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里斯本,在眾多嚴肅輝煌的歷史和建築中、濃厚一時的宗教風氣和一度偉大的君權經過沉澱後,化作如今隨意、開放的新首都。

葡萄牙(Portugal)是個天主教氣氛濃厚的國家,不同的宗教建築散布在這小國的每一個角落。而在里斯本,每一個轉角、每一條大街上,都有一家教堂,不論大小、不論形制、完整還是殘缺,十字架的教訓都能被找到。

聖喬治城堡下的阿爾法瑪區(Alfama)是里斯本最古老的街區,早在信奉伊斯蘭教的摩爾人統治時期,這裡已經被發展成猶如麥地納(Medina)般的街區。所謂麥地納,阿拉伯語的意思是 “市中心”,但由於它迂迴曲折的街道和看似雜亂無章的 “規劃”,使得麥地納成為一種有別於世界其它地方的 “市中心”。姑置勿論阿拉伯人為何要把自己住的地方設計成這樣,我們作為遊人走在裡面卻樂在其中 – 沒有重複的石頭路、在空中飛翔的曬衫架、還是有意無意出現在旁邊的可愛裝飾,都令人感到無限的驚喜。

平易近人的大教堂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縱橫在十字架和權杖之間
厚重的大教堂,和隨意停泊在她前面的 “篤篤”。

里斯本的主教堂(Sé de Lisboa)就位於阿爾法瑪區里。黃色和灰色就像被油刷粗糙地髹在石頭牆壁上,兩個方正的鐘樓頭頂還有城垛的設計,除了正面的玫瑰窗透露出她是一座教堂外,她更像一座堡壘。前面斑駁的電車電纜飛越在空中,幾輛觀光用的 “篤篤” 靠在路邊,車水馬龍的交通和旅行團的大聲公參雜在教堂前的一小片空間……她雖然貴為里斯本教堂之首,卻平易近人得像一個不起眼卻長久滋潤着心靈的小寶藏。

從公元四世紀起,里斯本已經是一個主教教區。正堂高大而厚重的圓拱頂就如一道深長的羅馬式拱門,昏暗的黃光和空洞的正堂把我們的目光聚焦到前方光明的祭壇上,圍繞着祭壇的走廊則帶着哥德式的肋拱。據一些展板說,主教堂後方還有一座修士用作冥想的迴廊,只是還在挖掘復修……里斯本的主教堂,大概用三兩句就可以概括她,不像巴黎聖母院,或是科隆大教堂,但她卻有着其他大教堂少有的親切感和大拙之美。

在廣場歌頌多樣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縱橫在十字架和權杖之間
仰望奧古斯都拱門。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縱橫在十字架和權杖之間
華麗的商業廣場今天舉行着同性戀派對。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縱橫在十字架和權杖之間
漂流在特茹河上的帆船,當年壯志豪情的航海大船已經不復存在了。

迂迴的阿爾法瑪街區,在西南邊止於商業廣場(Praça do Comércio)。這裡是葡萄牙著名的地點 — 寬闊的黃色騎樓像一雙手臂向著前方的碼頭和特茹河展開,廣場的中間是里斯本大地震後主導重建工作的約瑟一世雕像,威風凜凜地傲視廣大的河面。背後則是奧古斯都拱門(Arco da Rua Augusta),白皚皚的石造拱門頂着代表不同美德的神祇,還有流過葡萄牙的兩大河流 — 特茹(Tagus)和杜羅(Duoro)的人物化身。拱門的中間則刻有葡萄牙的重要人物,包括航海家華士古·達·加瑪和首相蓬巴爾侯爵,正中間還有葡萄牙的國徽被繁複的雕花綁帶包圍。

這個廣場座落的位置前身是利貝拉皇宮(Paço da Ribeira),在1755年毀於里斯本大地震。在蓬巴爾侯爵的都市重建藍圖裡,這裡被重新規劃成現今的商業廣場,並於1775年啟用,奧古斯都拱門則在地震後逾百年後的1855年竣工。如今,首相和皇帝大刀闊斧的氣魄已經不復存在了,今天的廣場上則上演着同性戀的活動 – 這個肅穆華麗的背景襯托市井開放的派對,撫摸着沉實的大理石也能感受到馬路另一端傳來的雷鬼節奏,共存和有容乃大的精神從大航海時代經過了五百多年還存在在這片土地上。

兩個對望的廣場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縱橫在十字架和權杖之間
瑪麗亞二世國家劇院,一座新古典主義的建築。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縱橫在十字架和權杖之間
佩德羅四世廣場,地面上的黑白波浪地磚在我家澳門也能看得到!

穿過奧古斯都拱門,便是餐廳林立的奧古斯都街,它與左右平行的幾條街道,組成了里斯本的商業和旅遊區,各類餐廳、咖啡廳、手信店、花店和沙丁魚店星羅棋布。遊走在其中,就能感受到各地遊人有如過江之鯽,在如此繁華的街道上一探里斯本的文化。左手拿着一個葡撻,右手拿着一杯砵酒,向左探頭,聖胡斯電梯像 “嗖” 一聲拔地而起,向右一顧,一隊小朋友在表演非洲舞蹈,奧古斯都街就像一個活動劇院。

長長的大路帶領我們來到兩個廣場,小一點的叫無花果廣場(Praça da Figueira),正中間豎立着若昂一世(João I)的騎馬像。大一點的叫佩德羅四世廣場(Praça Dom Pedro IV),中間也豎立了紀念佩德羅四世的大石碑,同樣被眾多餐廳還有瑪麗亞二世國家劇院包圍。

關於佩德羅四世,葡萄牙人稱他為 “解放者”(Libertador),不是因為他領導了解放運動,而是因為他在位時國民掀起了一波革命,令葡萄牙短暫變成了君主立憲的國家,進入歷史的新一頁。最後,他的繼承人女王瑪麗亞二世(Dona Maria II)復辟成功,才讓這場運動告一段落。人們也為紀念復辟運動在一街之隔的光復廣場(Praça dos Restauradores)上立了另一座方尖碑。兩個廣場相望,一個 “解放”,一個 “復辟”,令人嘖嘖稱奇,但這段奇特的歷史似乎在藍天白雲下消散在遊人之間。

光復廣場的北邊,是悠長的自由大道(Avenida da Liberdade),末端雄偉的蓬巴爾侯爵雕像傲視他設計的里斯本城。光復廣場的南角,是羅西奧火車站(Rossio),標緻的馬蹄形入口問候着急步前進的人們。里斯本,在眾多嚴肅輝煌的歷史和建築中、濃厚一時的宗教風氣和一度偉大的君權經過沉澱後,化作如今隨意、開放的新首都。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縱橫在十字架和權杖之間
光榮巷(Calçada da Glória)里可愛的有軌纜車,連結上城區和光復廣場。

旅遊資訊:

如何前往

  • 葡萄牙共和國(Portugal)位於大西洋邊,與西班牙接壤。首都里斯本位於特茹河的出海口,有一座國際機場,從機場可乘坐地下鐵路進入市區,非常方便。筆者從香港乘坐阿聯猶航空Emirates)、經杜拜而到達的。葡萄牙航空Air Portugal)亦有很多航線來往世界各地。

最佳旅遊季節

  • 筆者是6月到訪葡萄牙的。4 – 10月是葡萄牙的旅遊旺季;6 – 8月是則是旅遊高峰期,迎接歐洲及世界各地的遊客。6月份的聖若昂節(Feira de São João)慶典持續整個月,大城市如里斯本和埃武拉(Évora)熱情如火,熱鬧非凡。

簽證

  • 葡萄牙位於申根區里,持有澳門、香港、台灣、馬來西亞或新加坡等護照者,都可以在葡萄牙免簽逗留90日。

貨幣

  • 葡萄牙使用歐元。

交通和景點

  • 里斯本有推出如台灣的悠遊卡或是香港的八達通般的交通卡,叫 Viva Viagem Card,可用於地鐵、巴士、渡輪、電車和有軌纜車。地鐵站里的自動售賣機有售,每張0.5歐元,可充值,非常方便。地鐵的車資按區域決定,從機場到市中心(Baixa Chiado),約1.3歐元。有軌電車比巴士或地鐵要貴,但持有 Viva Viagem Card 有折扣。
  • 里斯本也推出了 “里斯本卡”(Lisboa Card)讓遊客免付入場票、或是用折扣價買景點入場票,有24、48和72小時之分,價格從20歐元起。里斯本的著名景點如貝倫塔、熱羅尼莫斯修道院和眾多博物館以至里斯本市外的幾所修道院都包括在內。憑着此卡也可以免費使用里斯本的交通。
  • 文中提及的大教堂是免費的,但要進去聖物寶庫和主教會議廳則要付費,而其它教堂幾乎一律免費。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縱橫在十字架和權杖之間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縱橫在十字架和權杖之間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縱橫在十字架和權杖之間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縱橫在十字架和權杖之間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縱橫在十字架和權杖之間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縱橫在十字架和權杖之間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縱橫在十字架和權杖之間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縱橫在十字架和權杖之間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縱橫在十字架和權杖之間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縱橫在十字架和權杖之間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縱橫在十字架和權杖之間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縱橫在十字架和權杖之間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縱橫在十字架和權杖之間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縱橫在十字架和權杖之間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縱橫在十字架和權杖之間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縱橫在十字架和權杖之間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縱橫在十字架和權杖之間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縱橫在十字架和權杖之間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縱橫在十字架和權杖之間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縱橫在十字架和權杖之間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縱橫在十字架和權杖之間

mm

陳家然

筆名旅徒行者,二十有三,澳門人,曾遊歷二十多國,嚮往一個只用背包、音樂和文字的生活。著有《遊行摩洛哥》一書(2019頭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