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有时我想,搭便车是不是我们这些出来旅游的人,为了省钱而塑造出来一种不太好的文化?但当我换个角度想,在纽西兰自驾游时,看到路旁有人想要搭便车,若情况允许,我也会很愿意给予这种方便,而且还会觉得帮了人很快乐,并不会觉得自己吃亏了。

在中国背包旅行,不管去哪里,乘客运都是我的首选。

离开稻城要到理塘的那天,青旅的人说,从稻城去理塘没有客运,只能搭面包车。她建议:“搭车也可以,这里去理塘的顺风车很容易搭。”只是她又多加一句:“你尝试找个男的和你一起吧,因为有一段路是蛮偏僻的。”

这两天和标仔(路上认识的背包客)一起,他是从巴塘搭便车到稻城的。从稻城去理塘只需要三小时。标仔跟我说了去理塘的方向,我打算吃了早餐便开始“上路”,尝试搭顺风车。

搭便车旅行:是冒险,还是打开友善之门?

搭着萧大哥和蒋大哥的便车,我们进入了藏族的地区,看到有人在“牧猪”。

对陌生人的每一个信任,都是赌注

我到了光顾过的面馆,两个男人坐在我的对面。我跟他们笑了笑。他们点了两碗面和一笼包子。包子来时,他们还叫我尝一个。

就这样,我们开始聊天。没想到两个男人竟然说他们是当天早上5点多从理塘开车到稻城的,在工地处理了一些事,下午就会返回理塘,我可以跟他们的车回去。

我趁吃面的时间斟酌他们的提议。我仔细地观察他俩的沟通和互动,我觉得他们是okay的。就那样,我上了他们的车。那两个人,司机叫施大哥,来自云南大理,现住理塘,已婚,有孩子两名;另一个叫蒋大哥,来自四川成都。去工地的路十分颠簸,速度不能快,但一路的景色很不错,有山有水。偶尔,施大哥还特地停下车叫我拍照。蒋大哥在后面睡着了。

搭便车旅行:是冒险,还是打开友善之门?

两位大哥与村长及几位村民讨论事情,村长太太为我们做饭。

纯朴的藏族村落

我们先到容古村,他们有项目在那里,是建一座政府楼房。然后是正呷村,为拜访村长。那是我第一次走进藏族的家。村长邀请我们到客厅坐,还拼命给我倒茶和汽水,村长夫人煮了几道小菜给我们吃,当中包括松茸、肉类等。当时是松茸的季节,但那是很贵的东西,尤其是卖到日本之后。

早上,施大哥说过,大概傍晚5、6点就可以从稻城出发到理塘。我在那里等到5点多,已经很担心了,一直在想,为什么还不走?6点多,我们才离开正呷村,但没想到回到容古村时,他们又停下了。我们和在当地做建筑的工友们一起吃饭,寒暄完毕,我们离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半了。

搭便车旅行:是冒险,还是打开友善之门?

一路上,大哥们都会在不同的地方停下,看看附近的沙石。

夜已深,我们还在赶路

晚上,车子在凹凸不平的石子路上行驶,对乘客来说真是一种折磨,危险性也倍增(没有路灯)。施大哥和蒋大哥轮流驾。颠簸除外,我也祈祷最好不要爆胎。可能因为心急,所我觉路程特别长。我试探性地问施大哥,我们当晚是不是会抵达理塘?他说如果到不了就太对不起我了。

上海同事林广给我发来短信,问我到哪里了(今早决定搭两位大哥的便车后有跟他报备,安全起见嘛),我说没问题的。大约10点半,车子终于驶上平坦的柏油路,也开始看到写着“稻城”的牌子。我们正式从稻城启程到理塘的时候已经是10点45了。算一算,如果路程真是三个小时,抵达理塘时,应该要凌晨两点了!

那3个小时,似乎很长。回想当天发生的事,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原本打算吃完早餐大约九点在路边拦车,估计最迟下午3、4点会抵达理塘。最后却搞到近晚上11点才从那里出发。话说回来,我是很幸运的,我不必站在路边拦车,就搭上了顺风车,然后还去了一些未开发、自然美完全还存在的地方。我一直陪施大哥说话,我看他和我聊天聊得很开心。

凌晨1点45多,我终于抵达理塘的住宿。这是我搭过最长的一趟便车呀,足足17个小时!

搭便车旅行:是冒险,还是打开友善之门?

首次步入真正的藏民家里。

搭便车旅行… 应该或不应该?

我知道搭便车是旅行的方式之一,但在展开旅程前,我没有搭便车的计划。据我每次的旅游消费统计,“交通”总是占最大部分。若可以搭便车,确实可以省下不少钱。

“路上最大的成就不是贪最多的便宜,不是花最少的钱,是时时关照自己的良知,它会为你带来最丰硕的果实。” 某个背包客曾经这么写过。我十分赞同。

和“沙发冲浪”一样,虽然我知道那可以让旅者省不少钱,但我还是尽量不要为了想省钱而去沙发冲浪。我希望沙发客和沙发主人可以彼此聊天,或煮一两餐给他们吃,大家互相交流。

关于搭便车,我当时深思所听到的资讯,也在斟酌,这一回要不要也试试看搭便车?我在面子书分享这个念头,曾经在南京念书几年的女性朋友:危险啊,不要试比较好。体内充满着叛逆细胞的我,别人越说不我就越想去试。

我庆幸自己有去试,多了一层体验,也看到了一些搭客运所看不到的风土民情。

xxx

关于搭便车

基本上,搭便车是你情我愿的。你愿意载我,我愿意被你载,我们愿意一路做伴、互相聊天,双方都愿意承受对方可能会带来的危险及未知,那就成了。记得,任何司机都没有义务免费让人搭便车,因此,旅者不应该把那“好意”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抱着感恩的心态,感谢每一名便车司机。

如何回报便车司机?

有时遇到不收我一分钱的司机,我内心还会觉得有些惭愧。我只能尽量陪他们说话,让他们路上不孤单,途中有笑声。除了跟他们聊天,我确实没什么可以回报的方式。

搭便车旅行:是冒险,还是打开友善之门?

第二站是正呷村,到了村长的家。

搭便车安全守则

为了自身的安全,在面对一些提问时,还是要有所保留。比如,当被问及年纪,最好把自己说年轻一些,说是大学生或刚毕业的大学生最好。这样可以避免很多接踵而来的“典型”问题:为什么这个年龄了还没结婚?工作了那么多年现在薪水多少钱?还有,当被问到是否有男朋友时,答案一定要说“有”(至于为什么要答“有”,大家自己想想吧!)。

每截停一辆车,我们都必须用最短时间,凭对方的口气、眼神、肢体语言及自己的第六感等等来衡量风险,决定是否上车。这是最具挑战性的。

有个旅人》的作者施月潭在书里分享过她的感受:“在中东,我对自己身为人所应该持有的价值感到非常混淆,甚至迷惘。开始沙发冲浪和搭顺风车后,几个月来碰见的都是真实的人,赤裸裸地没有伪装,他们的作为却让我更加理不清这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难过得作呕,难过得想回家。这些人类走回头的迹象像尸虫一样噬啮我的情绪,我难过得流下泪,歇斯底里。”

无可否认,并不是每个搭便车经验都是好的,而心怀不轨、不是真心帮你的便车司机也确实存在,也有旅者曾因搭便车而失踪、被强奸或被杀。同样的道理也存在于出外旅行和沙发冲浪,但是不是因为某件事存有危险,我们就完全不去碰、不去做?

搭便车旅行:是冒险,还是打开友善之门?

当天路过不少白塔,这是最漂亮的。

将心比心

有时我也会想,搭便车是不是我们这些出来旅游的人,为了省钱而塑造出来一种不太好的文化?但当我换个角度想,在纽西兰自驾游时,看到路旁有人想要搭便车,若情况允许,我也会很愿意给予这种方便,而且还会觉得帮了人很快乐,并不会觉得自己吃亏了。反正我还是要朝那个方向驶去的呀!

所以,我个人认为,是否要搭便车旅行、是否为别人提供便车,都是没有对错的。毕竟这个社会除了金钱和利益,还存在许多其它的美好,如人情味、善心、友谊。受人恩惠,有时未必不好,或许就这样交了个不同阶层的朋友、知道或学到新的东西也不一定。某程度上来说,懂得接受别人的恩惠,也是一种礼貌和尊重。更何况,在路边要搭便车的人,未必每个都是纯粹为了省钱而那么做的,或许有的真的需要帮忙。

总之,做每件事之前,问问自己的心就是了。

Haan

喜欢不确定所带来的刺激,也喜欢刺激的不确定。年纪越大,心境却越来越年轻。逐渐摒除心里的许多所谓原则,期待开拓更多的可能性。生活的哲学很简单:follow your heart。潜水、旅游、摄影、写作都是她生活的养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