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普羅大眾都傾向於認為擁有很多(財富、名利、關係等)是打開幸福人生之門的鑰匙,但對保羅來說,沒有了這些大家都在汲汲營營、苦苦追求的東西,才是給自己的解脫,才是邁向快樂人生的開始。

最近,保羅常發來讓我嘴饞的照片,不是榴槤就是菠蘿蜜,分享他在檳城某客棧兼果園的快樂時光。馬來西亞實行行動管制令期間我常問候保羅,擔心他無法適應受困的日子,畢竟他是一個習慣在外逍遙自在的長途旅人。

“我在尼日利亞工作時,住在海中央的鑽油台(oil rig),一待就整個月。行動管制對我來說完全不是問題!”

保羅來自英國,曾是個工程師。他每工作一個月,就有一個月的假期。一放假,他就四處旅行。2014年我於清晨抵達普里什蒂納(Pristina,科索沃首都)巴士總站,在那裡等待天亮。保羅則在等去斯科普里(Skopje,馬其頓首都)的巴士。

幾個旅者同坐在一個角落互相寒暄。我厚着臉皮要求保羅在抵達斯科普里巴士站時幫忙查看去蘇菲亞(Sofia,保加利亞首都)的時間表,他一口答應。查看後,保羅發來電郵,我們因此聊開,直到現在。

在旅行的路上常會認識新朋友,但在互加社交媒體後並不會有很頻繁的溝通。可以在六年後依然有源源不絕話題的,就只有保羅一人了。我不曾深究我們之間的友誼,但他說過我是一個 “不知道為什麼可以讓他很信任” 的人。

在馬來西亞被行動管制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保羅在泰國的果園幫忙收割西瓜。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馬來西亞實行 CMCO 期間,保羅下榻位於檳城浮羅山背的一家果園民宿。

2015年6月,43歲的保羅把工作辭了,展開了長途旅行。他先在歐洲待了三個月,然後在拉丁美洲走了超過一年半。回到歐洲在葡萄牙的漁村待了一陣子後,他轉移陣地到東南亞。半年之後,再到墨西哥的小村莊待了幾個月。後來,他從埃及一路走到南非,歷時15個月。離開非洲回到亞洲時,世界突然變了樣,全世界因為新型冠狀病毒而癱瘓。

2020年1月末,保羅和中國籍女友在中國廣東一起歡慶華人新年,簽證到期後他飛到泰國,並於3月17日大馬封國前從北部入境大馬,並獲得90天的旅簽(泰國的旅簽只有30天)。他很快就後悔了,因為泰國不久後宣布自動延長旅簽至七月尾,但大馬當局卻沒給予很清楚的訊息。

行動管制期間,保羅住在一位檳城朋友的家。那友人到霹靂太平州和媽媽同住,把家留給保羅看守。管制令鬆綁後,保羅很識相地在朋友回到檳城後搬到民宿,開始了在果園生活。

保羅已多次暢遊馬來西亞。第一次是在1999年,當時令他一試難忘的是榴蓮和野豬!

當年,保羅知道我以沙發衝浪的方式旅行,也躍躍欲試。他申請賬號後,我給他留了首個評語。至今,他已累積了上百個佳評。我去埃及旅行時居然在因緣巧合下認識了曾經接待過保羅的人。世界真小、真奇妙! 

不再是獨行俠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剛入境,但簽證在九個月前就到期了?旅行途中無奇不有。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澳門是保羅2020年第一個踏足的新國家 / 在中國連平縣準備下田中。

這些年,保羅攜帶三本護照遨遊世界。通過他,我才知道原來英國人可以同時持兩本不同號碼、不同截止日期的護照。也就是說,如果每本護照的有效期是年,只要沒被偷走,他的兩本英國護照能讓他遊走二十年,不必擔心護照過期。

“可以同時持有不同護照確實是個優勢。比如說,去越南時我用英國護照可享有免簽,愛爾蘭護照就不能。在伊朗,我用愛爾蘭護照,因為使用英國護照的話必須有導遊跟隨。另外,各個國家對不同國家的護照持有者徵收不同的簽證費,哪個較便宜我就用哪個護照!” 有些國家如沙特阿拉伯是禁止人們持多本護照入境的,但保羅說,至今他沒遇過任何問題。

旅行了五年,也在旅途中遇到了目前的女朋友。兩人都愛旅行,所以沒想過要停下腳步。“女友還沒去過拉丁美洲,原本的計劃是和她一起走一趟,但目前的情況如此,我希望可以繼續待在檳城,直到中國打開國門,然後到中國和女友相聚、待一段時間,再計划下一步。”

他倆於2018年7月在塞浦路斯(Cyprus)首次邂逅,一個月後在埃及重逢,並點燃了愛火花。那之後,原本獨行的保羅身邊多了個伴,兩人還一起跨越了非洲大陸。即使目前分隔兩地,兩人依舊保持緊密聯繫。

辭職的決定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非洲蘇丹也有金字塔,數量比埃及更多。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在依索比亞搭便車時和當地小孩一起合照。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在布隆迪(Burundi)的路邊等便車。

“我在尼日利亞的工作很不錯,有機會嘗試不同的角色。同事們放假時,有家庭的陪伴家人,單身的就待在家裡無所事事地度過整個月。我喜歡旅行,所以到處探索。我選擇離岸的工作環境(鑽油台)主要是為了豐厚的薪資和能享有整個月的假期。我沒打算待久。有人為了要擁有大屋大車而持續幹了三四十年,這對我來說很不可思議。”

當年,他目睹眾多前輩把一生的大多時間都耗在離岸的鑽油台上,慢慢變老、對人生滿懷遺憾 — 這令他明了生命中除了工作,還有其它更有趣的什麼。他很清楚自己不想重蹈這些前輩的覆轍,過着囤積遺憾的人生。 

“在路上時我沒工作,但藉着投資股票,依然有收入。我的旅行方式也不太花錢。住宿方面有沙發衝浪、青旅、經濟型酒店、露營,也睡過警察局和建築工地,在博茲瓦納(Botswana)時曾在一間中餐廳住過一星期。交通方面,我一般搭巴士、火車、飛機、貨船,想遇到有趣的人時我會搭便車。”

“我喜歡通過陸路穿越各個國家。由於我的旅行沒有結束日期,只要簽證沒到期,我都不必趕着在什麼時候抵達什麼地方,也不必煩計劃旅程。一切都很有彈性、很自在!每三個月,我會檢視自己的財政狀況,只要收入多於消費,就可以了!” 

這些年保羅最快樂的事,竟然是他在出發前把全部東西賣掉的那一刻!

普羅大眾都傾向於認為擁有很多(財富、名利、關係等)是打開幸福人生之門的鑰匙,但對保羅來說,沒有了這些大家都在汲汲營營、苦苦追求的東西,才是給自己的解脫,才是邁向快樂人生的開始。多年在路上的經驗,也讓保羅更了解價格和價值的分別 — 難忘的體驗很有價值,但未必須要付出很高的價格才能得到。

在南美洲搭貨船的經驗,就是保羅中記憶中的最難忘之一。

非洲之行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在盧旺達,女便車司機邀請保羅到自己靠湖的酒店享受那裡的設施。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在津巴布韋成了億萬富翁。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烏干達(Uganda)是保羅踏足的第100個國家。

遨遊了各大洲,保羅沒特別鍾愛哪裡,但非洲大陸給他的印象最為特殊。

“在非洲,我們搭了無數次便車、遇到許多特別的人,並多次踏足不知名的鄉鎮。在南非搭便車很不容易,白人一般不會停車(只有一次例外),黑人極大多數只停車給黑人。” 保羅不曾在旅行時被打搶,但在南非,他常覺得自己像是洪水猛獸的獵物,總被別人虎視眈眈。 

“在很多非洲人眼中,白皮膚的都是有錢人。” 他曾遇過毛遂自薦要嫁給他的女人 — 她們以護照的國家來判斷到底誰 “值得嫁”。

無論如何,旅行教會我們不應該以偏概全。在盧旺達(Rwanda)搭便車時,保羅和女友曾遇過一名願意載他們,並在初見面10分鐘內就邀請他們到她豪宅住的女司機。

“她本身不住在那豪宅,卻放心地讓我們在那免費待了三星期,讓我們在辦布隆迪(Burundi)簽證時好好充電了一番。”

試過搭便車旅行的人都知道,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少一點堅持和毅力都不行。在路邊舉起拇指是衝破心中關口的第一步,接踵而來的是許多飛馳而過的司機的不屑一顧,自尊心太強的人還可能因此受傷,捶心肝問自己:“又不是沒錢,為什麼我要受這種苦?” 若最後真的幸運碰到一位司機願意載你幾千公里的司機,但那可能是痴痴等了兩天、熬了不少飢餓及日晒雨淋才成就的小果實。

在非洲長達15個月的搭便車之行或許是保羅做過最瘋狂的事!

“我年紀已經不輕了,現在才來搭便車旅行,感覺就像本末倒置,拖着一副老骨頭去干年輕人乾的事,哈哈!”

換個角度來想,現在不做,難道等到更年長、更耐不住辛勞時才來嘗試嗎?

輕旅人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和布隆迪(Burundi)的當地人相見歡。

2017年末我回大馬度假時,保羅剛好也在。

我到吉隆坡巴士總站接他,然後帶他回家鄉小住幾天。在車站尋覓他的身影時,媽媽和我都嘗試尋找一個帶着大背包的外國人。看到他時,我媽的第一個問題是:“他的背包就那麼小?”

是的,他是個極輕背包客!最輕的行囊只有六公斤,若帶上帳篷、睡袋和吊床(搭貨船必備),就大約是10公斤。一般上,他只有一個背包,裡頭有適合四季穿的衣物、電腦,必備品如護照、銀行卡、電話等。 

“若須要更適合的衣物,我會買,但不曾有過這個須要。偶爾衣物舊了,我會添購,但逢買一件新的,就會丟一件舊的,所以衣物數量從未增加過。”

在旅途上,行李的多寡常讓旅者真正了解什麼是須要和想要。行李一多,步履就更沉重,除了為追火車追巴士添堵,搭廉航也得多付費,還得時時提防被偷被搶,對長期在路上的人來說是種累贅。反觀,在日常生活中,每天早晨打開衣櫥思索今天穿什麼時,總希望櫥櫃里有多點選擇。路上的生活已夠精彩,物質上的選擇顯得不那麼重要;千篇一律的日常,則讓人們希望想要有更多不同的選擇、搭配。

沒想停下腳步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站在斯威士蘭(Swaziland)的 Sibebe Rock 上。

保羅從17歲開始旅行,如今的心態是隨遇而安,凡是不抱期待。他經過118個國家的洗禮,已能時刻打開心房接受所發生的一切。

“到過不發達的國家,令我學會凡事要有耐心。有時真的沒其它辦法,就只能等,不然只會苦了別人和自己。那又何必呢?”

雖然目前冠疫肆虐,短期內或許不能回到原來的樣子,但保羅依然正面地期待一切好轉後繼續上路。他在英國的家人都安好,他暫時沒打算回家,因為他和家人都覺得亞洲比較安全。

這些年,他也發現了幾個他認為適合居住的國家,包括墨西哥和葡萄牙。由於他不喜歡冬天,估計有天他若真的放慢腳步,依然會隨着四季的變換,夏天在哪兒他去哪兒。旅行不如日常般安穩、有規律,卻為保羅帶來了無數快樂、自由和享受。雖說看似無憂無慮,但在路上的各種挑戰和心酸,也就只有經歷了才知道。

“一直旅行不必工作” 是很多人的夢想,大家趨之若鶩,但最終可以真正擁有的,或許只有那些懂得放手的人。

* 照片提供:Paul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放手,才能擁有

mm

Haan

喜歡不確定所帶來的刺激,也喜歡刺激的不確定。年紀越大,心境卻越來越年輕。逐漸摒除心裡的許多所謂原則,期待開拓更多的可能性。生活的哲學很簡單:follow your heart。潛水、旅遊、攝影、寫作都是她生活的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