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我喜歡探山,親近山。我一直不說 ‘征服’ 這二字。是 ‘山’ 願意接納我們,是我們一種福分,我們才得以親近它。是 ‘山’ 讓我學會謙卑。只有這樣我才可以很好的跟山相處。

阿簡(本名黃麗雲)這個人,當初從她報章上的文字認識她,就已經有這個想法:這女子,我手寫我心,簡單得如同她的名字阿簡。訪談時向她本人確認了,她確實是因為 “簡單” 這個字而起了 “阿簡” 這個名字。

這次訪談,下筆可以說容易,同時也可以說不容易。容易在於,要她侃侃而談不困難,雖然她說她除了教書,私底下寡言。事實上,她巨細靡遺地將旅程和生活點滴紀錄在自己兩本的書里。《簡行書》《簡筆記》,記載的就是她想說的一切。這讓我有點羞愧,自覺自己功課做得不夠便開始採訪。實情是,我想太多了,她真的把所有的經歷和感想都撰寫成書,沒有虛情假意,沒有表裡不一。她文字如此,她 “真身” 亦如此。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好騎女子,阿簡黃麗雲

2017年北印列城的馬納利公路騎行,路段冰封,手指凍僵,嘴唇龜裂,又有高反,撤軍收場。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好騎女子,阿簡黃麗雲

2018年重返北印列城騎行,阿簡辦到了!

好騎女子與山

“山水兩者之間,我很喜歡山。我喜歡探山,親近山。我一直不說 ‘征服’ 這二字。是 ‘山’ 願意接納我們,是我們一種福分,我們才得以親近它。是 ‘山’ 讓我學會謙卑。只有這樣我才可以很好的跟山相處。”

至於,到底是她先喜歡山,還是先喜歡騎行,這點我無法理出一個順序。

6年前她膝蓋因為老化而被逼停止球拍運動,只能選擇游泳或騎車這類的運動。她因為畏水而選擇了後者,她也因為騎行而親近山,如同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道理。總之,山和騎行,在她身上非常吻合就對了。

騎車5年半,長途騎行20多次,打從2013年她獨自騎行台灣環島過後,國內的大小公路和山路她幾乎騎完了;國外的山她也翻越了好多座,或者騎行在荒野。她是老師,只能在孩子們放假的時候出行,所以她不得不獨騎。

一開始旅程,就已經是迎向一個未知。

談到騎行,她謝謝她的騎行啟蒙者浩文兄,此君也是她的第二本書《簡筆記》的寫序人。問她最喜歡的旅行方式,她猶豫不決地說騎行 – 騎行能做很多一般旅行方式做不到的事,比如新書里提到的隨處停車喝茶,隨處和當地人聊天,深深地感受山的陡峭,或往下沖的斜度,若非騎行,難有發生的可能。“不辛苦嗎?” 我問。她瞪大眼睛反應極大的揮了一下手:“其實不會幸苦啦!” 阿簡的名言是:只要會到就可以啦。雖說不辛苦,但除卻學校長假的長騎,每日來回小騎幾十公里或者周休在國內跨州來個百多兩百公里的大騎行,這些平日的訓練不容小覷。

我問阿簡:“如果有學生告訴你說他/她要學你一樣去騎游,你會給什麼忠告?” “我會叫他小心點。” 說罷阿簡又說:“我常常告訴我的少年人,說老師這是 ‘錯誤示範’,不要效仿老師啊!” 阿簡快言快語。然而,平日的訓練也應該很重要。除了體能訓練,也磨磨面對危機的反應和觀察力…… 這些阿簡老師教不到。“我想告訴少年人,人生可以這樣的活!” 這些,才是阿簡老師想教的事。“我跟你講那麼多沒有用的,不如我做給你看,讓我用眼睛帶你們看世界。”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好騎女子,阿簡黃麗雲

騎行能做很多一般旅行方式做不到的事,比如深深地感受山的陡峭。

好騎女子站在死亡當下

雖然阿簡不覺得幸苦,然而死亡卻在面前快閃了好幾回。

並非每個旅途都如她願,也有她在觀察了狀況後黯然撤軍的時候(撤軍後的旅途又另外給了她參觀平民窟的經驗)。撤軍那次北印列城的馬納利公路,路段冰封,手指凍僵,嘴唇龜裂,又有高反。不過未幾再度到訪的她,辦到了。雖說每次都有驚無險,但是,脫水、高反、落石、迷路、絕路等等這些險境都被她遇過了。

在死亡當前,她曾到訪兩次。第一次是在北蘇門答臘的咖優魯斯高原,她騎得脫水,幸得大自然的給予 – 淙淙山水救活了她。當下死亡來臨的那一刻,她想到的是:“幸虧學生的分數已經輸入電腦了。”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好騎女子,阿簡黃麗雲

2019年6月在尼泊爾的安娜普娜大環線,整個路段多在懸崖邊騎行,往下望就是絕崖和河谷。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好騎女子,阿簡黃麗雲

尼泊爾的安娜普娜大環路壯麗美景。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好騎女子,阿簡黃麗雲

死亡來臨的當下,阿簡的想法是:“上帝,我歸順你。”

第二次遇死亡,是2019年6月在尼泊爾的安娜普娜大環線,整個路段多在懸崖邊騎行,往下望就是絕崖和河谷。其中有一段落石弄壞了去路,騎不過去,徒手搬石頭也無法。她當時哭了。最後決定分幾輪將馬鞍、行李和腳車扛過去。死亡來臨的當下,她的想法只有兩個:“上帝,我歸順你。”、不斷給自己加油。隔天,她望下山崖,內心戲上演,想象有一輛腳車和一具遺體在山腳,恍如隔世,“或許就這樣了” 的死亡預告一度擦肩。

她的旅伴:一隻娃娃、一本書、一本日記,她深刻地記住每一刻。當我問她一件旅途里最 “痛快” 的一件事或 “最令你難忘的路段” 時,快言快語的她竟然說不上來。說不出不代表沒有,而是她的每一個經歷都是 “痛快” 和 “難忘”。如果將她的兩本書陳列她眼前硬是要她挑一個 “最難忘”,我想,她的答案是 “以上皆是”。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好騎女子,阿簡黃麗雲

阿簡於尼泊爾安娜普娜大環線。

主角轉身

筆者認識不少當老師朋友,少有像阿簡那樣豁達,教書教得豁達,玩也玩得豁達。很多老師對我抱怨當今的教育制度,投訴生活的也不少,但是,沒有幾人能像阿簡那樣,辛勤教書之餘,也找到了興趣。假期一到,就兩腳抹油往自己的興趣奔去。

家人對於此是絕對的包容,並且當了她強而有力的後盾。“開學前一天我一定會回來。” 她告訴她姐姐,而且,“不回來” 的假使,以及過後的應對機制,她都想好了,也交代了,即便是保險她也是買一整年,附有急救的。她說她常常獨騎,“一開始旅程,就已經是迎向一個未知”,未知包括途中的險峻,乃至遇野狗遇壞人都是一個可能。因此,這些交代是必須的。果然是當老師的,上回報導過老師獨自騎單車橫跨婆羅洲海岸線的陳光輝也是如此,把退路和萬一發生的可能都想好,為的,大概也是身為公僕和老師這個責任。

問她下一個騎行計劃,她眼睛馬上發亮,眼神篤定地說:“台灣。” “環島?” 我問。“環島騎過了,這次我騎山路。” 問她明年的事,她說還沒打算,但是騎行是必然的,而且一直騎到不能騎為止。她還未到達的目的地是帕米爾高原(Pamir Highland)和冰島。目前因為時間緣故有點難成行,不過,她要是這麼繼續騎行,或許真的有那麼一日,不會等很久,她必定能往她夢寐以久的目的地騎去。

我想告訴少年人,人生可以這樣的活!

和她閑聊,九句里有八句不離她的學生,她稱之為 “少年人”。即使是她的書,“少年” 佔了四分一。她說她寫書是給少年們看,她甚至因為學不會游泳而言出必行地穿了旗袍給學生看。她的少年愛調侃捉弄她,甚至買口紅給她,或者請醫生把老師的腳 “鋸掉”!言談之中,事實上九句里九句都充滿了歡喜,他們常常用文字做交流,彼此對於彼此的熱愛和關切。

雖然一次又一次遇險,但是我相信阿簡還是深得上天厚愛,眾山眷顧。她得比誰都更加要熱愛生命,以及旅途上比誰都要觀察入微不讓自己陷入窘境。因為她承諾了十年後會幫學生寄出他們此刻寫的信。她的學生到底會怎樣的長大?採訪當日的攝影分享會後,她的學生來了,一整個就是氣質,有別於想象中的 “少年”。或許,她的影響力,極其深遠,無法估計斷定。

多好啊,經歷着莽撞、懵懂和憤慨的 “少年人” 啊,都別怕,有 “阿簡老師” 在。

* 阿簡的新書《簡筆記》現已在馬來西亞大眾書局、商務書局、Kinokuniya、御書閣、城邦閱讀花園Shopee有店Lazada 出售。價格為RM38。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們飛揚的旅程|好騎女子,阿簡黃麗雲

阿簡的新書《簡筆記》現已現已面市。

///

《簡筆記 – 斜杠教師騎行手札》新書分享會

日期:2019年9月7日(星期六)

時間:2pm – 4pm

地點:吉隆坡大城堡城邦閱讀花園智慧樓

地址:41, Jalan Radin Anum, Bandar Seri Petaling, 57000, Kuala Lumpur

詢問電話:+603 9056 3833

* 入場免費,須預先報名

* 照片提供:阿簡

Ringo王筠婷

雙子和金牛,兩種極端性格交集在一身的女生。喜歡一切美麗的事物,因為太投入的關係,所以,只能喜歡美麗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