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豪邁低沉的唱腔,與遠處草蜢的鳴叫和鞍下馬蹄聲,拼湊成了交響,在河谷里回蕩着,應景、悅耳。歌詞我雖不詳,但歌聲好像頓時喚醒了原本沉睡着的大地。

打工仔憋了兩年終於又盼到了另一次旅行。這回往蒙古中部的八湖區(Naiman Nuur)尋幽探秘去。先飛往蒙古的首都烏蘭巴托市(Ulaanbaatar),然後乘廂型越野車前往 Khangai Nuruu 國家公園內的蒙古包營區,從那裡展開徒步旅程。

蒙古的面積比新加坡大出 2,244 倍,但人口卻只有 300,0000 人。可想而知,沿途沒見到多少其他車輛。車子在廣闊草原中唯一的焦油路上行駛,西行近 290 公里至 Elsen Tasarkhai 沙丘,隔天再繼續往西南前進 200 公里至鄂爾渾河谷(Orkhon)。慶幸有藍天、白雲和好天氣一路相伴。

嚮導 Nasar 一人引領我們十二人組成的團隊,如此的比例,協調上必有難度。幸虧途中來了廚房和運輸團隊從旁協助。露營本來就該人多才好。對於露營,我並不陌生,但是睡蒙古包還是頭一遭,感覺新鮮。散布在綠草原上的白色圓形帳篷,得彎下腰跨過門檻,才得進入。夜裡好幾次都撞上門楣,疼極了!帳內沒自來水,但有電源、床和取暖用的柴爐。營地里也設有公用餐廳、熱水澡堂和沖水廁所。 唯一的不便,是沒人替你生火;柴爐即使點燃,還是得自行定時醒來添柴。牧民生活就是如此,凡事得靠自己。我們這班都市人,能住在設備完善的營區內淺嘗牧民生活,已經很幸運了。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雲朵為我們遮擋了酷熱的陽光,也成為我們這趟徒步中最愛的攝影題材之一。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草原上徒步相當輕鬆,備去的徒步桿都沒派上用場。

草原上徒步

八湖區位處寬闊河谷中,海拔約 2000 米高,顧名思義由八潭湖水組成,不過其中三個已經乾涸。由於地勢平坦,所以比起在山區里徒步輕鬆太多了。大伙兒依自己的步伐走,腳不酸,氣不喘。

途中遇見漂亮、新鮮的風景,大伙兒就會掏出手機和相機,拚命按快門。有網絡漫遊的團友,逢有收訊的地帶即會利用手機修飾,再將最漂亮的影片上載到社交媒體。 然而,這畢竟是牧馬放羊的地方,處處都有需要刪剪掉的成 “糞”,所以取景時大伙兒都很留神。我意識到,網上所見,往往都是精挑細選後呈現的完美假象。

雖說如此,這片浩瀚天地的懾人魅力,是所有身臨其境的旅人無可否認的。來到了人煙稀少的國度徒步,透過視覺、聽覺、嗅覺,將無邊藍天和廣闊草原散發出的正能量注射入體內,像替平淡無奇的生活注入新血。團隊踩着無止盡延伸的草原向席熱查干諾爾湖(Shireet Tsagaan Nuur)邁進,將人群、工作和網絡留在了烏蘭巴托。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夜幕低垂時圍着營火喝酒暢談,開心不已。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夜晚時分便是大家掏出相機拍攝星跡的時候了。

星空和烈酒

通過嚮導的安排,我們沿途造訪了一戶游牧人家。這位名為 Bata 的牧民,負責以馬和氂牛,運載徒步期間所需的糧食、水、流動廚具和露營行李。跨過 Bata 家的門檻,發覺牧民的蒙古包內,除了家庭照、廚具、儲物箱之類的生活小傢具外,和我們之前睡過的蒙古包基本上相似。Nasar 以英語向我們解蒙古包里傳統的男左女右格局與擺設的關係、酒的釀製方法和蒙古包里的各種忌諱。牧民簡樸的生活條件讓我很意外。Bata 一家殷勤地請我們喝自家釀的馬奶酒和自製乳酪,還騰出床位讓大夥休息。雖然有點不太習慣,但我還是心存感激地接受了。畢竟這是蒙古人家一貫的好客作風,拒絕他們的盛情款待是很不禮貌的。

完成一天的徒步後,我們卸下裝備,搭起了帳篷,準備休息。在冷夜裡圍着營火取暖、聊天、喝啤酒,輕鬆快活。火,對蒙古人而言有着神聖意義;一點燃,就不能澆熄,必須等火自然滅去後,才能入睡。想生火,也得先撿柴。因為麻煩,到了第二晚,大伙兒索性以熱飲代替營火,在無雲冷夜裡和同伴閑聊,數流星。夜深時分,隨着夥伴們逐一入睡,我攜帶着的百富威士忌,在拍攝星跡照時便派上用場了。啟動了自動曝光功能的相機需兩小時才拍攝完畢。我傻呼呼地披着太空毯,斟酌烈酒,撫着三匹牧民養的藏獒繼續在攝氏14度的星光下苦等了兩小時,才回帳篷休息。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到了蒙古,怎麼能不為馬兒拍照呢?這類蒙古矮種馬,是蒙古人的最愛,也是最具代表性的動物。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徒步完畢後,終於能回到舒適的蒙古包里,不必搭帳篷睡睡袋了。

草原騎馬

徒步的第三天,Bata 騰出兩匹馬,讓團隊里有興趣騎馬越野的人嘗試。

大伙兒似乎對騎馬沒興趣,我自告奮勇騎馬登山。看似簡單的活動其實也考技巧:上陡坡時得向前靠,下坡時則往後倚,以保持身體垂直。馬兒不聽使喚,就得拉緊韁繩控制,得讓馬兒意識到自己比它凶,才能駕馭它。

在平原上,騎馬比徒步更折騰人。馬鐙若沒調整好,就像是全程扎馬步一樣,腿軟屁股疼。在狹道間,馬兒縱隊前進,速度減半,倒挺悠哉。徒步團隊早已被馬兒遠遠拋在後頭了。微風來襲,鞍坐着觀天空中的流雲,領着馬隊的 Bata 興起哼着蒙古歌曲來。豪邁低沉的唱腔,與遠處草蜢的鳴叫和鞍下馬蹄聲,拼湊成了交響,在河谷里回蕩着,應景、悅耳。歌詞我雖不詳,但歌聲好像頓時喚醒了原本沉睡着的大地。

歌曲在馬隊的歡呼和掌聲中結束。Bata 回過頭來,露出自豪的笑顏。表情從容、安樂,好像沒什麼事比牧馬放歌更來得自在快活。這 “好之者不如樂知者” 的心態,我想是這次旅行中最大的收穫了。

人說痛苦是比較出來的,而幸福是珍惜得來的。沒放慢腳步,更換角度體驗人生,怎會感恩自己現在所擁有的呢?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成吉思汗是蒙古具傳奇色彩的領袖。他的肖像到處可見,簡直是天王級的歷史巨星。

旅遊資訊:

簽證

  • 新加坡護照持有者若在 14 天內離境,是不需要簽證的。
  • 馬來西亞護照持有者則有 30 天內離境的時限。
  • 若想知道更多簽證事宜,可參考此網頁

交通

  • 首都烏蘭巴托里交通繁忙,不過交通規划算是相當現代化。通往成吉思汗國際機場的路況繁忙,回程時間的計算,需要考慮到這一點。

 氣候

  • 八月初還是旱季,最適合徒步旅行。夏天氣溫適中,白天約攝氏二十五度,夜間約攝氏十五度。草原上的夜間氣溫,由於風的緣故,可能會更低一點。怕冷的朋友應備上防風的衣物。

探索活動

  • 2017 年,蒙古被《孤獨星球》列入 “十大最應造訪的國度” 之一。蒙古地大,風景多樣。
  • 就蒙古中部省份,此行我嘗試了騎馬和駱駝;沿途也遇上了騎單車和騎電單車的隊伍。騎馬旅行非常盛行。
  • 鄂爾渾河(Orkhon River)是蒙古最長的河流,鄂爾渾河流域更是制定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地區。哈拉和林(Kharakorum,成吉思汗統治期蒙古之首都)就在此區域內,而其中的額爾德尼召(Erdene Zuu,漢名:光顯寺),是蒙古境內最早期的佛寺。廟裡頭珍藏着相當多蒙古藝術文物,值得參觀。

溫馨提醒

  • 離開首都,過了 280 公里後,是越野行車,路程相當顛簸。容易暈車的朋友應準備抗暈車的藥物。
  • 能拍照留念的景點也很多,電池得帶足了。由於鋰電池是不能隨行李箱進入空行的行李託運的,得手提登機。否則將會在北京轉機時被全數充公。
  • 蒙古地大,風景優美,自然生態多樣化,是攝影愛好者的天堂。 我個人認為,鏡頭需要有變焦的能力,拍照時才不會抱憾而歸。
  • 蒙古幣要入境後以美金或歐元兌換。兌換商對於偽鈔是十分提防的,所以備去的美金,必須是新鈔,不然可能找不到兌換商願意換取蒙古幣。
  • 物價算是挺低的:半公升啤酒約一美金,精品咖啡 5 美金。徒步時溪里的流水是清澈無比,即可直接飲用,無需準備食水消毒片劑。

蒙古視頻: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mm

小熊

長期處蝸居冬眠狀態,被動,也不愛改變;不時會對巢穴外的風景產生好奇,所以也偶爾會跨步外出,去見識花花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