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我們終於到了雨城曼徹斯特,幸運之神正用一種奇異的方式犒賞這位苦行三年多的騎行者。終於我目睹他抵達了他的夢劇場,這一刻我知道他是偉大的。

我剛認識曼聯,是在弗格森爵士(Sir Alex Ferguson)執教時期。那個時候我和 Yuu 在浙大留學,同為紅魔球迷的學長總會在比賽開始時,通常是凌晨三更,準時地躡手躡腳進房。我一般在睡覺,漆黑的房裡只有電腦屏幕閃爍白光,傳來遠處英格蘭觀眾席的喧囂和足球講解員的解說詞。即便他們試圖體恤可憐的非球迷的睡眠質量,儘可能輕聲細語談論該場陣容布陣,不過一旦進了球,他們的高亢呼聲是不能,不可,不願壓抑的。當時的曼聯贏得滿堂喝彩,紅魔球迷聊起球隊近況很是趾高氣昂,直至2013年,弗格森退休以後,我的睡眠仍被曼聯的每一場球賽打擾,唯一的不同是球迷變得沉默了。每當足球解說員高呼 “Goal”,而我們的房間里鴉雀無聲,我便知道曼聯又丟了一球。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八)|夢劇場的巨人

在杭州我們租的房子頂樓陽台。

我偶爾陪他們看球賽直播,懂點皮毛,知道隊里來了爆炸頭費萊尼,知道新上任的教練莫耶斯被罵個半死,知道韋恩·魯尼進了253粒球打破球隊史上進球數,其餘時間,我更多在心中咒罵這些三更半夜不睡覺的 “足球流氓”。大學生涯最後一個學期,Yuu 着手為長途旅行做準備,我知道他總有一天會到老特拉弗德球場(Old Trafford)去看球賽,也知道他總要展開一個人的旅行,但我們不是海賊王,也不是櫻木花道,不會總呼喊着夢想口號來生活。

始於三年零三個月前

他離開後我寫了第一篇連載投給大腳印,DK 了解了我們的背景以後將大標題定為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Yuu 起初對這個設定深感心虛,他自己也不太確定能否堅持那麼長,那麼遠。2017 年我加入了他的騎車之旅,我們一起從巴爾幹半島旅行到中歐,在意大利看到穿尤文圖斯俱樂部球衣的男孩,經過瑞士地方小球隊的訓練場,穿越剛贏下世界盃冠軍的法國,曼徹斯特就在不遠了。

神秘的聖誕老人剛巧降臨了,經 DK 引薦,或許有人可以給我們贊助兩張球票,我們甚至擔心 Yuu 期望太高,落空太大,暗地裡推敲時間,靜候佳音。晚些時候,我們人在英格蘭薩默賽特郡(Somerset)打工換宿,一封來自曼聯客服經理的球賽通知正式敲定了夢劇場(Theatre of Dreams)之旅。我興奮極了,因為我可以想象 Yuu 的喜悅與期待。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八)|夢劇場的巨人

他是曼聯鐵粉,帶了個足球上路。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八)|夢劇場的巨人

他與他的自行車,背後是巨大的老特拉弗德球場,天知道這畫面在他腦海里出現了多少次。

走進老特拉弗德球場

與此同時,我把我的自行車賣了。我仔細地拭擦每一個零件,給買主展示每一個細節,然後將前輪拆下裝到後車廂目送它,接着乘巴士北上。Yuu 從薩默賽特郡開始騎行,這也許是通往終點線的最後一段路程了。我們終於到了雨城曼徹斯特,幸運之神正用一種奇異的方式犒賞這位苦行三年多的騎行者,使我們在曼城的日子天天放晴。老特拉弗德球場位於曼城西側郊區,“沿着緩坡慢慢騎行,老特拉弗德逐漸出現在路的前端,有點小緊張。” 他描述道。比賽當日,市中心的 LED 告示閃着走馬燈:10月28日,曼聯在老特拉弗德球場迎接埃弗頓,比賽將於下午4點開始,交通比往常擁堵,請注意……

我們在市中心皮卡迪利廣場上等待去老特拉弗德的班車,正尋索着通車方向,Yuu 說:“不用查了,你看那個穿曼聯球衣的,肯定是要去看球的,跟着他就對了。” 無獨有偶,一個又一個戴着紅色曼聯圍巾的球迷跟着出沒,整座城市瀰漫著球迷高亢的氣焰。曼徹斯特成了 Yuu 騎車旅途中最喜歡的城市排名前三,只因曼聯的緣故。

烈日當空的老特拉弗德前充滿着人潮,我們先到商店購物,吃了一份炸魚薯條,期待着球賽開始,同時希望着老特拉弗德的一日不要結束得太快。這座球場容得下七萬五千多人,檢票口的疏通管理相當優秀,無需排隊,警衛數量很多且相當嚴格。我們早早入席,眼看空座位還很多,才知道資深球迷一般在開場前聚集在小賣部觀看賽季回放。我們倆都被世界一級的球場震撼了,Yuu 驚呼 “草坪質量好好啊!”,好吧,一個忠實球迷細膩到觀察草地,而一個偽球迷則四下打量——身穿藍色上衣的埃弗頓客場球迷坐在一區,由大量警衛將他們與紅魔球迷隔開。等到球員出場熱身時,我卯起身來欣賞小鮮肉的顏值,可惜別說臉蛋了,連球衣背上的號碼都看不太清楚。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八)|夢劇場的巨人

從 Megastore 購物完畢,準備入場看球賽。

球隊里的第十二位球員

比賽開始了,觀眾席里傳出應援的吶喊聲,如同每一個夜裡從電視直播傳出的沸騰的喧囂一樣,只不過更加清晰。從我們的距離看去,賽場上球員們敏捷的身影像熱鍋上舞動的螞蟻,體積小,動作迅速,四處竄動。正當我的眼珠忙着追逐滾動的足球,Yuu 一個激靈大喊 “犯規!”,一秒內周遭立體環聲般地傳來異口同聲的 “犯規!” 叫聲。全程90多分鐘的賽事,每每球隊有動靜,先是聽到他輕呼 “哎”,隨後不久,全場都會響起 “哎”,他們像是他的回聲,同時,他們全都是球隊的精神意義。

我在曼聯博物館裡讀到一句話,說:每一個球迷都是球隊里的第十二位球員。以我身邊這位為例,我確信不疑。球進了,全員起立叫好;球傳丟了,大家拍掌鼓勵。Yuu 臉上始終維持着一種全神貫注且津津有味的表情,直到入睡前都沒有鬆懈下來。他的球隊最終以2-1贏下比賽,“如果輸了,這美好的一天恐怕會被毀掉……” 他心滿意足地說。對我而言,一場球賽如一出舞台劇或電影充滿趣味和歡樂,但對真正的球迷來說並不只有娛樂性。

散場後老特拉弗德播放着曼聯的隊歌 “Glory Glory Man. United”,他幾乎是最後離開的觀眾。我看着他的背影,在映有聚光燈的碧綠賽場前顯得渺小,在所有途經的浩瀚的風景當中,他也是這般渺小。唯有我知道他來自三年前杭州一個夏天的早晨,他穿越過高山,林莽,湖泊,荒原,藉助所有好心人的善意,原先細微的願望之火越來越旺盛。終於我目睹他抵達了他的夢劇場,這一刻我知道他是偉大的。

《走進老特拉福德》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八)|夢劇場的巨人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八)|夢劇場的巨人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八)|夢劇場的巨人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八)|夢劇場的巨人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八)|夢劇場的巨人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八)|夢劇場的巨人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八)|夢劇場的巨人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八)|夢劇場的巨人

Yuu & Shinn

Yuu:大學時期愛上騎自行車,曾騎行環島台灣,也騎行新疆,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學畢業,從杭州出發,準備騎行歐洲。

Shinn:大學時期愛上背包旅行,曾背包從杭州一路向西至新疆以西,也曾背包旅行東南亞。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學畢業。2017年9月前往保加利亞,和Yuu一起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