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甘榜斯丁的夜空掛滿了星星。我們躺在草席上長達兩個小時之久,聊生活、談夢想。不說話的時候,聆聽昆蟲唱着催眠曲。偶爾閉目,感受輕拂臉頰的微風,直至睡去。

早前因為工作,把自己置於一成不變的生活里,導致喜愛戶外的我,感覺心靈被上了枷鎖。

在一次偶然的情況下,我從朋友佑的口中得知,馬來西亞砂拉越州(Sarawak)有個原住民必達友人(Bidayuh)的村子,位於雨林里,值得探索。我一向對所謂的 “旅遊景點” 沒多大興趣,並不熱衷於打卡,但熱帶雨林一直都是我的心頭好,是大自然愛好者的天堂,實在沒有不去的理由。

於是下定決心,走出千篇一律的生活,給自己一個透氣的機會。當我背着行李踏上旅途,當陽光從樹葉縫隙間照在我的皮膚上,當我看見眼前那傾瀉而下的水流,我終於知道自己前來此地的原因。

你若也發現自己被塵封在灰白的鋼骨世界裡,開始萎靡頹廢,不妨抽身前來探索此地,也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Bigfoottraveller.com|砂拉越甘榜斯丁|每人心裡都該有個Neverland

從民宿眺望遠處的美景。

與蚊共舞

與旅伴嬑和 N 約好一起在嬑的公寓留宿,隔天一早啟程。佑因有事纏身去不了,卻很有義氣地當起我們的專屬司機。出發前我們才發現,三人之中竟然沒有一人準備驅蟲劑!

“怎麼辦?” 嬑開始擔心。

“那我們就比比看誰最香咯。” 我笑着回應。

我有位北京朋友,很喜愛大自然,對熱帶雨林尤其嚮往。我記得有一次和她聊天,她對婆羅洲讚賞有加,我卻忍不住潑冷水:“熱帶雨林什麼都好,就是蚊子多。”

事實的確如此。前往瀑布區的那個上午,我們還未感覺到蚊子的熱情,但從瀑布下來前往民宿的午後,它們就成群結隊地飛來歡迎新朋友了!

至於該如何與蚊子和睦共處,我想除了驅蟲劑,另一方法就是帶上比你 “香” 的旅伴。如此,你會發覺,其實蚊子並沒有那麼可惡。我就是那個三人中不太香的人!

Bigfoottraveller.com|砂拉越甘榜斯丁|每人心裡都該有個Neverland

上層瀑布有個淺窪。

意外收穫

民宿主人 Babai 讓他兒子 Alex 到文莪水壩(Bengoh Dam)附近的碼頭接我們。從文莪水壩到甘榜斯丁(Kampung Sting)只能用水路,往返都必須搭乘船艇。

行駛約二十分鐘後,Alex 將船艇停在一個陡坡處。我們走上陡坡進入樹林,途中經過不少的竹橋和小溪。早晨的陽光透過樹葉縫隙間灑在小徑上,世界靜得只剩下鳥兒的歌聲和腳下踩踏枝椏的喀嚓聲。

以為 Alex 會先帶我們去民宿,因此把全部行李都背在身上。抵達水簾瀑布 (Curtain Falls)時,Alex 建議我將行李留在那兒,繼續前往蘇宋瀑布(Susung Waterfall)。

兩個瀑布都很漂亮,給人截然不同的感覺。水簾瀑布柔和溫暖,蘇宋瀑布則壯觀驚艷。後者坐落在密密匝匝的雨林內,藤蔓纏繞,猶如一個秘境。由於常年潮濕,散落一地的巨石都布滿了苔癬。乍看之下,有種錯覺,彷彿此刻的自己置身於小飛俠的世界。

“這不就是我朝朝暮暮念着的 Neverland* 嗎?”

我本對這趟行程沒抱太大期望,但驚喜卻在我毫無期待的時候悄悄地找上門來了!

Bigfoottraveller.com|砂拉越甘榜斯丁|每人心裡都該有個Neverland

漫山遍野的綠。

六星級待遇

抵達民宿時,女主甜姐以紅茶和蘇打餅乾招待我們。她是個文靜優雅的女人,偶爾以簡短的話回答我們的提問,更多時候只是靦腆地笑着。她一臉歉意地告訴我們,男主還在農園裡,轉身又為我們預備了熱咖啡。

嬑洗了個冷水澡後,舒適地躺在躺椅上揮着扇子,邊喝咖啡邊欣賞眼前的美景。

“這真是六星級的享受!” 當下的她十分滿足。

傍晚時分,男主從農園回來,洗了澡便坐下來與我們聊天。甜姐為我們準備了美味的晚餐,都是 “有機” 食材!太陽緩緩西下,我們一起見證一天的結束。

甜姐似乎一直擔心招待不周,也許她認為民宿主人有義務給旅客最好的招待與服務。其實,我們的到訪何嘗不是干擾了他們的生活?他們有自己的農園,也養了很多牲畜,自供自給,並不缺我們那一丁點的住宿與嚮導費。然而,我知道他們更注重的是與旅客之間的文化交流。

急功近利的社會或許模糊了我們生活的焦點,我卻篤信金錢只是一種心意,而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貴在真誠。

Bigfoottraveller.com|砂拉越甘榜斯丁|每人心裡都該有個Neverland

與民宿主人一起享用美味的晚餐。


Bigfoottraveller.com|砂拉越甘榜斯丁|每人心裡都該有個Neverland

在觀景台上談笑風生。

星光燦爛

說來慚愧,這是我第一次在自己的家鄉看見如此璀璨的星空。之前,我總以為非得漂洋過海去到國外,才能看見壯觀的星空。這趟行程翻新了我對這片土地的認知。

“天氣很好,今晚應該可以看見星星。” Babai 說。晚餐後,他沒有收起屋前那張大草席,鋪在那兒讓我們躺着觀賞星空。

“躺在這兒?真的嗎?可是…… 有蚊子嗎?” 我們為這樣的安排喜憂參半。三年前在蒙古躺在草地上觀賞星空的那個美麗畫面,閃過我的腦海。那是一種很美妙的感覺,與一般在寒冷季節站着邊打哆嗦邊看星空的感覺是不一樣的。

“沒事,蚊子已回家睡覺了。” 甜姐笑說。

晚上七時許,夜空已掛滿了星星。我們在絲毫不被蚊子干擾的情況下,躺在草席上長達兩個小時之久,聊生活、談夢想。不說話的時候,聆聽昆蟲唱着催眠曲。偶爾閉目,感受輕拂臉頰的微風,直至睡去。

後來,天空出現閃電,唯恐夜裡下雨,我們只好讓 Babai 收起草席,回到已經鋪好的床墊上會周公。

在甘榜斯丁的那一夜,無雨,也無夢。

* Neverland:英國作家詹姆斯·巴里(J.M.Barrle)的小說《彼得·潘》里虛擬的夢境世界,在這裡人們永遠長不大,沒有煩惱,充滿歡樂。Neverland 因此隱喻赤子之心、不朽及避世。

Bigfoottraveller.com|砂拉越甘榜斯丁|每人心裡都該有個Neverland

河水在午後陽光的照射下,猶如一面鏡子,船艇為她刻畫出美麗的波紋。

旅遊資訊:

關於文莪上游甘榜斯丁(Kampung Sting

  • 巴達旺區的文莪(Bengoh)上游距離砂拉越古晉市(Kuching)約42公里。
  • 文莪上游村民的生活,自文莪蓄水壩(Bengoh Dam)發展項目啟動,起了巨變。村民被迫遷移至新的徒置區。一部分村民因不願意搬離祖傳地,就在上游另覓土地,重建了三座新村莊:甘榜尼格爾(Kampung Nyegol)、甘榜斯丁(Kampung Sting)和甘榜慕阿涌(Kampung Muk Ayun)。
  • 隱居在山林中的原住民必達友人,對大自然心存敬畏,遵循習俗和禁忌。由於文莪上游土地肥沃,他們延續祖先所傳承的農耕智慧,自供自足。
  • 隱於山林之中的甘榜斯丁有着雲霧繚繞的景色,因此被稱為 “雲上之鄉”。甘榜斯丁建在十分陡斜的山上,必須徒步30 – 40分鐘才能抵達。
  • 目前,甘榜斯丁有村民十四戶,其中只有三戶開放接待旅客。村民平日忙於農務,在旱稻種植繁忙期會在農園田地夜宿,所以一般只會在周末和假日期間開放民宅,讓遊客入住,體驗必達友的文化和生活。
  • 除了瀑布區,山崖旁有一座公共竹製觀景台,供旅客欣賞青山碧水、雲霧繚繞的美麗景色。如果天空明朗,旅客也可步行上山觀看日出。

 交通

  • 從古晉市前往文莪水壩檢查站(Bengoh Dam),約90分鐘的車程。從古晉出發,可搭 Grab 車或計程車前往。宜事先安排好回古晉的交通,文莪水壩檢查站處沒有計程車,也難招 Grab。
  • 從文莪水壩檢查站搭乘由民宿主人安排的船艇,約20分鐘後抵達前往瀑布區的 “小碼頭”。船費一般介於馬幣25 – 30 / 人(若人數太少,或需繳更高的船費)。

食宿

  • 鄉村住宿設備雖然極其簡單,但絕對少不了舒適的床褥、乾淨的廁所和浴室。
  • 不是所有的民宿都提供餐點,出發前記得向民宿主人確認。若不提供餐點,旅客需自備食材(民宿有提供炊具,需付費)。
  • 我們入住的民宿提供兩餐(晚 / 早),菜肴看似簡單卻美味新鮮。另外,民宿主人還不時以水果、餅乾、飲品來招待我們。
  • 聯絡(其中兩戶民宿):Babai Den(+6019 8983952 / +6011 29984401)或Uncle Tikom(+6019 8140124)。

 物品清單

  • 一般徒步必備:運動鞋或徒步鞋、防晒霜、帽子、雨具、乾糧
  • 防水袋子、毛巾
  • 拖鞋
  • 水瓶、足夠的飲用水
  • 驅蟲劑
  • 急救箱、私人藥品
  • 手電筒、頭燈
  • 食材(入住不提供餐點的民宿)

《The Bidayuh and the Dam》:

Bigfoottraveller.com|砂拉越甘榜斯丁|每人心裡都該有個Neverland
Bigfoottraveller.com|砂拉越甘榜斯丁|每人心裡都該有個Neverland
Bigfoottraveller.com|砂拉越甘榜斯丁|每人心裡都該有個Neverland
Bigfoottraveller.com|砂拉越甘榜斯丁|每人心裡都該有個Neverland
Bigfoottraveller.com|砂拉越甘榜斯丁|每人心裡都該有個Neverland
Bigfoottraveller.com|砂拉越甘榜斯丁|每人心裡都該有個Neverland
Bigfoottraveller.com|砂拉越甘榜斯丁|每人心裡都該有個Neverland
Bigfoottraveller.com|砂拉越甘榜斯丁|每人心裡都該有個Neverland
Bigfoottraveller.com|砂拉越甘榜斯丁|每人心裡都該有個Neverland
Bigfoottraveller.com|砂拉越甘榜斯丁|每人心裡都該有個Neverland
Bigfoottraveller.com|砂拉越甘榜斯丁|每人心裡都該有個Neverland
Bigfoottraveller.com|砂拉越甘榜斯丁|每人心裡都該有個Neverland
Bigfoottraveller.com|砂拉越甘榜斯丁|每人心裡都該有個Neverland
Bigfoottraveller.com|砂拉越甘榜斯丁|每人心裡都該有個Neverland
Bigfoottraveller.com|砂拉越甘榜斯丁|每人心裡都該有個Neverland
Bigfoottraveller.com|砂拉越甘榜斯丁|每人心裡都該有個Neverland
Bigfoottraveller.com|砂拉越甘榜斯丁|每人心裡都該有個Neverland
Bigfoottraveller.com|砂拉越甘榜斯丁|每人心裡都該有個Neverland
Bigfoottraveller.com|砂拉越甘榜斯丁|每人心裡都該有個Neverland
Bigfoottraveller.com|砂拉越甘榜斯丁|每人心裡都該有個Neverland

慧鶯

一位希望能以聽筒為病人傳遞溫暖、靠雙腳走到天涯海角、用鏡頭看世界的美麗與哀愁、即使身在磚塊格子里也能聞到海風氣息、在忙碌工作時也能聽見海鷗聲音、喜愛不合邏輯,卻又生活實在的女子。

行醫、登山徒步、寫作、作畫、攝影都是她的生命。2009年去了一趟日本後開始愛上旅行。目前為止走過的地方不多:日本、泰國、香港、柬埔寨、越南、澳洲、尼泊爾。

始終相信:只要心中有愛,沒有到不了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