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這一年,大家都過得不容易,為遠在他鄉的子女提心弔膽,為卧病在床的父母偷偷哭泣,為岌岌可危的陌生人憂心……上蒼憐憫,請讓所有的噩耗如手中的香火快些煙消雲散吧。

昔加末(Segamat,馬來西亞柔佛州一城市,位於新山和吉隆坡之間)一年一度的元宵游神活動大張旗鼓到來,而我卻靜悄悄地躲在一角,尋思着是否該早點離場。

這段日子,新冠病毒,人人自危,疫情蔓延的消息把人捆綁在牢籠,更讓人不知所措的是人與人之間的猜忌。

山雨欲來風滿樓,長輩都勸我在遠遠地充當一位旁觀者便好。這一年,我不在游神隊伍里,我在隊伍外,我與隊伍之間隔着稀稀疏疏的行人,隔着迷迷濛蒙的恐懼。

我以為,站高一些便能看清一切,可待越久越覺得自己不管站在那兒都不自在。因為,我不是旁人,我是……昔加末人。

Bigfoottraveller.com|昔加末|元宵煙花雨
慈濟的師哥師姐們高舉着字牌,有種愛,不華麗卻讓人難以忘記。

曾經清晰可見的笑顏,而今埋藏在口罩後面。這鄉鎮看着我長大,而此刻,我居然不敢正視它。

游神隊伍還沒到來,我環顧四周,人潮大不如前,我控制不了內心的問句:

那踩着高蹺的八仙會不會增高啊?

仙女們手挽着的竹簍還有糖果嗎?

財神下凡還是不願與凡人說話嗎?

打鼓敲鑼的孩子還是那麼帥萌吧?

醒獅是不是又混進人群里玩耍呀?

這一次還會有張燈結綵的車隊嗎?

他們都會來嗎?

夜來襲,最可怕的黑暗是能將光線一併吞滅,哪怕是皎潔的一輪明月也會被吞噬。

世界一直在變,這小鎮還會一樣嗎?

大家還是來了

Bigfoottraveller.com|昔加末|元宵煙花雨
誰說廣場舞俗氣,我看着看着,覺得很帶勁和莫名的喜氣。

Bigfoottraveller.com|昔加末|元宵煙花雨
你們還只是個學生,是誰教會你送人溫暖啊?

Bigfoottraveller.com|昔加末|元宵煙花雨
你如此炫麗,很難讓人看不見!

Bigfoottraveller.com|昔加末|元宵煙花雨
今年醒獅們可學乖了,不再被調皮的大頭娃娃牽着鼻子走了。

我聽見隱約的鑼鼓聲響從遠到近,我看見疏散的人群開始往十字路口聚集,我聞見刺鼻的炮灰越發濃烈,我感到久違的熱情正在燃燒。

大家都到了,從青雲岩廟來了。

八仙尾隨着舞龍的尾巴蹦蹦躂躂,比起騰雲駕霧,踩着炮竹煙灰登場更顯得霸氣。小仙女們給信徒派糖,估計是嘴饞偷吃了不少,所以才少了顆門牙。財神的頭還是和從前一樣大,而我終於明白財神為什麼不愛說話,因為他身邊從不缺喧嘩。

花車上的孩子已經擺好架勢任由我照相,周圍的呼叫都不及他們的鼓聲響亮。舞台上最不需要的是低調,但此刻最重要是把自己照顧好。他們雖戴上口罩,但我依然看見最耀眼的微笑。

金碧輝煌的醒獅跟着鑼鈸旋律左扭右擺,它們是這小鎮的寵兒,任由行人擁抱。你若不害怕給它們撓頭,它們決不吝嗇對你搖尾巴。零距離的互動,彷彿病毒從未來過這世界。

“我們一起學貓叫,一起喵喵喵喵喵……”  “我愛你,愛着你,就像老鼠愛大米……” 其中還有一組花車將車隊裝飾成大老鼠,然後打開後車廂的音響,重複播着《學貓、《老鼠愛大米》逗趣的歌曲,圍觀者跟着哼唱,彷彿置身在動物派對!

一排排一行行成列的學生代表,正英姿颯爽地耍着樂器,揮着扯鈴。明明小小個子的他們都已被汗水淋濕了,卻依舊春風滿面。我想,許是他們的家人在隊伍外用力的鼓掌,他們的同學鼓氣地為他們呼喊,是種種打氣化成清風與他們隨行。

Bigfoottraveller.com|昔加末|元宵煙花雨
看一場煙花需要抬頭多久啊?送自己的浪漫永遠不會浪費呀!

一朵朵煙花劃破天際,敲碎了漆黑,所有人的眼瞳同時泛起了七彩的淚光。

善男信女拿着香火緊緊跟隨着香案鞠躬叩首。

這一年,大家都過得不容易,為遠在他鄉的子女提心弔膽,為卧病在床的父母偷偷哭泣,為岌岌可危的陌生人憂心……上蒼憐憫,請讓所有的噩耗如手中的香火快些煙消雲散吧。

我問站在我左側的巫裔陌生人:“你可知道這是什麼日子嗎?” 她一臉自信地回答我,說:“是情人節啊!”

對,沒錯。

這元宵游神日除了是神明降臨民間賜福的大日子,也是屬於昔加末人的情人節。大伙兒在今夜用各種方式向這小鎮示愛。我們沒有情話綿綿,那煙花簇簇是我們最純粹的愛戀。

誰說煙花易冷?誰說一剎那不代表永恆?總有一朵煙花,曾灼熱你的年華。

我美麗的家鄉,明年元宵,再下場煙花雨,好嗎?

* 昔加末的元宵游神活動於每年農曆正月十五舉行。

mm

笨女人

沒念過大學更看不懂地圖GPS,在旅途永遠屬於留級的笨女人。喜歡躲在文字里遊戲,也喜歡在世界裡找自己,不必是完美,但願漸漸完整。在新加坡《我報》寫遊記,也在《聯合早報-四方八面》寫專欄。筆名:路痴芬,笨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