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只是,太安逸的旅遊方式,似乎與原本居住的城市生活無異,生活機能便捷舒適,彷彿跳不出舒適圈。反觀,自己是在長途跋涉的步與步間,學習原來獨處一點也不可怕;又或者在一次又一次的迷路中,與內心恐懼對話,盼望勇氣最終戰勝未知,爾後在下一個轉角處邂逅一份份驚喜。

其實,你在堅持什麼?

午後抵達西班牙的托萊多(Toledo),直奔旅舍,比說好的抵達時間遲了些許,根本沒功夫理會嘮嘮叨叨的老闆,放下背囊,抓了重要物件放進環保袋,隨即出門。

來之前,就知道自己會迷倒在托萊多的石榴裙下,果不其然。歷史面,它曾是西班牙首都,因地理優勢成兵家必爭之地;文化面,它因錯綜複雜往事,基督、伊斯蘭及猶太教相繼紮根,各類風格的宗教寺院、修道院、王宮城牆等古迹完善保存。

迷途羔羊的即興

Bigfoottraveller.com|托萊多的那場雨
在時間彷彿停留在16世紀的托萊多小徑迷路,自得其樂。

Bigfoottraveller.com|托萊多的那場雨
托萊多曾是西班牙首都,因地理優勢成兵家必爭之地。

這是一座時間彷彿停留在16世紀的古城,凹凸石板路縱橫交織,比我年長百歲甚至千多歲的建築,毫無規則、密密麻麻地建在崎嶇地勢上。不需多久,方向感全失,索性收起地圖,任性地、狠狠地當只 “迷途羔羊”。

隨性將我帶到一座石橋前,橋下流着圍城環繞的塔霍河(Tagus River),對岸是馬路。不禁起個念頭,若隔岸對望,能否看到托萊多全貌?打開手機地圖一算,此處距離古城下一個入口一公里多,嗯,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離開橋頭沒多久,開始興奮起來,腳步雖輕快,雙眸卻忙得不可開交。轎車及遊覽車在馬路上呼嘯而過,路旁商店民房接踵而立,風格各異,煞是有趣。碧波蕩漾的塔霍河在另一邊潺潺而流,認真看了一眼,托萊多就像建在一大片岩土上,格外醒目。

這時,天空突然飄起細雨。

不怕,手伸進環保袋搜刮,心一驚,剛才為了閃避碎碎念的旅舍老闆,匆忙間忘了帶傘。怎麼辦?掉頭回到橋頭?太遲了。找個地方躲雨?我已走到只剩下馬路和荒野的路段,行不通。

重點是,還未達標。把心一橫,只剩下繼續前進這條路可走。在雨中堅持(還是任性?)的結果是,托萊多全景觸動人心,心滿意足。後遺症呢?全身濕透。當初抵步巴塞羅那(Barcelona)時染上的風寒病情惡化,從低燒變成全身發燙。

所以,再問一次,你在堅持什麼?

乘搭百年電車穿梭老城

Bigfoottraveller.com|托萊多的那場雨
即便人滿為患,但情迷里斯本阿爾法瑪舊區,根本不需多久時間。

Bigfoottraveller.com|托萊多的那場雨
看到百年歷史的28號黃色電車,就等於看到里斯本。

Bigfoottraveller.com|托萊多的那場雨
在阿爾法瑪古城,就算是一簇盛開的九重葛,也令人意亂神迷。

力撐 “11號巴士” 的精神,在這趟西葡12天之旅中,屢屢得以延續下去。同樣的傻勁兒,也發生在葡萄牙里斯本(Lisbon)郊區。

待在里斯本的時間比預期長。一來,放慢腳步休養,希望完全退燒。二來,是因為情迷阿爾法瑪老城區(Alfama District)。

隨機跳上擁有百年歷史的28號黃色電車,開啟人在里斯本的日常。沿着經典路線穿梭狹窄街道,掠過大大小小的廣場、里斯本最古老主教堂(Cathedral of Lisbon)、聖喬治城堡(Castelo de S.Jorge)、人氣第一的百年咖啡館等人滿為患的景點,最後選在商業廣場(Parca do Comercio)前下車,穿過人群,坐在海岸階梯上,遠眺在托萊多時望着的同一條河 —— 塔霍河(Tagus River),吃口葡撻,喝杯咖啡。

在里斯本,哪怕只是一簇生氣蓬勃盛開的九重葛,也令人意亂神迷。避免泥足深陷,暫且登上區間火車到郊外卡斯凱什(Cascais)、羅卡角(Cabo da Roca)及辛特拉(Sintra)金三角區,從一廂情願的迷戀中清醒。

寧可步行上山下山

Bigfoottraveller.com|托萊多的那場雨
卡斯凱什秘境魔鬼懸崖,那大浪撞擊岩壁的怒吼聲,令人不寒而慄。

Bigfoottraveller.com|托萊多的那場雨
歐洲大陸最西端羅卡角美得令人窒息,也難怪詩人留下 “陸止於此,海始於斯” 的名句。

最初認識卡斯凱什,是在羅伯特威爾遜(Robert Wilson)撰寫的犯罪小說《A Small Death in Lisbon》里,內容背景就發生在有避暑天堂美稱的卡斯凱什。10月份夾在旺季夏暑與冬天間,氣候有點尷尬,不熱不冷,卻足以令喜愛奔向大海的遊客卻步,商區與海邊回歸平靜。

距離開往羅卡角的巴士發車時間還有段空隙,徒步前往距離市區兩公里的秘境 —— 地獄之口懸崖(Boca do Inferno),驚嘆大自然之美,波瀾壯闊的大海每每無情地打在岩石上,心就顫抖一下。來迴路程要用上一個小時吧,雙腿有點酸,卻樂在其中。

後來在辛特拉,才是好戲在後頭。山腳下登上佩納宮與公園(Park and National Palace of Pena)及摩爾人城堡(Castelo dos Mouros)路程約四公里,平路的話難度不大,但上山路就另當別論了。其實大可花個20歐元,舒服地以遊客接駁車代步,但這份堅持作祟,最後還是選擇步行上下山。

單單為了省錢嗎?也不全然。下山後,在火車站附近的中餐廳大吃一頓,付了10多歐元。想一想,過去幾天一些票價不菲的觀光景點,好比巴塞羅那聖家堂(La Sagrada Familia)和格拉納達(Granada)的阿爾罕布拉宮(Alhambra Palace),也都留下足跡,實屬該花則花。

只是,太安逸的旅遊方式,似乎與原本居住的城市生活無異,生活機能便捷舒適,彷彿跳不出舒適圈。反觀,自己是在長途跋涉的步與步間,學習原來獨處一點也不可怕;又或者在一次又一次的迷路中,與內心恐懼對話,盼望勇氣最終戰勝未知,爾後在下一個轉角處邂逅一份份驚喜。

如果不是因為堅持……

Bigfoottraveller.com|托萊多的那場雨
就連阿爾罕布拉宮外的貓咪,也愛在午後睡上一覺。

相信每個旅人都有所堅持。堅持入住五星酒店、堅持設定每日最低開銷、堅持參加豪華團、堅持窮游……每種堅持都無對與錯,純粹個人喜好,能夠找到適合自己的出遊模式,最好不過。

是托萊多的那場雨,令我義無反顧的前進,從種種的堅持中看見更強壯的自己。

如果不是堅持入住背包旅舍,就不會在塞維利亞(Seville)擠了10人的房間內,遇上睡在上鋪、因為我的咳聲擾她清夢而對我破口大罵的西班牙女子。如果不是遇到她,就不知道原來自己能夠在謾罵中保持冷靜,安妥地處理糾紛。

如果不是堅持驗證早上八點前進入巴塞羅那鬼才建築師高迪打造的烏托邦奎爾公園(Park Guell),可以免付入門費的網絡傳言,就不會在從波爾多(Porto)飛返巴塞羅那後,就地過夜。如果不是在機場借宿一晚,就不會看到機場當時因為加泰羅尼亞人要求脫離西班牙的示威浪潮升溫,而警備森嚴。

如果不是抹黑進入奎爾公園,就不會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樹林中迷路,只能全心全意信任手機地圖,冷靜尋覓正軌。如果不是迷路,就不會知道原來自己能夠不懼黑暗,絕地縫生。

假設少了那些堅持,就不會出現如果,也沒有結果。

那麼,到底你在堅持什麼?其實,我暫時無法回答,我還需走更多更遠,看更多更廣,才能有所定論。又或者,這問題也許根本沒有一個標準的答案,也說不定。

Bigfoottraveller.com|托萊多的那場雨
馬德里太陽門公路網起點,寓意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旅遊資訊

貨幣

  • 歐元;1歐元兌換約1.6新幣 / 4.7令吉。

天氣

  • 西葡10月夏去秋至,涼風瑟瑟,氣候宜人,各地氣溫介於攝氏10至20度。
  • 偶遇陰天或雨天,需準備雨具。

交通

  • 西葡各主要城市交通普遍便利,可使用當地地鐵或巴士系統代步,唯每座城市的公交系統各異,無論是單程或套票的購票方式皆有所不同,建議抵達前上網查詢。
  • 城市到城市可選擇巴士、火車或飛機,前兩者一般車程耗時,筆者在12天內,搭了四趟內陸飛機(easyJetRyanair)穿梭城與城間,一些較短的行程,則選擇搭乘巴士。

景點

  • 西葡景點眾多,大部分需付入門費,民眾可自行選擇。
  • 巴塞羅那聖家堂(La Sagrada Familia)及格拉納達阿爾罕布拉宮(Alhambra Palace)格外熱門,幾乎一票難求。建議遊客出發前至少三個月透過官網預購門票。
  • 其他景點雖需排隊購票,但一般上不會售罄。

西班牙 / 葡萄牙影片:

Bigfoottraveller.com|托萊多的那場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萊多的那場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萊多的那場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萊多的那場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萊多的那場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萊多的那場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萊多的那場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萊多的那場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萊多的那場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萊多的那場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萊多的那場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萊多的那場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萊多的那場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萊多的那場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萊多的那場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萊多的那場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萊多的那場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萊多的那場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萊多的那場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萊多的那場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萊多的那場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萊多的那場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萊多的那場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萊多的那場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萊多的那場雨

mm

白鴿空少

曾經,拎着麥克風,遊走真相與言論自由鉗制灰色地帶;如今,毅然卸下電視新聞主播亮麗外衣,飛向3萬5千英尺高空;未來,誰知道呢?也許一直走在旅途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