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纳米比红沙漠是全世界最古老的沙漠。早晨的阳光正好让大爸爸沙丘光影分明,一边被沙丘的投影笼罩成酒红,另一半则呈现出亮眼的橘黄。眺望风中律动的裙摆般的荒漠,还有碎落在干旱的盐沼盆地大自然的舞步。像是时光不断地从这里掠夺,却意外地积累了无限大幅度自由和空旷。

抵达首都温得和克(Windhoek),从机场就直接到度假屋。纳米比亚(Namibia)的天气干燥,稍冷,路旁有不少觅食的野猪。只在这里留宿一晚,隔天就往西南开去,目标是纳米比红沙漠。

开惯了自动档,换成四轮驱动手动换档居然还算驾轻就熟,难免自豪。笔直的柏油路很快就变成了砂砾石路,除了颠簸了一点,还是通顺无阻。从干燥的草原到一望无垠的沙漠景色。纳米比亚是全世界人口密度最低的国家。开车没有太大压力,虽然很多是石砾铺成的路,但笔直宽敞,而且平均大概每隔个半小时才会看见其它车子。

一离开城市的路上看见不少剑羚,是纳米比亚的国兽。每次一看到剑羚,心里都会冒起一阵阵惊叹,实在是太帅的动物。

大爸爸的怀抱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索苏维来的主角是大爸爸沙丘。晨光正好让大爸爸光影分明,一边被沙丘的影子笼罩成酒红色。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从大爸爸的肩膀上往下朝索苏维来盐沼狂奔而去。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干涸盐沼形成的美丽纹理。

全世界最古老的纳米比红沙漠(Namid Desert),就在非洲最大的纳米比 —— 诺克陆夫国家公园(Namib-Naukluft National Park)里。最古老的、最大的、数量最多的等等这些极端的形容词在这里的确不夸张,置身其中就会发现它们理所当然地存在于这片土地。为了保护这里脆弱的自然生态,国家公园只在白天开放给游客前往观光。

前一晚就让厨房为我们准备了隔日的早餐,天未亮就启程前往国家公园的苏思斯黎栅门(Sesriem)。公园准时在天一破晓就开放,我们七点钟抵达,在车队里排第五,登记了基本资料领了表格,时间一到就直奔红沙漠的心脏 —— 索苏维来(Sossusvlei)。

索苏维来的主角是45号沙丘、大爸爸沙丘和盐沼。把沿途看见美得让人屏息的风景暂且搁置,把持住不停车,率先前往适合看日出的大爸爸(Big Daddy)的怀抱里。听从旅游指南的劝告,把车子开到停车区,乘搭国家公园提供的专车,走最后五公里的沙漠路段前往索苏维来。幸好乖乖听话,回程时看见不少四轮驱动车被卡在沙里动弹不得,还得付费拖车。

早晨的阳光正好让大爸爸沙丘光影分明,一边被沙丘的投影笼罩成酒红,另一半则呈现出亮眼的橘黄。上沙丘的路虽然考验体力,每踩一步就会下陷半步,但每一次停下来歇口气时,就会被360度环绕的辽阔景色给降伏。眺望风中律动的裙摆般的荒漠,还有碎落在干旱的盐沼盆地大自然的舞步。像是时光不断地从这里掠夺,却意外地积累了无限大幅度自由和空旷。

所有上沙丘所付出的辛苦,都在脱掉鞋子狂奔下沙丘得到释放,更大的回报是沙丘底下盐沼盆地的景色。

一边是海洋,一边是沙漠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从沙漠到沿海面向大西洋的斯瓦科普蒙德。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百岁兰是长在沙漠中的一种植物,有雄雌两种不同种类。纳米比亚国家橄榄球队就以百岁兰来命名。

别过红沙漠,靠近鲸海湾(Walvis Bay)之前已经驶上笔直的柏油路,一路前往斯瓦科普蒙德(Swakopmund)。一边是凶狠咆哮的大西洋,一边是荒凉孤冷的纳米布沙漠。电影《Mad Max: Fury Road》取景地点就在靠近斯瓦科普蒙德的纳米布沙漠。眼前就是末日荒漠中尽情奔驰的电影画面,一望无垠的孤绝。这样一片荒原沙漠中,居然藏着无数适应了苛刻环境气候的动植物,和大自然的呼应和生存机制的设计让人叹为观止。

斯瓦科普蒙德著名的是骑越野自行车及到沙丘滑沙等活动。对这些冒险活动不感兴趣,决定开车到月球景观(Moon Landscape)去。吃完早点走进一家门口告示写着可办理国家公园参观证的精品店。进门时在柜台的店员紧张兮兮地让我们把铁闸门关好,再三确定我们把门关好后才放松准许我们说话。大概是害怕被抢劫?她告诉我们必须到不远处的国家公园办公楼去办证。一切都很顺利简易,填好表格,写好车牌号码和个人资料,缴费后就可以领到一张收据和手绘地图,那就是月球景观的观光证。

一路景观不断变化,这里曾是斯瓦科普的河床。经过河流雕刻,以及漫长岁月的侵蚀,所遗留下的,是包罗了砂砾平原和被称为月亮谷的花岗岩山谷。地图清楚地表示了月球景观的所有景点,以及各种有趣的知识和值得观察的景物。

倘若不是这份手绘地图,很可能就不会留意到,原来有那么许多靠着超强的耐力在严峻的沙漠环境条件中生长的地衣。地图还建议找到这些隐身荒漠的地衣后,浇水看它们瞬间绽放开来。还有看来像是一丛错生在沙漠中的海带的百岁兰(Welwitschia)。纳米比亚国家橄榄球队以百岁兰为名,它们是一生只生长一对带状带叶子。两片叶子在恶劣的气候中被强风撕裂成多片,收集清晨时分的露水,滋养自己。

恶名昭彰的骷髅海岸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骷髅海岸的沿岸有多处海难发生的地点,有些遇难的船只还搁浅在海岸上。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日落中的达马拉兰荒原。

继续上路前往北部的达马拉兰荒原(Damaraland),路经骷髅海岸(Skeleton Coast)。因为气候多变,时常雾起,沿岸多处曾发生海难,有些遇难的船只还搁浅在海岸上。沙滩上有当地中年妇人拿了一盒子的矿石来卖。微笑拒绝后,她指着水瓶向我们讨水喝。我们答应后,她的一家大小都从废墟里拿了容器出来。就把车上水壶里装的水倒给了他们,留下了一瓶给自己。也把水果和饼干都留给了他们。

特地绕道到第一位欧洲航海家在纳米比亚的落脚之地的十字海角(Cape Cross),沿途一直看见在路边摆卖的粉红盐晶。后来听朋友说起纳米比亚也有丰富的钻石矿,更是少数签署了钻石贸易管制的非洲国家。不产血钻,可以放心买那里产的钻石。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十字海角除了是第一位欧洲航海家在纳米比亚落脚地,也是超过十万只海豹的栖息地。

十字海角也是超过十万只海豹的栖息地。数量那么庞大的海豹集体发出的呱噪声,和排泄物的腥臭味超乎想象。之前所见到的一切动、植物,甚至人都分布非常疏散,切换到那么高密度的海豹数量场景,思绪突然被搅动。供游客行走的瞭望伸展台是用海上回收的垃圾建造成的。它们在岸边生息繁衍,同时也在争地盘,在捍卫随时来袭的侵略者。

颓废方丹(Twyfelfontein)岩壁刻画、火山爆发时熔岩流过烧焦般的火焰山(Burnt Mountain),还有熔岩流到河床里形成的石头管风琴就在达马拉兰荒原。在那里入住的是一家建造在岩石堆里的度假屋。有个隐身在岩石堆里的小泳池。回房间取相机时,工作人员挥手要我看一处出现的裸鼹鼠。随时随地的巨岩上有个小酒吧,酒保推荐的百岁兰特调非常美味,悠闲地坐着喝鸡尾酒看日落。暮色中远处偶尔行驶过扬起沙尘的车子。我格外喜欢这些散落在旅途中的美丽时光。

以石化森林作为达马拉兰荒原的句点,然后前往埃托砂国家公园看野生动物。

属于非洲的魔幻时刻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埃托砂里的野生动物 —— 长颈鹿。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在 Okaukeujo 水坑边吃午餐边看陆续前来喝水的野生动物。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在公园里驾驶速度放缓,除了留意周围飞禽走兽的出没,也能停下来让动物横行。

埃托砂国家公园(Etosha National Park)面积非常大,一共有四个入口,正好有完善住宿设施的其中两个入口各据一角: Anderson Gate 及 Von Lindquist Gate。入住的度假屋靠近南部的 Anderson Gate,原本想订的住宿是位于埃托砂国家公园内,靠水坑位置的营地。野生动物会到水坑饮水,住在水坑旁有机会看见较多不同的野兽。可惜已经订满。住了两晚后搬到西北 Von Lindquist Gate 附近。

国家公园的第一天决定先跟团,熟悉了环境后,之后几天才自驾。导游 John 经验丰富,温文有礼,和其他导游组织了通讯脉络,一见到稀珍动物马上相互知会。兵分几路,相互通讯的情况下看见了不少野生动物。

占地两万三千平方公里的埃托砂公园已经整一年没下雨,天然泉眼全都干涸,剩下几个人工水泵输运的水坑还有水。陆续来喝水动物们阶级分明,较温驯的动物让较凶猛或体型较大的动物先喝。小动物们喝水很多成群结伴,靠团结力量来保护自己。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从埃托砂南部开到西北部,这次除了野生动物,可以比较专注看鸟类。

发现野生动物需要一定的观察力。不跟团虽然失去可贵的通讯网络,却多了猎奇的乐趣。也学会了留意路上停下来的车子,很可能其他游客发现了什么。靠着这样的机缘,发现了几只隐身树丛中的狮子。也学会了观察秃鹰的所在,就很可能会发现比如狮子或豹类等猛兽的猎杀现场。

后来还探索了卡普里维地带(Caprivi Strip)的禁猎区和穆杜穆国家公园(Mudumu National Park),以及博茨瓦纳(Botswana)的乔贝公园(Chobe National Park)。回想整段旅程,遇见过的野生动物比见过到的人还多。在清晨中和出来觅食的羚羊道早安、告别暮光中的长颈鹿。在巨型猴面包树旁野餐,观赏远处沼泽里的水牛、鳄鱼、跳羚、猴子等动物。停车让路给过路的斑马、野象和长颈鹿一家人。陪着越野车快跑的鸵鸟。追赶着我们的快艇的河马。好几次的 game drives 都出现了属于非洲的魔幻时刻。

三十分及格的未来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暮光下的长颈鹿,属于非洲的魔幻时刻。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抵达孔戈拉后,下午游宽多河。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辛巴威街头卖艺人。鼓声一响起,很多路人就开始跟着舞动起来。

在宽多河(Cuando River / Kwando River)那晚吃过晚餐,到河岸露天的炉火旁取暖。之前早就在吧台点头微笑过的年轻男女在旁边坐了下来,开口打了招呼,就闲聊了起来。他们在附近的另外一个度假屋工作。不上班的休闲娱乐就是到这里的小酒吧来喝几杯。接触的纳米比亚人多是在度假屋里工作的年轻人,他们质朴友善,背诵课本般地在餐桌上解说菜单,努力地用不娴熟的手法把服务做好。多数都在存钱想去念书。

聊起他们腐败的政府,说起他们算是幸运的,生长环境不错。他们提到纳米比亚教育部在面对低及格率这样的问题时,选择把及格分数降至三十分。也提到许多土著还生活在没有干净水源及贫穷线下。和许多年轻人一样,他们对种族问题、贫富悬殊、还有教育的窘境不满;同时也无奈。

用了三周走过纳米比亚,博茨瓦纳的乔贝国家公园,以及辛巴威(Zimbabwe)的维多利亚瀑布(Victoria Falls)。整个旅程一直都在不同的感官刺激中切换:荒漠景观和沙丘、大西洋边的日耳曼风格城镇、追踪野生动物的猎游活动、肥沃的三角洲湿地、各具特色的度假小屋、壮观的日落、臭味扑鼻的海豹、生命力顽强的千年百岁叶、气势磅礴的维多利亚瀑布等等。多数时候都只有自己和旅伴在辽阔的天地之间享受孤独时光。凝视充满野性的大自然,和野生动物偶然的对望,都直达内心,留下丰盛的感动。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带着小长颈鹿过路的长颈鹿妈妈。

旅游资讯:

如何前往

  • 最普遍及快捷的方法是飞往南非约翰内斯堡(Johannesburg),再转机到纳米比亚温得和克国际机场(Hosea Kutako International Airport)。

签证

  • 新加坡、香港及马来西亚护照持有者入境纳米比亚无须办理旅游签证。可参考免签证国家名单以及纳米比亚外交部官方网站关于申请签证的更多详情。
  • 新加坡、香港及马来西亚护照持有者入境博茨瓦纳辛巴威赞比亚也无须办理旅游签证。(鉴于2019新冠状肺炎疫情严重,各国的旅游签证政策或有更改。出发之前宜向各国大使馆询问。)

货币 / 消费

  • 纳米比亚元(NAD)和南非兰特(ZAR)是通用货币,二货币的兑换率是一比一;100NAD 或 ZAR 可换约7美金。度假屋都接受信用卡,但在一般商店购物和给小费需要现金。个人经验是南非兰特较方便,到博茨瓦纳仍可使用。
  • 很少有外币兑换公司有纳米比亚元,有机会换到的是南非兰特。笔者在出发前没能换到任何纳米比亚元及南非兰特,在南非转机时用信用卡直接提款取南非兰特。
  • 双人纳米比亚住宿及租车一共美金5250,而博茨瓦纳和辛巴威的住宿及交通安排一共美金3470。不包括机票。

最佳旅游季节

  • 每年7月 – 10月是适合前往纳米比亚的季节。白天平均气温为摄氏20度左右,少雨。

纳米比亚自驾须知

  • 纳米比亚出了市区多是砂砾石路,四轮驱动车会是较好的选择。路上也遇见过开普通家庭式轿车自驾游客,不会是问题,但四轮驱动车在沙砾路上抓力较强,而且可载量较大,可以安放大行李箱和装饮料的携式冷藏保温箱。一定要备好备胎,以防万一路上爆胎。
  • 建议租借或自带全球定位系统(GPS)来导航,行程路过的许多地区没有网络覆盖。
  • 探访国家公园都须要通行证,一般可以在入口处购买。若只是使用跨越国家公园的主要道路,则不需要通行证。
  • 纳米比亚的住宿鲜有中价位,不是露营睡帐篷,就是住度假屋(lodge)。度假屋一般也提供营地。
  • Namibia Tours & Safaris 提供租车和一站式订房服务。其中一项有趣的选择是设有车顶帐篷的越野车。
  • 三餐一般都由度假屋的餐厅准备,自己也可以在杂货店买些食物。餐厅准备的肉类有很多是野生动物,比如剑羚、伊兰羚、扭角羚、等等。不想吃的话,最好事先让餐厅知道,安排素食或鸡肉。
  • 埃托砂国家公园面积非常大。建议安排至少两个整天来游览不同的区块。
  • 第一次到国家公园建议先跟团,熟悉了环境后,之后几天才自驾。导游有经验,也和其他导游组织了通讯脉络,一见到稀珍动物就会马上通知彼此。

装备

  • 纳米比亚白天气温干燥、凉爽宜人,清晨和晚上寒冷。
  • 建议早上进行户外活动,尤其 game drive 时携带防风衣、羽绒服、羊毛衫及保暖内衣。
  • 墨镜和防晒霜都是必不可少的。
  • 建议携带口罩,路上一般风尘滚滚。
  • 照相机(拍摄远距离野生动物的长焦镜头)、GoPro、手机等都是留下纪念的好工具。

* 摄影:山目耳

纳米比亚影片: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纳米比亚|末日荒漠和神奇时光

mm

Josh李奕进

生物医疗工程博士研究生,现居奥克兰。业余文字工作者,作品曾见于香港《Metropop》、马来西亚《Let’s Travel》、《Citta Bella》、《南洋商报》及《New Icon for Him》等报章杂志。相信旅程是由很多个忽然构筑而成,而旅者生活在忽然之間,因而放肆,因而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