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我喜欢探山,亲近山。我一直不说 ‘征服’ 这二字。是 ‘山’ 愿意接纳我们,是我们一种福分,我们才得以亲近它。是 ‘山’ 让我学会谦卑。只有这样我才可以很好的跟山相处。

阿简(本名黄丽云)这个人,当初从她报章上的文字认识她,就已经有这个想法:这女子,我手写我心,简单得如同她的名字阿简。访谈时向她本人确认了,她确实是因为 “简单” 这个字而起了 “阿简” 这个名字。

这次访谈,下笔可以说容易,同时也可以说不容易。容易在于,要她侃侃而谈不困难,虽然她说她除了教书,私底下寡言。事实上,她巨细靡遗地将旅程和生活点滴纪录在自己两本的书里。《简行书》《简笔记》,记载的就是她想说的一切。这让我有点羞愧,自觉自己功课做得不够便开始采访。实情是,我想太多了,她真的把所有的经历和感想都撰写成书,没有虚情假意,没有表里不一。她文字如此,她 “真身” 亦如此。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们飞扬的旅程|好骑女子,阿简黄丽云

2017年北印列城的马纳利公路骑行,路段冰封,手指冻僵,嘴唇龟裂,又有高反,撤军收场。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们飞扬的旅程|好骑女子,阿简黄丽云

2018年重返北印列城骑行,阿简办到了!

好骑女子与山

“山水两者之间,我很喜欢山。我喜欢探山,亲近山。我一直不说 ‘征服’ 这二字。是 ‘山’ 愿意接纳我们,是我们一种福分,我们才得以亲近它。是 ‘山’ 让我学会谦卑。只有这样我才可以很好的跟山相处。”

至于,到底是她先喜欢山,还是先喜欢骑行,这点我无法理出一个顺序。

6年前她膝盖因为老化而被逼停止球拍运动,只能选择游泳或骑车这类的运动。她因为畏水而选择了后者,她也因为骑行而亲近山,如同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道理。总之,山和骑行,在她身上非常吻合就对了。

骑车5年半,长途骑行20多次,打从2013年她独自骑行台湾环岛过后,国内的大小公路和山路她几乎骑完了;国外的山她也翻越了好多座,或者骑行在荒野。她是老师,只能在孩子们放假的时候出行,所以她不得不独骑。

一开始旅程,就已经是迎向一个未知。

谈到骑行,她谢谢她的骑行启蒙者浩文兄,此君也是她的第二本书《简笔记》的写序人。问她最喜欢的旅行方式,她犹豫不决地说骑行 – 骑行能做很多一般旅行方式做不到的事,比如新书里提到的随处停车喝茶,随处和当地人聊天,深深地感受山的陡峭,或往下冲的斜度,若非骑行,难有发生的可能。“不辛苦吗?” 我问。她瞪大眼睛反应极大的挥了一下手:“其实不会幸苦啦!” 阿简的名言是:只要会到就可以啦。虽说不辛苦,但除却学校长假的长骑,每日来回小骑几十公里或者周休在国内跨州来个百多两百公里的大骑行,这些平日的训练不容小觑。

我问阿简:“如果有学生告诉你说他/她要学你一样去骑游,你会给什么忠告?” “我会叫他小心点。” 说罢阿简又说:“我常常告诉我的少年人,说老师这是 ‘错误示范’,不要效仿老师啊!” 阿简快言快语。然而,平日的训练也应该很重要。除了体能训练,也磨磨面对危机的反应和观察力…… 这些阿简老师教不到。“我想告诉少年人,人生可以这样的活!” 这些,才是阿简老师想教的事。“我跟你讲那么多没有用的,不如我做给你看,让我用眼睛带你们看世界。”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们飞扬的旅程|好骑女子,阿简黄丽云

骑行能做很多一般旅行方式做不到的事,比如深深地感受山的陡峭。

好骑女子站在死亡当下

虽然阿简不觉得幸苦,然而死亡却在面前快闪了好几回。

并非每个旅途都如她愿,也有她在观察了状况后黯然撤军的时候(撤军后的旅途又另外给了她参观平民窟的经验)。撤军那次北印列城的马纳利公路,路段冰封,手指冻僵,嘴唇龟裂,又有高反。不过未几再度到访的她,办到了。虽说每次都有惊无险,但是,脱水、高反、落石、迷路、绝路等等这些险境都被她遇过了。

在死亡当前,她曾到访两次。第一次是在北苏门答腊的咖优鲁斯高原,她骑得脱水,幸得大自然的给予 – 淙淙山水救活了她。当下死亡来临的那一刻,她想到的是:“幸亏学生的分数已经输入电脑了。”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们飞扬的旅程|好骑女子,阿简黄丽云

2019年6月在尼泊尔的安娜普娜大环线,整个路段多在悬崖边骑行,往下望就是绝崖和河谷。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们飞扬的旅程|好骑女子,阿简黄丽云

尼泊尔的安娜普娜大环路壮丽美景。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们飞扬的旅程|好骑女子,阿简黄丽云

死亡来临的当下,阿简的想法是:“上帝,我归顺你。”

第二次遇死亡,是2019年6月在尼泊尔的安娜普娜大环线,整个路段多在悬崖边骑行,往下望就是绝崖和河谷。其中有一段落石弄坏了去路,骑不过去,徒手搬石头也无法。她当时哭了。最后决定分几轮将马鞍、行李和脚车扛过去。死亡来临的当下,她的想法只有两个:“上帝,我归顺你。”、不断给自己加油。隔天,她望下山崖,内心戏上演,想象有一辆脚车和一具遗体在山脚,恍如隔世,“或许就这样了” 的死亡预告一度擦肩。

她的旅伴:一只娃娃、一本书、一本日记,她深刻地记住每一刻。当我问她一件旅途里最 “痛快” 的一件事或 “最令你难忘的路段” 时,快言快语的她竟然说不上来。说不出不代表没有,而是她的每一个经历都是 “痛快” 和 “难忘”。如果将她的两本书陈列她眼前硬是要她挑一个 “最难忘”,我想,她的答案是 “以上皆是”。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们飞扬的旅程|好骑女子,阿简黄丽云

阿简于尼泊尔安娜普娜大环线。

主角转身

笔者认识不少当老师朋友,少有像阿简那样豁达,教书教得豁达,玩也玩得豁达。很多老师对我抱怨当今的教育制度,投诉生活的也不少,但是,没有几人能像阿简那样,辛勤教书之余,也找到了兴趣。假期一到,就两脚抹油往自己的兴趣奔去。

家人对于此是绝对的包容,并且当了她强而有力的后盾。“开学前一天我一定会回来。” 她告诉她姐姐,而且,“不回来” 的假使,以及过后的应对机制,她都想好了,也交代了,即便是保险她也是买一整年,附有急救的。她说她常常独骑,“一开始旅程,就已经是迎向一个未知”,未知包括途中的险峻,乃至遇野狗遇坏人都是一个可能。因此,这些交代是必须的。果然是当老师的,上回报导过老师独自骑单车横跨婆罗洲海岸线的陈光辉也是如此,把退路和万一发生的可能都想好,为的,大概也是身为公仆和老师这个责任。

问她下一个骑行计划,她眼睛马上发亮,眼神笃定地说:“台湾。” “环岛?” 我问。“环岛骑过了,这次我骑山路。” 问她明年的事,她说还没打算,但是骑行是必然的,而且一直骑到不能骑为止。她还未到达的目的地是帕米尔高原(Pamir Highland)和冰岛。目前因为时间缘故有点难成行,不过,她要是这么继续骑行,或许真的有那么一日,不会等很久,她必定能往她梦寐以久的目的地骑去。

我想告诉少年人,人生可以这样的活!

和她闲聊,九句里有八句不离她的学生,她称之为 “少年人”。即使是她的书,“少年” 占了四分一。她说她写书是给少年们看,她甚至因为学不会游泳而言出必行地穿了旗袍给学生看。她的少年爱调侃捉弄她,甚至买口红给她,或者请医生把老师的脚 “锯掉”!言谈之中,事实上九句里九句都充满了欢喜,他们常常用文字做交流,彼此对于彼此的热爱和关切。

虽然一次又一次遇险,但是我相信阿简还是深得上天厚爱,众山眷顾。她得比谁都更加要热爱生命,以及旅途上比谁都要观察入微不让自己陷入窘境。因为她承诺了十年后会帮学生寄出他们此刻写的信。她的学生到底会怎样的长大?采访当日的摄影分享会后,她的学生来了,一整个就是气质,有别于想象中的 “少年”。或许,她的影响力,极其深远,无法估计断定。

多好啊,经历着莽撞、懵懂和愤慨的 “少年人” 啊,都别怕,有 “阿简老师” 在。

* 阿简的新书《简笔记》现已在马来西亚大众书局、商务书局、Kinokuniya、御书阁、城邦阅读花园Shopee有店Lazada 出售。价格为RM38。

Bigfoottraveller.com|致我们飞扬的旅程|好骑女子,阿简黄丽云

阿简的新书《简笔记》现已现已面市。

///

《简笔记 – 斜杠教师骑行手札》新书分享会

日期:2019年9月7日(星期六)

时间:2pm – 4pm

地点:吉隆坡大城堡城邦阅读花园智慧楼

地址:41, Jalan Radin Anum, Bandar Seri Petaling, 57000, Kuala Lumpur

询问电话:+603 9056 3833

* 入场免费,须预先报名

* 照片提供:阿简

Ringo王筠婷

双子和金牛,两种极端性格交集在一身的女生。喜欢一切美丽的事物,因为太投入的关系,所以,只能喜欢美丽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