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夜里,总有人带头用扩音器播歌,Yuu 和 James 一起下棋,Jamie 做饭,Alessandro 在抽卷烟,Jero 也许在睡觉。我们都在冷得无法下水的季节来到海湾,因犯了同一个失误而聚在一块,我一直因认识这么一群人而感恩。

希马拉(Himarë)的镇上居民,包括山里的住户,据不完全统计人口约有8千而已。镇上只有一家超市、两间药房、3个可以打桌球的地方,另外还有烘焙坊一家,杂货店若干。其中离希马拉旅馆最近的杂货店,与旅店老板 Milto 结下过梁子。 “他们偷了我的狗宝宝。” 他说,要我们发誓不光顾那家杂货店。不过整个小镇只有他家在卖生姜,情急之下我总会悄悄地去。

希马拉虽小,但夏季时在这里可以遇到几乎整个西方世界的人,邻近的如意大利和希腊,最远的有澳洲人和美洲人,而且数量很多。白天,这些背包客去附近的碉堡和城堡观光,从悬崖跳进海里玩耍;晚上,他们在营火边抽烟,喝酒,会乐器的就弹吉他。我们时而被卷入他们的聊天中,时而闪躲他们。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一)|阿尔巴尼亚的橄榄树

希马拉旅店的猫。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一)|阿尔巴尼亚的橄榄树

Yuu与橄榄。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一)|阿尔巴尼亚的橄榄树

采摘过程非常累人,来一场烧烤消除疲劳。

为了梦中的橄榄树

自从 Milto 宣布 “橄榄已经可以采了” 那天起,我们的日子每天都与橄榄有关。11月中旬某一个下午,阿根廷义工 Jero 异想天开说要在塑料泳池里放满橄榄,体验在橄榄中游泳的乐趣。他这么想不无道理,希马拉傍着爱奥尼亚海,满山都是橄榄树,光是 Milto 名下就有上百株。采集过程十分冗长,日复一日。事先得把巨大的网平铺在树下,熟练的人可以用电锯砍下树枝,其余的人坐在树下将橄榄与枝叶分离,方便送厂里榨油。强健的人还可以蹬上树身用类似梳子的工具把橄榄 “梳” 下来。工作一天下来,绿网上满是沉甸甸的橄榄果实,有的是绿的,有的是紫的,乍看像是葡萄,咬下去苦涩不堪。傍晚,最有趣的游戏是猜测当天收成的橄榄重量,我们最好的纪录是一天600多公斤。鲜榨的橄榄油淋在意大利义工 Alessandro 做的白酱意大利面和沙拉上,那股新鲜的呛鼻的滋味我至今难忘。

我们在希马拉期间,经历过两次示威游行。我们看见 Milto 站在人群的中间,用阿尔巴尼亚语在麦克风前慷慨激昂地演讲。第2次,政府要铲平一家加油站,加油站老板已经被押进牢房。我们溜进示威的队伍里,有人高举美国国旗。正是在那样的日子里,班车被迫取消,与我们关系较好的澳洲人 James 干脆留了下来,成了义工,一待就是两个月。我想用这篇游记把希马拉当作神秘礼物送给旅行者,因为到过这个地方的人大多都长住了下来,其中不少是参加彩虹集会的嬉皮朋友。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一)|阿尔巴尼亚的橄榄树

一张绿网需要几个人同时出力才能扛起来。

偷窃趣闻

几乎每个晚上,荷兰义工 Jamie 都要忙于准备晚餐,他是最佳主厨。有次做饭需要韭葱,我和 James 骑车出门去买,当时整个镇子的商店都打烊了,无奈只好返回旅馆。回程经过那家坏人杂货店,他们也已收摊,透过铁丝网韭葱正向我们招手。

“你说他们得罪过 Milto 对吗?” James 问。我点头。

“那就怪不得我们了。”

James 朝店铺里喊了几声,没有回应,手往铁丝网的缝中伸去,但是够不着。我们商量了一会儿,他先攀网翻进去,从网缝间给我递出长长的韭葱。末了,他又塞了几个番茄给我。

“反正人都已经在里面啦。” 他说。

回到旅馆我们无法停止大笑,因共谋干了件叛逆的事而窃喜着。Yuu 天天与其他男人去采收橄榄,我必须留在旅馆看门。他们经常在天黑前才能回来,个个饿得发昏,吃烤面包蘸橄榄油。夜里,总有人带头用扩音器播歌,Yuu 和 James 一起下棋,Jamie 做饭,Alessandro 在抽卷烟,Jero 也许在睡觉,他时常在凌晨观看球赛直播。我们都在冷得无法下水的季节来到海湾,因犯了同一个失误而聚在一块,我一直因认识这么一群人而感恩。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一)|阿尔巴尼亚的橄榄树

有天清晨 Yuu 心血来潮地去买剑鱼。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一)|阿尔巴尼亚的橄榄树

2017年最后一天我们去森林探险。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一)|阿尔巴尼亚的橄榄树

Yuu 在希马拉旅店度过25岁生日。

人去楼空的希马拉旅馆

后来,100多棵橄榄树被采集得只剩下光秃秃的树身,冬天正式来临,他们陆续离开了希马拉。到了圣诞节,整个旅馆只剩我和 Yuu 留下来看店,Milto 为了避开年末的湿冷,已经去了德国南部。Yuu 在这里度过了25岁生日,我们平静地跨年,倒数离开这个住了3个月的小镇。

就在出发前一天,我们发现身上的美钞现金各少了一半,腰包里的,信封里的,甚至袜子里的,每一处都少了几张钞票。我们反复检查,细数,起初不肯相信:可以自由出入旅馆和客房的除了一个阿尔巴尼亚清洁女工,就是我们那些交情甚深的义工好友们了。我们苦笑着摇头,猜忌使我们痛苦。我猛然想起了奥赫里德湖的疯子,他说,阿尔巴尼亚是万恶的。那么,阿尔巴尼亚的游客呢?

在隔年春天来临前,我们是最后离开希马拉的旅人。整个旅馆人去楼空,仿佛营火边的嬉笑都不曾存在过似的,我们在天亮前把大门上锁,我回头望了一眼,这下行李变得更重了。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一)|阿尔巴尼亚的橄榄树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一)|阿尔巴尼亚的橄榄树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一)|阿尔巴尼亚的橄榄树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一)|阿尔巴尼亚的橄榄树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一)|阿尔巴尼亚的橄榄树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一)|阿尔巴尼亚的橄榄树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一)|阿尔巴尼亚的橄榄树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一)|阿尔巴尼亚的橄榄树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一)|阿尔巴尼亚的橄榄树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一)|阿尔巴尼亚的橄榄树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一)|阿尔巴尼亚的橄榄树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一)|阿尔巴尼亚的橄榄树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一)|阿尔巴尼亚的橄榄树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一)|阿尔巴尼亚的橄榄树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一)|阿尔巴尼亚的橄榄树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一)|阿尔巴尼亚的橄榄树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一)|阿尔巴尼亚的橄榄树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一)|阿尔巴尼亚的橄榄树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一)|阿尔巴尼亚的橄榄树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一)|阿尔巴尼亚的橄榄树

Yuu & Shinn

Yuu:大学时期爱上骑自行车,曾骑行环岛台湾,也骑行新疆,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学毕业,从杭州出发,准备骑行欧洲。

Shinn:大学时期爱上背包旅行,曾背包从杭州一路向西至新疆以西,也曾背包旅行东南亚。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学毕业。2017年9月前往保加利亚,和Yuu一起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