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只是,太安逸的旅游方式,似乎与原本居住的城市生活无异,生活机能便捷舒适,仿佛跳不出舒适圈。反观,自己是在长途跋涉的步与步间,学习原来独处一点也不可怕;又或者在一次又一次的迷路中,与内心恐惧对话,盼望勇气最终战胜未知,尔后在下一个转角处邂逅一份份惊喜。

其实,你在坚持什么?

午后抵达西班牙的托莱多(Toledo),直奔旅舍,比说好的抵达时间迟了些许,根本没功夫理会唠唠叨叨的老板,放下背囊,抓了重要物件放进环保袋,随即出门。

来之前,就知道自己会迷倒在托莱多的石榴裙下,果不其然。历史面,它曾是西班牙首都,因地理优势成兵家必争之地;文化面,它因错综复杂往事,基督、伊斯兰及犹太教相继扎根,各类风格的宗教寺院、修道院、王宫城墙等古迹完善保存。

迷途羔羊的即兴

Bigfoottraveller.com|托莱多的那场雨
在时间仿佛停留在16世纪的托莱多小径迷路,自得其乐。

Bigfoottraveller.com|托莱多的那场雨
托莱多曾是西班牙首都,因地理优势成兵家必争之地。

这是一座时间仿佛停留在16世纪的古城,凹凸石板路纵横交织,比我年长百岁甚至千多岁的建筑,毫无规则、密密麻麻地建在崎岖地势上。不需多久,方向感全失,索性收起地图,任性地、狠狠地当只 “迷途羔羊”。

随性将我带到一座石桥前,桥下流着围城环绕的塔霍河(Tagus River),对岸是马路。不禁起个念头,若隔岸对望,能否看到托莱多全貌?打开手机地图一算,此处距离古城下一个入口一公里多,嗯,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离开桥头没多久,开始兴奋起来,脚步虽轻快,双眸却忙得不可开交。轿车及游览车在马路上呼啸而过,路旁商店民房接踵而立,风格各异,煞是有趣。碧波荡漾的塔霍河在另一边潺潺而流,认真看了一眼,托莱多就像建在一大片岩土上,格外醒目。

这时,天空突然飘起细雨。

不怕,手伸进环保袋搜刮,心一惊,刚才为了闪避碎碎念的旅舍老板,匆忙间忘了带伞。怎么办?掉头回到桥头?太迟了。找个地方躲雨?我已走到只剩下马路和荒野的路段,行不通。

重点是,还未达标。把心一横,只剩下继续前进这条路可走。在雨中坚持(还是任性?)的结果是,托莱多全景触动人心,心满意足。后遗症呢?全身湿透。当初抵步巴塞罗那(Barcelona)时染上的风寒病情恶化,从低烧变成全身发烫。

所以,再问一次,你在坚持什么?

乘搭百年电车穿梭老城

Bigfoottraveller.com|托莱多的那场雨
即便人满为患,但情迷里斯本阿尔法玛旧区,根本不需多久时间。

Bigfoottraveller.com|托莱多的那场雨
看到百年历史的28号黄色电车,就等于看到里斯本。

Bigfoottraveller.com|托莱多的那场雨
在阿尔法玛古城,就算是一簇盛开的九重葛,也令人意乱神迷。

力撑 “11号巴士” 的精神,在这趟西葡12天之旅中,屡屡得以延续下去。同样的傻劲儿,也发生在葡萄牙里斯本(Lisbon)郊区。

待在里斯本的时间比预期长。一来,放慢脚步休养,希望完全退烧。二来,是因为情迷阿尔法玛老城区(Alfama District)。

随机跳上拥有百年历史的28号黄色电车,开启人在里斯本的日常。沿着经典路线穿梭狭窄街道,掠过大大小小的广场、里斯本最古老主教堂(Cathedral of Lisbon)、圣乔治城堡(Castelo de S.Jorge)、人气第一的百年咖啡馆等人满为患的景点,最后选在商业广场(Parca do Comercio)前下车,穿过人群,坐在海岸阶梯上,远眺在托莱多时望着的同一条河 —— 塔霍河(Tagus River),吃口葡挞,喝杯咖啡。

在里斯本,哪怕只是一簇生气蓬勃盛开的九重葛,也令人意乱神迷。避免泥足深陷,暂且登上区间火车到郊外卡斯凯什(Cascais)、罗卡角(Cabo da Roca)及辛特拉(Sintra)金三角区,从一厢情愿的迷恋中清醒。

宁可步行上山下山

Bigfoottraveller.com|托莱多的那场雨
卡斯凯什秘境魔鬼悬崖,那大浪撞击岩壁的怒吼声,令人不寒而栗。

Bigfoottraveller.com|托莱多的那场雨
欧洲大陆最西端罗卡角美得令人窒息,也难怪诗人留下 “陆止于此,海始于斯” 的名句。

最初认识卡斯凯什,是在罗伯特威尔逊(Robert Wilson)撰写的犯罪小说《A Small Death in Lisbon》里,内容背景就发生在有避暑天堂美称的卡斯凯什。10月份夹在旺季夏暑与冬天间,气候有点尴尬,不热不冷,却足以令喜爱奔向大海的游客却步,商区与海边回归平静。

距离开往罗卡角的巴士发车时间还有段空隙,徒步前往距离市区两公里的秘境 —— 地狱之口悬崖(Boca do Inferno),惊叹大自然之美,波澜壮阔的大海每每无情地打在岩石上,心就颤抖一下。来回路程要用上一个小时吧,双腿有点酸,却乐在其中。

后来在辛特拉,才是好戏在后头。山脚下登上佩纳宫与公园(Park and National Palace of Pena)及摩尔人城堡(Castelo dos Mouros)路程约四公里,平路的话难度不大,但上山路就另当别论了。其实大可花个20欧元,舒服地以游客接驳车代步,但这份坚持作祟,最后还是选择步行上下山。

单单为了省钱吗?也不全然。下山后,在火车站附近的中餐厅大吃一顿,付了10多欧元。想一想,过去几天一些票价不菲的观光景点,好比巴塞罗那圣家堂(La Sagrada Familia)和格拉纳达(Granada)的阿尔罕布拉宫(Alhambra Palace),也都留下足迹,实属该花则花。

只是,太安逸的旅游方式,似乎与原本居住的城市生活无异,生活机能便捷舒适,仿佛跳不出舒适圈。反观,自己是在长途跋涉的步与步间,学习原来独处一点也不可怕;又或者在一次又一次的迷路中,与内心恐惧对话,盼望勇气最终战胜未知,尔后在下一个转角处邂逅一份份惊喜。

如果不是因为坚持……

Bigfoottraveller.com|托莱多的那场雨
就连阿尔罕布拉宫外的猫咪,也爱在午后睡上一觉。

相信每个旅人都有所坚持。坚持入住五星酒店、坚持设定每日最低开销、坚持参加豪华团、坚持穷游……每种坚持都无对与错,纯粹个人喜好,能够找到适合自己的出游模式,最好不过。

是托莱多的那场雨,令我义无反顾的前进,从种种的坚持中看见更强壮的自己。

如果不是坚持入住背包旅舍,就不会在塞维利亚(Seville)挤了10人的房间内,遇上睡在上铺、因为我的咳声扰她清梦而对我破口大骂的西班牙女子。如果不是遇到她,就不知道原来自己能够在谩骂中保持冷静,安妥地处理纠纷。

如果不是坚持验证早上八点前进入巴塞罗那鬼才建筑师高迪打造的乌托邦奎尔公园(Park Guell),可以免付入门费的网络传言,就不会在从波尔多(Porto)飞返巴塞罗那后,就地过夜。如果不是在机场借宿一晚,就不会看到机场当时因为加泰罗尼亚人要求脱离西班牙的示威浪潮升温,而警备森严。

如果不是抹黑进入奎尔公园,就不会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树林中迷路,只能全心全意信任手机地图,冷静寻觅正轨。如果不是迷路,就不会知道原来自己能够不惧黑暗,绝地缝生。

假设少了那些坚持,就不会出现如果,也没有结果。

那么,到底你在坚持什么?其实,我暂时无法回答,我还需走更多更远,看更多更广,才能有所定论。又或者,这问题也许根本没有一个标准的答案,也说不定。

Bigfoottraveller.com|托莱多的那场雨
马德里太阳门公路网起点,寓意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旅游资讯

货币

  • 欧元;1欧元兑换约1.6新币 / 4.7令吉。

天气

  • 西葡10月夏去秋至,凉风瑟瑟,气候宜人,各地气温介于摄氏10至20度。
  • 偶遇阴天或雨天,需准备雨具。

交通

  • 西葡各主要城市交通普遍便利,可使用当地地铁或巴士系统代步,唯每座城市的公交系统各异,无论是单程或套票的购票方式皆有所不同,建议抵达前上网查询。
  • 城市到城市可选择巴士、火车或飞机,前两者一般车程耗时,笔者在12天内,搭了四趟内陆飞机(easyJetRyanair)穿梭城与城间,一些较短的行程,则选择搭乘巴士。

景点

  • 西葡景点众多,大部分需付入门费,民众可自行选择。
  • 巴塞罗那圣家堂(La Sagrada Familia)及格拉纳达阿尔罕布拉宫(Alhambra Palace)格外热门,几乎一票难求。建议游客出发前至少三个月透过官网预购门票。
  • 其他景点虽需排队购票,但一般上不会售罄。

西班牙 / 葡萄牙影片:

Bigfoottraveller.com|托莱多的那场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莱多的那场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莱多的那场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莱多的那场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莱多的那场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莱多的那场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莱多的那场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莱多的那场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莱多的那场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莱多的那场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莱多的那场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莱多的那场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莱多的那场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莱多的那场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莱多的那场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莱多的那场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莱多的那场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莱多的那场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莱多的那场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莱多的那场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莱多的那场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莱多的那场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莱多的那场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莱多的那场雨
Bigfoottraveller.com|托莱多的那场雨

mm

白鸽空少

曾经,拎着麦克风,游走真相与言论自由钳制灰色地带;如今,毅然卸下电视新闻主播亮丽外衣,飞向3万5千英尺高空;未来,谁知道呢?也许一直走在旅途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