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空闲的时候,Yuu和Rae结伴到外头走走,用摄影为他们的城市观光添加乐趣。在杭州,Yuu喜欢登高。他觉得,所有从高空俯拍的画面都是美好的,因为人们天生不能飞翔,从未从这个角度看过世界。在青岛,Yuu也想尽一切办法登高。

出发的第10天,Yuu和Chean来到了青岛市。抵达意味着他们在中国区域内的骑行结束了,接下来只要坐上渡轮就能到对岸的日本岛上去继续骑行。Yuu告诉我,青岛这个海滨城市有三多:人多,车多,坡多。进入城市骑行的Yuu和Chean与路上的公交和汽车并排而行。

现在是俩小伙伴分离的时刻了,因为时间配合不上,Chean必须先上船到日本开始骑行了。在那之前,他们一起喝啤酒,吃海鲜。

青岛以“啤酒”闻名。在这里喝啤酒不用玻璃瓶,也不用铝罐子,而是从一大桶啤酒桶把啤酒接到塑料袋子里,晃在手上喝那才叫痛快!新鲜的啤酒上冒着泡泡,给骑行者的夏天抹去汗水。

到青岛的两天后,Yuu到港口送Chean上船。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三):青岛青年旅舍打工换宿

Yuu打工的“邂逅”青年旅舍。

我的才艺是踢球

在去日本以前Yuu在青岛有一个月的时间,他幸运地遇上了青年旅舍招义工的黄金暑假时段,二话不说就赖在这家名叫“邂逅”的国际青年旅舍。

Yuu形容他面试的情景:老板娘问他,你会什么才艺;他回答,我会踢球。

这家原来由商务酒店转型的国际青年旅舍,急需义工给它注入新的活力,Yuu遇上的其他义工都是热爱旅行的一群人,其中一个男生Rae和他特别处得来。Rae在广州学习服装设计,暑期跑到青岛来做义工。他们接到的第一个任务是画壁画。

Yuu这个艺术细胞为零的家伙只能沦为Rae的小跟班了。

Yuu的光头渐渐长出不长不短的头发,摸上去刺刺的。几天前才跟我喃喃发型很难看,几天后就收到了Rae给他送的一顶自己设计的帽子。至此他上哪都戴着帽子。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三):青岛青年旅舍打工换宿

中山路夜拍。

晚上出去玩

在青岛,游客人流量最大的中山路,一到了晚上就会一片寂静。在青旅帮忙的义工,只有在这个时间最适合出去玩。

青岛曾被德国和日本殖民,在青岛城市观光可以发现许多当年遗留下来的建筑遗址。尤其是Yuu待的青岛老城区,德式建筑“圣米厄尔天主教堂”在青旅出门就能看见的地方。和中国许多老建筑的命运一样,青岛的历史建筑也因为过于老旧需要翻新或重建。

当年德国殖民青岛期间因为对啤酒的需求很大,干脆在青岛建设啤酒厂,“青岛”和“啤酒”两个词的关系一直延续到今天。青岛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帆船项目的比赛举办地,为庆祝北京奥运7周年,2015年8月8日青岛市举办国际帆船周。Yuu在青岛这段时间,经常可以看见帆船漂浮在海面上。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三):青岛青年旅舍打工换宿

信号山夜览。

空闲的时候,Yuu和Rae结伴到外头走走,一个带着Ricoh,一个带着Fujifilm,用摄影为他们的城市观光添加乐趣。在杭州,Yuu喜欢登高。他觉得,所有从高空俯拍的画面都是美好的,因为人们天生不能飞翔,从未从这个角度看过世界。在青岛,Yuu也想尽一切办法登高。一个夜晚,他来到了青岛的信号山。

从这里看去,青岛的晚上万家灯火,城市的霓虹在闪烁,映出高楼的影子,一层一层重叠。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三):青岛青年旅舍打工换宿

Yuu和Rae。Rae在广州学习服装设计,暑期跑到青岛来做义工。

海的另一头

要离开那几天,邂逅青旅老板娘给了Yuu和Rae三百元人民币作为犒赏,那一天他们摇身一变成了青岛的游客。一家书店,一个展览馆,一间咖啡厅,都是他们驻留的地方。

快离开的那几天,Yuu把心思花在补齐装备。在日本的消费将会很高,预算盯得更紧,干粮就要储备得更多。Yuu到超市补足必需品。我也赶在他出发前两天寄了几个新疆馕给他在路上吃,以这个架势看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Yuu要出发去什么蛮荒的地方。

在青旅这段时间,Yuu把自行车停在大厅旁一间小仓库里,一般只有内部员工才会出入。那几天,Yuu才发现自行车上可以随意卸下的东西都被人拿走了——包括用魔术贴黏在车身上的工具包,和绳子等,都已经脱落下来也找不到了。当初从杭州出发,Yuu把球鞋绑在行李架上,骑着骑着也就不知道掉到哪里了。这件事困扰着他,因为这意味着他又得额外花一笔支出来买一双新的球鞋。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三):青岛青年旅舍打工换宿

骑行者与他的车。

要走的那天上午,大伙围绕着Yuu,看他东忙忙西忙忙,一下子把行李往后车架上系好,一下子要应付大家。原来定在27号从青岛前往日本的船因为台风的关系改期到28号。

Yuu又换上他骑行的装扮,速干的T恤加短裤拖鞋上阵,唯一不同的是,他戴上了Rae送给他的帽子出发了。我能够想象,他出发时一抹洒脱又有礼貌的道别微笑,一定是他留给这些旅人最深刻的印象。

离开了海滨城市,却拥入大海的怀抱之中。如果轮船可以轻易拥有,想必Yuu有一天会开船上路,毕竟当个海贼王是不少男孩子年幼时的梦想啊!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三):青岛青年旅舍打工换宿

骑行者在海上。

找不到方向

Yuu上船前我们语音聊天,36小时后,Yuu发来消息:我到啦!

Yuu发来的照片,让我想起他大一暑假环岛台湾的旅行。从福建厦门到台湾台中,他也是搭乘大型渡轮,他在船上碰到一个意大利的骑行者,两人志同道合,却因为Yuu的表达障碍没法好好聊天。于是俩人恢复最原始的沟通,比手画脚,用眼睛看,用心体会。

我一直认为,Yuu更像是一个艺术家,很多东西在他眼里,只可意会。

日本的9月,白天平均气温23度,凉爽。刚下船的Yuu没有方向,只留言给我写了一句:现在不知道要去哪里。

我好像可以理解他的迷惘。起初一心往青岛赶路,待在青旅就为等到签证结束搭船去日本,现在抵达了,却一时不知道方向了。Yuu将以顺时针环岛日本,他在大海旁搭帐篷睡觉。一个晚上他来到了本州最西边的一个县,山口县,一个灯塔下,夜深无人,海风狂啸,海上传来响亮的船鸣声,Yuu一度以为台风就要来袭。煎熬的夜晚,也不知道骑行者是如何抵抗内心的恐惧度过的。

*《大脚印》是Yuu骑行计划的梦想推手。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三):青岛青年旅舍打工换宿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三):青岛青年旅舍打工换宿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三):青岛青年旅舍打工换宿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三):青岛青年旅舍打工换宿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三):青岛青年旅舍打工换宿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三):青岛青年旅舍打工换宿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三):青岛青年旅舍打工换宿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三):青岛青年旅舍打工换宿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三):青岛青年旅舍打工换宿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三):青岛青年旅舍打工换宿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三):青岛青年旅舍打工换宿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三):青岛青年旅舍打工换宿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三):青岛青年旅舍打工换宿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三):青岛青年旅舍打工换宿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三):青岛青年旅舍打工换宿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三):青岛青年旅舍打工换宿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三):青岛青年旅舍打工换宿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三):青岛青年旅舍打工换宿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三):青岛青年旅舍打工换宿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三):青岛青年旅舍打工换宿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三):青岛青年旅舍打工换宿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三):青岛青年旅舍打工换宿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三):青岛青年旅舍打工换宿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三):青岛青年旅舍打工换宿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三):青岛青年旅舍打工换宿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三):青岛青年旅舍打工换宿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三):青岛青年旅舍打工换宿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三):青岛青年旅舍打工换宿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三):青岛青年旅舍打工换宿

Yuu & Shinn

Yuu:大学时期爱上骑自行车,曾骑行环岛台湾,也骑行新疆,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学毕业,从杭州出发,准备骑行欧洲。

Shinn:大学时期爱上背包旅行,曾背包从杭州一路向西至新疆以西,也曾背包旅行东南亚。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学毕业。2017年9月前往保加利亚,和Yuu一起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