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眼前是將近三百個遍布寧靜山谷的游牧民族氈房所形成的小村落世界,每個獨立的村落都是來自吉爾吉斯斯坦各州各市的濃縮營地,身着中亞傳統鮮艷民族服飾的男男女女自由走動,羊毛製成的部落旗子在湛藍空中飄蕩着,來自雪山之巔的清澈河流在一旁緩緩流動,這裡彷彿就是星球上另一個獨立自存的空間。

初次聽說吉爾吉斯斯坦世界游牧民族運動會Kyrgyzstan World Nomads Games),是正當我和旅伴頌在新疆伊爾克什坦口岸(Irkeshtam Port)準備陸路跨越鄰國吉爾吉斯斯坦之際,巧遇上好幾隊團體正在通關。堅韌深邃的臉孔是新疆少數民族的模樣,雖然穿着團體 T-shirt,但身上民族小服飾如傳統的白氈帽透露着他們的族群身份。

和我們同車的柯爾克孜族小妹告訴我們說,這些隊伍是準備去參加世界游牧民族運動會,她年邁的爺爺也在隊伍之中。這位來自烏恰縣的柯爾克孜族小妹大概十五、六歲,父母選擇讓她到鄰國吉爾吉斯斯坦接受教育,更貼近自己族群文化,因此她從年幼之際就經常在兩國邊境間走動。“我媽說在那裡上課可以學到很多語言、像是俄羅斯語、英語、土耳其語,對未來有很大的幫助。” 聽似多元化的教育讓我對眼前即將踏入的高原小國感到期待。事實是,在後來生活了一段日子,我是真切被這個群山包圍的高原游牧國度的開明與包容文化感到驚艷。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氈房與旗子。

緩慢地過渡兩國境之間

從南疆的烏恰經由伊爾克什坦(Irkstan)口岸過境到吉爾吉斯斯坦的第二大城市奧什(Osh)是一段豐富奇特的旅程。在這個口岸通關出境,不像一般口岸蓋下印章,下一秒就能過境到另一個國度,而是必須在移民廳蓋下離開的印章,然後在入境廳外搭乘小包車前往距離兩至三個小時的邊境才能入境到鄰國。

伊爾克什坦口岸是天山山脈與崑崙山脈的交界處,一路上蒼茫的天地間只剩下連綿不斷的浩瀚山巒景色。而中國出入境邊防工作嚴密謹慎,路上遇上好幾回的邊防檢查站,偶爾需要全體下車再度接受檢查才能前進。這手續繁瑣冗長的過境方式,於我這種慣於緩慢的旅人是一種享受。能夠在了無人煙的大地之中,對着壯麗蜿蜒的山谷世界,安靜地將自己心靈收拾好準備過渡到另一個全然陌生之境,那是旅途上最好的犒賞。移動的時間不過於快或慢,不像搭乘飛機輕而易舉就到新國度的空虛感。

後來抵達了中國邊境,在這個稀疏的邊境小鎮發現有箇舊口岸是伊爾克什坦口岸的原址,據說因為海拔三千米的這裡自然環境與生活條件比較差,因此才在2011年將口岸遷移。我們在邊境像是一件件準備被運送的貨品那樣,從中國那一輛車,在只有靠着圍欄來區分兩國之山區道路的分隔線上,被轉去吉爾吉斯斯坦的另一輛車,再載去入境廳,然後繼續在巍峨高原群山之間搭乘一段將近兩百五十公里的車程到奧什。這是我至今生命里其中一段獨特有趣的過境旅程。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長得一臉和善的瘦子。

尋找世界游牧民族運動會

到世界游牧民族運動會是入境一個星期後的事情。這是吉爾吉斯斯坦第二屆世界游牧民族運動會,在世界上第二大的高山湖伊塞克湖(Issyk-Kul)旁一個名叫喬爾蓬阿塔(Cholpon-Ata)的小鎮一連舉行六天。賴於一些路途上的事情耽擱,我們去到盛會之際已經進入最後兩天,與很多世界各地游牧民族的文化精髓擦肩而過,但是世界總是不會虧待旅者,盛會的尾巴還是以它獨特的方式,讓我們有幸以輕柔卻深厚的姿態觸碰着游牧世界。

我和頌計劃從首都比什凱克(Bishkek)邊緣搭便車到喬爾蓬阿塔,而命運是眷顧着我們的,為我們的旅途送來一輛正打算前往參與世界游牧民族運動會的三位年輕人的車子。這群親切好客的吉爾吉斯年輕人們自稱胖子、瘦子和矮子。曾經在中國念書的瘦子是決定把我們捎上的車主,興奮地用着封存在他生命好一段歲月但依然流利的華語與我們對話。一臉善良誠懇的他們總是熱情地禮待着我們,為我們能來參與他們國家的盛事而感到光榮,一路上聊着許多關於這個國度的故事。

那夜抵達喬爾蓬阿塔的體育館時,已經接近當晚節目尾聲。這個為了此次國際盛會而特意修繕的主賽場,每天進行着好一些傳統游牧運動比賽項目。我們初始以為這裡就是世界游牧民族運動會的全部,然而瘦子他們告訴說,其實最精彩的是和運動會同時間進行着的世界游牧文化節,就在距離喬爾蓬阿塔約三十至四十五分鐘車程的 Kyrchyn Gorge 山谷里。我和頌原本打算在這夜間紮營一晚明早再搭車前去,而一聽說我們要在野外紮營露宿,這群吉爾吉斯的年輕人們盛情邀請我們隨他們一起入住胖子親戚在附近開的民宿,然後翌日早晨再一同前往山谷之間的文化節所在地。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在這裡,家家戶戶都是用着古老的方式烹飪。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兒童在木製鞦韆上嬉鬧玩樂。

游牧烏托邦境地

穿越了蜿蜒綠茵山谷來到目的地,那是一幅我從末想象過會遇見的畫面。眼前是將近三百個遍布寧靜山谷的游牧民族氈房所形成的小村落世界,每個獨立的村落都是來自吉爾吉斯斯坦各州各市的濃縮營地,身着中亞傳統鮮艷民族服飾的男男女女自由走動,羊毛製成的部落旗子在湛藍空中飄蕩着,來自雪山之巔的清澈河流在一旁緩緩流動,近處有人在氈房外生火炊煙,遠處有人在遼闊山穀草原間策馬奔騰,小朋友們快樂地在偌大的木製千秋上嬉鬧玩樂,這裡彷彿就是星球上另一個獨立自存的空間。有那麼一瞬間,我真的相信自己完全與那個充滿科技文明的現代世界隔絕,墜入夢境里的游牧烏托邦,彷彿餘下生命可以隱世於在這幽幽山谷之間。

走在游牧世界裡熱鬧的盛會沒有間斷的時刻。靠着游牧氈房與木條木板們搭建出來的特色舞台上正載歌載舞、人潮絡繹不絕的傳統市集正展示着中亞民族各種特色藝術品與生活必需品、各種民間傳統小遊戲在各處角落進行中,另一端的國際氈房有來自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科威特、中國等的隊伍正為來參與盛會的人們分享着自己的民族文化。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傳統民族歌唱表演。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當氈房正被拆除剩下骨架之際的模樣。

在這般幻美的境地,和游牧民族們一起紮營露宿是必然的事情。向那三位把我們送往這烏托邦的善良年輕人們告別之後,我們選擇在某個氈房旁邊紮營。精彩的瞬間依舊從末間斷過,氈房的主人家在籌備着宴席,幾位頭戴白氈帽的男人們極力邀請我們入屋共歡盛宴。這是我們第一次正式踏入中亞民族的氈房。

和蒙古包的樸實豪邁不一樣,中亞民族的氈房多了無數精緻鮮艷的色彩與細節,各種厚重保暖的七彩地毯讓氈房裡流露出一種親切的溫暖。氈房裡的長桌上早已擺放着各種琳琅滿目的宴客前菜:各種腌制的蔬菜沙拉、油餅、大饢、巧克力糖果等,以及前菜以後的主菜手捉飯。還有像古時候以碗飲茶的方式是我在中亞國度里最喜歡的事情之一。

在宴席上通曉英語的人們不多,而來自首都比什凱克的主人家 Bermet 以及她的子女都能說得一口流利的英文,偶爾充當我們的翻譯。宴席接近尾聲時,大家會一起進行一種祈禱儀式,請當中一兩位比較年邁的長輩念出祈禱文,每個人雙手掌邊緣合著,在祈禱文結束時一起用雙手拂面而過然後說一聲 “Omin”。初始以為這是當地穆斯林的飯後祈禱,然而 Bermet 說在這國度不只是穆斯林會進行這般祈禱,多數傳統游牧民族也會如此,感恩上天讓家人團聚,能有食物飽腹,一切是發自心靈最真誠的祈求。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虔誠的信徒們安靜凝視着烈火默誦。

黑夜裡的萬物生靈對話

入夜時分,初秋在深林山谷的氣候驟然降溫,而烏托邦里上演的故事尚未結束。Bermet 看見我們的帳篷仍有燈光,走過來邀請我們與她隨行,一起參與她們的薩滿教祈禱儀式。薩滿教(Shamanism),一個從蒙古開始就不斷被聽到的神秘宗教,一個相信天地萬物生靈都能進行溝通的古老宗教,從前盛行於南美洲與中亞一帶。

我們隨着 Bermet 的步伐在黑夜裡跨越數個氈房的距離,進入某個隱藏在氈房後面的神秘世界。儀式已經開始,狂舞中的薩滿師正和神靈對話,三位年邁的長輩們低沉地在歌頌着陌生的語言,虔誠的信徒們圍繞着中間那把獻祭的烈火而坐,一切並沒因我們這兩張陌生臉孔的侵入而受到干擾,一如專註地向神靈默誦。所有莊嚴的輪廓在黑暗之中閃爍不斷的火光里愈見分明。領頭人偶爾在某個段落領眾人禱告,時而男聲時而女聲。所有手掌在深層禱告後從臉孔上至下輕撫而過。

我不曉得這場儀式維持了多久,興許有兩個小時之久。在這場黑夜的祈禱里,時間與空間是靜止不動的,望着眼前狂舞的巫師、燃燒不斷的烈火、虔誠的臉孔、皮膚上的疙瘩已分不清究竟是來自冷冽空氣,還是心靈因目睹這場神聖的儀式而不自覺顫抖。眼淚是自由滑落,言語已無法完整呈現霎那的激動。我們和這些信徒們安靜地繼續凝視着漆黑里的火焰,直至火堆在自然中熄滅,神靈遠去。

這一切意外被闖入的游牧烏托邦世界,如同黑夜裡那把獻祭的烈火,真切而狂烈地短暫存在過,然後黯然消失在最平靜的氛圍里。猶如夢境,猶如酣醉。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無論是哪種民族,服飾都非常吸睛。

旅遊資訊:

關於吉爾吉斯斯坦共和國

  • 和馬來西亞同一天慶祝國慶日的吉爾吉斯斯坦,是中亞五國之中被公認為最民主、最自由、最有包容力的國度。國境內根據統計擁有超過八十多個民族,北部首都比什凱克較多的俄羅斯種族,而南部奧則較多的烏茲別克民族。
  • 吉爾吉斯斯坦是個美麗的高山國度,很多地方都適合健行登山,也有很多地方適合游牧騎馬。每個市鎮在周末時期還有傳統的牛羊巴扎,游牧民族都會載着一車又一車的牛羊馬來買。

關於世界游牧民族運動會(Kyrgyzstan World Nomads Games)

  • 2014年舉行第一屆,每隔兩年舉辦一次,被稱為 “游牧民族的奧林匹克”,運動發起源自吉爾吉斯斯坦總統阿坦巴耶夫,為保護游牧傳統文化並向世界介紹游牧歷史文化與生活方式,亦將其視為團結國人的運動。

簽證

  • 馬來西亞公民免簽30天;新加坡公民免簽證逗留60天。

貨幣

  • 吉爾吉斯斯坦索姆(Som),1美金可換約69Som。

氣候

  • 四季國家,由於是高山區,因此秋冬季時天氣會更加寒冷,許多山區高原會下雪。夏季是最好的旅遊季節,高原山谷綠茵繁華盛開。

溫馨提醒

  • 英語在中亞五國不那麼通行,俄羅斯語和吉爾吉斯語是國家的官方語言。可以先行學一些簡單的俄羅斯語。
  • 吉爾吉斯斯坦是個尊老愛幼的國家,每次在公車上即使再多麼擁擠,都會不斷看見年輕人100%會讓座給長輩們。
  • 吉爾吉斯斯坦的車道和馬來西亞是相反的,而有趣的是司機駕駛座方向沒有統一(蒙古亦然),因此若你看到不同車輛擁有不同方向的司機駕駛座請別驚訝。
  • 搭便車(Hitchhike)的概念:在中亞其實大家都習慣拼車,許多私家車如同德士停下來載路人。因此搭便車的概念對他們有些陌生,需要想辦法溝通好(尤其在語言不通的情況下)才能避免誤會。

世界游牧民族運動會宣傳視頻: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墜入游牧世界裡的烏托邦

馬紅綾

前影視工作者,後淪為無業游民四處浪蕩,生活在路上實驗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