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我们终于到了雨城曼彻斯特,幸运之神正用一种奇异的方式犒赏这位苦行三年多的骑行者。终于我目睹他抵达了他的梦剧场,这一刻我知道他是伟大的。

我刚认识曼联,是在弗格森爵士(Sir Alex Ferguson)执教时期。那个时候我和 Yuu 在浙大留学,同为红魔球迷的学长总会在比赛开始时,通常是凌晨三更,准时地蹑手蹑脚进房。我一般在睡觉,漆黑的房里只有电脑屏幕闪烁白光,传来远处英格兰观众席的喧嚣和足球讲解员的解说词。即便他们试图体恤可怜的非球迷的睡眠质量,尽可能轻声细语谈论该场阵容布阵,不过一旦进了球,他们的高亢呼声是不能,不可,不愿压抑的。当时的曼联赢得满堂喝彩,红魔球迷聊起球队近况很是趾高气昂,直至2013年,弗格森退休以后,我的睡眠仍被曼联的每一场球赛打扰,唯一的不同是球迷变得沉默了。每当足球解说员高呼 “Goal”,而我们的房间里鸦雀无声,我便知道曼联又丢了一球。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十八)|梦剧场的巨人

在杭州我们租的房子顶楼阳台。

我偶尔陪他们看球赛直播,懂点皮毛,知道队里来了爆炸头费莱尼,知道新上任的教练莫耶斯被骂个半死,知道韦恩·鲁尼进了253粒球打破球队史上进球数,其余时间,我更多在心中咒骂这些三更半夜不睡觉的 “足球流氓”。大学生涯最后一个学期,Yuu 着手为长途旅行做准备,我知道他总有一天会到老特拉弗德球场(Old Trafford)去看球赛,也知道他总要展开一个人的旅行,但我们不是海贼王,也不是樱木花道,不会总呼喊着梦想口号来生活。

始于三年零三个月前

他离开后我写了第一篇连载投给大脚印,DK 了解了我们的背景以后将大标题定为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Yuu 起初对这个设定深感心虚,他自己也不太确定能否坚持那么长,那么远。2017 年我加入了他的骑车之旅,我们一起从巴尔干半岛旅行到中欧,在意大利看到穿尤文图斯俱乐部球衣的男孩,经过瑞士地方小球队的训练场,穿越刚赢下世界杯冠军的法国,曼彻斯特就在不远了。

神秘的圣诞老人刚巧降临了,经 DK 引荐,或许有人可以给我们赞助两张球票,我们甚至担心 Yuu 期望太高,落空太大,暗地里推敲时间,静候佳音。晚些时候,我们人在英格兰萨默赛特郡(Somerset)打工换宿,一封来自曼联客服经理的球赛通知正式敲定了梦剧场(Theatre of Dreams)之旅。我兴奋极了,因为我可以想象 Yuu 的喜悦与期待。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十八)|梦剧场的巨人

他是曼联铁粉,带了个足球上路。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十八)|梦剧场的巨人

他与他的自行车,背后是巨大的老特拉弗德球场,天知道这画面在他脑海里出现了多少次。

走进老特拉弗德球场

与此同时,我把我的自行车卖了。我仔细地拭擦每一个零件,给买主展示每一个细节,然后将前轮拆下装到后车厢目送它,接着乘巴士北上。Yuu 从萨默赛特郡开始骑行,这也许是通往终点线的最后一段路程了。我们终于到了雨城曼彻斯特,幸运之神正用一种奇异的方式犒赏这位苦行三年多的骑行者,使我们在曼城的日子天天放晴。老特拉弗德球场位于曼城西侧郊区,“沿着缓坡慢慢骑行,老特拉弗德逐渐出现在路的前端,有点小紧张。” 他描述道。比赛当日,市中心的 LED 告示闪着走马灯:10月28日,曼联在老特拉弗德球场迎接埃弗顿,比赛将于下午4点开始,交通比往常拥堵,请注意……

我们在市中心皮卡迪利广场上等待去老特拉弗德的班车,正寻索着通车方向,Yuu 说:“不用查了,你看那个穿曼联球衣的,肯定是要去看球的,跟着他就对了。” 无独有偶,一个又一个戴着红色曼联围巾的球迷跟着出没,整座城市弥漫着球迷高亢的气焰。曼彻斯特成了 Yuu 骑车旅途中最喜欢的城市排名前三,只因曼联的缘故。

烈日当空的老特拉弗德前充满着人潮,我们先到商店购物,吃了一份炸鱼薯条,期待着球赛开始,同时希望着老特拉弗德的一日不要结束得太快。这座球场容得下七万五千多人,检票口的疏通管理相当优秀,无需排队,警卫数量很多且相当严格。我们早早入席,眼看空座位还很多,才知道资深球迷一般在开场前聚集在小卖部观看赛季回放。我们俩都被世界一级的球场震撼了,Yuu 惊呼 “草坪质量好好啊!”,好吧,一个忠实球迷细腻到观察草地,而一个伪球迷则四下打量——身穿蓝色上衣的埃弗顿客场球迷坐在一区,由大量警卫将他们与红魔球迷隔开。等到球员出场热身时,我卯起身来欣赏小鲜肉的颜值,可惜别说脸蛋了,连球衣背上的号码都看不太清楚。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十八)|梦剧场的巨人

从 Megastore 购物完毕,准备入场看球赛。

球队里的第十二位球员

比赛开始了,观众席里传出应援的呐喊声,如同每一个夜里从电视直播传出的沸腾的喧嚣一样,只不过更加清晰。从我们的距离看去,赛场上球员们敏捷的身影像热锅上舞动的蚂蚁,体积小,动作迅速,四处窜动。正当我的眼珠忙着追逐滚动的足球,Yuu 一个激灵大喊 “犯规!”,一秒内周遭立体环声般地传来异口同声的 “犯规!” 叫声。全程90多分钟的赛事,每每球队有动静,先是听到他轻呼 “哎”,随后不久,全场都会响起 “哎”,他们像是他的回声,同时,他们全都是球队的精神意义。

我在曼联博物馆里读到一句话,说:每一个球迷都是球队里的第十二位球员。以我身边这位为例,我确信不疑。球进了,全员起立叫好;球传丢了,大家拍掌鼓励。Yuu 脸上始终维持着一种全神贯注且津津有味的表情,直到入睡前都没有松懈下来。他的球队最终以2-1赢下比赛,“如果输了,这美好的一天恐怕会被毁掉……” 他心满意足地说。对我而言,一场球赛如一出舞台剧或电影充满趣味和欢乐,但对真正的球迷来说并不只有娱乐性。

散场后老特拉弗德播放着曼联的队歌 “Glory Glory Man. United”,他几乎是最后离开的观众。我看着他的背影,在映有聚光灯的碧绿赛场前显得渺小,在所有途经的浩瀚的风景当中,他也是这般渺小。唯有我知道他来自三年前杭州一个夏天的早晨,他穿越过高山,林莽,湖泊,荒原,借助所有好心人的善意,原先细微的愿望之火越来越旺盛。终于我目睹他抵达了他的梦剧场,这一刻我知道他是伟大的。

《走进老特拉福德》

Yuu & Shinn

Yuu:大学时期爱上骑自行车,曾骑行环岛台湾,也骑行新疆,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学毕业,从杭州出发,准备骑行欧洲。

Shinn:大学时期爱上背包旅行,曾背包从杭州一路向西至新疆以西,也曾背包旅行东南亚。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学毕业。2017年9月前往保加利亚,和Yuu一起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