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我全身乏力,无法进食,连站起来都觉得困难。我捉住了力气的尾巴,站了起来,踉跄地走出门外去,找张椅子坐下。大腿和手臂开始强烈地抖动,甚至麻痹,幸好呼吸得以慢慢地调和过来。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爬山时我最怕阶梯。和我一起爬过山的朋友都清楚,爬山时我的呼吸声很大,也看过我在半途中因为喘不过气来而干呕。我真的不懂哪儿来的勇气,会报名参加喜马拉雅山的登山旅行。我对自己说:“登上人生的高峰,一次就好。” 出发前,我有股写封遗书的冲动,搞不好真的会死掉。我惧怕的程度,可想而知。

话虽如此,当真的遇上很长的阶梯路时,我会什么都不想,也不敢想,甚至于抬头看都回避了。我专注于一步一步地往上爬,小心注意脚下的每一步,调和心跳与呼吸。出发之前我锻炼了一段时间,但我的体力始终没有达到登山该有的水平。更何况,我曾患过高山症,至今心有余悸。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途经淳朴的村子。

出师未捷身先死

喜马拉雅山脉长达2400公里,跨越西藏、巴基斯坦、印度、尼泊尔和不丹等国家。由于喜马拉雅山脉在尼泊尔境内,所以尼泊尔拥有很多以大本营为终点的徒步路线。最为声名远播的,要属珠穆朗玛峰大本营(Everest Base Camp),因为珠穆朗玛峰是世界最高峰。安纳布尔纳环线(Annapurna Circuit)也很有名,徒步旅行长达15 – 17天的徒步。论高度,安纳布尔纳大本营不及珠峰大本营,但其特色是沿途可在近距离看见美丽的山峰。

我选择了2012年才开发的徒步路线 – Mardi Himal Trek。Mardi Himal 大本营(MBC)位于安纳布尔纳区域,徒步旅程只须6天,整个旅程的最高点是海拔4500米。由于是较新的徒步路线,还未过度开发,据向导说,还没那么商业化。

出发的前一晚,突然流起了鼻涕,接着鼻塞。出师未捷身先死,心情实在郁闷。乘搭夜班机飞抵加德满都,处理签证后抵达酒店时,已是深夜。我吃了感冒药,希望止住鼻涕。然而,鼻涕直到回国后都不曾停过,它像山川流水一样,流流停停,停停流流的。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结束了第一天的行程,Pitam Deurali 山谷弥漫着浓雾。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隔天一早起来,惊见雪山。

风尘仆仆

加德满都(Kathmandu)给我第一个印象,是尘土飞扬。第一个早上,我们租车从加德满都去博克拉(Pokhara)。为了避开塞车路段,司机选择一条经过村子的路。第一次体验那么糟糕的尘土,弥漫于空气的尘土,把路边的树和树叶都染成了灰色。由于路况不佳,我又坐在后座,车子晃得像是在骑马。脑海突然浮现一个世界末日的电影画面,幻想自己正在赶路逃亡中。

抵达博克拉是6小时后的事了。首个任务是购买登山用的装备,包括睡袋、登山杖、头灯、保暖品等等。博克拉是个购物的好地方,选择多,价钱公道。麻烦的是,你要懂得杀价。

登山的第一天,我们从海拔1700米的 Phedi 出发,途中在海拔1900米的澳洲营地(Australian Camp)吃午餐,然后继续跋涉到海拔2140米的 Pitam Deurali 山谷,结束第一天的行程。抵达山谷时是下午3点,整个山谷弥漫着浓雾,刮起风时很冷,大家都躲到茶室里去。才下午3点多,我们到底还能干嘛?泡咖啡、瞎聊、边休息边等天黑,等晚餐时间。我惯性的旅行,是从早走到晚,不间断拍照的。第一次体验要那么早就休息了的旅程,还真不习惯。后来,我适应了,如今回想,怎么也想不起当时干了什么。那段记忆被大自然吸走了。

夜间一直醒来,一直想上厕所。我的床在房门前面,木门底下有个缝,冷风像无数条看不见的虫,从门缝溜进来往我的睡袋里钻,然后再潜入袜子里,啃咬我的脚。第一次睡在睡袋里,好不习惯,手脚无法好好伸展,转身也不容易,实在难熬,只好一直上厕所来消磨时间。

凌晨5点半,我不想再睡了。走出房外,惊见雪山的轮廓,这才发现我们住的地方,跟雪山靠得很近,雪山昨天被浓雾遮挡住了。第一次那么靠近雪山,兴奋不已。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那片原始森林很美。

得意忘形

第2天,我们须走4小时的路,越过森林,抵达森林营地(Forest Camp)。登山者用时间来计算路程,而不是公里。越往上跋涉,要花的时间越长。以城市的思维来形容,就是越往上越塞车。明明只有1公里,却要花上1小时。

往森林营地的路并不难,那片原始森林很美。我放慢脚步,拍了很多照片。

我成了永远走在最后的那个人,呼吸猛烈,但借助登山杖,再加上日前的锻炼,直至森林营地为止,我的体力还算可以。

我觉得我在家乡锻炼的山头,比当下难多了。我沾沾自喜,也开始发白日梦。梦见自己终于登上大本营,挥着国旗,和大家一起合照,高喊:“阿妈,我达左啦!(粤语)”。“明天需要氧气筒吗?” 向导调侃,把我从白日梦中拉回现实。当下我开始意识到,明天的路段会难一倍以上,那是一段6小时的路程,从海拔2550米跋涉至3550米,过了3000米的高度,就很容易患上高山症了。意识到了难度后,我心里做了个决定:明天把相机收起,专注于脚步与呼吸。

导游从我的眉间看见了忧虑,拍拍我肩膀对我说:“我们只烦恼今天的事就好,明天的事明天再说。 ” 他说以前带过一个团,有个老外青年曾对他说,每天早上醒来仿佛新生。青年说:“I am a new life now!” 导游用这个故事来鼓励我。

隔天早上,我看见导游,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 “ I am a new life now!”

但真的是这样吗?

很遗憾,第三天,我被高山症击垮了。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云在脚下。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论高度,安纳布尔纳大本营不及珠峰大本营,但其特色是沿途可在近距离看见美丽的山峰。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那么靠近雪山,兴奋不已。

正式和高山症碰面

从森林营地到高营地(High Camp),会经过低营地(Low Camp),那是一个海拔3000米的营地。过了那儿再上去,云层就在脚底了。我知道过了海拔3000米,空气开始稀薄,便容易患上高山症,于是提醒自己,要更小心控制呼吸,动作要比平时慢。

经过低营地后,我们休息吃午餐。午餐的地方距离低营地约1小时路程,海拔约3200米,可以清楚地看到建在喜马拉雅山脉山峰上的观景台,是个非常漂亮的景点。我就在那儿,遇见了高山症。

从低营地到观景台,我控制气息,一步一脚印,非常专注。我不理路况有多崎岖,有多少阶梯,有多难爬,我只是专注于脚下的安全与气息。我势必要抵达目的地,无论多慢都无所谓。抵达观景台时,我是多么地兴奋。我小心呼吸,不断视察自己有否呼吸困难,头也没痛,一切安好。我很高兴,以为自己克服了高山症!

然而,高山症却在我不经意的时候,降临到我身上。

用餐时,我突然觉得呼吸困难,晕眩了起来。我全身乏力,无法进食,连站起来都觉得困难。向导与领队劝我到外面呼吸新鲜空气,我捉住了力气的尾巴,站了起来,踉跄地走出门外去,找张椅子坐下。大腿和手臂开始强烈地抖动,甚至麻痹,幸好呼吸得以慢慢地调和过来。

向导将一小仪器夹着我的食指,测量我的心跳与血氧。一切正常,他说。虽然我的症状很像患了高山症,不过心跳与血氧气指标却正常。再吃些东西补充体力吧,我可以继续走下去的,我告诉自己。

但是,我,真的,吃不下了。

当时,我吃的是尼泊尔的国餐 – 达八(Dal Bhat),是营养完整的一餐,有米饭、豆汤、马铃薯、蔬菜、咖喱,还有鸡块。我一路上吃过多次,皆没事。不料,3000米后达八成了我的阴影,直到下山,我不敢再吃达八。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副向导 Raju。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Raju 总在前方等着。

意志力和身体的对抗

再出发的时候到了,向导建议我回到低营地,说下到低营地就会好起来。我心情沮丧,黯然无光。梦灭了,别说大本营,连高营地都到不了。我很困,很虚弱,但我克制自己,不让自己躺下。我记得领队 Evie 姐告诉过我,如果累了就睡觉的话,很容易患上高山症。我隐约觉得如果我睡着的话,就会生病,所以我要撑住。

我选择静静地望着大家离我而去,然后打个哈欠。

副向导留下陪我,他名叫 Raju,是一个非常安静的人。他留下来负责帮我提包包、打点房宿以及餐点事项。其实他也想上山吧,但职责所在,被逼留下了,我虽觉不好意思,但也无可奈何。Raju 静静地坐在一旁,没来安慰我。两人各自发呆,时间依然流逝,室外雾集雾散,鱼尾峰若隐若现。在我发困快昏睡过去时,体力突然迥光返照。我吸了一口气,起立,走到 Raju 跟前对他说:“我好起来了,不过时间已经迟了,而且刚才我没吃,没体力再爬了,所以我决定今晚留下来过夜,明天如果状况好的话,我们继续往上,如果不行没办法了,就下山。”

一口气把话说完后,我心里舒服了。

我很笃定,只要我度过当晚,睡眠充足的话,我明天肯定可以再继续前行。我有在西藏高原过夜的经验,如果真的患上高山症,晚上是无法好好躺下睡觉的。在西藏时,我患上严重的高山症,晚上躺平时,头疼得像要裂开,整个晚上,我是坐着睡觉的。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这样的景色真叫人心旷神怡啊!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走得慢些,看得更清一些。

如获新生

下午3点多,登山人群纷纷离开了观景台。我拿出相机、手机、脚架到观景台去,整个壮丽雪山景色是我的了。我一直在赶路,要不是我垮了,根本无法像当时那样好好拍照。这样想,突然得到了安慰。

早上起来,我充满了力量。室外的桌上结了一层冰霜,我学孙悟空用手指留字,拍了一张照片留念。在云端上观看日出真的很美,雪染的山峰被染上金色,峰顶偶尔还会冒起白烟,就像金色冰淇淋一样。不知从哪儿冒出一群牦牛,吃起草来。我与 Raju 8点正开始往上走。那一段路,我走得非常轻松,不再担心会拖累队友而赶路,不必小心翼翼地注意脚步,自然漫步。想停就停,想拍照就掏出相机。Raju 像我的管家一样,一直在前面静静地等候。我笃定,我至少能抵达高营地。

抵达高营地后,我又贪婪地想赶上队友,和他们一起登上大本营。高营地人山人海,人多到必须争床位,没抢到床位的客人,只好到外头扎营。

午餐后(约11点),我问 Raju,上到大本营再下来是不是只须6小时?如果是,天黑以前(大约5点),我应该可以回到营地了。他支支吾吾的,我觉得有点不对劲,但等不及他回答,就赶着出发了。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美丽的高原。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雪染的山峰被染上金色。

往大本营前进

从高营地到大本营那条路,真不好走。上到那么高的地方,已经看不到树木了,在崎岖的山隘徒步,感觉非常危险。大多时候路不明显,往下望时觉得恐怖。由于没树,太阳靠得很近,很晒。那是一段很考意志力的路程。走到分岔路时,Raju 叫住我,说他得先问路,坦承他没上过这座山头的大本营。

“What?!” 我的信心再被打击。不问路还好,问到一个好心人,那人劝我们别上大本营了,因为已晚。他建议我明天早上4点再出发。

“你看现在太热了,而且大本营还很远呢。” 他说。我的信心瞬间垮掉,疑虑涌上心头,萌起打退堂鼓的念头。

我决定在半途转头。我在高营地等候队友们下山,从他们出发的时间直到回来营地,一共花了8小时。好心人没说错,如果我当时硬着头皮上去,估计也到不了大本营,因为我无法在天黑以前赶回来。没能抵达安纳布尔纳大本营,是一大遗憾。我虽在半路垮了,如今成功抵达高营地,已经很幸运了。

这次带着遗憾回国,却有个好的结果,因为我已下定决心,回家后会更积极锻炼,然后期待下一个大本营。回家后,我发现我是真的患上高山症了。不一样的是,我患上的是那种一直想再爬高山的病症。本来打算人生的高峰一次就好,爬完后竟然还想再爬。难怪很多人都:“Nepal, once is never enough!”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壮丽的喜马拉雅山脉。

旅游资讯

签证

  • 除了印度国民外,任何人到尼泊尔旅行皆须签证。Visa On Arrival(美金30元 / 15日)在过关卡时须自行支付。
  • 申请落地签证,虽然可以不用自备照片,在那儿有机器免费拍照及打印,但是如果遇上机器坏了,或排长龙就麻烦了。故建议自备照片、打印表格并且写好,那会快很多。
  • 准备美金付款,更划算。
  • 欲了解签证详情,可浏览尼泊尔移民局网站

气候

  • 9月到11月是徒步旅行的最佳季节。12月天气更晴朗,登山客少,山石又稳固,不容易雪崩,但气温相对更低,海拔最高处气温在零下左右。

  • 跋涉高山的确须轻盈上路,但也必须要有足够的配备来应付寒冷的天气。我上山的时候是11月,冬季还没开始,虽然很冷,但还能忍受。列我觉得必须携带的物品,供读者参考:
  • 睡袋(-10摄氏)
  • 防水袋(把睡袋和重要的衣服都包起来,雨难料)
  • 头灯(半夜上厕所须用到)
  • 感冒药、防流鼻涕的药、止痛药、防泻药
  • 登山杖一对
  • 防水的风衣和风裤
  • 卫生衣裤(晚上睡觉才穿)
  • 保暖的羊毛服和帽、羽绒服、手套
  • 羊毛袜(最好带两套,晚上睡觉时也套上)
  • 登山鞋(别穿球鞋)、拖鞋(到了营地才穿,让你的脚好好的休息)
  • 热量干粮,巧克力(半路肚子饿时可充饥,大约两天三条的量)
  • 大背包和小背包(大的请人背,小的自己背)
  • 热水壶和水壶(500ml就足够了)
  • 防晒油
  • 湿纸巾(请别在山上丢,用胶带把用过的纸巾包起来,回到山底才丢)
  • 润唇膏

* 睡袋、防水袋、登山杖和保暖衣物可在博克拉用便宜的价钱买到。

  • 推荐 Blue Forest Adventure,向导是文中提及的 Evie 姐,因为是她带团,我才敢去跋涉高山。我对她有十分的信任,她是我心目中的夏尔巴人。
  • 博克拉有很多旅行社可以带你跋涉,如果你刚好在尼泊尔,心血来潮想上山,也可以尝试接洽当地的旅行社。

温馨提醒

  • 虽然天气很冷,跋涉还是会让你流汗,到了营地,要赶紧把汗湿得衣服换了。不建议冲凉,旅馆一般没有热水设备,用湿纸巾擦身体就好。
  • 自己携带好喝的三合一咖啡绝对不会错的,你只要跟茶室点瓶热水来泡就好了。
  • 不必担心吃不惯当地食物,茶馆有披萨、有水饺(momo),还有韩国汤面,选项很多。不过每一家茶室的选项都大同小异,总有一天会觉得腻。不妨带自己喜欢的东西上去,比如说肉干、肉丝、各种豆类。
  • 不要因为天气冷就站在太阳底下取暖,小心被阳光炙伤,防晒功夫不得马虎。

Mardi Himal Trek 视频: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尔|我和高山症头碰头

王同

王同来自马来西亚北部,家乡在槟榔屿。他是一民电脑工程师,靠编写软件程式维生。第一次出国旅行应该是在还没懂事的三岁,由父母亲带到暹罗去探亲。他说他只记得在暹罗被蚊子咬得很惨,还有三叔公买了可爱的铁猴子玩具给他。第一次自己赚钱出远门是去台湾。那是2008年末的冬天,他在阿里山跨过了年。凌晨跨年之际,他待在旅馆里看跨年演唱会的现场直播。第一次听卢广仲唱 "我爱你",深深地被 "太阳公公出来了" 这句歌词吸引住了。有一阵子王同非常热衷于蜡笔画与写小说。自从台湾旅行回来后,他开始写游记。最近的他发现自己非常喜欢街拍,也砸了不少钱在相机与镜头上。为了拍更多的好照片,他开始积极地筹备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