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熊野古道山路崎嶇,人煙無幾,草木凝聚着天地靈氣,石梯鋪着青苔迎接着路過的倩影。一尊尊的地藏菩薩神像似在林間聆聽人間的傾訴,傾聽世間的祈願。

2019年尾聲,我沒去收集聖誕樹照片,也沒趕場與朋友們碰杯,直到在門前看了日環食後,不得不正視這一年就快結束了。

一份體檢報告將我捆綁了一年,藍天白雲的世界,剩下冰牆冷窗的房間。

手機的屏幕依然是那張山林小徑的舊照片。那是我最後一次旅行嗎?不,只能說是最近的一次遠行。那是在日本,那是在山林間……那是熊野古道(Kumano Kodo)。

Bigfoottraveller.com|日本熊野古道|鼓聲再起
從滝尻王子出發,穿過鳥居的當下,我彷彿進入一個靜謐的世界。

第二次踏上朝聖之路

年前完成聖地亞哥朝聖之路,所以,若加上熊野古道的手賬,我便持有兩張朝聖者證書,這能讓我到熊野本宮大社的大殿外,在眾人矚目下敲打太鼓。

我帶着滿滿的虛榮心當上朝聖者前行。那是我第一次去日本。記得那天,銀翼降在大阪機場上,我像是從它身上無意間掉落的一根羽毛,輕飄飄地混入人來人往的人群中。

我沒有行李箱,只有一個背囊,一身輕裝,一臉素顏,我竟可以如此出眾。我得讚美自己,畢竟在自己的旅途,最先要討好的是自己。

驅車到紀伊田邊,在鎮上辦了 “共通巡禮手賬” 以便沿路收集印章。薄薄的手賬為我記下一點一滴、一步一腳印。至今握在手裡,仍感到當時的冬寒。

那夜,冷風嗖嗖,想着就快走進神明居住的地方,我失眠了。

Bigfoottraveller.com|日本熊野古道|鼓聲再起
被大自然俯瞰,我雖意識自己的渺小,但也要昂首闊步。

過客

千年歷史的參拜道是七條不同的山徑(這其中分別是中邊路、大邊路、小邊路、伊勢路、町石道、以及吉野和大峰路線)連接着熊野三山、三大神社的統稱,而這三大神社便是熊野本宮大社、熊野速玉大社和熊野那智大社。

二號巴士里的乘客幾乎都是登山者裝扮,到了熊野古道館紛紛下車。

我們在相同的起點出發,卻無法預料會不會一起走到終點。沿途揮別的旅人是不是當初替你照相的那個人?人生的悲歡離合,從來就不只是發生在生離死別。

Bigfoottraveller.com|日本熊野古道|鼓聲再起
那一串串折成閃電形狀的白紙,是表示神明掌管的地方。

走進神明居住的地方

我從滝尻王子到近露王子走了15公里的路,收集了八個印章。每一次從別緻的小木屋掏出印章,都感覺離終點又近了一些。

接下來的兩天,我得完成25五公里的山路,收集大約10個印章,平均每天得翻過四座山頭。每一次經過鳥居底下,彷彿能聽見躲在山林的精靈在竊竊私語。它們是在嘲笑我汗水淋淋,還是在商議如何給我驚喜?

山路崎嶇,人煙無幾,草木凝聚着天地靈氣,石梯鋪着青苔迎接着路過的倩影。一尊尊的地藏菩薩神像似在林間聆聽人間的傾訴,傾聽世間的祈願。

Bigfoottraveller.com|日本熊野古道|鼓聲再起
歸隱山林的老人家送我武士紙藝為我打氣,如果可以,我還是比較希望能傳授我飛檐走壁。

終點。起點

最後一天,走了七公里下坡的路,雙膝漸漸麻木,腳趾摩出血跡,直到看見左右墨字白幟,我終於抵達熊野本宮大社。

我揮動手上的鼓棒,殿里殿外充斥太鼓的激昂,百里千里萬物隨之雀躍,彷彿鼓聲的迴響是天地萬物已久的靜待。

我也是萬物之中,我的心跳得到鼓聲的回應,比以往更激動不已,好像有把聲音在耳邊大聲說:你做到了!你完成了!

我一直認為,回憶是這一種奢侈,人生太多的浪費都是太過眷戀過往才裹足不前。可原來,人生也有想往前卻又寸步難行的時候,而這時候所有的回憶便是一種推動力,讓人繼續憧憬,對未來有着貪婪的嚮往。

我曾看過的一草一木,是我現在的一花一世界。

這一年,我雖過的窩囊,來年,我會找回我的狂妄。

熊野古道視頻:

Bigfoottraveller.com|日本熊野古道|鼓聲再起
Bigfoottraveller.com|日本熊野古道|鼓聲再起
Bigfoottraveller.com|日本熊野古道|鼓聲再起
Bigfoottraveller.com|日本熊野古道|鼓聲再起
Bigfoottraveller.com|日本熊野古道|鼓聲再起
Bigfoottraveller.com|日本熊野古道|鼓聲再起
Bigfoottraveller.com|日本熊野古道|鼓聲再起
Bigfoottraveller.com|日本熊野古道|鼓聲再起
Bigfoottraveller.com|日本熊野古道|鼓聲再起
Bigfoottraveller.com|日本熊野古道|鼓聲再起
Bigfoottraveller.com|日本熊野古道|鼓聲再起
Bigfoottraveller.com|日本熊野古道|鼓聲再起
Bigfoottraveller.com|日本熊野古道|鼓聲再起

mm

笨女人

沒念過大學更看不懂地圖GPS,在旅途永遠屬於留級的笨女人。喜歡躲在文字里遊戲,也喜歡在世界裡找自己,不必是完美,但願漸漸完整。在新加坡《我報》寫遊記,也在《聯合早報-四方八面》寫專欄。筆名:路痴芬,笨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