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豪迈低沉的唱腔,与远处草蜢的鸣叫和鞍下马蹄声,拼凑成了交响,在河谷里回荡着,应景、悦耳。歌词我虽不详,但歌声好像顿时唤醒了原本沉睡着的大地。

打工仔憋了两年终于又盼到了另一次旅行。这回往蒙古中部的八湖区(Naiman Nuur)寻幽探秘去。先飞往蒙古的首都乌兰巴托市(Ulaanbaatar),然后乘厢型越野车前往 Khangai Nuruu 国家公园内的蒙古包营区,从那里展开徒步旅程。

蒙古的面积比新加坡大出 2,244 倍,但人口却只有 300,0000 人。可想而知,沿途没见到多少其他车辆。车子在广阔草原中唯一的焦油路上行驶,西行近 290 公里至 Elsen Tasarkhai 沙丘,隔天再继续往西南前进 200 公里至鄂尔浑河谷(Orkhon)。庆幸有蓝天、白云和好天气一路相伴。

向导 Nasar 一人引领我们十二人组成的团队,如此的比例,协调上必有难度。幸亏途中来了厨房和运输团队从旁协助。露营本来就该人多才好。对于露营,我并不陌生,但是睡蒙古包还是头一遭,感觉新鲜。散布在绿草原上的白色圆形帐篷,得弯下腰跨过门槛,才得进入。夜里好几次都撞上门楣,疼极了!帐内没自来水,但有电源、床和取暖用的柴炉。营地里也设有公用餐厅、热水澡堂和冲水厕所。 唯一的不便,是没人替你生火;柴炉即使点燃,还是得自行定时醒来添柴。牧民生活就是如此,凡事得靠自己。我们这班都市人,能住在设备完善的营区内浅尝牧民生活,已经很幸运了。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云朵为我们遮挡了酷热的阳光,也成为我们这趟徒步中最爱的摄影题材之一。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草原上徒步相当轻松,备去的徒步杆都没派上用场。

草原上徒步

八湖区位处宽阔河谷中,海拔约 2000 米高,顾名思义由八潭湖水组成,不过其中三个已经干涸。由于地势平坦,所以比起在山区里徒步轻松太多了。大伙儿依自己的步伐走,脚不酸,气不喘。

途中遇见漂亮、新鲜的风景,大伙儿就会掏出手机和相机,拼命按快门。有网络漫游的团友,逢有收讯的地带即会利用手机修饰,再将最漂亮的影片上载到社交媒体。 然而,这毕竟是牧马放羊的地方,处处都有需要删剪掉的成 “粪”,所以取景时大伙儿都很留神。我意识到,网上所见,往往都是精挑细选后呈现的完美假象。

虽说如此,这片浩瀚天地的慑人魅力,是所有身临其境的旅人无可否认的。来到了人烟稀少的国度徒步,透过视觉、听觉、嗅觉,将无边蓝天和广阔草原散发出的正能量注射入体内,像替平淡无奇的生活注入新血。团队踩着无止尽延伸的草原向席热查干诺尔湖(Shireet Tsagaan Nuur)迈进,将人群、工作和网络留在了乌兰巴托。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夜幕低垂时围着营火喝酒畅谈,开心不已。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夜晚时分便是大家掏出相机拍摄星迹的时候了。

星空和烈酒

通过向导的安排,我们沿途造访了一户游牧人家。这位名为 Bata 的牧民,负责以马和牦牛,运载徒步期间所需的粮食、水、流动厨具和露营行李。跨过 Bata 家的门槛,发觉牧民的蒙古包内,除了家庭照、厨具、储物箱之类的生活小家具外,和我们之前睡过的蒙古包基本上相似。Nasar 以英语向我们解蒙古包里传统的男左女右格局与摆设的关系、酒的酿制方法和蒙古包里的各种忌讳。牧民简朴的生活条件让我很意外。Bata 一家殷勤地请我们喝自家酿的马奶酒和自制乳酪,还腾出床位让大伙休息。虽然有点不太习惯,但我还是心存感激地接受了。毕竟这是蒙古人家一贯的好客作风,拒绝他们的盛情款待是很不礼貌的。

完成一天的徒步后,我们卸下装备,搭起了帐篷,准备休息。在冷夜里围着营火取暖、聊天、喝啤酒,轻松快活。火,对蒙古人而言有着神圣意义;一点燃,就不能浇熄,必须等火自然灭去后,才能入睡。想生火,也得先捡柴。因为麻烦,到了第二晚,大伙儿索性以热饮代替营火,在无云冷夜里和同伴闲聊,数流星。夜深时分,随着伙伴们逐一入睡,我携带着的百富威士忌,在拍摄星迹照时便派上用场了。启动了自动曝光功能的相机需两小时才拍摄完毕。我傻呼呼地披着太空毯,斟酌烈酒,抚着三匹牧民养的藏獒继续在摄氏14度的星光下苦等了两小时,才回帐篷休息。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到了蒙古,怎么能不为马儿拍照呢?这类蒙古矮种马,是蒙古人的最爱,也是最具代表性的动物。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徒步完毕后,终于能回到舒适的蒙古包里,不必搭帐篷睡睡袋了。

草原骑马

徒步的第三天,Bata 腾出两匹马,让团队里有兴趣骑马越野的人尝试。

大伙儿似乎对骑马没兴趣,我自告奋勇骑马登山。看似简单的活动其实也考技巧:上陡坡时得向前靠,下坡时则往后倚,以保持身体垂直。马儿不听使唤,就得拉紧缰绳控制,得让马儿意识到自己比它凶,才能驾驭它。

在平原上,骑马比徒步更折腾人。马镫若没调整好,就像是全程扎马步一样,腿软屁股疼。在狭道间,马儿纵队前进,速度减半,倒挺悠哉。徒步团队早已被马儿远远抛在后头了。微风来袭,鞍坐着观天空中的流云,领着马队的 Bata 兴起哼着蒙古歌曲来。豪迈低沉的唱腔,与远处草蜢的鸣叫和鞍下马蹄声,拼凑成了交响,在河谷里回荡着,应景、悦耳。歌词我虽不详,但歌声好像顿时唤醒了原本沉睡着的大地。

歌曲在马队的欢呼和掌声中结束。Bata 回过头来,露出自豪的笑颜。表情从容、安乐,好像没什么事比牧马放歌更来得自在快活。这 “好之者不如乐知者” 的心态,我想是这次旅行中最大的收获了。

人说痛苦是比较出来的,而幸福是珍惜得来的。没放慢脚步,更换角度体验人生,怎会感恩自己现在所拥有的呢?

Bigfoottraveller.com|蒙古,用走的

成吉思汗是蒙古具传奇色彩的领袖。他的肖像到处可见,简直是天王级的历史巨星。

旅游资讯:

签证

  • 新加坡护照持有者若在 14 天内离境,是不需要签证的。
  • 马来西亚护照持有者则有 30 天内离境的时限。
  • 若想知道更多签证事宜,可参考此网页

交通

  • 首都乌兰巴托里交通繁忙,不过交通规划算是相当现代化。通往成吉思汗国际机场的路况繁忙,回程时间的计算,需要考虑到这一点。

 气候

  • 八月初还是旱季,最适合徒步旅行。夏天气温适中,白天约摄氏二十五度,夜间约摄氏十五度。草原上的夜间气温,由于风的缘故,可能会更低一点。怕冷的朋友应备上防风的衣物。

探索活动

  • 2017 年,蒙古被《孤独星球》列入 “十大最应造访的国度” 之一。蒙古地大,风景多样。
  • 就蒙古中部省份,此行我尝试了骑马和骆驼;沿途也遇上了骑单车和骑电单车的队伍。骑马旅行非常盛行。
  • 鄂尔浑河(Orkhon River)是蒙古最长的河流,鄂尔浑河流域更是制定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地区。哈拉和林(Kharakorum,成吉思汗统治期蒙古之首都)就在此区域内,而其中的额尔德尼召(Erdene Zuu,汉名:光显寺),是蒙古境内最早期的佛寺。庙里头珍藏着相当多蒙古艺术文物,值得参观。

温馨提醒

  • 离开首都,过了 280 公里后,是越野行车,路程相当颠簸。容易晕车的朋友应准备抗晕车的药物。
  • 能拍照留念的景点也很多,电池得带足了。由于锂电池是不能随行李箱进入空行的行李托运的,得手提登机。否则将会在北京转机时被全数充公。
  • 蒙古地大,风景优美,自然生态多样化,是摄影爱好者的天堂。 我个人认为,镜头需要有变焦的能力,拍照时才不会抱憾而归。
  • 蒙古币要入境后以美金或欧元兑换。兑换商对于伪钞是十分提防的,所以备去的美金,必须是新钞,不然可能找不到兑换商愿意换取蒙古币。
  • 物价算是挺低的:半公升啤酒约一美金,精品咖啡 5 美金。徒步时溪里的流水是清澈无比,即可直接饮用,无需准备食水消毒片剂。

蒙古视频:

小熊

长期处蜗居冬眠状态,被动,也不爱改变;不时会对巢穴外的风景产生好奇,所以也偶尔会跨步外出,去见识花花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