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六善酒店集團是公認的可持續發展先驅,自1995年成立以來,竭力實踐可持續發展,保護環境。在新加坡達士頓六善酒店吃鱸魚,除了吃得安心外,深覺我也對可持續發展盡了一份綿力。

你可有想過,餐桌上的一條魚,僅僅是一條烹煮得恰到好處的魚嗎?

你可有問過:魚從哪兒來?魚在怎樣的環境生長?魚吃什麼長大?我,吃了什麼?

新加坡達士頓六善酒店Six Senses Duxton)的中餐廳 Yellow Pot 吃澳大利亞鱸魚(Barramundi)。服務員呈上擺盤精緻的鱸魚料理時,想起母親每到濕巴剎買魚,必然堅持買海魚。海洋佔地球面積71%,與河流相比,終究純凈許多。海魚沒有土味。

在酒店業里,六善養生及酒店集團是公認的可持續發展先驅,自1995年成立以來,竭力實踐可持續發展,保護環境。時下流行的無吸管或環保吸管,六善早在2011年便開始實行。酒店提供用麵粉製作的可降解牙刷,是住客們愛收藏的物品。我追隨六善已久,雖還未有機會入住體驗,但對酒店在可持續發展的付出和堅持,是認同的。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乘搭 Barramundi Asia 的小船出發,感覺像出海潛水。

追溯食物的源頭

隨 Yellow Pot 主廚吳威儒到新加坡六善酒店的鱸魚供應商 Barramundi Asia 的養魚場參觀。大開眼界。

養魚場位於新加坡和印尼海域的邊界,從西海岸碼頭(West Coast Pier)乘船出發,需約45分鐘。新加坡有過百養魚場,均位於新加坡北部的柔佛海峽(Johor Strait)。位於新加坡和印尼之間的新加坡海峽(Singapore Strait),海水含氧量高,相對純凈,加上此海域的水流強勁,更適合養殖鱸魚。此水域唯一的養魚場,便是 Barramundi Asia 的。養魚場於2008設立,以可持續發展理念(Sustainable development)飼養鱸魚。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雨中即景。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養魚場經理 Emmanuel de Braux 是個海洋生物學家。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照顧員工的健康及福利是可持續發展養殖重要的一環。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生龍活虎的鱸魚。

出發當天烏雲密布。抵達養魚場後,被翡翠般的海洋環繞。這兒的海水,和東海岸公園的相比,明顯有別。

Barramundi Asia 採用養殖三文魚(Salmon)的方法,飼養 “熱帶三文魚” – 澳大利亞鱸魚,於2012年創立 Kühlbarra 鱸魚品牌。簡樸的海上棚屋,被海面上一圈圈的網箱(net pen)包圍。網圈乃冰山一角。網從浮在海面的上的網圈垂入海里,深達12米。每個網箱可養殖多達4萬隻鱸魚。然而,網箱里,鱸魚僅佔3%空間。換言之,鱸魚有巨大的活動空間。

海洋生物學家、養魚場經理 Emmanuel de Braux 告訴我:“除了在養殖過程中保護環境外,可持續發展養殖也必須照顧牲畜和員工的健康及福利,還有食品的安全。這些都是環環相扣的。”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撈魚是團體活動。

Barramundi Asia 於2018年獲全球水產養殖聯盟(Global Aquaculture Alliance)頒發最佳水產養殖規範(BAP)四星認證,成為新加坡唯一獲頒此最高認可的養魚場。

“自2008年開場至今,這水域的珊瑚礁有增無減,海豚和海龜不時在這出現!有鑒於此,在這裡養殖鱸魚絲毫沒有破壞環境。” Emmanuel 說。

能達近零污染的傲人成果,飼料是關鍵之一,海洋生物學家居功不小。Barramundi Asia 的海洋生物學家研發浮動飼料,70%的成分為植物蛋白(如大豆)。浮動飼料不會沉澱、囤積在海床,造成環境破壞。

堅持不用抗生素和激素,欲培養健康肥美的鱸魚,急不得。從魚苗培養至大約五公斤的鱸魚,須兩年。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被撈起的鱸魚,隨即被倒進裝滿碎冰的大箱里。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Yellow Pot 主廚吳威儒抱起健康的鱸魚。

恰巧遇上一周三次的收成。五名穿着救生衣和安全帽的員工,在豪雨之中撈魚,有說有笑。被撈起的鱸魚,雙眼炯炯有神,魚鱗閃閃發光,魚鰓鮮紅如丹,隨即被倒進裝滿碎冰的大箱里。

這是人道的處理方法嗎?我問 Emmanuel。

“鱸魚本是冷血動物。從攝氏30度的海里直接進入零下2度的冰水裡,它們進入冬眠狀態,睡了!”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Yellow Pot 餐廳以絢麗的黃色為基調,提供精緻的純正和創新中餐。(照片由新加坡六善酒店提供)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由新加坡六善酒店行政主廚 Ian Mancais 烹制的香煎鱸魚。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由 Yelow Pot 主廚吳威儒烹制的清蒸鱸魚。

安心吃一條不簡單的鱸魚

好,我知道盤中鱸魚的來歷了。

先上桌的是由新加坡六善酒店行政主廚 Ian Mancais 烹制的香煎鱸魚。煎得完美的鱸魚躺在取自酒店樓頂菜園的新鮮有機蔬菜上。呈上後,餐廳經理淋上利用鱸魚骨和香料熬煮了三天的清湯。入口的是鱸魚原汁原味的鮮甜。

接着品嘗由主廚吳威儒烹制的清蒸鱸魚。在塊狀鱸魚抹上青蔥和姜搗成的醬,然後將魚蒸至九分熟,最後淋上同樣用鱸魚骨熬成的高湯調製而成的濃郁醬汁。不同的料理,同樣清淡,同樣鮮美。

在達士頓六善酒店吃鱸魚,除了吃得安心外,深覺我也對可持續發展盡了一份綿力。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新加坡達士頓六善酒店由排古老的建築改建而成。(照片由新加坡六善酒店提供)

新加坡達士六善酒店 Yellow Pot 餐廳

地址:83 Duxton Road, Singapore 089540

預訂電話:+65 6914 1420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Bigfoottraveller.com|新加坡六善酒店|我知盤中魚

林道錦(DK)

夢想家,數字遊民,身在新加坡,心向世界。《大腳印》創辦人。理想的生活里有一架筆記本電腦和不斷切換的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