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熊野古道山路崎岖,人烟无几,草木凝聚着天地灵气,石梯铺着青苔迎接着路过的倩影。一尊尊的地藏菩萨神像似在林间聆听人间的倾诉,倾听世间的祈愿。

2019年尾声,我没去收集圣诞树照片,也没赶场与朋友们碰杯,直到在门前看了日环食后,不得不正视这一年就快结束了。

一份体检报告将我捆绑了一年,蓝天白云的世界,剩下冰墙冷窗的房间。

手机的屏幕依然是那张山林小径的旧照片。那是我最后一次旅行吗?不,只能说是最近的一次远行。那是在日本,那是在山林间……那是熊野古道(Kumano Kodo)。

Bigfoottraveller.com|日本熊野古道|鼓声再起
从滝尻王子出发,穿过鸟居的当下,我仿佛进入一个静谧的世界。

第二次踏上朝圣之路

年前完成圣地亚哥朝圣之路,所以,若加上熊野古道的手账,我便持有两张朝圣者证书,这能让我到熊野本宫大社的大殿外,在众人瞩目下敲打太鼓。

我带着满满的虚荣心当上朝圣者前行。那是我第一次去日本。记得那天,银翼降在大阪机场上,我像是从它身上无意间掉落的一根羽毛,轻飘飘地混入人来人往的人群中。

我没有行李箱,只有一个背囊,一身轻装,一脸素颜,我竟可以如此出众。我得赞美自己,毕竟在自己的旅途,最先要讨好的是自己。

驱车到纪伊田边,在镇上办了 “共通巡礼手账” 以便沿路收集印章。薄薄的手账为我记下一点一滴、一步一脚印。至今握在手里,仍感到当时的冬寒。

那夜,冷风嗖嗖,想着就快走进神明居住的地方,我失眠了。

Bigfoottraveller.com|日本熊野古道|鼓声再起
被大自然俯瞰,我虽意识自己的渺小,但也要昂首阔步。

过客

千年历史的参拜道是七条不同的山径(这其中分别是中边路、大边路、小边路、伊势路、町石道、以及吉野和大峰路线)连接着熊野三山、三大神社的统称,而这三大神社便是熊野本宫大社、熊野速玉大社和熊野那智大社。

二号巴士里的乘客几乎都是登山者装扮,到了熊野古道馆纷纷下车。

我们在相同的起点出发,却无法预料会不会一起走到终点。沿途挥别的旅人是不是当初替你照相的那个人?人生的悲欢离合,从来就不只是发生在生离死别。

Bigfoottraveller.com|日本熊野古道|鼓声再起
那一串串折成闪电形状的白纸,是表示神明掌管的地方。

走进神明居住的地方

我从滝尻王子到近露王子走了15公里的路,收集了八个印章。每一次从别致的小木屋掏出印章,都感觉离终点又近了一些。

接下来的两天,我得完成25五公里的山路,收集大约10个印章,平均每天得翻过四座山头。每一次经过鸟居底下,仿佛能听见躲在山林的精灵在窃窃私语。它们是在嘲笑我汗水淋淋,还是在商议如何给我惊喜?

山路崎岖,人烟无几,草木凝聚着天地灵气,石梯铺着青苔迎接着路过的倩影。一尊尊的地藏菩萨神像似在林间聆听人间的倾诉,倾听世间的祈愿。

Bigfoottraveller.com|日本熊野古道|鼓声再起
归隐山林的老人家送我武士纸艺为我打气,如果可以,我还是比较希望能传授我飞檐走壁。

终点。起点

最后一天,走了七公里下坡的路,双膝渐渐麻木,脚趾摩出血迹,直到看见左右墨字白帜,我终于抵达熊野本宫大社。

我挥动手上的鼓棒,殿里殿外充斥太鼓的激昂,百里千里万物随之雀跃,仿佛鼓声的回响是天地万物已久的静待。

我也是万物之中,我的心跳得到鼓声的回应,比以往更激动不已,好像有把声音在耳边大声说:你做到了!你完成了!

我一直认为,回忆是这一种奢侈,人生太多的浪费都是太过眷恋过往才裹足不前。可原来,人生也有想往前却又寸步难行的时候,而这时候所有的回忆便是一种推动力,让人继续憧憬,对未来有着贪婪的向往。

我曾看过的一草一木,是我现在的一花一世界。

这一年,我虽过的窝囊,来年,我会找回我的狂妄。

熊野古道视频:

Bigfoottraveller.com|日本熊野古道|鼓声再起
Bigfoottraveller.com|日本熊野古道|鼓声再起
Bigfoottraveller.com|日本熊野古道|鼓声再起
Bigfoottraveller.com|日本熊野古道|鼓声再起
Bigfoottraveller.com|日本熊野古道|鼓声再起
Bigfoottraveller.com|日本熊野古道|鼓声再起
Bigfoottraveller.com|日本熊野古道|鼓声再起
Bigfoottraveller.com|日本熊野古道|鼓声再起
Bigfoottraveller.com|日本熊野古道|鼓声再起
Bigfoottraveller.com|日本熊野古道|鼓声再起
Bigfoottraveller.com|日本熊野古道|鼓声再起
Bigfoottraveller.com|日本熊野古道|鼓声再起
Bigfoottraveller.com|日本熊野古道|鼓声再起

mm

笨女人

没念过大学更看不懂地图GPS,在旅途永远属于留级的笨女人。喜欢躲在文字里游戏,也喜欢在世界里找自己,不必是完美,但愿渐渐完整。在新加坡《我报》写游记,也在《联合早报-四方八面》写专栏。笔名:路痴芬,笨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