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里斯本,在众多严肃辉煌的历史和建筑中、浓厚一时的宗教风气和一度伟大的君权经过沉淀后,化作如今随意、开放的新首都。

葡萄牙(Portugal)是个天主教气氛浓厚的国家,不同的宗教建筑散布在这小国的每一个角落。而在里斯本,每一个转角、每一条大街上,都有一家教堂,不论大小、不论形制、完整还是残缺,十字架的教训都能被找到。

圣乔治城堡下的阿尔法玛区(Alfama)是里斯本最古老的街区,早在信奉伊斯兰教的摩尔人统治时期,这里已经被发展成犹如麦地纳(Medina)般的街区。所谓麦地纳,阿拉伯语的意思是 “市中心”,但由于它迂回曲折的街道和看似杂乱无章的 “规划”,使得麦地纳成为一种有别于世界其它地方的 “市中心”。姑置勿论阿拉伯人为何要把自己住的地方设计成这样,我们作为游人走在里面却乐在其中 – 没有重复的石头路、在空中飞翔的晒衫架、还是有意无意出现在旁边的可爱装饰,都令人感到无限的惊喜。

平易近人的大教堂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纵横在十字架和权杖之间
厚重的大教堂,和随意停泊在她前面的 “笃笃”。

里斯本的主教堂(Sé de Lisboa)就位于阿尔法玛区里。黄色和灰色就像被油刷粗糙地髹在石头墙壁上,两个方正的钟楼头顶还有城垛的设计,除了正面的玫瑰窗透露出她是一座教堂外,她更像一座堡垒。前面斑驳的电车电缆飞越在空中,几辆观光用的 “笃笃” 靠在路边,车水马龙的交通和旅行团的大声公参杂在教堂前的一小片空间……她虽然贵为里斯本教堂之首,却平易近人得像一个不起眼却长久滋润着心灵的小宝藏。

从公元四世纪起,里斯本已经是一个主教教区。正堂高大而厚重的圆拱顶就如一道深长的罗马式拱门,昏暗的黄光和空洞的正堂把我们的目光聚焦到前方光明的祭坛上,围绕着祭坛的走廊则带着哥德式的肋拱。据一些展板说,主教堂后方还有一座修士用作冥想的回廊,只是还在挖掘复修……里斯本的主教堂,大概用三两句就可以概括她,不像巴黎圣母院,或是科隆大教堂,但她却有着其他大教堂少有的亲切感和大拙之美。

在广场歌颂多样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纵横在十字架和权杖之间
仰望奥古斯都拱门。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纵横在十字架和权杖之间
华丽的商业广场今天举行着同性恋派对。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纵横在十字架和权杖之间
漂流在特茹河上的帆船,当年壮志豪情的航海大船已经不复存在了。

迂回的阿尔法玛街区,在西南边止于商业广场(Praça do Comércio)。这里是葡萄牙著名的地点 – 宽阔的黄色骑楼像一双手臂向着前方的码头和特茹河展开,广场的中间是里斯本大地震后主导重建工作的约瑟一世雕像,威风凛凛地傲视广大的河面。背后则是奥古斯都拱门(Arco da Rua Augusta),白皑皑的石造拱门顶着代表不同美德的神祇,还有流过葡萄牙的两大河流 – 特茹(Tagus)和杜罗(Duoro)的人物化身。拱门的中间则刻有葡萄牙的重要人物,包括航海家华士古·达·加玛和首相蓬巴尔侯爵,正中间还有葡萄牙的国徽被繁复的雕花绑带包围。

这个广场座落的位置前身是利贝拉皇宫(Paço da Ribeira),在1755年毁于里斯本大地震。在蓬巴尔侯爵的都市重建蓝图里,这里被重新规划成现今的商业广场,并于1775年启用,奥古斯都拱门则在地震后逾百年后的1855年竣工。如今,首相和皇帝大刀阔斧的气魄已经不复存在了,今天的广场上则上演着同性恋的活动 – 这个肃穆华丽的背景衬托市井开放的派对,抚摸着沉实的大理石也能感受到马路另一端传来的雷鬼节奏,共存和有容乃大的精神从大航海时代经过了五百多年还存在在这片土地上。

两个对望的广场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纵横在十字架和权杖之间
玛丽亚二世国家剧院,一座新古典主义的建筑。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纵横在十字架和权杖之间
佩德罗四世广场,地面上的黑白波浪地砖在我家澳门也能看得到!

穿过奥古斯都拱门,便是餐厅林立的奥古斯都街,它与左右平行的几条街道,组成了里斯本的商业和旅游区,各类餐厅、咖啡厅、手信店、花店和沙丁鱼店星罗棋布。游走在其中,就能感受到各地游人有如过江之鲫,在如此繁华的街道上一探里斯本的文化。左手拿着一个葡挞,右手拿着一杯砵酒,向左探头,圣胡斯电梯像 “嗖” 一声拔地而起,向右一顾,一队小朋友在表演非洲舞蹈,奥古斯都街就像一个活动剧院。

长长的大路带领我们来到两个广场,小一点的叫无花果广场(Praça da Figueira),正中间竖立着若昂一世(João I)的骑马像。大一点的叫佩德罗四世广场(Praça Dom Pedro IV),中间也竖立了纪念佩德罗四世的大石碑,同样被众多餐厅还有玛丽亚二世国家剧院包围。

关于佩德罗四世,葡萄牙人称他为 “解放者”(Libertador),不是因为他领导了解放运动,而是因为他在位时国民掀起了一波革命,令葡萄牙短暂变成了君主立宪的国家,进入历史的新一页。最后,他的继承人女王玛丽亚二世(Dona Maria II)复辟成功,才让这场运动告一段落。人们也为纪念复辟运动在一街之隔的光复广场(Praça dos Restauradores)上立了另一座方尖碑。两个广场相望,一个 “解放”,一个 “复辟”,令人啧啧称奇,但这段奇特的历史似乎在蓝天白云下消散在游人之间。

光复广场的北边,是悠长的自由大道(Avenida da Liberdade),末端雄伟的蓬巴尔侯爵雕像傲视他设计的里斯本城。光复广场的南角,是罗西奥火车站(Rossio),标致的马蹄形入口问候着急步前进的人们。里斯本,在众多严肃辉煌的历史和建筑中、浓厚一时的宗教风气和一度伟大的君权经过沉淀后,化作如今随意、开放的新首都。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纵横在十字架和权杖之间
光荣巷(Calçada da Glória)里可爱的有轨缆车,连结上城区和光复广场。

旅游资讯:

如何前往

  • 葡萄牙共和国(Portugal)位于大西洋边,与西班牙接壤。首都里斯本位于特茹河的出海口,有一座国际机场,从机场可乘坐地下铁路进入市区,非常方便。笔者从香港乘坐阿联犹航空Emirates)、经杜拜而到达的。葡萄牙航空Air Portugal)亦有很多航线来往世界各地。

最佳旅游季节

  • 笔者是6月到访葡萄牙的。4 – 10月是葡萄牙的旅游旺季;6 – 8月是则是旅游高峰期,迎接欧洲及世界各地的游客。6月份的圣若昂节(Feira de São João)庆典持续整个月,大城市如里斯本和埃武拉(Évora)热情如火,热闹非凡。

签证

  • 葡萄牙位于申根区里,持有澳门、香港、台湾、马来西亚或新加坡等护照者,都可以在葡萄牙免签逗留90日。

货币

  • 葡萄牙使用欧元。

交通和景点

  • 里斯本有推出如台湾的悠游卡或是香港的八达通般的交通卡,叫 Viva Viagem Card,可用于地铁、巴士、渡轮、电车和有轨缆车。地铁站里的自动售卖机有售,每张0.5欧元,可充值,非常方便。地铁的车资按区域决定,从机场到市中心(Baixa Chiado),约1.3欧元。有轨电车比巴士或地铁要贵,但持有 Viva Viagem Card 有折扣。
  • 里斯本也推出了 “里斯本卡”(Lisboa Card)让游客免付入场票、或是用折扣价买景点入场票,有24、48和72小时之分,价格从20欧元起。里斯本的著名景点如贝伦塔、热罗尼莫斯修道院和众多博物馆以至里斯本市外的几所修道院都包括在内。凭着此卡也可以免费使用里斯本的交通。
  • 文中提及的大教堂是免费的,但要进去圣物宝库和主教会议厅则要付费,而其它教堂几乎一律免费。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纵横在十字架和权杖之间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纵横在十字架和权杖之间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纵横在十字架和权杖之间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纵横在十字架和权杖之间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纵横在十字架和权杖之间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纵横在十字架和权杖之间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纵横在十字架和权杖之间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纵横在十字架和权杖之间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纵横在十字架和权杖之间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纵横在十字架和权杖之间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纵横在十字架和权杖之间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纵横在十字架和权杖之间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纵横在十字架和权杖之间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纵横在十字架和权杖之间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纵横在十字架和权杖之间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纵横在十字架和权杖之间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纵横在十字架和权杖之间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纵横在十字架和权杖之间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纵横在十字架和权杖之间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纵横在十字架和权杖之间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纵横在十字架和权杖之间

mm

陈家然

笔名旅徒行者,二十有三,澳门人,曾游历二十多国,向往一个只用背包、音乐和文字的生活。著有《游行摩洛哥》一书(2019头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