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我一個人走過智利南端的兩座城。驚艷與日常,沒有哪個比哪個好。然而,至少沙點是這段巴塔哥尼亞旅程,最完美的句點。美好,其實一直都在自己心中。

“你看看這張照片吧。若不滿意,我再幫你照一張。”

“你知道的,我們一生也許就只來這一次。一定要把照片拍好。”

輪廓分明的意大利小夥子認真和我說話的樣子,感覺卻莫名有種喜感。然而我還是再次認真地看了看手機里他替我拍的照片,然後以肯定的眼神用力地對他點點頭。

嗯啊。照片里的人還可以,最重要的是,風景壯麗。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Lago Sarmiento。一日游的第一站。

我們見了面。以這樣的方式。

巴塔哥尼亞高原(Patagonia)之旅,自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開始,遙遠而漫長。從 San Carlos de Bariloche 到查爾騰(El Chalten),再到卡拉法特(El Calafate),終於進行了第一次的跨境。從阿根廷的卡拉法特到智利的納塔列斯埠(Puerto Natales)以後,我終於和百內國家公園(Parque Nacional Torres del Paine)見了面。

如果因為種種不必要的憂慮與本質上的懦弱,我終究無法一步一腳印地與智利巴塔哥尼亞高原上最明亮的一顆珍珠踏實邂逅。那至少,我沒有放棄以比較簡易的方式與之相見。

從阿根廷查爾騰的健行開始,我就一直思索着該如何在遐邇聞名的百內國家公園健行。四月初,傳說中夏季恣肆張狂的風已稍歇。雖說天氣漸冷,尤其在南緯如此向南的地方,然而此時健行不可謂不合適。夏末殘留的風尚且在查爾騰將我吹得七葷八素,盼望的是接下來的健行無風無雨。然而百內的健行不若查爾騰可以單日往返。無論是最長的十日“O” 型健行路線,還是最基本最受歡迎的四天三夜或五日四夜的 “W” 型健行路線,都必須自備帳篷與部份糧食。要不然就得提前預約園區內稀少而昂貴的住宿。也許是查爾騰的健行已經耗盡我體力,更或許自覺心理狀態和硬體裝備都缺乏,思想前後還是決定只參加百內的一日游。是有點窩囊吧,更多的是疲憊。疲倦了吧。兩千多嗎?還是三千多公里的路途。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往牛角觀景台(Mirador de Los Cuernos)走去。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典型的巴塔哥尼亞高原原生態。

那一天

是日清早,天空灰敗。抬頭儘是蒼茫無垠的曠野與低矮的穹蒼。小車子停靠在路邊,讓我們遙望遠遠的那群散落草原間悠然嚼草的南美原駝(guanaco)。這兒已經很靠近世界盡頭最南端的一座城市。大約還有十二小時的車程,就能抵達烏舒懷亞(Ushuaia)。而我凝睇着這群自由留連在巴塔哥尼亞土地上的,沒有被馴養的原駝。荒涼廣闊的天地,感覺不出任何被豢養與圈地的氣息,彷佛千百年來無人驚擾,於是自由繁衍。

後來我也只能僅憑照片回想當初一整日的趕鴨子行程順序。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跟隨車子一個站點一個站點地停留,快速切換卻深植腦海。手上的相機咔嚓不停,以致差點就把手機落在荒原邊的草叢裡。慶幸最終失而復得。

百內河 Rio Paine 因地勢的落差,形成比一般河流多出的昂揚澎湃。嘩啦啦的水聲,在灰撲撲的天空底下,沒有障礙的地域里,撞擊進了心底。一片荒蕪里,竟也撞擊出迸濺的水花。還有那一彎湖呀,與百內塔(或直白地翻譯成 “百內的牛角” )。瀲灧湖光的另一邊,“牛角” 在水面上寂寞地躺着。灰與深灰的色調,是當日的主軸。與日本女孩同行的意大利男生再次主動替我掌鏡。我想,也許他也曾經獨行過,深知得開口請人幫忙拍照的彆扭吧。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Lake Pehoe。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Lake Grey。

中午的天氣微涼,我坐在湖畔餐廳的露天木椅上,邊吃着麵包,邊茫然地望着 Lake Pehoe 的湖光山色。大概,還有同車的另一亞洲女子陪着吧。那日沉雲朵朵,陰翳了大半的天空,百內卻風采不減。然而不曉得是否因為沒真正在百內健行,總覺得查爾騰的健行風景更深刻。也許讓你痛過哭過的路途,才刻骨銘心吧?而我選擇錯過與百內刻骨銘心的機會。這都是自己選擇的命運,沒什麼好遺憾的。我如此安慰自己。

後來我們去了該預見靛藍色冰川的灰湖(Lake Grey)。走了一段森林小徑來,視野豁然開朗。天空依舊很低,瑟瑟灰灰的。靛藍冰川就在遠處那麼一點點。偶爾風吹過,更添蕭索之感。一日下來的趕鴨子行程,竟是比健行還讓人疲累。然而百內是美麗的。或說,巴塔哥尼亞高原是美麗的。更何況,還有野生的南美原駝。

而承載着這座著名而寬廣壯麗的百內國家公園的小鎮,納塔列斯埠卻小巧得可愛。我在天將拉下黑幕的時候抵達,也在那日布幔未被揭開之時,往世界的盡頭直奔而去。最記得的,並不只是百內國家公園,還有小鎮邊沿,那寧靜的海峽與嬉戲的水鳥。

正如後來我從烏舒懷亞再度入境智利,來到納塔列斯埠臨近的 Punta Arenas。兩座城市相距僅四小時。這在動輒十二小時以上路程的巴塔哥尼亞之城與城之間的距離,相對來說很短的路程的小小港口城市,一樣有着湛藍天空底下藍得亮眼的峽灣的水。Punta 直譯為 “點”,Arenas 為 “沙”,私心將這座我挺喜歡的小城翻譯成 “沙點”。沙點沙點,聽起來像一首詩,卻是座生氣盎然、玲瓏而整齊的南端峽灣邊的小城。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沙點”(Punta Arenas)小鎮邊沿就是麥哲倫海峽,麥哲倫海峽碧藍。

然後我來到了沙點

其實我不該述說沙點有什麼景點。彼時四月中旬以後,正值深秋的小埠早已聚攏了若冬的寒意,差不多和世界最南端的城市,阿根廷的烏舒懷亞一樣寒冷了。這裡早已過了賞鯨魚與企鵝的季節。整座小城對遊人來說,大概就剩無所事事四個字。恰巧同樣的四字概括了我在沙點停留,準備往北的數日。

那日,我爬上卧室外那陳舊的沙發。雙膝跪着,兩手握着窗沿,透過朦朧的窗,看見了戶外飄零的雪。軟軟糯糯、輕飄飄地翻飛。在沙點小城醒來的第二個清晨,本該是南半球的仲秋,卻恍惚中一夜入冬。那麼巧,好久以前與好久之後,我都再沒看見白皚皚的雪了。老天爺彷佛一揮魔術棒,濕了雲,凍了空氣,讓雪花提前來到我眼前。一夜小雪持續到我睡醒的時分。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清晨的一貓、兩狗、四個迷你雪人,陪着我度過了寧謐平靜卻快樂的,下過雪的清晨。

星期日的沙點,讓薄薄一層的雪白了街上修剪齊整的樹,添了一整個晨光的靜謐。後來我站在白雪開始微融的瞭望台上,遙遙眺着碧藍的麥哲倫海峽,與褐白相間的屋頂。用力呼吸空氣里混雜着陽光的暖與冰雪之寒的味道,鼻腔與胸腔一陣緩緩而下的透心涼。是的呀,從不曾想象會身處距離家鄉的赤道線如此遙遠的地方。身後忽而一陣窸窣,回頭,見那毛茸茸的捲毛狗在陽光底下直奔而來,兀自卷進尚柔軟的白雪裡翻滾戲耍。欄杆邊鑽進了一隻舔着雪融成的水的優雅貓兒。而我一個人,興緻勃勃地堆起了迷你雪人。清晨的一貓、兩狗、四個迷你雪人,陪着我度過了寧謐平靜卻快樂的,下過雪的清晨。

我走在路上,看着小攤子蒸騰着熱氣,是買賣着什麼小吃嗎?左顧右盼着在生活里來來去去的人,或準備上班了嗎?或準備到商場採購了嗎?或準備到哪兒去見什麼人了嗎?到了沙點,才倏然有重返人間的感覺。不太喧囂不太擾攘,但就是有種淡淡卻勃勃的人氣。查爾騰與卡拉法特太美麗,卻畢竟是為遊人而設的小鎮;烏舒懷亞被喻為世界盡頭的城,在冰凍的秋日裡,總難免感覺荒涼與憂鬱。而沙點不一樣,她提醒我,旅行不是一切。這裡有的,是生活。這裡是人間。

後來我都不太記得在沙點做過些什麼。

是某日在堤邊凝視着蔚藍得發亮的麥哲倫海峽時候,遠遠地恍若看見了跳躍的海豚?這是來到地球很南很南的這一端,第二次看見海豚了吧。堤邊人人煙稀落,天空與海水的湛藍,灼灼照耀了我。海峽的風迎面拂來,冰涼冰涼的。

是那段玩雪的,寂寥卻莫名幸福的晨光嗎?

是在民宿逼仄的飯廳里,與民宿老闆一段認真的西語對話嗎?那是第一次有人認真聽我說蹩腳的西語,並認真回應。

是廣場上教堂的鐘聲嗎?是走在雪地里隱約聽見的啁啾嗎?是後來廣場上在一群步兵身邊流連的可愛狗狗嗎?

還是,雲重雨濕的天氣里參觀的小型博物館?頹然沉抑的陰天底下,整齊肅穆卻不悲傷的墓園?

四月的沙點飄了一夜的雪,給小城與我的記憶留了一方白。卻也陽光明媚生氣勃勃,給我在智利南端的這座小城留了一段舒心的日子。這裡平靜,溫雅。雖然不夠美麗,卻無比自在。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若天氣不太冷,感覺就可以在這裡坐一下午吧。

我終將離開

我一個人走過智利南端的兩座城。驚艷與日常,沒有哪個比哪個好。然而,至少沙點是這段巴塔哥尼亞旅程,最完美的句點。

後來,我飛到了聖地亞哥,把巴塔哥尼亞遠遠地拋離在身後。再繼續向北的時候,如同往常一樣,我瀟洒地把巴塔哥尼亞旅遊指南書留在了青旅。帶着記憶,路還在前方。

我還會再去百內嗎?正如那位旅人說,也許你一生人就只來那麼一次。旅行嘛,路途嘛,記憶嘛,說得再多,那也只是在成堆的照片里喃喃自語。美好,其實一直都在自己心中。

與故事無關

我離開了智利,離開了南美洲。沒有忘記這段旅程,卻決定用意大利男生說的那句話 “你知道的,我們一生也許就只來這一次。一定要把照片拍好。” 來作為這段旅行回憶的開頭。

有時候,大山大水,終究比不上一句溫暖你心的話。即使這句話與所有的故事無關。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從 Lake Pehoe 看見的百內牛角(Cuernos del Paine)。

旅遊資訊 / 建議 / 注意事項:

關於百內國家公園(Parque Nacional Torres del Paine

  • 百內國家公園的健行主要有兩大路線:W 和 O 路線。W 路線一般四至五日。O 路線約10天。前者若不自搭帳篷,可先預訂園區內的住宿,但一般得提前預訂。旺季時候據知一床難求,而且價錢不菲。大部份背包客都會選擇搭帳篷和自煮。
  • 健行 / 旅遊旺季(包括園區入門票價格的浮動)為十月一日至四月三十日。非旺季則為五月一日至九月三十日。詳細情形可至官方網頁查詢。   網站有西語與英語兩種選擇,可查詢最新入門票價與預訂園區內的住宿。同時有行程建議。
  • 二、三月一般巴塔哥尼亞地區風會較大。四月天氣已經開始變冷。入園必須注意防風與保暖。
  • 若單獨前行,在旺季時候應可在一、兩日內在青旅或民宿找到可同行的旅伴。2016年前去的時候,Footprint 出版的 Patagonia 旅遊指南有說某家旅舍某個時間段會有免費的播映會與自助入園健行的分享,但當時沒參加。是否還有這樣的分享會或詳細情形必須先行上網查詢或打聽。
  • 冬天時候某些路段也許會封閉,但某些路線仍可行,但 O 健行路線則無法走全。一位旅人曾經隨幾位背包客在五月或六月大雪覆蓋的時候進行W路線的健行。出發前請先上官網查詢。
  • 無論從 El Calafate 還是 Punta Arenas 來,通常下午就能抵達 Puerto Natales。可在那段時間預訂一日游,或到超市準備健行所需糧食。然後次日就可出發。鎮內最大一家超市貨品齊全,而且有許多可方便健行時攜帶的糧食。一般可見大部份健行客在那裡大包小包地採購。
  • 也有一些背包客因時間所限而選擇一些一日健行路線。通常都是 W 線的某一小段,可自行取捨。務必確認出園區的地點與大概時間,因為從園區某些點往鎮內的公車並不多。
  • 一日游的團路線一般都一樣。通常還會包括文內沒提到的 Cueva del Milodón,要不就是第一站,要不就是最後一站。入門票不包括在行程裡頭。全 Puerto Natales 無論旅行社還是青旅,一日游的價錢幾乎都一樣。也幾乎都是湊團。必須詢問是否包括園區入門票和午餐。通常午餐自理,但園內的餐點都會比較昂貴而且選擇不多。可自帶便當。一日游據當時的導遊說是全年都會有。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Puerto Natales 小鎮邊沿。

關於 Puerto Natales

  • 小鎮並不大。從車站到鎮中心大約半小時的走路路程,可不必搭車。
  • 從 Puerto Natales 可搭巴士到最靠近的 Punta Arenas。Punta Arenas 為智利南部最重要的城市之一。這裡有許多航班可飛往北部或阿根廷。廉價航空 Sky Airlines 從四月開始常有促銷。
  • 從阿根廷的 El Calafate 到 Puerto Natales 路程包括通關大概需要六小時。過程簡單,但有些食物不能攜帶入境,據說檢查相當嚴格。
  • 從 Puerto Natales 出發到阿根廷烏舒懷亞的巴士只有白天行駛階段,因為邊境只有在白天開放。此段路程雖漫長,但還算蠻有趣。中間有一段路必須下車搭船。巴士也會駛上船。幸運的話,在那段水域還可看見黑白相間的海豚。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Punta Arenas,下過雪的清晨。

關於 Punta Arenas

  • 賞鯨與企鵝的季節大約從十二月開始到四月初。中旬以後,這些活動基本已經停止。賞鯨團的價格可達約600美金。可在到達鎮內之後再預訂。
  • 也有人會從 Punta Arenas 進入百內國家公園園區,但路程較為漫長。亦不像 Puerto Natales 那樣方便。
  • 從 Punta Arenas 有許多飛往智利北部的航班。價格亦比從阿根廷任何一城市起飛便宜,也無限制便宜機票只供當地人購買。無論巴士車票還是飛機票,智利都比阿根廷便宜許多,而且外國人與當地人的價格一樣。(阿根廷的廉價機票只限當地人購買。)

簽證

  • 阿根廷和智利都給予馬來西亞護照三十日免簽。
  • 新加坡護照持有者到阿根廷旅行可想有九十天免簽;智利三十天免簽。

巴塔哥尼亞高原視頻: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Bigfoottraveller.com|南美巴塔哥尼亞高原|雙城記

mm

秀屏

滿腦子“其他事比較重要”的藥劑師。旅行久了想回來工作,工作久了又想丟下一切去旅行。任何人都無法捆綁,最討厭被人管的自由水瓶座。膽子特小,偏偏不自量力。不旅行的時候寫字看書幻想,旅行的時候寫字看書計劃和——憂慮。常常做着一件事,腦子裡想的卻是另一件事。反正就是亂七八糟,喜歡什麼都看一點、學一點。雖然還不確切知道往後的自己會變得怎樣,卻時時提醒自己要維持健康的身體,旅行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