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里斯本让我感觉到其极强的包容性。她既有着从地中海飘过来的热情和悠闲、从非洲传过来的野性、西欧的精雕细琢、伊斯兰世界的肃穆和神秘,更发放出 “陆止于此,海始于斯” 的豪情壮志。

作为一个在澳门长大的年轻人,走在黑白小石拼砌而成的街道上,晃过黄白的教堂和青绿的剧院的日常……看着这些带着精致细腻的雕花和粗犷的岁月痕迹,偶尔都会想想,统治过澳门400多年、在欧亚大陆另一端的葡萄牙,与澳门相似吗?

葡萄牙究竟是个怎样的国家?

久已听闻这个古老国度的很多故事,例如 “航海王子” 亨利基如何建立起走出中世纪后首个欧洲航海大国、佩德罗王子和伊奈斯凄美的爱情故事、各个修道院和耶稣会的辉煌和没落、首任蓬巴尔侯爵卡华路·梅露首相如何将经历了大地震后的里斯本化腐朽为神奇等等。如今,葡萄牙昔日的光荣和桂冠已经褪色了,但其魅力和历史,依旧长存在欧洲和人类发展史当中。就在澳门离开了葡萄牙管治20年后的2019年,我踏上了旅途,寻找这个国家里值得让更多人知道的故事。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七丘之城

晴空下的贾梅士广场。

第一印象

6月初的夏天,太阳毫无保留地发射着金箭,里斯本的空气是温暖的,大西洋的冷流经过特茹河(Tejo)的过滤,变成了凉爽清新的微风,轻拂着每个人的脸。我入住的民宿在拜萨 – 奇亚多区(Baixa-Chiado),窄窄的楼梯,古老的檐篷,老百姓的衣服就挂在窗外…… 情境如40年代葡萄牙歌手 Milú 的名曲《里斯本就是如此》(É assim Lisboa)的歌词形容一样。

在贾梅士广场(Luís de Camões Square)旁,咖啡厅、古籍店和甜品店林立,黄黄红红、如沙甸鱼罐头般的电车从身边擦身而过。广场上,老伯和嫲嫲悠闲地坐在咖啡座里,或阅读报纸、或望着行人发呆、或与友人喝着麦酿,十分自在。反观我们这些走在旅途上的人,要不研究地图,要不阅读旅游攻略,要不拿着葡挞(pastel de nata)自拍,一副副紧张狼狈的样子。这样一个城市人物风光,实在有趣。

这是我对拜萨 – 奇亚多的第一印象。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七丘之城

梦幻的嘉模广场。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七丘之城

幸存的建筑构件散落在嘉模修道院的地上。

曾毁于一旦

里斯本(Lisbon)和罗马一样,是一座 “七丘之城”,街巷蜿蜒,梯级层递,窗边的花草婆娑,路上的树荫翳翳。往下走了一会儿,再左转上坡,突然空中一片紫色,盛放的花朵把树枝压得沉沉的,原来我来到了另一小广场。这广场名叫嘉模(Carmo),因为旁边曾经有一嘉模修道院(Convento do Carmo)而得名。如今的修道院已变成废墟,因为1755年11月1日的那场里斯本大地震。

当年的大地震发生在早上,震央在葡萄牙对出大西洋的海底,地震持续了几分钟,毁掉了里斯本超过八成的建筑,包括大教堂、图书馆、歌剧院和皇宫等,就连航海先驱华士古·达加玛(Vasco da Gama)的珍贵航海资料,也毁于一旦。很多人逃到了广场和码头等空旷的地方,惊觉海平面降低了好几十米,沉船、生物尸体等触目可及。随后,巨大的海啸直扑首都,不少海防建筑和码头都受到损毁。祝融之祸接踵而来,全城被火焰烧了数个晚上。大地震夺走了里斯本近三分之一的人命,也摧毁了这个殖民王国的基石。在国王约瑟一世和首相蓬巴尔侯爵的领导下,各项重建工作很快就展开了,不少现代学科如地震学就此萌芽,里斯本浴火重生。

话说回来,嘉模修道院毁于大地震后,曾一度获得重修的机会,然而,一波的宗教改革之后,复修工作嘎然而止。如今,瘦削的肋拱横过天际的蓝色,投影出地上如骨头般的影子,幸存的古老文物或散落在原是教堂拱廊的地上,或储存在教堂里原是祭坛的空间里,让人凭吊,无限唏嘘。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七丘之城

圣胡斯塔升降机。

翻越山城好帮手

建造在山丘之间的里斯本,虽有石头铺成的可爱路面,也有怀旧味浓郁的有轨缆车。然而,最深入民心、用来翻越这座 “山城” 的好帮手,却是大大小小的升降机。升降机隐藏在不起眼的超市里、手信店旁、咖啡厅里,只要你能找到,就会为你服务,把你带到云边或是城里。最著名的升降机,非属于1902年开通的圣胡斯塔升降机莫属(Elevador de Santa Justa)。

圣胡斯塔升降连结了里斯本的下城区(Baixa,或称拜萨区)和上城区(Bairro Alto)。细腻的铁雕花,还有把硬净的铁支扭成螺旋形的栏杆、铁闸和窗花等,都令人联想起装饰艺术风格(Art Deco),貌似埃菲尔铁塔。此升降机的设计师 Raoul Mesnier de Ponsard 的确是埃菲尔的仰慕者。刚建成时,升降机使用蒸汽机运作,约5年后改用电力。这项工程为里斯本市民带来了便利,时至今天更变成了游人必来的景点。

穿过熙来攘往的下城区,淹没在超市旁的另一道时光机 – 城堡升降机(Elevador do Castelo)领我到圣乔治(São Jorge)山上的圣乔治城堡(Castelo de São Jorge)。远远就能看到拥有11个高塔的城堡,连同城墙圈起的城池,如一个宝玺印在山上,傲视山下的里斯本城。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七丘之城

从古老的街区看夕阳。

见证历史的城堡

缓缓走在上坡的石头路,城堡的入口就在转角处。摩尔式的拱门透露了它曾经的主人,但城门的另一边则有着供奉圣乔治的壁龛。人们发现城堡的位置早在公元前8世纪已经有人类生活的痕迹,以至后来从非洲来的迦太基人、罗马人和信奉伊斯兰教的摩尔人,都在此修筑和扩建城堡。1147年,由葡萄牙开国国王阿方素·恩立基斯(Afonso Henriques)带领的葡萄牙军,在里斯本战役中击溃摩尔人,圣乔治城堡从此见证了葡萄牙900余年的命途多舛。

甫进入城堡,就有一大片观景台,可把山下的里斯本市区、远在4月25日大桥(Ponte 25 de Abril)后方位于贝伦区的航海发现纪念碑看得清楚,色彩缤纷的小屋和形状各异的广场分布在丘陵之间和特茹河之畔,繁忙的交通和摩肩接踵的人们显得生气勃勃。宽阔的特茹河面向前展开,奔流到大西洋,最后海天一色。观望着如斯景象,更觉葡萄牙航海先驱们的气魄在萦绕。

城堡的中心区是由11个塔楼和城墙围绕的堡垒,虽然当年的住所和军事设施已经不复存在,但曾是国家档案室和天文台塔楼还有着代表他们的牌匾和标志仍有保留。堡垒附近还有一个展示厅,展示了摩尔人在此生活的痕迹,例如炊具、钱币、武器和宗教物品等等。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七丘之城

圣乔治城堡,千年来守护着里斯本。

独特的异域

里斯本让我感觉到其极强的包容性,同时感受到其自身文化强烈的魅力。她既有着从地中海飘过来的热情和悠闲、从非洲传过来的野性、西欧的精雕细琢、伊斯兰世界的肃穆和神秘,更发放出 “陆止于此,海始于斯” 的豪情壮志。这些品质,在欧洲的这一隅,出乎意外地融合成葡萄牙特有的文化。

有人说,葡萄牙文明是不存在的 – 一个法国和西班牙混血的贵族后代,跑来大西洋旁的一个小城市发展,赶走了穆斯林,当了 “葡萄牙” 王,葡萄牙才正式登上历史舞台。然而,就是因为这样奇特的开端,注定了葡萄牙人到处吸纳、不断丰富自身文化的一个民族,以至日后开拓出探索世界的一代霸权。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七丘之城

雍容大度的孔雀,让肃穆萧杀的城堡作它的背景。

旅游资讯:

如何前往

  • 葡萄牙共和国(Portugal)位于大西洋边,与西班牙接壤。首都里斯本位于特茹河的出海口,有一座国际机场,从机场可乘坐地下铁路进入市区,非常方便。笔者从香港乘坐阿联犹航空Emirates)、经杜拜而到达的。葡萄牙航空Air Portugal)亦有很多航线来往世界各地。

最佳旅游季节

  • 笔者是6月到访葡萄牙的。4 – 10月是葡萄牙的旅游旺季;6 – 8月是则是旅游高峰期,迎接欧洲及世界各地的游客。6月份的圣若昂节(Feira de São João)庆典持续整个月,大城市如里斯本和埃武拉(Évora)热情如火,热闹非凡。

签证

  • 葡萄牙位于申根区里,持有澳门、香港、台湾、马来西亚或新加坡等护照者,都可以在葡萄牙免签逗留90日。

货币

  • 葡萄牙使用欧元。

交通和景点

  • 里斯本有推出如台湾的悠游卡或是香港的八达通般的交通卡,叫 Viva Viagem Card,可用于地铁、巴士、渡轮、电车和有轨缆车。地铁站里的自动售卖机有售,每张0.5欧元,可充值,非常方便。地铁的车资按区域决定,从机场到市中心(Baixa-Chiado),约1.3欧元。
  • 里斯本也推出了 “里斯本卡”(Lisboa Card)让游客免付入场票、或是用折扣价买景点入场票,有24、48和72小时之分,价格从20欧元起。里斯本的著名景点如贝伦塔、热罗尼莫斯修道院和众多博物馆以至里斯本市外的几所修道院都包括在内。凭着此卡也可以免费使用里斯本的交通。

里斯本视频: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七丘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七丘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七丘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七丘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七丘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七丘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七丘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七丘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七丘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七丘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七丘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七丘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七丘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七丘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七丘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七丘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七丘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七丘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七丘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里斯本|七丘之城

陈家然

笔名旅徒行者,二十有三,澳门人,曾游历二十多国,向往一个只用背包、音乐和文字的生活。著有《游行摩洛哥》一书(2019头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