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最煎熬的是,两旁的美景那么雄伟壮丽,同时又那么险峻,只好抓紧手刹车,用眼角去偷看风景。眼看海平面离我越来越近,一边大喊 “去你妈的希马拉”,结果吃了满嘴沙子。

离开了斯科普里(Skopje,马其顿共和国首都),少了亚洲游客;离开了奥赫里德(Orrid),没了车水马龙。到了阿尔巴尼亚,什么都没有了。在这里,一句英语也行不通,我从当地人看我们惊异又充满趣味的双眼中,得知我们是真真正正的异乡人。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去你妈的希马拉

可恶的石头路。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去你妈的希马拉

可恶的上坡。

翻越可恶的山丘

刚过境,我们就骑进一团团被卡车掀起的灰土沙石里,处处都在建设中,未干的沥青把我们的车胎弄得黏答答。还没铺好的路更糟,在石头上骑车,就像在水里走路一样艰难,还要担心车胎被刺破。这时,一辆小车停了下来,车里的人从车窗探出头来,开口说英语,我仿佛是第一个发现文明迹象的野人,兴奋地向他问好,兴许他能载我们度过这段讨厌的石头路,避过这天毒辣的阳光。

“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他问。

“Himarë(希马拉),” 我说,突然想到他也许没听过小地方的名字,改口说,“我们去 Sarandë(萨兰达)。”

“噢,那么这条路就对了。你们这是骑车旅行吗?” 他搭讪道。

这个阿尔巴尼亚小伙只有15岁,开着爸爸的车出来找朋友玩,现在准备回家去了。我打赌他肯定是无照驾驶。他看我们在沙尘中骑行稀奇得很,便停下来一问。这个不足岁就可以开车的地方,让我想起了老家的甘榜。

“你知道这条破路还有多长吗?” 我问。

“我不晓得。”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去你妈的希马拉

希马拉的驴。

这样的路况一直牵引我们到希马拉,约有50公里。我对地上的每一颗石头发脾气,它们火气也不小,让我的自行车打滑了好几次,无计可施只好下车推行。Yuu 勉强骑了好一段,最后只得推车前进。好不容易找到一棵可以遮阴的树,他慢条斯理地拿出干粮歇息,但是我一点心情也没有,脑子里冒出许多主意,如何能快速到达希马拉。阿尔巴尼亚最终教会了我,除了面对,什么办法也没有了。

我们选了一条捷径,无需绕路,直接翻山去往希马拉。那条小径在地图上只显示点点虚线,我们身在其中才发现那是一段山林徒步小路。阿尔巴尼亚的教训再一次浮现:你只有面对,不要逃避。风景极好,小溪清澈地流动,四下一户人家也没有,越攀越高,周围的山景越加丰富,充满生命力 – 前提是,你最好是一个背着双肩包的登山客,而不是一个骑行者。我们两人合力抬起一辆车,才能攀登狭窄又陡峭的山路。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去你妈的希马拉

希马拉的羊群占据一条公路。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去你妈的希马拉

在这里一句英语也行不通,但是人们热情得很,请喝咖啡又要求照相。

又见海洋

食物和水都快用光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我绝望极了。虽然 Yuu 看上去满不在乎,但他事后说:“这也许是骑车以来最累的一天了。” 我不知道依靠着什么坚持下去,牵着车穿越山林,终于听见了畜牲的铃铛响,又行了好几公里,来到了这座山最高处的小村 – Pilur。村子中央有一个孤立的水柱,冒出泉水,人们带着空瓶子去接水,我拿出一升的可口可乐空瓶去排队。Yuu 说:“别拿太多,我们就快到了。”

从这里往下骑行7公里直达海面就是希马拉*了,站在高高的 Pilur,我们依稀看见对面的岛屿,那是意大利。下坡也是艰辛的,尤其是在路况很糟的地方,速度不能太快,否则在转角处刹不住车,前后方来车也要注意。最煎熬的是,两旁的美景那么雄伟壮丽,同时又那么险峻,只好抓紧手刹车,用眼角去偷看风景。我在耳鸣的干扰中冲下山坡,眼看海平面离我越来越近,一边大喊 “去你妈的希马拉”,结果吃了满嘴沙子。海洋散发出海洋独有的咸味,我们各自买了一个希腊烤肉卷(souvlaki)坐在海边吃掉。

* 希马拉距离希腊科孚岛(Corfu)不远,当地住有许多希腊人。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去你妈的希马拉

希马拉旅馆一角。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去你妈的希马拉

那年秋天的义工们。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去你妈的希马拉

“不要相信欧洲人做的菜。” Yuu 说。

在橙子树下无所事事

希马拉旅馆距离小镇中心五分钟步行,实际上整个小镇很迷你,学校、酒吧、超市和餐馆都集中在一条街上。我们在这里安顿,我知道往后好一段时间都不会再骑行了,认认真真地梳洗一番。

当时希马拉旅馆的橙子已经结满了整个院子,只不过季节未到,果实还是酸的。同是义工的还有来自阿根廷的男生,与我们年龄相仿,他和 Yuu 同为球迷,成天讨论足坛逸事。另一位来自荷兰,他体格粗壮,满脸红胡子。我们见面的第一天,就顺着美食的话题聊开了,他曾和印尼女孩拍拖,对亚洲美食很迷恋。“不如今晚我们来做羊肉咖喱吧!” 我们仨骑着车到镇上去买羊腿,Yuu 小声说:“不要对欧洲人做菜抱太大期望。” 于是我把期望值放到最小。当晚,我吃到了骑车旅行以来最美妙的一顿饭,直至今天还很懊恼他是怎么用厨房里仅有的香料做出那锅咖喱来的。

那个时候正值夏天的尾巴,不论是义工还是游客,纷纷抓紧机会去海里游泳。我和 Yuu 也一样,带上毛巾,穿着短裤,走进水里。我们来得太晚了,海水已经冰得刺骨,秋天正式来临。我们在海滩上抽了一根烟,在雨季来临前回到希马拉旅馆的院子里的吊床上,享受着甜蜜的无所事事。

*《大脚印》是 Yuu & Shinn 骑行计划的梦想推手。

阿尔巴尼亚视频: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去你妈的希马拉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去你妈的希马拉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去你妈的希马拉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去你妈的希马拉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去你妈的希马拉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去你妈的希马拉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去你妈的希马拉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去你妈的希马拉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去你妈的希马拉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去你妈的希马拉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去你妈的希马拉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去你妈的希马拉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去你妈的希马拉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去你妈的希马拉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去你妈的希马拉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二十)|去你妈的希马拉

Yuu & Shinn

Yuu:大学时期爱上骑自行车,曾骑行环岛台湾,也骑行新疆,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学毕业,从杭州出发,准备骑行欧洲。

Shinn:大学时期爱上背包旅行,曾背包从杭州一路向西至新疆以西,也曾背包旅行东南亚。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学毕业。2017年9月前往保加利亚,和Yuu一起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