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有時我想,搭便車是不是我們這些出來旅遊的人,為了省錢而塑造出來一種不太好的文化?但當我換個角度想,在紐西蘭自駕游時,看到路旁有人想要搭便車,若情況允許,我也會很願意給予這種方便,而且還會覺得幫了人很快樂,並不會覺得自己吃虧了。

在中國背包旅行,不管去哪裡,乘客運都是我的首選。

離開稻城要到理塘的那天,青旅的人說,從稻城去理塘沒有客運,只能搭麵包車。她建議:“搭車也可以,這裡去理塘的順風車很容易搭。”只是她又多加一句:“你嘗試找個男的和你一起吧,因為有一段路是蠻偏僻的。”

這兩天和標仔(路上認識的背包客)一起,他是從巴塘搭便車到稻城的。從稻城去理塘只需要三小時。標仔跟我說了去理塘的方向,我打算吃了早餐便開始“上路”,嘗試搭順風車。

搭便車旅行:是冒險,還是打開友善之門?

搭着蕭大哥和蔣大哥的便車,我們進入了藏族的地區,看到有人在“牧豬”。

對陌生人的每一個信任,都是賭注

我到了光顧過的麵館,兩個男人坐在我的對面。我跟他們笑了笑。他們點了兩碗面和一籠包子。包子來時,他們還叫我嘗一個。

就這樣,我們開始聊天。沒想到兩個男人竟然說他們是當天早上5點多從理塘開車到稻城的,在工地處理了一些事,下午就會返回理塘,我可以跟他們的車回去。

我趁吃面的時間斟酌他們的提議。我仔細地觀察他倆的溝通和互動,我覺得他們是okay的。就那樣,我上了他們的車。那兩個人,司機叫施大哥,來自雲南大理,現住理塘,已婚,有孩子兩名;另一個叫蔣大哥,來自四川成都。去工地的路十分顛簸,速度不能快,但一路的景色很不錯,有山有水。偶爾,施大哥還特地停下車叫我拍照。蔣大哥在後面睡著了。

搭便車旅行:是冒險,還是打開友善之門?

兩位大哥與村長及幾位村民討論事情,村長太太為我們做飯。

純樸的藏族村落

我們先到容古村,他們有項目在那裡,是建一座政府樓房。然後是正呷村,為拜訪村長。那是我第一次走進藏族的家。村長邀請我們到客廳坐,還拚命給我倒茶和汽水,村長夫人煮了幾道小菜給我們吃,當中包括松茸、肉類等。當時是松茸的季節,但那是很貴的東西,尤其是賣到日本之後。

早上,施大哥說過,大概傍晚5、6點就可以從稻城出發到理塘。我在那裡等到5點多,已經很擔心了,一直在想,為什麼還不走?6點多,我們才離開正呷村,但沒想到回到容古村時,他們又停下了。我們和在當地做建築的工友們一起吃飯,寒暄完畢,我們離開的時候,已經是晚上8點半了。

搭便車旅行:是冒險,還是打開友善之門?

一路上,大哥們都會在不同的地方停下,看看附近的沙石。

夜已深,我們還在趕路

晚上,車子在凹凸不平的石子路上行駛,對乘客來說真是一種折磨,危險性也倍增(沒有路燈)。施大哥和蔣大哥輪流駕。顛簸除外,我也祈禱最好不要爆胎。可能因為心急,所我覺路程特別長。我試探性地問施大哥,我們當晚是不是會抵達理塘?他說如果到不了就太對不起我了。

上海同事林廣給我發來短信,問我到哪裡了(今早決定搭兩位大哥的便車後有跟他報備,安全起見嘛),我說沒問題的。大約10點半,車子終於駛上平坦的柏油路,也開始看到寫着“稻城”的牌子。我們正式從稻城啟程到理塘的時候已經是10點45了。算一算,如果路程真是三個小時,抵達理塘時,應該要凌晨兩點了!

那3個小時,似乎很長。回想當天發生的事,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原本打算吃完早餐大約九點在路邊攔車,估計最遲下午3、4點會抵達理塘。最後卻搞到近晚上11點才從那裡出發。話說回來,我是很幸運的,我不必站在路邊攔車,就搭上了順風車,然後還去了一些未開發、自然美完全還存在的地方。我一直陪施大哥說話,我看他和我聊天聊得很開心。

凌晨1點45多,我終於抵達理塘的住宿。這是我搭過最長的一趟便車呀,足足17個小時!

搭便車旅行:是冒險,還是打開友善之門?

首次步入真正的藏民家裡。

搭便車旅行… 應該或不應該?

我知道搭便車是旅行的方式之一,但在展開旅程前,我沒有搭便車的計劃。據我每次的旅遊消費統計,“交通”總是占最大部分。若可以搭便車,確實可以省下不少錢。

“路上最大的成就不是貪最多的便宜,不是花最少的錢,是時時關照自己的良知,它會為你帶來最豐碩的果實。” 某個背包客曾經這麼寫過。我十分贊同。

和“沙發衝浪”一樣,雖然我知道那可以讓旅者省不少錢,但我還是盡量不要為了想省錢而去沙發衝浪。我希望沙發客和沙發主人可以彼此聊天,或煮一兩餐給他們吃,大家互相交流。

關於搭便車,我當時深思所聽到的資訊,也在斟酌,這一回要不要也試試看搭便車?我在面子書分享這個念頭,曾經在南京念書幾年的女性朋友:危險啊,不要試比較好。體內充滿着叛逆細胞的我,別人越說不我就越想去試。

我慶幸自己有去試,多了一層體驗,也看到了一些搭客運所看不到的風土民情。

xxx

關於搭便車

基本上,搭便車是你情我願的。你願意載我,我願意被你載,我們願意一路做伴、互相聊天,雙方都願意承受對方可能會帶來的危險及未知,那就成了。記得,任何司機都沒有義務免費讓人搭便車,因此,旅者不應該把那“好意”當作是理所當然的事。抱着感恩的心態,感謝每一名便車司機。

如何回報便車司機?

有時遇到不收我一分錢的司機,我內心還會覺得有些慚愧。我只能盡量陪他們說話,讓他們路上不孤單,途中有笑聲。除了跟他們聊天,我確實沒什麼可以回報的方式。

搭便車旅行:是冒險,還是打開友善之門?

第二站是正呷村,到了村長的家。

搭便車安全守則

為了自身的安全,在面對一些提問時,還是要有所保留。比如,當被問及年紀,最好把自己說年輕一些,說是大學生或剛畢業的大學生最好。這樣可以避免很多接踵而來的“典型”問題:為什麼這個年齡了還沒結婚?工作了那麼多年現在薪水多少錢?還有,當被問到是否有男朋友時,答案一定要說“有”(至於為什麼要答“有”,大家自己想想吧!)。

每截停一輛車,我們都必須用最短時間,憑對方的口氣、眼神、肢體語言及自己的第六感等等來衡量風險,決定是否上車。這是最具挑戰性的。

有個旅人》的作者施月潭在書里分享過她的感受:“在中東,我對自己身為人所應該持有的價值感到非常混淆,甚至迷惘。開始沙發衝浪和搭順風車後,幾個月來碰見的都是真實的人,赤裸裸地沒有偽裝,他們的作為卻讓我更加理不清這世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難過得作嘔,難過得想回家。這些人類走回頭的跡象像屍蟲一樣噬嚙我的情緒,我難過得流下淚,歇斯底里。”

無可否認,並不是每個搭便車經驗都是好的,而心懷不軌、不是真心幫你的便車司機也確實存在,也有旅者曾因搭便車而失蹤、被強姦或被殺。同樣的道理也存在於出外旅行和沙發衝浪,但是不是因為某件事存有危險,我們就完全不去碰、不去做?

搭便車旅行:是冒險,還是打開友善之門?

當天路過不少白塔,這是最漂亮的。

將心比心

有時我也會想,搭便車是不是我們這些出來旅遊的人,為了省錢而塑造出來一種不太好的文化?但當我換個角度想,在紐西蘭自駕游時,看到路旁有人想要搭便車,若情況允許,我也會很願意給予這種方便,而且還會覺得幫了人很快樂,並不會覺得自己吃虧了。反正我還是要朝那個方向駛去的呀!

所以,我個人認為,是否要搭便車旅行、是否為別人提供便車,都是沒有對錯的。畢竟這個社會除了金錢和利益,還存在許多其它的美好,如人情味、善心、友誼。受人恩惠,有時未必不好,或許就這樣交了個不同階層的朋友、知道或學到新的東西也不一定。某程度上來說,懂得接受別人的恩惠,也是一種禮貌和尊重。更何況,在路邊要搭便車的人,未必每個都是純粹為了省錢而那麼做的,或許有的真的需要幫忙。

總之,做每件事之前,問問自己的心就是了。

Haan

喜歡不確定所帶來的刺激,也喜歡刺激的不確定。年紀越大,心境卻越來越年輕。逐漸摒除心裡的許多所謂原則,期待開拓更多的可能性。生活的哲學很簡單:follow your heart。潛水、旅遊、攝影、寫作都是她生活的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