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泰国勿洞的第一友谊村活生生、不加修饰地展示了马共历史,不枉我千里迢迢跨越国境,才得以一窥真相。

泰国勿洞(Betong),一个在成长记忆里依稀听闻过的地名,等我真正在谷歌地图上查询而发现它离家乡如此近时,竟是拜一名台湾同事所赐。

台湾同事说,他爷爷在勿洞长大,自己打从懂事以来,每年都会跟家人回去一趟。

“勿洞,好熟悉的地名,我也不确定自己是否曾经去过。” 我说。

在他面前拿起手机上网搜查,才知道勿洞毗邻家乡吉打州(马来西亚半岛北部州属)。由于大批广西华侨定居再此,因此又有广西村之称。再说,勿洞还是当年马共的根据地,对于缺乏好好了解马共历史的大马人来说,那是最吸引人的。打从那刻起,我决定到勿洞走走看看。

那是一个天气凉爽得刚好的早晨。我和旅伴从亚罗士打(Alor Star)出发,驶上高速公路,出了峨仑(Gurun)收费站后,车子开始在乡野小路驰骋。大清早的路上车子稀少,周遭是一幅幅生动的乡间生活写照。在这样的好天气和好景色里开这车,以雀跃放松的心情向目的地驶去,确实是久违的畅快感。

我向来十分着迷于陆路穿越边境的旅行方式,用那样的方式感受国与国之间的衔接,以及跨国后的氛围差异,是非常迷人的一件事。虽然如此,自驾跨越边境却是头一遭。

Bigfoottraveller.com|泰国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历史

泰国的 7-11 贩售很多小包装的沐浴乳和保养品等,对旅人来说非常方便。

穿越层层海关

经过锡(Sik)、华玲(Baling)和高乌(Pengkalan Hulu)等小镇后,马泰边境海关已近在咫尺。

经过免税商店准备驶出大马领土时,被海关警察拦下,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车主登记书让他过目后,这时才是噩梦的开始。

“这辆车的车主是谁?”

“我爸。”

“有授权书吗?”

“没有,可是他是我爸。” 我当下竟然笨得在思考身份证上会不会印上双亲的名字。

“这样不行,那你说怎么办好呢?你们是什么职业的?”

入世未深的我们竟然很诚实地报出自己是工程师,他一直重复问我俩该怎么办。我俩与他面面相觑,内心其实很清楚,请他 “喝咖啡” 是唯一的解决之道,只是在内心琢磨着行情。或许,他们会认为工程师是高薪职业,所以又是另一种行情?

请他 “喝完咖啡” 后,除了痛恨自己助纣为虐的行为,也好奇:要是我当真拿出车主授权书,他难道就没有其他法子为难我们了吗?

Bigfoottraveller.com|泰国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历史

勿洞博物馆在伫立在市区,是外观非常抢眼的建筑物。

见招拆招

在马国的海关遇到小小困难后,抵达泰国海关亦没有想象中顺利。数位妇女排排坐在海关大厅外,专门替要到泰国短程旅游的游客填写琐碎的表格,每张表格征收一到两令吉的费用。虽然费用不高,但以每天的游客量来说,一天下来着实也赚了不少。填了表格进入大厅后,被各种名目征收了大大小小的费用,但跟那群没有任何官方身份坐在外头赚钱的妇女一样,这里很多程序不需厘清,默默接受这流传至今的做法便是。要知道在马泰边境,有其自成一格的作风,在这里没有不可能发生的事。

以为过了两国海关总算可以朝勿洞市区迈进,但还有最后一关:检查从马国过来的车子是否有合法的登记书。内心做好又要破费的心里准备,没想到官员只是告诫,请我们下次记得准备车主的身份证影本或是授权书,让我们看了相关范例后分毫不收就放我们离开。果然,这里的一切都是如此难以摸透。

从边境继续开了不久即抵达市区,看着市区钟楼指向的时间,才想起这里比马国慢了一小时。从早上出发开始就折腾了许久,这时差让人有种赚到一小时的确幸。

Bigfoottraveller.com|泰国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历史

走入地道,仿若在历史中穿梭 / 走在四周是青葱翠绿的木栈道上,追溯马共历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国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历史

在森林中若隐若现的大伯公庙,是当年隐没林中的人们信仰的支柱 / 地道出口外的千年大树,让站在它面前的人都显得渺小。

来勿洞上马共历史课

马共两大友谊村位在距离勿洞市区约莫十几公里路程的山头,第一友谊村以马共开凿的地道闻名,第二友谊村则临近气候沁凉、种植各种植物花卉的 “万花园”。两者目前都开放让游客参观,也是勿洞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景点。

我们造访勿洞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实地亲临当年马共打游击战的现场,不要任何的包装或删减,最近距离地接触那段我们都应该了解的历史。

虽然没有办手机网路,但沿路都有路牌指示前往友谊村地道的方向,沿着山路蜿蜒而上不久,既可以看到 “第一友谊村” 的大牌匾。

友谊村入口处有贩卖小吃、水果和勿洞闻名的手信 – “大力王” 山灵芝等。“大力王” 名字诙谐有趣,是勿洞盛产的一种中药,据说用以煲汤有强身健体之效。来勿洞若不知道要买哪些有代表性的手信,带包 “大力王” 回去便是。

Bigfoottraveller.com|泰国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历史

地道外展示了各种当年的炊具。

踩在四周皆是苍翠绿林的木栈道上,我们缓缓往地道入口前进,开始了此次的探索与穿越之旅。

设置在地道入口的历史展览馆,往里头走一遭,便仿佛上了一门马共历史课。当年马共军队使用的武器、炊具、医疗用具、乐器、书籍等,活生生地陈列在里头。它们大多已生锈或泛黄,却都承载了整个马共军队的群体记忆。

在里头品读了这些有着时间刻痕的器具及相关文字记载后,我站在雨林中,隐约看到雨林深处色彩鲜艳的大伯公庙。想象着数十年前的祖辈在此过着提心吊胆、东躲西藏的日子。他们在此生存,也在此生活。他们看书、画画、写字、玩乐器怡情,祭拜大伯公维护着自己的信仰。

走入地道,仿佛坠入时光隧道。地道除了作为防空洞,也是他们休息、就寝、工作的地方。地道全场约莫一公里,有好几个出口,每个出口都通向不同的景色。走在地道中,人就像在有血有泪的历史当中走进走出,一直走到地道出口,才恍若隔世。

从其中一个出口出来,可以看到友谊村里相当具有代表性的千年大树。其他扶老携幼的游客又是赞叹又是兴奋,一家人争相在大树前合影。站在大树前,所有人顿时显得渺小。

第一友谊村活生生、不加修饰地展示了马共历史,不枉我千里迢迢跨越国境,才得以一窥真相。

Bigfoottraveller.com|泰国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历史

万花园有住宿设施,不少家庭会在此留宿。

旅途上的平凡之路

离开第一友谊村后,往万花园迈进。这里就像勿洞的金马仑高原,花卉和其他各种植物的数量不胜枚举。这里也有可供住宿的度假屋,想远离喧嚣夜晚享受璀璨的星空,这里是个好选择。难得的是,平日在台湾的工作地点空气品质堪忧,来到这里整个人被新鲜空气包覆着,终于有 “放假了” 的感觉。

可惜天公不作美,接近傍晚时开始飘起小雨,过不一会儿就演变成滂沱大雨。我们驱车返回市区的路上,前方是载满一家人的皮卡车,坐在开放式后座的一家大小狼狈地想办法遮雨,但很显然无效。看到这景象,真是又怜悯又好笑。

出发前没有预订住宿,吃过晚饭的我们在驱车乱晃,寻找落脚的地方。我和朋友都是习惯穷游的背包客,虽然这次开着车子小旅行似乎有点奢侈,但对住宿环境不挑剔,廉宜干净就好。很快地,我们找到了一个晚上每人大约200泰铢的旅馆。

这样随性旅行着,总算一扫平日工作上的阴霾。隔天返国的路上,我们挑了跟去程不同的路径。路上车子稀少,前方是宽阔的道路,一旁是连绵的群山,摇下车窗是清新舒爽的空气。

此时,我只想哼唱朴树的《平凡之路》。

Bigfoottraveller.com|泰国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历史

隔天一早出发回国前,吃了一顿极具当地特色的早点。

旅游资讯:

交通

  • 到勿洞旅游只能自驾,目前没有适宜的公共交通工具可以代步。

气温

  • 勿洞全年闷热和潮湿,须注意防晒以免中暑。第二友谊村万花园是勿洞境内的避暑胜地。

温馨提醒

  • 自驾前往记得携带护照和车主登记书,若非登记在本人名下须准备车主身份证影本或授权书。

* 以上游记内容不代表本刊立场。

Bigfoottraveller.com|泰国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历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国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历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国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历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国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历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国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历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国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历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国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历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国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历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国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历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国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历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国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历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国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历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国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历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国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历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国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历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国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历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国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历史
Bigfoottraveller.com|泰国勿洞|追溯一段模糊的历史

曾樱子

出生于马来西亚米乡,待过大山脚,高中毕业后远赴台湾。念的是化学,业余喜爱文字、旅行与电影,享受生活这种微妙的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