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在美丽的背后,阿姆斯特丹同样拥有丑陋。这两样东西就那么近邻,互相纠缠且互相激荡,美与丑,天使与恶魔同时拉扯着人们的感官。一边是天堂,一念之差就落入另一边无底深渊的地狱。

东边泛起微弱的鱼肚白,我们坐在火车站里其中一个靠近出口的凳子上,吃着刚在便利店买来的三文治。阿姆斯特丹市中心的火车站相当老旧,刚下火车就深深感受到自己宛如置身于逝去的历史中,如果不是看到时髦的年轻男女交错往来,我还真是这样以为。

这时鸟米从另一边长廊走过来,手上握著两个纸杯,微笑说:“咖啡。”

清晨六点,气温只有五度。天空还未全亮,望出去许多灰色厚厚的冬云凝固在空中,看起来并不友善。我们并肩而坐,双手捧住咖啡杯呼气。坐了十二个小时的飞机让我们还没完全进入状况,只是默默地喝咖啡。一个醉汉一脚踢走地上的空酒瓶,口中大声唠叨,响亮地在宽敞的火车站里回荡,许多人在他身边擦过,没有人往他身上看一眼。

“欧洲就是有许多这种人。” 鸟米在我耳边说。

我看着他猜想他到底在骂什么,一边啃三文治,他发现了我,然而回望我的眼神却显得空洞,一下子又转头回到他的世界里去。

清晨的阿姆斯特丹静谧安详
清晨的阿姆斯特丹静谧安详。

阿姆斯特丹的清晨

一杯咖啡的时间中,天色已然微亮。

“出去走走吧。” 我拍掉掉在黑色大衣上的面包屑。

我们出了火车站,天空细雨飘零,潮湿的街道闪着车灯的亮光。不少人在亭子等巴士与电轨车,或倚着墙壁阅读报纸,或站在旁边抽烟,或只是静静地坐着或站着。越过大马路,过桥走到对街去,转入狭窄的巷弄中,两旁是紧紧挨在一起阿姆斯特丹式的老房子。许多商店尚未开门,巷子里行人寥寥无几,偶尔碰见穿连帽衫盖着头的跑步者,还有溜狗的老妇人。

美丽和丑陋为邻

逐渐升起的朝阳从横巷里投射进来,城市开始真正地苏醒过来。

我们信步而行,不觉间走到小河边,许多水鸭在上面游动。运河当初是为了水管理和城市防御而修建,同时也造就了阿姆斯特丹的美丽。落叶的枯树,老旧的房子,倒映在绉褶的河面上,河上停泊着一些小巧精雅的船屋。

然而,在美丽的背后,阿姆斯特丹同样拥有丑陋。这两样东西就那么近邻,互相纠缠且互相激荡,美与丑,天使与恶魔同时拉扯着人们的感官。一边是天堂,一念之差就落入另一边无底深渊的地狱。

阿姆斯特丹,爱你还是恨你?
一路上运河边都有停泊著不少这种小艇。

误闯红灯区

“你看到吗?” 鸟米这时问说。

“看到什么?”

“妓女,在橱窗里你没看到吗?穿得多喷血呀。” 鸟米指了指小河对岸的房子说:“你看楼上那些,有亮着红灯的都是。”

我一看,果然见到一个肥胖的妓女正坐在玻璃橱窗前,身上只穿内衣裤。再走前不久,左边的房子也发现不少。妓女在狭小的空间里化装,或只是木无表情地坐着。偶尔会有男人从里面走出来,脚步不稳地带着酒意,走到河边小解。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在世界可是出了名,然而没料到此时所见的姿色却只属于一般,甚至可以说是不敢多看两眼。并不是因为害羞,真的不敢。

阿姆斯特丹就是这样子,隔一条巷子是庄严的老教堂,一不经意就会闯入红灯区。在红灯区里,总觉得路过行人的眼神都有点异样,跟刚刚走过的巷子明明只是隔上一条,然而气氛和空气却完全迥异。在这里,可以看见垃圾车在石砖路上忙碌游走,车头前的刷子在满是垃圾的街道上不停打转,将垃圾吸进它的口里。酒吧店员拉着长长的水管,往店门口的地面喷洒,冲洗一整晚人们狂欢后留下的呕吐物。

运河风光,後面是圣尼各老教堂( Basilica of Saint Nicholas)的尖顶。
运河风光,後面是圣尼各老教堂( Basilica of Saint Nicholas)的尖顶。

突如而来的冰雹

“嘿!照相!” 一个白人搭着一个黑人的肩膀叫住我,帮他们拍张照。

我 “卡嚓” 一声帮他们拍后,笑笑离开。

我们在横七竖八的巷子里绕了一圈,往回火车站的方向走去。太阳再次失去踪影,天色瞬间黯淡。细雨滴嗒而下,忽然声音转大,下起了冰雹,打在路面的声音相当清脆。圆圆小小的冰雹落在肩膀上,还来不及拍走,一下子就溶化渗透进毛衣里。带伞的行人从容不迫,跟我们一样没带伞的,只好抱头在时落时停的冰雹下,快步从一个屋簷走到另外一个屋簷。

好不容易移动到了主街,冰雹越下越急。经过一个大广场,广场上有个塑像,熙来攘往的人们行色匆匆,下着冰雹的早晨显得更加忙碌与混乱。广场对街有间麦当劳,店前有个大簷蓬,我们急忙挤进在那里躲避的人群里。一个中年男子身穿黑色大衣,手握溼透的报纸,对着电话抱怨。人群后面座位的顾客若无其事喝咖啡。玻璃窗内有个美丽女人几乎贴着玻璃向外凝望。缓慢掠过的电轨车内挤满通勤的人们。华丽的商场隐藏在古旧的建筑物中,灯光闪烁。穿着高跟鞋的时尚少女优雅地跨过水洼。我们拍落身上的冰雹,望着彼此的狼狈,不禁感到莞尔。

阿姆斯特丹,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城市。

小艇是阿姆斯特丹其中一种主要的交通工具
小艇是阿姆斯特丹其中一种主要的交通工具

关于阿姆斯特丹

  • 阿姆斯特丹(Amsterdam)为荷兰首都,位于西部省份北荷兰省。 其名称源于建立在阿姆斯托河(Amstel)的水坝(Dam),城市前身是个小渔村,十三世纪后逐渐发展成一座城市,后来更是跃升欧洲主要港口之一,称为欧洲主要的大都会,许多国际企业总部均设立于此。阿姆斯特丹有着独特建筑造型风格和复杂的运河网而闻名天下, 除此还有非常多的旅游景点,如荷兰国家博物馆、梵高博物馆、安妮之家、红灯区以及许多大麻咖啡馆,每年吸引了大量的游客。城市不会太大,主要景点都相当集中,要浏览这座城市最好的方法就是散步、骑脚踏车或是乘坐游船游运河。

如何去?

什么时候去?

  • 除了冬天时气温最低会到大约摄氏零下五度,且经常绵绵下雨,基本上阿姆斯特丹全年都适合旅行,如果想要观赏美丽的郁金香花田,可以选择在春天到来。四月五月是阿姆斯特丹和近郊地区最美的时刻,百花齐放,气温舒服,且还有许多户外活动、嘉年华、音乐会等。

签证

  • 签证事项可参考此网站。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公民都无需签证。

货币

  • 欧元,现兑换率大约1USD = 0.80EUR。

注意事项

  • 冬季时旅行阴雨绵绵,最好准备防雨服装或雨伞,春季时旅游许多东西价格相对会有所提高。阿姆斯特丹治安不是很好,尤其在阿姆斯特丹火车站和水坝广场附近,除此避免在偏僻或无人的街道行走,假冒警察抢劫的案件也屡屡发生,应当小心。在红灯区游走时,禁止对着橱窗拍照摄像。

阿姆斯特丹视频:

阿姆斯特丹,爱你还是恨你?
阿姆斯特丹,爱你还是恨你?
阿姆斯特丹,爱你还是恨你?
阿姆斯特丹,爱你还是恨你?
阿姆斯特丹,爱你还是恨你?
阿姆斯特丹,爱你还是恨你?
阿姆斯特丹,爱你还是恨你?
阿姆斯特丹,爱你还是恨你?
阿姆斯特丹,爱你还是恨你?
阿姆斯特丹Oude Kerk老教堂的钟塔
阿姆斯特丹圣尼各老教堂
小艇是阿姆斯特丹其中一种主要的交通工具
阿姆斯特丹,爱你还是恨你?
清晨的阿姆斯特丹静谧安详

mm

耳东熊

本名陈奕勤,音乐人/自由撰稿人,曾为丁当、梁静茹、言承旭、杨幂、王杰等歌手写歌,文字作品散见于一些杂志与报章。热爱旅游,认为旅游是将日常生活切换到不同地点背景,注重每段旅程的“生活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