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那日,我在美麗的沙丘上啜飲葡萄酒,手中酒杯盛滿夕陽。我在茫茫荒野間和烏魯魯巨岩對望。它靜靜躺着,任由太陽為它換上一套又一套的紅色彩裝。我滿心歡喜,烏魯魯着實美麗,即使它已披上晚袍。

澳大利亞烏魯魯,凌晨六點,攝氏二度。冷,很冷。

我站在酒店大門外等候,天色漆黑,滿天繁星閃爍。來了一輛大巴士,載走一組日本遊客。接着來了一輛小巴士,把另一組遊客載走。澳大利亞烏魯魯(Uluru)的清晨,就是如此熱鬧。日出是重頭戲,遊客們寧願犧牲睡眠,起個大早,以免向隅。

我來回踱步,不時摩擦戴上手套的雙掌,以暖和身子。來接我的小巴士終於來了。司機兼嚮導喬治亞點了名,把我送上開着暖氣的小巴士,車內僅有五人。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日出之前,烏魯魯巨岩是大地上凸起的一塊方形點綴。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太陽從地平線上冒出,大地變成金黃。

巴士在黑暗中前進。黑暗如此耀眼。進入烏魯魯-卡塔丘塔國家公園之後,喬治亞踩下油門,快速前進。地平線冒出一抹淡淡的橘色。天空有雲,一朵一朵像棉花糖般撒在頭上。如此甚好,雲朵只要不擠在地平線處和太陽爭艷,便會有一場精彩的日出。

喬治亞趕在其他遊客抵達之前,把我們帶上瞭望台,立了個大功。前方的卡塔丘塔巨岩(Kata Tjuta)如同沉睡的巨人們躺在地上。三十公里外的烏魯魯巨岩恍若離去的小孩不小心掉在地上的一塊積木。此刻的烏魯魯巨岩是遼闊、平坦大地上凸起的一塊方形點綴,在黃、橘、紅、紫、黑色天空的籠罩之下,特別顯眼。地平線上浮着一層染了紅色的薄雲,那鮮紅甚具催眠的魔力。我看迷了,一度以為我來到了火星。

空氣里凝聚着一股蠢蠢欲動的能量。一縷金光突然從地平線上冒出,眾人的期盼如獲釋放,喧嘩起來。原是淡妝素裹的大地迅速換上一片金黃。先前亮麗奪目的天空像是篩子抖了一下,把金色篩下,落到了地上,把紅色送給卡塔丘塔,把黑色留給了烏魯魯。

那是我見過最壯麗的日出。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於悉尼機場中轉,等待登機。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烏魯魯巨岩,宛如大地鮮活的心臟。

處孤獨荒地

烏魯魯-卡塔丘塔國家公園Uluru-Kata Tjuta National Park)位於澳大利亞中部,歸北領地(Northern Territory)管轄。 一般人把這片荒涼的沙漠平原稱為 “紅土中心”(Red Centre)。真是紅色的。沙土、巨岩中含大量鐵礦物質,經長年累月的鐵鏽氧化,形成了綉紅色的獨特地貌。廣袤無垠的荒漠由風化的山脈、峽谷和一小簇一小簇的黃綠色矮生植物及沙漠橡樹組成,還有在這裡生活了至少三萬年的原住民——阿南古人(Anangu)。

想一睹這叫人嘆為觀止的紅色世界,還得舟車勞頓呢。烏魯魯實是鳥不生蛋的地方,唯一的小型機場僅服務內陸班機。故欲前往,乘搭澳洲坤達士航空Qantas)乃最佳選擇。先飛往悉尼或墨爾本,然後轉搭和澳洲航空簽有代碼共享協議的捷星航空班機直飛烏魯魯。

究竟有多遠?從悉尼飛往烏魯魯,費時三個半小時,你有譜了吧?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荒涼的紅土中心。

人人皆是過客

烏魯魯-卡塔丘塔國家公園內有兩大亮點:烏魯魯巨岩和卡塔丘塔巨岩陣。卡塔丘塔的風采,在烏魯魯輝煌的光環之下,顯得低調。論高度,卡塔丘塔(1066米)比烏魯魯(863米)高;論體積,由三十六座圓頂巨石組成的卡塔丘塔佔地範圍超過二十公里,和孤零零的烏魯魯相比,更巨大。對阿南古人而言,卡塔丘塔神聖非凡,大部分園區禁止人們進入。烏魯魯呢?居然被愛冒險的遊客爬上頭!

卡塔丘塔和烏魯魯於1860年被探險員發現。當時,為了建造接駁阿德萊德和達爾文的電報電纜,探險員深入紅土中心探索。最終決定在距離烏魯魯約450公里處的愛麗絲泉(Alice Springs)建電報站。

“在烏魯魯,人人皆是過客。兩年是極限,沒有人會在這裡住超過兩年。” 喬治亞說。

畢竟,有能耐在這荒漠生活的,只有阿南古人,世界上最古老的族群之一。

白人 “入侵” 紅土中心後,把卡塔丘塔和烏魯魯佔為己有,發展旅遊。為宣揚主權,他們還給烏魯魯取了個英文名,叫艾爾斯岩(Ayers Rock)。1985年10月26日,澳大利亞政府正式把烏魯魯及卡塔丘塔的主權歸還給阿南古人。阿南古人把土地租憑給國家公園局,和他們共同管理烏魯魯-卡塔丘塔國家公園。此地區超乎尋常的地理環境,以及阿南古人的傳統價值體系,分別於1987年及1994年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肯定,先後被列入世界自然遺產和世界文化遺產名錄。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卡塔丘塔巨岩如同沉睡的巨人們躺在地上。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神秘的 “多人頭”。

五億年巨石的模樣

日出之後,我們在高齡五億年的卡塔丘塔身影之下享用早餐。溫飽後進行約一個半小時的徒步。五億年的石頭是什麼模樣?遠看,氣勢雄峻;近觀,千蒼百孔。

卡塔丘塔意為 “很多頭”,我在無風的早上隨喬治亞走進沃帕峽谷(Walpa Gorge Walk),在頭間遊走。喬治亞興奮極了,說無風是極為罕見的現象。冬天刺骨的寒風,穿過峽谷時像水壩般蓄積能量,接着像被釋放的猛獸撲向前來徒步的遊人,那可不好受。無風甚好,卡塔丘塔很溫柔。走上陡峭的斜坡,腳下堅硬、銳利的石頭乃歲月精緻的手工。越是靠近,巨石越大,人影越小。走在巨石之間時,在谷底仰望,兩邊垂直的紅色岩壁原來千蒼百孔。荒野植物、遊走其間的旅人,皆是微不足道。任何一顆從岩壁上掉落的巨石,皆可粉身碎骨。

我下意識地躊躇片刻,舉目四望。

喬治亞莞爾:“別怕別怕,岩石墜落之前是有跡可循的,更需千百年的時間。你很安全!”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烏魯魯乃一塊巨大的單體岩石,其莊嚴、神聖的氣場,從遠處便可感受得到。

烏魯魯巨岩的水潭處。

一塊神聖莊嚴的巨石

烏魯魯巨岩是國家公園裡的另一亮點。到烏魯魯環形步道(base walk)徒步中途,就在西邊的馬拉停車處旁,我坐在樹蔭下休息,津津有味地聽着他人的對話。

“愚蠢的年輕人!”

“你看,你看,他居然倒退着下來!”

“天啊,你必須抓着鐵鏈,連站起來拍照都不能!”

在阿南古人眼裡,烏魯魯巨岩是聖石,攀爬巨石有不敬之嫌。然而,馬拉停車處旁那呈四十五斜度的岩石上,裝有作為扶手的鐵鏈,天氣若好,便會開放供讓人攀爬。鐵鏈長1.6公里,直達烏魯魯頂部,於1966年在兩名遊客墜斃後裝置。我望着欲征服巨石的遊客,有的大步往上走,有的坐在岩石上無法繼續前進(或後退),有的甚至還背着幼小的孩子,看得我的手心直冒冷汗。登上巨石,鐵鏈是唯一的 “保險”,一失手成千古恨呀。阿南古人常以各類借口阻止遊客攀爬,風大、太熱、太冷、太滑、太濕等均是合情合理的理由,故常年多達300多天是不能攀爬的。天氣若大好,是遊客的佳音,卻是阿南古族人的噩夢。去年末,阿南古人和國家公園局終達成協議,於2019年十月全面禁止人們攀爬烏魯魯。

其實,沿着十公里長的環形步道欣賞烏魯魯,足以震撼。烏魯魯乃一塊巨大的單體岩石,其莊嚴、神聖的氣場,從遠處便可感受得到。巨石的形狀隨着步伐而轉變,顏色隨着陽光而變化,風姿綽約。其表面粗糙,排列整齊的溝槽、抽象的裂縫,在阿南古族人眼裡是祖先神靈遺留下的遺迹,也是神聖的經文。他們在烏魯魯周邊生活了數萬年,烏魯魯是他們聚集議事和取水的地方。他們居住的洞穴至今仍完好保存,祖先們遺留在洞牆上繪畫、信仰圖騰和雕刻清晰可見。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和烏魯魯巨岩對望。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酒杯盛滿夕陽。

星空下的饗宴

徒步之後,乘搭 “hop on hop off” 巴士回到位於國家公園外圍的酒店。艾爾斯岩度假酒店Voyages Ayers Rock Resort)是烏魯魯境內唯一的酒店,是雅高酒店集團AccorHotels)旗下物業。度假村像是沙漠里的綠洲,提供五星級到帳篷營地不同的住宿選擇。我入住 Sails in the Desert 屬五星級酒店,低調奢華。院子里種了高大的白乾桉樹,樹葉不時隨風飄逸並發出沙沙聲響,很是療愈。

酒店於2011年創立全國原住民培訓學院,從各地招收學生,並在烏魯魯提供旅遊和酒店業相關的專業訓練。優秀的畢業生往往直接被酒店聘請,在酒店各部門服務。至今,酒店的員工當中,原住民佔4成,成為佳話。

於我,由酒店行政主廚 Vanessa Grace 主導的露天高級美食體驗——Tali Wiru,是此生難忘的經驗。Tali Wiru 乃原住民語,其意為美麗的沙丘,每年4月至10月的傍晚於一隱秘的荒野進行。Vanessa 將澳大利亞叢林食材如手指青檸檬、紙樹皮、山胡椒梅和番櫻桃(riberry)等融入菜單中,創設高級叢林料理(buck tucker)。這些食材得來不易,仍需原住民進入荒野搜采。

那日,我在美麗的沙丘上啜飲葡萄酒,手中酒杯盛滿夕陽。我在茫茫荒野間和烏魯魯巨岩對望。它靜靜躺着,任由太陽為它換上一套又一套的紅色彩裝。夜幕在頭上拉起,當各星座就位後,我聽着原住民訴說祖先口傳下來的智慧和故事。我滿心歡喜,烏魯魯着實美麗,即使它已披上晚袍。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夜空,星羅棋布。

旅遊資訊:

什麼時候去

  • 4月至10月之間為佳。6至8月為旅遊旺季,房價也較高。冬季夜晚的氣溫可降至攝氏一度左右。夏季(11月至隔年3月)氣候酷熱,氣溫可高達攝氏40度。

如何前往

  • 可上澳洲坤達士航空Qantas)網站購買前往烏魯魯-艾爾斯岩的機票。
  • 從新加坡飛往悉尼的澳洲航空班機7:30pm或21:10pm起飛,隔天5:10am或7am抵達,飛行時間為8小時。抵達後可在國際航站樓的浴室洗澡。
  • 從悉尼飛往烏魯魯/艾爾斯岩的班機10:40am起飛,並於1:40pm抵達。
  • 悉尼和烏魯魯有半小時的時差。

當地交通

  • Uluru hop-on hop-off 巴士價格從$49起(來回烏魯魯),每1.5小時便有一趟巴士。也可購買 Day Pass:一天的 Day Pass 為$120、兩天的 Day Pass 為$160、三天的 Day Pass $210。可在酒店櫃檯購買。
  • 烏魯魯也非常適合自駕,但宜向酒店櫃檯的服務人員詢問最佳觀看日出或日落的地點。由於烏魯魯十分偏僻,故建議提早預訂車子,以免向隅。

烏魯魯-卡塔丘塔國家公園

  • 開放時間隨季節更換,開放時間介於5am至9pm之間,即是日出前開放,日落後關閉。
  • 入園票為3-Day Pass $25(供遊覽3天)。若跟團,司機會負責購票。自行游的話,可在國家公園入口處購買,或上網購買。

  • 酒店櫃檯人員可協助預訂所有的活動。也可到小鎮中心的旅遊服務中心訂購,價格都一樣。

 溫馨提醒

  • 別忽略防晒。即便是冬天,白天的氣溫雖然介於15度左右,但陽光猛烈,容易被晒傷。
  • 烏魯魯的溫差大。冬天造訪的話,務必準備禦寒衣物。凌晨的氣溫可低至攝氏一度左右。

*所有價格以2018年6月為準

烏魯魯視頻: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Bigfoottraveller.com|澳大利亞烏魯魯|50 Shades of Red

mm

林道錦(DK)

夢想家,數字遊民,身在新加坡,心向世界。《大腳印》創辦人。理想的生活里有一架筆記本電腦和不斷切換的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