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我並沒有在采提涅待太久,太陽如一,蓋着黝黑山脈中一處歷史重;如一蜘蛛網,蓋着極盛一去。停下汽,一切平靜,偶聽到幾隻兒吱吱的叫聲,卻聽不到城裡有任何聲音。

在遊記上篇《黑山|巴爾幹的黑珍珠》里說到,“沒有到過黑山的內陸,就等於沒有來過黑山!” 我驅車進入黑山的內陸,看過廣袤無垠的黝黑山脈和平原,到過巴爾幹半島的朝聖勝地奧斯特洛克修道院(Ostrog Monastery)朝拜,感受過黑山的神聖和野性。

當我從修道院驅車離開,時為下午四時多,我走在迂迴的山路上,黑山和綠樹在旁邊如同雙臂指出面前的路。大約一個小時後,“人類文明” 又再一次出現在兩旁 – 矮矮的商店(但很多都關了門)、崎嶇的混凝土行人路(但夾着雜草和芒草)、和寫着西里爾字母的橫額在我的頭頂上飛。整個印象就像回到共產主義還甚濃的中國農村中。

然而,這裡絕對不是個 “農村”!這裡是黑山的首都 – 波得哥里察(Podgorica)。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兩座首都,兩個命運
首都一隅,如鄉村般。

失落的共和國首都

我曾在一處遊記里看過作者對波得哥里察的一個評語:“雖然這裡是首都,但樣貌卻更像一個歐洲二三線城市。” 的確,問問大家,黑山的首都是哪裡,可能大家都不知道。為何如此?黑山的沙灘和海濱比內陸的名聲差距懸殊,大家都知道科托爾、布達雅、聖士提芬等等的度假勝地,卻忘了為處內陸的首都。再來,黑山共和國曾是共產國家的,在南斯拉夫時代內陸城市都被重重地工業化,每個城市都被安排出產一到兩種工業,上繳中央,再分到國內的其他地方;波得哥里察當年埋頭苦幹,自然比海岸城市顯得低調又略失顏色。

但話說回頭,波得哥里察始終是黑山的首都,沒有不去窺探她的理由。

新城區悄悄地就出現在左右兩邊,商廈和有名的品牌也開始出現,只是這些 “名店” 都門可羅雀,而且大都沒有開門,只有大塊大塊的落地玻璃透着裡面的商品。轉個角,便來到了一座大東正教堂 – 這也是波得哥里察 “唯一” 的景點 – 復活主教堂(Cathedral of the Resurrection, Saborni Hram Hristovog Vaskresenja)。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兩座首都,兩個命運
波得哥里察的復活主教堂正面。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兩座首都,兩個命運
教堂內讓人眼花撩亂的拜占庭式壁畫。

正教教堂金光閃閃

這座華麗的東正教教堂,建於南斯拉夫崩潰之際的1993年,2013年才竣工。金色的大十字架佇立在圓拱頂和偏堂頂上,她就如一座巨大的玉璽坐立在首都之間。平房和渺無人煙的道路圍繞着這座雍容華貴的教堂,呈現一種莫名的超現實感覺,彷彿教堂和街區來自兩個截然不同的時空,卻在波得哥里察碰撞。

甫進教堂,十字形的會堂在面前展開,舉目環顧,無論是高挑的牆壁、還是如天堂般的穹頂,都以金色作為底色,畫上無數個聖人和他們的事迹,十分壯麗。大門就如一個山洞,透進西斜的夕陽,一束金光划過教堂的正殿,直照祭壇- 那裡畫著耶穌、聖母和一眾天使聖人,動人和神聖之感油然而生。

說來奇怪,波得哥里察曾作為鄂圖曼帝國(The Ottoman Empire)領土的一部分,舊城區應該多多少少遺留一些當年的遺物。然而,這些遺物都已經消失,只剩下一個突兀的鐘樓,站立在舊城區的一個小廣場上。這個鐘樓,說到底也只是一個高大的長方體,頂部有着一個不再走動的鐘面。地下有一塊簡陋的指示牌,寫着某年黑山和土耳其共同維修這個鐘樓。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兩座首都,兩個命運
突兀的鄂圖曼鐘樓。

被埋沒的王國首都

黑山還不是國家的時候,首領 Ivan Crnojević 建立了第一個黑山城市 – 采提涅(Cetinje)。事實上,這個城市直到南斯拉夫時代前,一直都是黑山的首都。

當年鐵托政權統治南斯拉夫,把黑山的首都遷到波得哥里察,並改名為鐵托格勒(Titograd),當年風光一時的采提涅從此淪為共產主義下的一個埋沒隨百草的小鎮。采提涅被濃厚的工業改革下變成了經濟單一的城市,當年的旅遊和傳統文化創業被無視發展,令小城褪色不少。如今的采提涅,就只如一個田園鄉村,只有站在城市邊緣的采提涅修道院能為你帶來一絲當年的風華盛世。

日落西山,我並沒有在采提涅待太久,太陽如一層面紗,蓋着黝黑山脈中一處歷史重鎮;如一層蜘蛛網,蓋着極盛一時的過去。停下汽車,一切平靜,偶爾聽到幾隻鳥兒吱吱的叫聲,卻聽不到城裡有任何聲音。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兩座首都,兩個命運
五步見一餐廳,十步見一酒吧,剩下的位置就是教堂和積木般的石屋子。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兩座首都,兩個命運
夜裡安靜的小巷。

被抬的度假首都

第二天起來,哪裡都不去,在科托爾(Kotor)和科托爾灣留一整天。這個度假勝地,名聲甚至更勝鄰國克羅地亞的旅遊熱點。然而,比堅尼和雞尾酒的背後,科托爾還能使遊人感到她的歷史悠久和山河壯闊。

科托爾是個三角形的小城,被城牆和三道城門圍繞着,背靠一座大山,而城牆就立在如刀刃的懸崖峭壁之上,山上還有一座肥厚的城堡佔據,守護眼下的古城以至遠方的科托爾灣。這座城的堅韌,就連曾經橫掃南巴爾幹的鄂圖曼軍隊都沒有辦法攻入。我從南門進入古城,走在窄窄的小道之間,不一會就來帶一個大廣場,廣場一隅佇立着聖特里普納大教堂(Katedrala Sv Tripuna)。

大教堂有兩個鐘樓,背靠着後面高聳的山嶽。黑山雖是東正教國家,但在科托爾人心中,聖特里普納大教堂更為重要。教堂里供奉着科托爾守護聖人聖特里普納的聖骨。傳說中,帶着聖骨的威尼斯商人從土耳其回航時來到科托爾便遇到風暴,於是在這裡登岸,並建了一個小殿安放聖骨。之後,每當商人想把聖骨帶回威尼斯時,天氣就會變壞。從此,聖骨就沒有離開過科托爾,而原本的小殿就變成了今天的大教堂。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兩座首都,兩個命運
三角形的科托爾古城。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兩座首都,兩個命運
原本有如空中樓閣的碉堡就在眼前。

炎夏登山

走出教堂,又來到熙來攘往的廣場和街道。走在這小城裡,可謂五步見一餐廳,十步見一酒吧,剩下的位置就是教堂和積木般的石屋子了。來到古城靠山的一面,穿過一道石門,再往上走一段石梯,便來到攀登筆直的城牆的入口了。筆者夏天來到這裡攀爬,無疑是對身體的一大挑戰,萬里無雲的藍天讓太陽赤裸裸地照着所有人,在我面前的是熏烤得發白而陡峭的石頭路,基本上城牆和碉堡就垂直在你的面前和頭頂。

這條路雖然苦,但山上風景壯麗無比。

登山的路呈 “之” 字型,半途有一座聖母瑪利亞小教堂,不少人坐在教堂前的平台,或喘氣、或擦汗、或喝水,可見登山之巔的代價。不少人拿起相機,走到平台的邊緣,把眼前的科托爾灣拍下。我休息了一會,便決定繼續攻頂,我相信,那裡的視角必定更加開揚。與自己的體力周旋了半個小時,終於來到了碉堡下的平台。

在這裡,科托爾老城、科托爾灣以至包圍着她們的山巒盡收眼底,小城裡的私語變成了溫柔的風聲,偶爾還有渡輪的汽笛聲。在這裡,我清楚聽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甚至流汗划過我的毛孔的震動也被放大。在這裡,我明白到,何謂大地與我唯一,何謂天地與我並生,因為站在這裡,遠至天邊,近至頭髮,我都感覺到他們的韻律。這是一種神奇的體驗,特別在你跟自己的身體戰鬥了這麼久,能看到如此美景。我承認,我詞窮了,還是留給無聲的天地告訴你科托爾的壯闊吧!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兩座首都,兩個命運
科托爾和科托爾灣盡收眼底。

旅遊資訊:

如何前往

  • 黑山共和國(Republic of Montenegro)位於巴爾幹半島的亞得里亞海濱,從香港、新加坡或馬來西亞是沒有直達飛機的。筆者是從香港乘坐卡塔爾航空Qatar Airways)經卡塔爾轉機到克羅地亞的薩格勒布(Zagreb),再從杜布羅夫尼克(Dubrovnik)租車進入黑山的。

最佳旅遊季節

  • 4 – 10月是黑山的旅遊旺季,而7 – 8月則是旅遊高峰期,很多歐洲以至全世界的人都會來到這裡或附近的亞得利亞海濱度假城市旅遊。黑山的內陸旅遊則不算髮達,公路上車子不多。

簽證

  • 黑山對97個國家地區實施免簽,持有澳門、香港、台灣、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等護照都可以在黑山免簽逗留90日。
  • 如從克羅地亞驅車入境要過關,因為克羅地亞是申根區,要先從克羅地亞蓋出境的印章,再入境黑山。

貨幣

  • 黑山使用歐元。

交通

  • 黑山的交通不算髮達,若要從度假城市如科托爾(Kotor)、布達雅(Budva)坐巴士到內陸,普遍都比較轉折,也沒有火車。如果不是自駕游的話,建議向民宿主人或酒店​​前台詢問,安排出租車或包車。
  • 筆者是從克羅地亞租車自駕游的,在克羅地亞取車時,一定要告訴租車公司:1)你會不會出境?因為他需要特別一張憑條讓你遞給其他國家的關員,證明你的車子是可以過境的。2)你會不會讓車子駛上渡海輪?在黑山的科托爾灣有一個渡口,可以讓車子渡海而免去大概一個小時的迂迴路,若你選擇擺渡,要先告訴租車公司。過境的憑條和擺渡費用是要另外付錢的。

巴爾幹視頻: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兩座首都,兩個命運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兩座首都,兩個命運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兩座首都,兩個命運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兩座首都,兩個命運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兩座首都,兩個命運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兩座首都,兩個命運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兩座首都,兩個命運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兩座首都,兩個命運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兩座首都,兩個命運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兩座首都,兩個命運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兩座首都,兩個命運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兩座首都,兩個命運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兩座首都,兩個命運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兩座首都,兩個命運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兩座首都,兩個命運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兩座首都,兩個命運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兩座首都,兩個命運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兩座首都,兩個命運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兩座首都,兩個命運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兩座首都,兩個命運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兩座首都,兩個命運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兩座首都,兩個命運

mm

陳家然

筆名旅徒行者,二十有三,澳門人,曾遊歷二十多國,嚮往一個只用背包、音樂和文字的生活。著有《遊行摩洛哥》一書(2019頭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