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泰國勿洞的第一友誼村活生生、不加修飾地展示了馬共歷史,不枉我千里迢迢跨越國境,才得以一窺真相。

泰國勿洞(Betong),一個在成長記憶里依稀聽聞過的地名,等我真正在谷歌地圖上查詢而發現它離家鄉如此近時,竟是拜一名台灣同事所賜。

台灣同事說,他爺爺在勿洞長大,自己打從懂事以來,每年都會跟家人回去一趟。

“勿洞,好熟悉的地名,我也不確定自己是否曾經去過。” 我說。

在他面前拿起手機上網搜查,才知道勿洞毗鄰家鄉吉打州(馬來西亞半島北部州屬)。由於大批廣西華僑定居再此,因此又有廣西村之稱。再說,勿洞還是當年馬共的根據地,對於缺乏好好了解馬共歷史的大馬人來說,那是最吸引人的。打從那刻起,我決定到勿洞走走看看。

那是一個天氣涼爽得剛好的早晨。我和旅伴從亞羅士打(Alor Star)出發,駛上高速公路,出了峨侖(Gurun)收費站後,車子開始在鄉野小路馳騁。大清早的路上車子稀少,周遭是一幅幅生動的鄉間生活寫照。在這樣的好天氣和好景色里開這車,以雀躍放鬆的心情向目的地駛去,確實是久違的暢快感。

我向來十分着迷於陸路穿越邊境的旅行方式,用那樣的方式感受國與國之間的銜接,以及跨國後的氛圍差異,是非常迷人的一件事。雖然如此,自駕跨越邊境卻是頭一遭。

Bigfoottraveller.com|泰國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歷史

泰國的 7-11 販售很多小包裝的沐浴乳和保養品等,對旅人來說非常方便。

穿越層層海關

經過錫(Sik)、華玲(Baling)和高烏(Pengkalan Hulu)等小鎮後,馬泰邊境海關已近在咫尺。

經過免稅商店準備駛出大馬領土時,被海關警察攔下,拿出早已準備好的車主登記書讓他過目後,這時才是噩夢的開始。

“這輛車的車主是誰?”

“我爸。”

“有授權書嗎?”

“沒有,可是他是我爸。” 我當下竟然笨得在思考身份證上會不會印上雙親的名字。

“這樣不行,那你說怎麼辦好呢?你們是什麼職業的?”

入世未深的我們竟然很誠實地報出自己是工程師,他一直重複問我倆該怎麼辦。我倆與他面面相覷,內心其實很清楚,請他 “喝咖啡” 是唯一的解決之道,只是在內心琢磨着行情。或許,他們會認為工程師是高薪職業,所以又是另一種行情?

請他 “喝完咖啡” 後,除了痛恨自己助紂為虐的行為,也好奇:要是我當真拿出車主授權書,他難道就沒有其他法子為難我們了嗎?

Bigfoottraveller.com|泰國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歷史

勿洞博物館在佇立在市區,是外觀非常搶眼的建築物。

見招拆招

在馬國的海關遇到小小困難後,抵達泰國海關亦沒有想象中順利。數位婦女排排坐在海關大廳外,專門替要到泰國短程旅遊的遊客填寫瑣碎的表格,每張表格徵收一到兩令吉的費用。雖然費用不高,但以每天的遊客量來說,一天下來着實也賺了不少。填了表格進入大廳後,被各種名目徵收了大大小小的費用,但跟那群沒有任何官方身份坐在外頭賺錢的婦女一樣,這裡很多程序不需釐清,默默接受這流傳至今的做法便是。要知道在馬泰邊境,有其自成一格的作風,在這裡沒有不可能發生的事。

以為過了兩國海關總算可以朝勿洞市區邁進,但還有最後一關:檢查從馬國過來的車子是否有合法的登記書。內心做好又要破費的心裡準備,沒想到官員只是告誡,請我們下次記得準備車主的身份證影本或是授權書,讓我們看了相關範例後分毫不收就放我們離開。果然,這裡的一切都是如此難以摸透。

從邊境繼續開了不久即抵達市區,看着市區鐘樓指向的時間,才想起這裡比馬國慢了一小時。從早上出發開始就折騰了許久,這時差讓人有種賺到一小時的確幸。

Bigfoottraveller.com|泰國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歷史

走入地道,仿若在歷史中穿梭 / 走在四周是青蔥翠綠的木棧道上,追溯馬共歷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國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歷史

在森林中若隱若現的大伯公廟,是當年隱沒林中的人們信仰的支柱 / 地道出口外的千年大樹,讓站在它面前的人都顯得渺小。

來勿洞上馬共歷史課

馬共兩大友誼村位在距離勿洞市區約莫十幾公里路程的山頭,第一友誼村以馬共開鑿的地道聞名,第二友誼村則臨近氣候沁涼、種植各種植物花卉的 “萬花園”。兩者目前都開放讓遊客參觀,也是勿洞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景點。

我們造訪勿洞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實地親臨當年馬共打游擊戰的現場,不要任何的包裝或刪減,最近距離地接觸那段我們都應該了解的歷史。

雖然沒有辦手機網路,但沿路都有路牌指示前往友誼村地道的方向,沿着山路蜿蜒而上不久,既可以看到 “第一友誼村” 的大牌匾。

友誼村入口處有販賣小吃、水果和勿洞聞名的手信 – “大力王” 山靈芝等。“大力王” 名字詼諧有趣,是勿洞盛產的一種中藥,據說用以煲湯有強身健體之效。來勿洞若不知道要買哪些有代表性的手信,帶包 “大力王” 回去便是。

Bigfoottraveller.com|泰國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歷史

地道外展示了各種當年的炊具。

踩在四周皆是蒼翠綠林的木棧道上,我們緩緩往地道入口前進,開始了此次的探索與穿越之旅。

設置在地道入口的歷史展覽館,往裡頭走一遭,便彷彿上了一門馬共歷史課。當年馬共軍隊使用的武器、炊具、醫療用具、樂器、書籍等,活生生地陳列在裡頭。它們大多已生鏽或泛黃,卻都承載了整個馬共軍隊的群體記憶。

在裡頭品讀了這些有着時間刻痕的器具及相關文字記載後,我站在雨林中,隱約看到雨林深處色彩鮮艷的大伯公廟。想象着數十年前的祖輩在此過着提心弔膽、東躲西藏的日子。他們在此生存,也在此生活。他們看書、畫畫、寫字、玩樂器怡情,祭拜大伯公維護着自己的信仰。

走入地道,彷彿墜入時光隧道。地道除了作為防空洞,也是他們休息、就寢、工作的地方。地道全場約莫一公里,有好幾個出口,每個出口都通向不同的景色。走在地道中,人就像在有血有淚的歷史當中走進走出,一直走到地道出口,才恍若隔世。

從其中一個出口出來,可以看到友誼村裡相當具有代表性的千年大樹。其他扶老攜幼的遊客又是讚歎又是興奮,一家人爭相在大樹前合影。站在大樹前,所有人頓時顯得渺小。

第一友誼村活生生、不加修飾地展示了馬共歷史,不枉我千里迢迢跨越國境,才得以一窺真相。

Bigfoottraveller.com|泰國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歷史

萬花園有住宿設施,不少家庭會在此留宿。

旅途上的平凡之路

離開第一友誼村後,往萬花園邁進。這裡就像勿洞的金馬侖高原,花卉和其他各種植物的數量不勝枚舉。這裡也有可供住宿的度假屋,想遠離喧囂夜晚享受璀璨的星空,這裡是個好選擇。難得的是,平日在台灣的工作地點空氣品質堪憂,來到這裡整個人被新鮮空氣包覆著,終於有 “放假了” 的感覺。

可惜天公不作美,接近傍晚時開始飄起小雨,過不一會兒就演變成滂沱大雨。我們驅車返回市區的路上,前方是載滿一家人的皮卡車,坐在開放式后座的一家大小狼狽地想辦法遮雨,但很顯然無效。看到這景象,真是又憐憫又好笑。

出發前沒有預訂住宿,吃過晚飯的我們在驅車亂晃,尋找落腳的地方。我和朋友都是習慣窮游的背包客,雖然這次開着車子小旅行似乎有點奢侈,但對住宿環境不挑剔,廉宜乾淨就好。很快地,我們找到了一個晚上每人大約200泰銖的旅館。

這樣隨性旅行着,總算一掃平日工作上的陰霾。隔天返國的路上,我們挑了跟去程不同的路徑。路上車子稀少,前方是寬闊的道路,一旁是連綿的群山,搖下車窗是清新舒爽的空氣。

此時,我只想哼唱朴樹的《平凡之路》。

Bigfoottraveller.com|泰國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歷史

隔天一早出發回國前,吃了一頓極具當地特色的早點。

旅遊資訊:

交通

  • 到勿洞旅遊只能自駕,目前沒有適宜的公共交通工具可以代步。

氣溫

  • 勿洞全年悶熱和潮濕,須注意防晒以免中暑。第二友誼村萬花園是勿洞境內的避暑勝地。

溫馨提醒

  • 自駕前往記得攜帶護照和車主登記書,若非登記在本人名下須準備車主身份證影本或授權書。

* 以上遊記內容不代表本刊立場。

Bigfoottraveller.com|泰國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歷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國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歷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國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歷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國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歷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國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歷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國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歷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國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歷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國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歷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國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歷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國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歷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國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歷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國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歷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國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歷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國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歷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國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歷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國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歷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國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歷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國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歷史

曾櫻子

出生於馬來西亞米鄉,待過大山腳,高中畢業後遠赴台灣。念的是化學,業餘喜愛文字、旅行與電影,享受生活這種微妙的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