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納米比紅沙漠是全世界最古老的沙漠。早晨的陽光正好讓大爸爸沙丘光影分明,一邊被沙丘的投影籠罩成酒紅,另一半則呈現出亮眼的橘黃。眺望風中律動的裙擺般的荒漠,還有碎落在乾旱的鹽沼盆地大自然的舞步。像是時光不斷地從這裡掠奪,卻意外地積累了無限大幅度自由和空曠。

抵達首都溫得和克(Windhoek),從機場就直接到度假屋。納米比亞(Namibia)的天氣乾燥,稍冷,路旁有不少覓食的野豬。只在這裡留宿一晚,隔天就往西南開去,目標是納米比紅沙漠。

開慣了自動檔,換成四輪驅動手動換檔居然還算駕輕就熟,難免自豪。筆直的柏油路很快就變成了砂礫石路,除了顛簸了一點,還是通順無阻。從乾燥的草原到一望無垠的沙漠景色。納米比亞是全世界人口密度最低的國家。開車沒有太大壓力,雖然很多是石礫鋪成的路,但筆直寬敞,而且平均大概每隔個半小時才會看見其它車子。

一離開城市的路上看見不少劍羚,是納米比亞的國獸。每次一看到劍羚,心裡都會冒起一陣陣驚嘆,實在是太帥的動物。

大爸爸的懷抱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索蘇維來的主角是大爸爸沙丘。晨光正好讓大爸爸光影分明,一邊被沙丘的影子籠罩成酒紅色。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從大爸爸的肩膀上往下朝索蘇維來鹽沼狂奔而去。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乾涸鹽沼形成的美麗紋理。

全世界最古老的納米比紅沙漠(Namid Desert),就在非洲最大的納米比 —— 諾克陸夫國家公園(Namib-Naukluft National Park)里。最古老的、最大的、數量最多的等等這些極端的形容詞在這裡的確不誇張,置身其中就會發現它們理所當然地存在於這片土地。為了保護這裡脆弱的自然生態,國家公園只在白天開放給遊客前往觀光。

前一晚就讓廚房為我們準備了隔日的早餐,天未亮就啟程前往國家公園的蘇思斯黎柵門(Sesriem)。公園準時在天一破曉就開放,我們七點鐘抵達,在車隊里排第五,登記了基本資料領了表格,時間一到就直奔紅沙漠的心臟 —— 索蘇維來(Sossusvlei)。

索蘇維來的主角是45號沙丘、大爸爸沙丘和鹽沼。把沿途看見美得讓人屏息的風景暫且擱置,把持住不停車,率先前往適合看日出的大爸爸(Big Daddy)的懷抱里。聽從旅遊指南的勸告,把車子開到停車區,乘搭國家公園提供的專車,走最後五公里的沙漠路段前往索蘇維來。幸好乖乖聽話,回程時看見不少四輪驅動車被卡在沙里動彈不得,還得付費拖車。

早晨的陽光正好讓大爸爸沙丘光影分明,一邊被沙丘的投影籠罩成酒紅,另一半則呈現出亮眼的橘黃。上沙丘的路雖然考驗體力,每踩一步就會下陷半步,但每一次停下來歇口氣時,就會被360度環繞的遼闊景色給降伏。眺望風中律動的裙擺般的荒漠,還有碎落在乾旱的鹽沼盆地大自然的舞步。像是時光不斷地從這裡掠奪,卻意外地積累了無限大幅度自由和空曠。

所有上沙丘所付出的辛苦,都在脫掉鞋子狂奔下沙丘得到釋放,更大的回報是沙丘底下鹽沼盆地的景色。

一邊是海洋,一邊是沙漠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從沙漠到沿海面向大西洋的斯瓦科普蒙德。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百歲蘭是長在沙漠中的一種植物,有雄雌兩種不同種類。納米比亞國家橄欖球隊就以百歲蘭來命名。

別過紅沙漠,靠近鯨海灣(Walvis Bay)之前已經駛上筆直的柏油路,一路前往斯瓦科普蒙德(Swakopmund)。一邊是兇狠咆哮的大西洋,一邊是荒涼孤冷的納米布沙漠。電影《Mad Max: Fury Road》取景地點就在靠近斯瓦科普蒙德的納米布沙漠。眼前就是末日荒漠中盡情奔馳的電影畫面,一望無垠的孤絕。這樣一片荒原沙漠中,居然藏着無數適應了苛刻環境氣候的動植物,和大自然的呼應和生存機制的設計讓人嘆為觀止。

斯瓦科普蒙德著名的是騎越野自行車及到沙丘滑沙等活動。對這些冒險活動不感興趣,決定開車到月球景觀(Moon Landscape)去。吃完早點走進一家門口告示寫着可辦理國家公園參觀證的精品店。進門時在櫃檯的店員緊張兮兮地讓我們把鐵閘門關好,再三確定我們把門關好後才放鬆准許我們說話。大概是害怕被搶劫?她告訴我們必須到不遠處的國家公園辦公樓去辦證。一切都很順利簡易,填好表格,寫好車牌號碼和個人資料,繳費後就可以領到一張收據和手繪地圖,那就是月球景觀的觀光證。

一路景觀不斷變化,這裡曾是斯瓦科普的河床。經過河流雕刻,以及漫長歲月的侵蝕,所遺留下的,是包羅了砂礫平原和被稱為月亮谷的花崗岩山谷。地圖清楚地表示了月球景觀的所有景點,以及各種有趣的知識和值得觀察的景物。

倘若不是這份手繪地圖,很可能就不會留意到,原來有那麼許多靠着超強的耐力在嚴峻的沙漠環境條件中生長的地衣。地圖還建議找到這些隱身荒漠的地衣後,澆水看它們瞬間綻放開來。還有看來像是一叢錯生在沙漠中的海帶的百歲蘭(Welwitschia)。納米比亞國家橄欖球隊以百歲蘭為名,它們是一生只生長一對帶狀帶葉子。兩片葉子在惡劣的氣候中被強風撕裂成多片,收集清晨時分的露水,滋養自己。

惡名昭彰的骷髏海岸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骷髏海岸的沿岸有多處海難發生的地點,有些遇難的船隻還擱淺在海岸上。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日落中的達馬拉蘭荒原。

繼續上路前往北部的達馬拉蘭荒原(Damaraland),路經骷髏海岸(Skeleton Coast)。因為氣候多變,時常霧起,沿岸多處曾發生海難,有些遇難的船隻還擱淺在海岸上。沙灘上有當地中年婦人拿了一盒子的礦石來賣。微笑拒絕後,她指着水瓶向我們討水喝。我們答應後,她的一家大小都從廢墟里拿了容器出來。就把車上水壺裡裝的水倒給了他們,留下了一瓶給自己。也把水果和餅乾都留給了他們。

特地繞道到第一位歐洲航海家在納米比亞的落腳之地的十字海角(Cape Cross),沿途一直看見在路邊擺賣的粉紅鹽晶。後來聽朋友說起納米比亞也有豐富的鑽石礦,更是少數簽署了鑽石貿易管制的非洲國家。不產血鑽,可以放心買那裡產的鑽石。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十字海角除了是第一位歐洲航海家在納米比亞落腳地,也是超過十萬隻海豹的棲息地。

十字海角也是超過十萬隻海豹的棲息地。數量那麼龐大的海豹集體發出的呱噪聲,和排泄物的腥臭味超乎想象。之前所見到的一切動、植物,甚至人都分布非常疏散,切換到那麼高密度的海豹數量場景,思緒突然被攪動。供遊客行走的瞭望伸展台是用海上回收的垃圾建造成的。它們在岸邊生息繁衍,同時也在爭地盤,在捍衛隨時來襲的侵略者。

頹廢方丹(Twyfelfontein)岩壁刻畫、火山爆發時熔岩流過燒焦般的火焰山(Burnt Mountain),還有熔岩流到河床里形成的石頭管風琴就在達馬拉蘭荒原。在那裡入住的是一家建造在岩石堆里的度假屋。有個隱身在岩石堆里的小泳池。回房間取相機時,工作人員揮手要我看一處出現的裸鼴鼠。隨時隨地的巨岩上有個小酒吧,酒保推薦的百歲蘭特調非常美味,悠閑地坐着喝雞尾酒看日落。暮色中遠處偶爾行駛過揚起沙塵的車子。我格外喜歡這些散落在旅途中的美麗時光。

以石化森林作為達馬拉蘭荒原的句點,然後前往埃托砂國家公園看野生動物。

屬於非洲的魔幻時刻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埃托砂里的野生動物 —— 長頸鹿。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在 Okaukeujo 水坑邊吃午餐邊看陸續前來喝水的野生動物。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在公園裡駕駛速度放緩,除了留意周圍飛禽走獸的出沒,也能停下來讓動物橫行。

埃托砂國家公園(Etosha National Park)面積非常大,一共有四個入口,正好有完善住宿設施的其中兩個入口各據一角: Anderson Gate 及 Von Lindquist Gate。入住的度假屋靠近南部的 Anderson Gate,原本想訂的住宿是位於埃托砂國家公園內,靠水坑位置的營地。野生動物會到水坑飲水,住在水坑旁有機會看見較多不同的野獸。可惜已經訂滿。住了兩晚後搬到西北 Von Lindquist Gate 附近。

國家公園的第一天決定先跟團,熟悉了環境後,之後幾天才自駕。導遊 John 經驗豐富,溫文有禮,和其他導遊組織了通訊脈絡,一見到稀珍動物馬上相互知會。兵分幾路,相互通訊的情況下看見了不少野生動物。

佔地兩萬三千平方公里的埃托砂公園已經整一年沒下雨,天然泉眼全都乾涸,剩下幾個人工水泵輸運的水坑還有水。陸續來喝水動物們階級分明,較溫馴的動物讓較兇猛或體型較大的動物先喝。小動物們喝水很多成群結伴,靠團結力量來保護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從埃托砂南部開到西北部,這次除了野生動物,可以比較專註看鳥類。

發現野生動物需要一定的觀察力。不跟團雖然失去可貴的通訊網絡,卻多了獵奇的樂趣。也學會了留意路上停下來的車子,很可能其他遊客發現了什麼。靠着這樣的機緣,發現了幾隻隱身樹叢中的獅子。也學會了觀察禿鷹的所在,就很可能會發現比如獅子或豹類等猛獸的獵殺現場。

後來還探索了卡普里維地帶(Caprivi Strip)的禁獵區和穆杜穆國家公園(Mudumu National Park),以及博茨瓦納(Botswana)的喬貝公園(Chobe National Park)。回想整段旅程,遇見過的野生動物比見過到的人還多。在清晨中和出來覓食的羚羊道早安、告別暮光中的長頸鹿。在巨型猴麵包樹旁野餐,觀賞遠處沼澤里的水牛、鱷魚、跳羚、猴子等動物。停車讓路給過路的斑馬、野象和長頸鹿一家人。陪着越野車快跑的鴕鳥。追趕着我們的快艇的河馬。好幾次的 game drives 都出現了屬於非洲的魔幻時刻。

三十分及格的未來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暮光下的長頸鹿,屬於非洲的魔幻時刻。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抵達孔戈拉後,下午游寬多河。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辛巴威街頭賣藝人。鼓聲一響起,很多路人就開始跟着舞動起來。

在寬多河(Cuando River / Kwando River)那晚吃過晚餐,到河岸露天的爐火旁取暖。之前早就在吧台點頭微笑過的年輕男女在旁邊坐了下來,開口打了招呼,就閑聊了起來。他們在附近的另外一個度假屋工作。不上班的休閑娛樂就是到這裡的小酒吧來喝幾杯。接觸的納米比亞人多是在度假屋裡工作的年輕人,他們質樸友善,背誦課本般地在餐桌上解說菜單,努力地用不嫻熟的手法把服務做好。多數都在存錢想去念書。

聊起他們腐敗的政府,說起他們算是幸運的,生長環境不錯。他們提到納米比亞教育部在面對低及格率這樣的問題時,選擇把及格分數降至三十分。也提到許多土著還生活在沒有乾淨水源及貧窮線下。和許多年輕人一樣,他們對種族問題、貧富懸殊、還有教育的窘境不滿;同時也無奈。

用了三周走過納米比亞,博茨瓦納的喬貝國家公園,以及辛巴威(Zimbabwe)的維多利亞瀑布(Victoria Falls)。整個旅程一直都在不同的感官刺激中切換:荒漠景觀和沙丘、大西洋邊的日耳曼風格城鎮、追蹤野生動物的獵游活動、肥沃的三角洲濕地、各具特色的度假小屋、壯觀的日落、臭味撲鼻的海豹、生命力頑強的千年百歲葉、氣勢磅礴的維多利亞瀑布等等。多數時候都只有自己和旅伴在遼闊的天地之間享受孤獨時光。凝視充滿野性的大自然,和野生動物偶然的對望,都直達內心,留下豐盛的感動。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帶着小長頸鹿過路的長頸鹿媽媽。

旅遊資訊:

如何前往

  • 最普遍及快捷的方法是飛往南非約翰內斯堡(Johannesburg),再轉機到納米比亞溫得和克國際機場(Hosea Kutako International Airport)。

簽證

  • 新加坡、香港及馬來西亞護照持有者入境納米比亞無須辦理旅遊簽證。可參考免簽證國家名單以及納米比亞外交部官方網站關於申請簽證的更多詳情。
  • 新加坡、香港及馬來西亞護照持有者入境博茨瓦納辛巴威贊比亞也無須辦理旅遊簽證。(鑒於2019新冠狀肺炎疫情嚴重,各國的旅遊簽證政策或有更改。出發之前宜向各國大使館詢問。)

貨幣 / 消費

  • 納米比亞元(NAD)和南非蘭特(ZAR)是通用貨幣,二貨幣的兌換率是一比一;100NAD 或 ZAR 可換約7美金。度假屋都接受信用卡,但在一般商店購物和給小費需要現金。個人經驗是南非蘭特較方便,到博茨瓦納仍可使用。
  • 很少有外幣兌換公司有納米比亞元,有機會換到的是南非蘭特。筆者在出發前沒能換到任何納米比亞元及南非蘭特,在南非轉機時用信用卡直接提款取南非蘭特。
  • 雙人納米比亞住宿及租車一共美金5250,而博茨瓦納和辛巴威的住宿及交通安排一共美金3470。不包括機票。

最佳旅遊季節

  • 每年7月 – 10月是適合前往納米比亞的季節。白天平均氣溫為攝氏20度左右,少雨。

納米比亞自駕須知

  • 納米比亞出了市區多是砂礫石路,四輪驅動車會是較好的選擇。路上也遇見過開普通家庭式轎車自駕遊客,不會是問題,但四輪驅動車在沙礫路上抓力較強,而且可載量較大,可以安放大行李箱和裝飲料的攜式冷藏保溫箱。一定要備好備胎,以防萬一路上爆胎。
  • 建議租借或自帶全球定位系統(GPS)來導航,行程路過的許多地區沒有網絡覆蓋。
  • 探訪國家公園都須要通行證,一般可以在入口處購買。若只是使用跨越國家公園的主要道路,則不需要通行證。
  • 納米比亞的住宿鮮有中價位,不是露營睡帳篷,就是住度假屋(lodge)。度假屋一般也提供營地。
  • Namibia Tours & Safaris 提供租車和一站式訂房服務。其中一項有趣的選擇是設有車頂帳篷的越野車。
  • 三餐一般都由度假屋的餐廳準備,自己也可以在雜貨店買些食物。餐廳準備的肉類有很多是野生動物,比如劍羚、伊蘭羚、扭角羚、等等。不想吃的話,最好事先讓餐廳知道,安排素食或雞肉。
  • 埃托砂國家公園面積非常大。建議安排至少兩個整天來遊覽不同的區塊。
  • 第一次到國家公園建議先跟團,熟悉了環境後,之後幾天才自駕。導遊有經驗,也和其他導遊組織了通訊脈絡,一見到稀珍動物就會馬上通知彼此。

裝備

  • 納米比亞白天氣溫乾燥、涼爽宜人,清晨和晚上寒冷。
  • 建議早上進行戶外活動,尤其 game drive 時攜帶防風衣、羽絨服、羊毛衫及保暖內衣。
  • 墨鏡和防晒霜都是必不可少的。
  • 建議攜帶口罩,路上一般風塵滾滾。
  • 照相機(拍攝遠距離野生動物的長焦鏡頭)、GoPro、手機等都是留下紀念的好工具。

* 攝影:山目耳

納米比亞影片: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納米比亞|末日荒漠和神奇時光

mm

Josh李奕進

生物醫療工程博士研究生,現居奧克蘭。業餘文字工作者,作品曾見於香港《Metropop》、馬來西亞《Let’s Travel》、《Citta Bella》、《南洋商報》及《New Icon for Him》等報章雜誌。相信旅程是由很多個忽然構築而成,而旅者生活在忽然之間,因而放肆,因而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