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我并没有在采提涅待太久,太阳如一,盖着黝黑山脉中一处历史重;如一蜘蛛网,盖着极盛一去。停下汽,一切平静,偶听到几只儿吱吱的叫声,却听不到城里有任何声音。

在游记上篇《黑山|巴尔干的黑珍珠》里说到,“没有到过黑山的内陆,就等于没有来过黑山!” 我驱车进入黑山的内陆,看过广袤无垠的黝黑山脉和平原,到过巴尔干半岛的朝圣胜地奥斯特洛克修道院(Ostrog Monastery)朝拜,感受过黑山的神圣和野性。

当我从修道院驱车离开,时为下午四时多,我走在迂回的山路上,黑山和绿树在旁边如同双臂指出面前的路。大约一个小时后,“人类文明” 又再一次出现在两旁 – 矮矮的商店(但很多都关了门)、崎岖的混凝土行人路(但夹着杂草和芒草)、和写着西里尔字母的横额在我的头顶上飞。整个印象就像回到共产主义还甚浓的中国农村中。

然而,这里绝对不是个 “农村”!这里是黑山的首都 – 波得哥里察(Podgorica)。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两座首都,两个命运

首都一隅,如乡村般。

失落的共和国首都

我曾在一处游记里看过作者对波得哥里察的一个评语:“虽然这里是首都,但样貌却更像一个欧洲二三线城市。” 的确,问问大家,黑山的首都是哪里,可能大家都不知道。为何如此?黑山的沙滩和海滨比内陆的名声差距悬殊,大家都知道科托尔、布达雅、圣士提芬等等的度假胜地,却忘了为处内陆的首都。再来,黑山共和国曾是共产国家的,在南斯拉夫时代内陆城市都被重重地工业化,每个城市都被安排出产一到两种工业,上缴中央,再分到国内的其他地方;波得哥里察当年埋头苦干,自然比海岸城市显得低调又略失颜色。

但话说回头,波得哥里察始终是黑山的首都,没有不去窥探她的理由。

新城区悄悄地就出现在左右两边,商厦和有名的品牌也开始出现,只是这些 “名店” 都门可罗雀,而且大都没有开门,只有大块大块的落地玻璃透着里面的商品。转个角,便来到了一座大东正教堂 – 这也是波得哥里察 “唯一” 的景点 – 复活主教堂(Cathedral of the Resurrection, Saborni Hram Hristovog Vaskresenja)。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两座首都,两个命运

波得哥里察的复活主教堂正面。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两座首都,两个命运

教堂内让人眼花撩乱的拜占庭式壁画。

正教教堂金光闪闪

这座华丽的东正教教堂,建于南斯拉夫崩溃之际的1993年,2013年才竣工。金色的大十字架伫立在圆拱顶和偏堂顶上,她就如一座巨大的玉玺坐立在首都之间。平房和渺无人烟的道路围绕着这座雍容华贵的教堂,呈现一种莫名的超现实感觉,仿佛教堂和街区来自两个截然不同的时空,却在波得哥里察碰撞。

甫进教堂,十字形的会堂在面前展开,举目环顾,无论是高挑的墙壁、还是如天堂般的穹顶,都以金色作为底色,画上无数个圣人和他们的事迹,十分壮丽。大门就如一个山洞,透进西斜的夕阳,一束金光划过教堂的正殿,直照祭坛- 那里画着耶稣、圣母和一众天使圣人,动人和神圣之感油然而生。

说来奇怪,波得哥里察曾作为鄂图曼帝国(The Ottoman Empire)领土的一部分,旧城区应该多多少少遗留一些当年的遗物。然而,这些遗物都已经消失,只剩下一个突兀的钟楼,站立在旧城区的一个小广场上。这个钟楼,说到底也只是一个高大的长方体,顶部有着一个不再走动的钟面。地下有一块简陋的指示牌,写着某年黑山和土耳其共同维修这个钟楼。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两座首都,两个命运

突兀的鄂图曼钟楼。

被埋没的王国首都

黑山还不是国家的时候,首领 Ivan Crnojević 建立了第一个黑山城市 – 采提涅(Cetinje)。事实上,这个城市直到南斯拉夫时代前,一直都是黑山的首都。

当年铁托政权统治南斯拉夫,把黑山的首都迁到波得哥里察,并改名为铁托格勒(Titograd),当年风光一时的采提涅从此沦为共产主义下的一个埋没随百草的小镇。采提涅被浓厚的工业改革下变成了经济单一的城市,当年的旅游和传统文化创业被无视发展,令小城褪色不少。如今的采提涅,就只如一个田园乡村,只有站在城市边缘的采提涅修道院能为你带来一丝当年的风华盛世。

日落西山,我并没有在采提涅待太久,太阳如一层面纱,盖着黝黑山脉中一处历史重镇;如一层蜘蛛网,盖着极盛一时的过去。停下汽车,一切平静,偶尔听到几只鸟儿吱吱的叫声,却听不到城里有任何声音。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两座首都,两个命运

五步见一餐厅,十步见一酒吧,剩下的位置就是教堂和积木般的石屋子。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两座首都,两个命运

夜里安静的小巷。

被抬的度假首都

第二天起来,哪里都不去,在科托尔(Kotor)和科托尔湾留一整天。这个度假胜地,名声甚至更胜邻国克罗地亚的旅游热点。然而,比坚尼和鸡尾酒的背后,科托尔还能使游人感到她的历史悠久和山河壮阔。

科托尔是个三角形的小城,被城墙和三道城门围绕着,背靠一座大山,而城墙就立在如刀刃的悬崖峭壁之上,山上还有一座肥厚的城堡占据,守护眼下的古城以至远方的科托尔湾。这座城的坚韧,就连曾经横扫南巴尔干的鄂图曼军队都没有办法攻入。我从南门进入古城,走在窄窄的小道之间,不一会就来带一个大广场,广场一隅伫立着圣特里普纳大教堂(Katedrala Sv Tripuna)。

大教堂有两个钟楼,背靠着后面高耸的山岳。黑山虽是东正教国家,但在科托尔人心中,圣特里普纳大教堂更为重要。教堂里供奉着科托尔守护圣人圣特里普纳的圣骨。传说中,带着圣骨的威尼斯商人从土耳其回航时来到科托尔便遇到风暴,于是在这里登岸,并建了一个小殿安放圣骨。之后,每当商人想把圣骨带回威尼斯时,天气就会变坏。从此,圣骨就没有离开过科托尔,而原本的小殿就变成了今天的大教堂。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两座首都,两个命运

三角形的科托尔古城。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两座首都,两个命运

原本有如空中楼阁的碉堡就在眼前。

炎夏登山

走出教堂,又来到熙来攘往的广场和街道。走在这小城里,可谓五步见一餐厅,十步见一酒吧,剩下的位置就是教堂和积木般的石屋子了。来到古城靠山的一面,穿过一道石门,再往上走一段石梯,便来到攀登笔直的城墙的入口了。笔者夏天来到这里攀爬,无疑是对身体的一大挑战,万里无云的蓝天让太阳赤裸裸地照着所有人,在我面前的是熏烤得发白而陡峭的石头路,基本上城墙和碉堡就垂直在你的面前和头顶。

这条路虽然苦,但山上风景壮丽无比。

登山的路呈 “之” 字型,半途有一座圣母玛利亚小教堂,不少人坐在教堂前的平台,或喘气、或擦汗、或喝水,可见登山之巅的代价。不少人拿起相机,走到平台的边缘,把眼前的科托尔湾拍下。我休息了一会,便决定继续攻顶,我相信,那里的视角必定更加开扬。与自己的体力周旋了半个小时,终于来到了碉堡下的平台。

在这里,科托尔老城、科托尔湾以至包围着她们的山峦尽收眼底,小城里的私语变成了温柔的风声,偶尔还有渡轮的汽笛声。在这里,我清楚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甚至流汗划过我的毛孔的震动也被放大。在这里,我明白到,何谓大地与我唯一,何谓天地与我并生,因为站在这里,远至天边,近至头发,我都感觉到他们的韵律。这是一种神奇的体验,特别在你跟自己的身体战斗了这么久,能看到如此美景。我承认,我词穷了,还是留给无声的天地告诉你科托尔的壮阔吧!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两座首都,两个命运

科托尔和科托尔湾尽收眼底。

旅游资讯:

如何前往

  • 黑山共和国(Republic of Montenegro)位于巴尔干半岛的亚得里亚海滨,从香港、新加坡或马来西亚是没有直达飞机的。笔者是从香港乘坐卡塔尔航空Qatar Airways)经卡塔尔转机到克罗地亚的萨格勒布(Zagreb),再从杜布罗夫尼克(Dubrovnik)租车进入黑山的。

最佳旅游季节

  • 4 – 10月是黑山的旅游旺季,而7 – 8月则是旅游高峰期,很多欧洲以至全世界的人都会来到这里或附近的亚得利亚海滨度假城市旅游。黑山的内陆旅游则不算发达,公路上车子不多。

签证

  • 黑山对97个国家地区实施免签,持有澳门、香港、台湾、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等护照都可以在黑山免签逗留90日。
  • 如从克罗地亚驱车入境要过关,因为克罗地亚是申根区,要先从克罗地亚盖出境的印章,再入境黑山。

货币

  • 黑山使用欧元。

交通

  • 黑山的交通不算发达,若要从度假城市如科托尔(Kotor)、布达雅(Budva)坐巴士到内陆,普遍都比较转折,也没有火车。如果不是自驾游的话,建议向民宿主人或酒店​​前台询问,安排出租车或包车。
  • 笔者是从克罗地亚租车自驾游的,在克罗地亚取车时,一定要告诉租车公司:1)你会不会出境?因为他需要特别一张凭条让你递给其他国家的关员,证明你的车子是可以过境的。2)你会不会让车子驶上渡海轮?在黑山的科托尔湾有一个渡口,可以让车子渡海而免去大概一个小时的迂回路,若你选择摆渡,要先告诉租车公司。过境的凭条和摆渡费用是要另外付钱的。

巴尔干视频: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两座首都,两个命运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两座首都,两个命运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两座首都,两个命运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两座首都,两个命运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两座首都,两个命运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两座首都,两个命运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两座首都,两个命运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两座首都,两个命运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两座首都,两个命运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两座首都,两个命运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两座首都,两个命运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两座首都,两个命运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两座首都,两个命运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两座首都,两个命运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两座首都,两个命运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两座首都,两个命运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两座首都,两个命运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两座首都,两个命运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两座首都,两个命运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两座首都,两个命运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两座首都,两个命运
Bigfoottraveller.com|黑山|两座首都,两个命运

陈家然

笔名旅徒行者,二十有三,澳门人,曾游历二十多国,向往一个只用背包、音乐和文字的生活。著有 “游行摩洛哥” 一书(预计2019头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