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我全身乏力,無法進食,連站起來都覺得困難。我捉住了力氣的尾巴,站了起來,踉蹌地走出門外去,找張椅子坐下。大腿和手臂開始強烈地抖動,甚至麻痹,幸好呼吸得以慢慢地調和過來。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爬山時我最怕階梯。和我一起爬過山的朋友都清楚,爬山時我的呼吸聲很大,也看過我在半途中因為喘不過氣來而乾嘔。我真的不懂哪兒來的勇氣,會報名參加喜馬拉雅山的登山旅行。我對自己說:“登上人生的高峰,一次就好。” 出發前,我有股寫封遺書的衝動,搞不好真的會死掉。我懼怕的程度,可想而知。

話雖如此,當真的遇上很長的階梯路時,我會什麼都不想,也不敢想,甚至於抬頭看都迴避了。我專註於一步一步地往上爬,小心注意腳下的每一步,調和心跳與呼吸。出發之前我鍛煉了一段時間,但我的體力始終沒有達到登山該有的水平。更何況,我曾患過高山症,至今心有餘悸。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途經淳樸的村子。

出師未捷身先死

喜馬拉雅山脈長達2400公里,跨越西藏、巴基斯坦、印度、尼泊爾和不丹等國家。由於喜馬拉雅山脈在尼泊爾境內,所以尼泊爾擁有很多以大本營為終點的徒步路線。最為聲名遠播的,要屬珠穆朗瑪峰大本營(Everest Base Camp),因為珠穆朗瑪峰是世界最高峰。安納布爾納環線(Annapurna Circuit)也很有名,徒步旅行長達15 – 17天的徒步。論高度,安納布爾納大本營不及珠峰大本營,但其特色是沿途可在近距離看見美麗的山峰。

我選擇了2012年才開發的徒步路線 – Mardi Himal Trek。Mardi Himal 大本營(MBC)位於安納布爾納區域,徒步旅程只須6天,整個旅程的最高點是海拔4500米。由於是較新的徒步路線,還未過度開發,據嚮導說,還沒那麼商業化。

出發的前一晚,突然流起了鼻涕,接着鼻塞。出師未捷身先死,心情實在鬱悶。乘搭夜班機飛抵加德滿都,處理簽證後抵達酒店時,已是深夜。我吃了感冒藥,希望止住鼻涕。然而,鼻涕直到回國後都不曾停過,它像山川流水一樣,流流停停,停停流流的。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結束了第一天的行程,Pitam Deurali 山谷瀰漫著濃霧。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隔天一早起來,驚見雪山。

風塵僕僕

加德滿都(Kathmandu)給我第一個印象,是塵土飛揚。第一個早上,我們租車從加德滿都去博克拉(Pokhara)。為了避開塞車路段,司機選擇一條經過村子的路。第一次體驗那麼糟糕的塵土,瀰漫於空氣的塵土,把路邊的樹和樹葉都染成了灰色。由於路況不佳,我又坐在后座,車子晃得像是在騎馬。腦海突然浮現一個世界末日的電影畫面,幻想自己正在趕路逃亡中。

抵達博克拉是6小時後的事了。首個任務是購買登山用的裝備,包括睡袋、登山杖、頭燈、保暖品等等。博克拉是個購物的好地方,選擇多,價錢公道。麻煩的是,你要懂得殺價。

登山的第一天,我們從海拔1700米的 Phedi 出發,途中在海拔1900米的澳洲營地(Australian Camp)吃午餐,然後繼續跋涉到海拔2140米的 Pitam Deurali 山谷,結束第一天的行程。抵達山谷時是下午3點,整個山谷瀰漫著濃霧,颳起風時很冷,大家都躲到茶室里去。才下午3點多,我們到底還能幹嘛?泡咖啡、瞎聊、邊休息邊等天黑,等晚餐時間。我慣性的旅行,是從早走到晚,不間斷拍照的。第一次體驗要那麼早就休息了的旅程,還真不習慣。後來,我適應了,如今回想,怎麼也想不起當時幹了什麼。那段記憶被大自然吸走了。

夜間一直醒來,一直想上廁所。我的床在房門前面,木門底下有個縫,冷風像無數條看不見的蟲,從門縫溜進來往我的睡袋裡鑽,然後再潛入襪子里,啃咬我的腳。第一次睡在睡袋裡,好不習慣,手腳無法好好伸展,轉身也不容易,實在難熬,只好一直上廁所來消磨時間。

凌晨5點半,我不想再睡了。走出房外,驚見雪山的輪廓,這才發現我們住的地方,跟雪山靠得很近,雪山昨天被濃霧遮擋住了。第一次那麼靠近雪山,興奮不已。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那片原始森林很美。

得意忘形

第2天,我們須走4小時的路,越過森林,抵達森林營地(Forest Camp)。登山者用時間來計算路程,而不是公里。越往上跋涉,要花的時間越長。以城市的思維來形容,就是越往上越塞車。明明只有1公里,卻要花上1小時。

往森林營地的路並不難,那片原始森林很美。我放慢腳步,拍了很多照片。

我成了永遠走在最後的那個人,呼吸猛烈,但藉助登山杖,再加上日前的鍛煉,直至森林營地為止,我的體力還算可以。

我覺得我在家鄉鍛煉的山頭,比當下難多了。我沾沾自喜,也開始發白日夢。夢見自己終於登上大本營,揮着國旗,和大家一起合照,高喊:“阿媽,我達左啦!(粵語)”。“明天需要氧氣筒嗎?” 嚮導調侃,把我從白日夢中拉回現實。當下我開始意識到,明天的路段會難一倍以上,那是一段6小時的路程,從海拔2550米跋涉至3550米,過了3000米的高度,就很容易患上高山症了。意識到了難度後,我心裡做了個決定:明天把相機收起,專註於腳步與呼吸。

導遊從我的眉間看見了憂慮,拍拍我肩膀對我說:“我們只煩惱今天的事就好,明天的事明天再說。 ” 他說以前帶過一個團,有個老外青年曾對他說,每天早上醒來彷彿新生。青年說:“I am a new life now!” 導遊用這個故事來鼓勵我。

隔天早上,我看見導遊,對他說的第一句話就是 “ I am a new life now!”

但真的是這樣嗎?

很遺憾,第三天,我被高山症擊垮了。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雲在腳下。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論高度,安納布爾納大本營不及珠峰大本營,但其特色是沿途可在近距離看見美麗的山峰。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那麼靠近雪山,興奮不已。

正式和高山症碰面

從森林營地到高營地(High Camp),會經過低營地(Low Camp),那是一個海拔3000米的營地。過了那兒再上去,雲層就在腳底了。我知道過了海拔3000米,空氣開始稀薄,便容易患上高山症,於是提醒自己,要更小心控制呼吸,動作要比平時慢。

經過低營地後,我們休息吃午餐。午餐的地方距離低營地約1小時路程,海拔約3200米,可以清楚地看到建在喜馬拉雅山脈山峰上的觀景台,是個非常漂亮的景點。我就在那兒,遇見了高山症。

從低營地到觀景台,我控制氣息,一步一腳印,非常專註。我不理路況有多崎嶇,有多少階梯,有多難爬,我只是專註於腳下的安全與氣息。我勢必要抵達目的地,無論多慢都無所謂。抵達觀景台時,我是多麼地興奮。我小心呼吸,不斷視察自己有否呼吸困難,頭也沒痛,一切安好。我很高興,以為自己克服了高山症!

然而,高山症卻在我不經意的時候,降臨到我身上。

用餐時,我突然覺得呼吸困難,暈眩了起來。我全身乏力,無法進食,連站起來都覺得困難。嚮導與領隊勸我到外面呼吸新鮮空氣,我捉住了力氣的尾巴,站了起來,踉蹌地走出門外去,找張椅子坐下。大腿和手臂開始強烈地抖動,甚至麻痹,幸好呼吸得以慢慢地調和過來。

嚮導將一小儀器夾着我的食指,測量我的心跳與血氧。一切正常,他說。雖然我的癥狀很像患了高山症,不過心跳與血氧氣指標卻正常。再吃些東西補充體力吧,我可以繼續走下去的,我告訴自己。

但是,我,真的,吃不下了。

當時,我吃的是尼泊爾的國餐 – 達八(Dal Bhat),是營養完整的一餐,有米飯、豆湯、馬鈴薯、蔬菜、咖喱,還有雞塊。我一路上吃過多次,皆沒事。不料,3000米後達八成了我的陰影,直到下山,我不敢再吃達八。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副嚮導 Raju。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Raju 總在前方等着。

意志力和身體的對抗

再出發的時候到了,嚮導建議我回到低營地,說下到低營地就會好起來。我心情沮喪,黯然無光。夢滅了,別說大本營,連高營地都到不了。我很困,很虛弱,但我剋制自己,不讓自己躺下。我記得領隊 Evie 姐告訴過我,如果累了就睡覺的話,很容易患上高山症。我隱約覺得如果我睡着的話,就會生病,所以我要撐住。

我選擇靜靜地望着大家離我而去,然後打個哈欠。

副嚮導留下陪我,他名叫 Raju,是一個非常安靜的人。他留下來負責幫我提包包、打點房宿以及餐點事項。其實他也想上山吧,但職責所在,被逼留下了,我雖覺不好意思,但也無可奈何。Raju 靜靜地坐在一旁,沒來安慰我。兩人各自發獃,時間依然流逝,室外霧集霧散,魚尾峰若隱若現。在我發困快昏睡過去時,體力突然迥光返照。我吸了一口氣,起立,走到 Raju 跟前對他說:“我好起來了,不過時間已經遲了,而且剛才我沒吃,沒體力再爬了,所以我決定今晚留下來過夜,明天如果狀況好的話,我們繼續往上,如果不行沒辦法了,就下山。”

一口氣把話說完後,我心裡舒服了。

我很篤定,只要我度過當晚,睡眠充足的話,我明天肯定可以再繼續前行。我有在西藏高原過夜的經驗,如果真的患上高山症,晚上是無法好好躺下睡覺的。在西藏時,我患上嚴重的高山症,晚上躺平時,頭疼得像要裂開,整個晚上,我是坐着睡覺的。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這樣的景色真叫人心曠神怡啊!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走得慢些,看得更清一些。

如獲新生

下午3點多,登山人群紛紛離開了觀景台。我拿出相機、手機、腳架到觀景台去,整個壯麗雪山景色是我的了。我一直在趕路,要不是我垮了,根本無法像當時那樣好好拍照。這樣想,突然得到了安慰。

早上起來,我充滿了力量。室外的桌上結了一層冰霜,我學孫悟空用手指留字,拍了一張照片留念。在雲端上觀看日出真的很美,雪染的山峰被染上金色,峰頂偶爾還會冒起白煙,就像金色冰淇淋一樣。不知從哪兒冒出一群氂牛,吃起草來。我與 Raju 8點正開始往上走。那一段路,我走得非常輕鬆,不再擔心會拖累隊友而趕路,不必小心翼翼地注意腳步,自然漫步。想停就停,想拍照就掏出相機。Raju 像我的管家一樣,一直在前面靜靜地等候。我篤定,我至少能抵達高營地。

抵達高營地後,我又貪婪地想趕上隊友,和他們一起登上大本營。高營地人山人海,人多到必須爭床位,沒搶到床位的客人,只好到外頭紮營。

午餐後(約11點),我問 Raju,上到大本營再下來是不是只須6小時?如果是,天黑以前(大約5點),我應該可以回到營地了。他支支吾吾的,我覺得有點不對勁,但等不及他回答,就趕着出發了。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美麗的高原。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雪染的山峰被染上金色。

往大本營前進

從高營地到大本營那條路,真不好走。上到那麼高的地方,已經看不到樹木了,在崎嶇的山隘徒步,感覺非常危險。大多時候路不明顯,往下望時覺得恐怖。由於沒樹,太陽靠得很近,很曬。那是一段很考意志力的路程。走到分岔路時,Raju 叫住我,說他得先問路,坦承他沒上過這座山頭的大本營。

“What?!” 我的信心再被打擊。不問路還好,問到一個好心人,那人勸我們別上大本營了,因為已晚。他建議我明天早上4點再出發。

“你看現在太熱了,而且大本營還很遠呢。” 他說。我的信心瞬間垮掉,疑慮湧上心頭,萌起打退堂鼓的念頭。

我決定在半途轉頭。我在高營地等候隊友們下山,從他們出發的時間直到回來營地,一共花了8小時。好心人沒說錯,如果我當時硬着頭皮上去,估計也到不了大本營,因為我無法在天黑以前趕回來。沒能抵達安納布爾納大本營,是一大遺憾。我雖在半路垮了,如今成功抵達高營地,已經很幸運了。

這次帶着遺憾回國,卻有個好的結果,因為我已下定決心,回家後會更積極鍛煉,然後期待下一個大本營。回家後,我發現我是真的患上高山症了。不一樣的是,我患上的是那種一直想再爬高山的病症。本來打算人生的高峰一次就好,爬完後竟然還想再爬。難怪很多人都:“Nepal, once is never enough!”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壯麗的喜馬拉雅山脈。

旅遊資訊

簽證

  • 除了印度國民外,任何人到尼泊爾旅行皆須簽證。Visa On Arrival(美金30元 / 15日)在過關卡時須自行支付。
  • 申請落地簽證,雖然可以不用自備照片,在那兒有機器免費拍照及打印,但是如果遇上機器壞了,或排長龍就麻煩了。故建議自備照片、打印表格並且寫好,那會快很多。
  • 準備美金付款,更划算。
  • 欲了解簽證詳情,可瀏覽尼泊爾移民局網站

氣候

  • 9月到11月是徒步旅行的最佳季節。12月天氣更晴朗,登山客少,山石又穩固,不容易雪崩,但氣溫相對更低,海拔最高處氣溫在零下左右。

  • 跋涉高山的確須輕盈上路,但也必須要有足夠的配備來應付寒冷的天氣。我上山的時候是11月,冬季還沒開始,雖然很冷,但還能忍受。列我覺得必須攜帶的物品,供讀者參考:
  • 睡袋(-10攝氏)
  • 防水袋(把睡袋和重要的衣服都包起來,雨難料)
  • 頭燈(半夜上廁所須用到)
  • 感冒藥、防流鼻涕的葯、止痛藥、防瀉藥
  • 登山杖一對
  • 防水的風衣和風褲
  • 衛生衣褲(晚上睡覺才穿)
  • 保暖的羊毛服和帽、羽絨服、手套
  • 羊毛襪(最好帶兩套,晚上睡覺時也套上)
  • 登山鞋(別穿球鞋)、拖鞋(到了營地才穿,讓你的腳好好的休息)
  • 熱量乾糧,巧克力(半路肚子餓時可充饑,大約兩天三條的量)
  • 大背包和小背包(大的請人背,小的自己背)
  • 熱水壺和水壺(500ml就足夠了)
  • 防晒油
  • 濕紙巾(請別在山上丟,用膠帶把用過的紙巾包起來,回到山底才丟)
  • 潤唇膏

* 睡袋、防水袋、登山杖和保暖衣物可在博克拉用便宜的價錢買到。

  • 推薦 Blue Forest Adventure,嚮導是文中提及的 Evie 姐,因為是她帶團,我才敢去跋涉高山。我對她有十分的信任,她是我心目中的夏爾巴人。
  • 博克拉有很多旅行社可以帶你跋涉,如果你剛好在尼泊爾,心血來潮想上山,也可以嘗試接洽當地的旅行社。

溫馨提醒

  • 雖然天氣很冷,跋涉還是會讓你流汗,到了營地,要趕緊把汗濕得衣服換了。不建議沖涼,旅館一般沒有熱水設備,用濕紙巾擦身體就好。
  • 自己攜帶好喝的三合一咖啡絕對不會錯的,你只要跟茶室點瓶熱水來泡就好了。
  • 不必擔心吃不慣當地食物,茶館有披薩、有水餃(momo),還有韓國湯麵,選項很多。不過每一家茶室的選項都大同小異,總有一天會覺得膩。不妨帶自己喜歡的東西上去,比如說肉乾、肉絲、各種豆類。
  • 不要因為天氣冷就站在太陽底下取暖,小心被陽光炙傷,防晒功夫不得馬虎。

Mardi Himal Trek 視頻: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我和高山症頭碰頭

王同

王同來自馬來西亞北部,家鄉在檳榔嶼。他是一民電腦工程師,靠編寫軟件程式維生。第一次出國旅行應該是在還沒懂事的三歲,由父母親帶到暹羅去探親。他說他只記得在暹羅被蚊子咬得很慘,還有三叔公買了可愛的鐵猴子玩具給他。第一次自己賺錢出遠門是去台灣。那是2008年末的冬天,他在阿里山跨過了年。凌晨跨年之際,他待在旅館裡看跨年演唱會的現場直播。第一次聽盧廣仲唱 "我愛你",深深地被 "太陽公公出來了" 這句歌詞吸引住了。有一陣子王同非常熱衷於蠟筆畫與寫小說。自從台灣旅行回來後,他開始寫遊記。最近的他發現自己非常喜歡街拍,也砸了不少錢在相機與鏡頭上。為了拍更多的好照片,他開始積極地籌備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