

岛民个个有着健康发光的黝黑皮肤,卷卷的头发,笑咧着雪白的牙齿。(摄影:Vika Chartier / Unsplash)

有朋自方来,不亦

她们开心地回去后没多久,就有越来越多的岛民陆续划船来看我们。有人刚从菜地回来,就塞给我们一把刚摘的新鲜绿叶菜和红薯等,还有人给我们大小不一、颜色各异的茄子。这里的茄子有白色、黄色、紫色,还有白紫相间条纹色的。有人刚钓鱼回来,就送我们两条刚钓到的小鱼。而我们,就拿出他们喜爱的槟榔来招待。

夕阳西下之时,我们黄色的帆船边,聚集了十几条大小不一的独木舟,有老人,有母子,有夫妇,有兄弟姐妹,好不热闹,大家边嚼槟榔,边吐汁水,边咧着红色的嘴巴聊着天,让我们感受到他们的热情好客,和简单的幸福。

这是个独木舟大横其道的小岛,连七八岁的小朋友都有自己的独木舟。人们每天划着小船来看我们,聊聊天,或者就单纯地看看我们在做什么。还不太会说英语的小朋友就和我们交换微笑,或者比划着手势聊天,不管双方能不能懂,只要哈哈一笑,一切心境都了然于心。不同小船里的娃娃们也会操着当地语言说笑或斗嘴。有些船上有三四个孩子,有些船小得只能装下一两个小朋友。我问一个叫马克的小男孩他的船是谁做的,他说岛上有个叫马林的木匠,如果需要船,他就会给做,而且不收钱。对这个岛来说,独木舟是很重要的工具,大人们需要划船去环岛的另一边的菜地务农,孩子们也需要划小船去上学。因为岛是环形,划船比起走路能给人节省不少时间。

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岛民自给自足,也滋养了我们。(摄影:Ryan Clark / Unsplash)

彩霞、独木舟、世外桃源。(摄影:Vika Chartier / Unsplash)

原始的生活方式

我们在这个小岛旁住了一个星期。这里没有发电站,不见成排的电线,只有每家房子前的柱子上支着一块小小的太阳能板。夜里岸上没有灯光,但月光和星光会给我们勾勒出小岛的形状。人们提着手电筒在树林里、在海边散步。有时会有歌唱声回荡。人们还会光脚有规则地踏向地面,以作鼓声。听起来宁静又神秘,这时的他们,似乎把人类的历史倒推了几千年,回到了原始的时候。

早上,大人们划船去菜地时,路过我们船,会友好地打招呼,就像邻居一样。小岛只有一个小卖部,没有大商店,所以人们的物资还是比较缺乏。在这种情况下,当然就少不了我们和岛民们以物换物。我们会用当地人所需要的米、面粉、白糖等等商品,和他们换取菜地里新鲜的蔬果。当地当季盛产茄子、红薯和木瓜,慷慨的村民们给我们带来了不少。在那里的一周内,岛上菜地的产出,实实地滋养了我们。

逛当地市场其乐无穷。(摄影:Vika Chartier / Unsplash)

少年人送来炒乳猪

有一家几口送来珍贵的鸡蛋,换取鱼钩。还有很酷地带着彩色头巾、互相在对方身上画纹身的小青年们从岛的另一端来问我们有没有砂糖,他们想在喝茶的时候放。我们爽快地送给了他们一斤。开心地收下后,他们问我们有没有什么需要,我们就说如果你们菜地里有什么蔬果有得多,稍分给我们一些就好。

第二天,他们给我们送来一袋很少见的绿色小灯笼椒和南瓜。接过蔬菜时,麻酱看到他们的独木舟里躺着一只被拴住腿的小乳猪,遂问起来。他们说今晚家里有个仪式,会烹饪这只小猪,如果我们想尝,他们可以做好后给我们送来一些。我们当然欢迎。

当夜静悄悄,没有人来。麻酱睡前嘀咕说他们没有来。我却暗想先不用失望,船程略远,也许他们第二日才来。果不其然,第二天中午午睡时,我躺在船舱里,听见本是安静的海荡起涟漪,似乎有划水声靠近。登上甲板,看到一个年轻人正缓缓地划来。问好后,他扶着我们的侧杆站起身,递给我一个大脸盆。我接过打开一看,是很大分量的炒乳猪和两条烤鱼,赶紧谢过,兴高采烈地跑进船舱倒进我们自己的锅里,快速把盆子洗干净还出去。他问我们是否有可以给他们的衣物。我本已是行李极简的背包客,但还是狠狠心把很喜欢的一件 T 恤和一双凉鞋送给了他。麻酱也将我们仅剩的两颗槟榔送给了他,以示感谢。

这份炒乳猪,毫不夸张地说,是我此生吃过的最好吃的猪肉之一。不油不腻,口感 Q 弹,用的是经典的小葱和猪肉的搭配,还混合着一丝炭烧味。猪皮、肥肉和瘦肉的完美比例,令人回味无穷。根据口味,我推测他们先用篝火把乳猪整只烧烤处理,烤出多余的油脂,再切小块,用葱姜爆香,厨艺聪明得出乎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令人惊喜。夕阳金色的光,也为这份炒猪肉填了一分颜色,我们坐在甲板上细细品尝,一口气吃完,好不享受,只觉身心满足。

我们的帆船 Tambu,在当地人眼里,是 “有槟榔的帆船”,也是 “有饼干的帆船“。(摄影:咔茶)

Tambu 的厨房,舱门外是驾驶室。(摄影:咔茶)

好奇的女孩来看船

一天清晨,我们起床后,三个七八岁的可爱女孩来访。笑嘻嘻地问好后,她们递给我们一袋红薯,和一大把嫩得连尖尖都绿色坚挺的青葱。我开心地跳起,因为葱很少见,却是我做菜时画龙点睛的那一笔。懊恼着不知要怎么谢她们才好时,她们抓着船身,弯下腰,羞到不敢看我们,轻轻问:“我们可不可以参观一下你们的船?” 这礼貌又害羞的样子让人心都化了。

麻酱帮她们把独木舟和我们的船用缰绳拴好,立刻邀请她们上船。我领着她们进船舱,从船头储物间、客厅、厨房、引擎室、图表台,细细地一直介绍到后舱卧室。她们睁着闪着光的清澈大眼睛,好奇地四处打量,每个简单的细节似乎都可以让她们觉得新奇和兴奋。介绍完船内部,我又带她们在甲板上走了一圈,介绍各部位的用途。结束后,她们在甲板上排排坐着,我拿出一些饼干分给她们吃。

意外发现孩子们很爱吃我们从瓦努阿图(Vanuatu)带来的小饼干,我们开始给来玩的小朋友们发饼干。从此,Tambu 从 “有槟榔的帆船” 变成了 “有饼干的帆船”。

咔茶的航海日常。

说好的木薯

这天,有个妈妈带着两个很小的小孩来看我们,问我们可不可以卖给她一些饼干,因为孩子很喜欢。我们立刻从饼干桶里装了一大袋送给她,说不用钱,孩子喜欢就好。傍晚时,她又来了,很不好意思的样子,想递给我们钱,问可不可以再买一些,因为这种饼干即使是去附近有市场的小岛上也买不到。我们遂又装了一大袋递给她,依然不肯收钱,但她坚持想要谢谢我们。麻酱最爱吃的根类蔬菜是木薯,但在我们到达新几内亚后,从来没有见过。我们问她的菜地里有没有木薯,如果有的话是否可以送给我们一些。她如释重负,立刻说有的,明日就给我们送来。

因我们已决定第二日早晨七点离开,启航去位于新爱尔兰岛的卡维昂小镇(Kavieng,New Ireland Island),就和她说明天早上她起床后,可以先到海边检查一下我们是否还在,如果已经离开,就不用挖木薯,以免浪费。因我们离开太早,她如果赶不及给我们木薯也没有关系。她承诺一定会在早晨七点之前送来。

第二天清晨六点半,我们在甲板上做启航准备时,她的丈夫带着他们的大孩子,特意给我们送来了新鲜出土的木薯。我们不住感慨当地人如此感恩和守信用,十分受触动。杨帆启航后,我掌着舵,麻酱将木薯去皮,过盐水,用大刨子把木薯刮成小碎末,包在绿叶里,淋上我们用干椰子挤出的椰奶,煮成了我们最爱吃的瓦努阿图菜肴之一 —— Simboro,清香软糯不黏牙。

Kavieng 岛上卖烟草叶的小摊。(摄影:咔茶)

上岸番石榴叶

在尼桑,虽说住在船上就已见人来人往,但去到岸上,也是其乐无穷。我第一次上岸,是为了找番石榴树的叶子。到达尼桑的一个月前,我的大腿皮肤上染上了一种在太平洋上十分常见的真菌。最初是腿上莫名长出很多奇痒无比的红色小疙瘩,一周后小疙瘩慢慢变成了一块块会蜕皮的红色区域。本以为身体免疫系统可以战胜它们,但一个月也不见好,也不知这是什么。直到在布干维拉省时,一个上船来玩的男孩布鲁斯告诉我:“你须要用番石榴叶煮水洗你的腿。” 说完他就去岸上给我采了一大袋,嘱咐我一日用三次,直到好为止。按他说的方法洗后,我的腿果然慢慢好转。然而在尼桑时,叶子快用完,我还未痊愈。怕复发,遂上岸寻番石榴叶。

托一艘来看我们的独木舟送我们上岸。刚到,便遇到七岁的克里斯汀。捎我们上岸的中年人让克里斯汀带着我们在村里随意走走。沿着海岸线,穿过茂密的树林,一条干净的土路和两旁简单素净的木房子映入眼帘。人们坐在门前树下乘凉,颔首微笑欢迎我们。小朋友们看到我们经过,笑嘻嘻地加入,跑前跑后,蹦来跳去。走得越久,路过的房子越多,攒的小孩子也越多,不知不觉身前身后已经像云朵一样围了三十几个小孩子,从三岁到十几岁不等。有的疯跑着和小伙伴们叫喊着,有的安静地在我们身边走着,善意打量我们,相视无数笑。

走到一片草地上,我顺势一坐,孩子们立刻在我的旁边坐成一个圈。我们一起玩拍手游戏,欢笑声不断。随后我们被领去海边的一个平台处。村长老人和蔼地笑着,递给我一个本子一支笔。我翻开本子,发现这是岛上的游艇留言簿,让来访的游艇留下笔迹。近十年,本子只写了十几页,上一篇留言是一年前留下的了,可见这是个不常被打扰的小岛。我郑重地拿起笔,分别用中文和英文,代表 Tambu 留下了对当地人们的感谢。

回登岸点途中,孩子们帮我四处找番石榴树,把叶子塞进我的袋子里。路过家门口时,开始有家长把自家小孩喊回去。走到海边村里的公用独木舟旁,四个小朋友把独木舟推进水里,送我们回船。古人云,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我们的船未覆,但水位线几乎与船身持平,海水随着船身的晃动不断扑进来。我和麻酱略有担忧地不断用椰子壳往外舀水,但小朋友们还是乐不可支、毫不担心地奋力划船。把我送回船上,麻酱顿觉轻松,哼着歌儿和小朋友们绕着 Tambu 划了好几圈才依依不舍地回来。

在尼桑岛旁旅居的短短七天,令我离开后依然念念不忘。淳朴的民风往往和简单的生活环境密不可分。看看这大千世界,忽觉,最动人的,最让人念念不忘的,往往是最简单的人和物,和最天然无雕饰的风景。Less is more,少即是多啊!

离开布干维拉省前,来道别的小朋友们帮麻酱起锚。(摄影:咔茶)

旅游资讯:

关于巴布亚新几内

  • 巴布亚新几内亚(Papua New Guinea,简称 PNG)位于澳大利亚东北方向的太平洋岛国。它是全世界第三大的岛国,也是全世界内部文化差异最大的国家。至2019年,它还是全世界被乡村覆盖最广之地,只有25%的人住在城市里。目前无论从文化还是地理上来说,它是被外人探索得最少的国家。它以拥有许多与外界毫无接触的土著闻名。有非常多的调研者相信在巴布亚新几内亚还有着许多未被人类记载和命名的植物和动物。

在巴布亚新几内亚旅行需注意的事项

  • 巴布亚新几内亚以社会极不安定、十分危险为名。即使在航海相关信息网站上,也有不少人提醒当地并没有固定被执行的法律,航海入境规则多变,需小心前往。当地居民大多十分热情友善,爱结交朋友。但若前往巴布亚新几内亚,应尽量与当地人保持友好的关系,且要提高警惕保证自己的人身和物品安全。

如何前往

  • 若乘坐飞机前往,可飞到首都莫尔斯比港(Port Moresby),然后再转机前往其他岛屿。
  • 若驾驶帆船前往,适宜航海前去的时机是五月至十月。
  • Facebook 上有一些关于搭帆船的小组。有很多船长会在小组里招水手,写明出发地和目的地,招人帮他们开船或者做饭。有时你需要付费,有时只需要和他们分担各种花销。也有很多背包客发帖子征船,想要完成航海梦想。我比较推荐的一个小组是 Sailboat Hitchhikers and Crew Connection

签证

  • 巴布亚新几内亚对很多国家开放落地签,包括马来西亚、新加坡、香港和台湾。中国护照持有者则须提前在网上申请电子签,费用是50美金。签证详情可参阅巴布亚新几内亚移民局官方网站。

当地气候

  • 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沿海地带几乎全年都是湿热天气(22 – 31℃),但在内陆海拔较高的地方,气温会相对较低。在大部分地方都是赤道性气候,全年降雨较多。
  • 因南太平洋的台风季是每年十一月至四月,所以建议五月至十月前往巴布亚新几内亚为宜。

语言

  • 巴布亚新几内亚全境共有839种语言。全国最被广泛使用的口头语言是巴布亚皮钦语(Tok Pisin),这是一种以英语演化而来的语言。
  • 英语是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官方语言,政府、法院和教育体系都使用英语。大部分的人都会说英语,游客可用英语和当地人交流。

货币

  • 当地通用货币是巴布亚新几内亚基那(kina),目前1基那大概可兑换0.29美元。
  • 当地的城市和小镇基本都设有可用 Visa 卡取款的 ATM 机,你也可以携带一些美元在当地银行里换成基那。

巴布亚新几内亚影片:

mm

咔茶

我是一个旅人,也是一名水手。目前坐标柬埔寨暹粒。

两年半前从上海启程,空降纽西兰打工度假。做过水果包装工,也做过国际黑暗天空保护区的天文观星向导。一年零三个月后,在离开纽西兰时,我选择了和小伙伴一起驾驶帆船前往瓦努阿图。跳岛游玩后,又继续航海前往新几内亚和麦克罗尼西亚,最后到达台湾。历时六个月,途经了十几个民风各异的小岛。

我热爱生活,热爱星辰大海山川草原,热爱旅途中遇到的可爱的人们。非常荣幸和开心可以在大脚印和你们分享我的旅程。让我们在旅途中相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