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這個藝術復興的奇蹟,未成名前是掠奪式經濟發展的受害者,工業沒落後,自然環境嚴重被破壞,年輕島民也紛紛離島追求更好的發展。人們如今看到藏身在綠意中的美術館和博物館,都是團隊十年樹木的結果。

我們站在高松港的購票櫃檯前,發現所有櫃檯都有營業,唯獨去直島(Naoshima)的四國汽船。櫃檯的玻璃上貼着我們看不懂的日文告示,問了其他櫃檯的服務人員,卻也聽不出個所以然。眼看船班時間越來越近,只好慌慌張張地跑去碼頭。經過四國汽船辦公室時,試着把想搭的船班給職員看一下,話都還未問出口,她已跑了出來,急急忙忙地帶着我們,邊跑邊說了一串日文。因為她的熱心帶路,我們順利在碼頭另一端的櫃檯買到了船票,也及時搭上了那班快艇。當我們坐在船上喘着氣時,還能看見她在碼頭鞠躬,不斷揮手的偉大身影……

這個萍水相助的經歷,輕易地讓我對高松和直島留下了死心塌地的懷念。

日本直島藝術漫遊|(不只是)安藤忠雄和黃色南瓜
Benesse House Museum 附近的海灘上邂逅振翅欲飛的鷺鷥。

拯救小島的美麗結果

我們即將踏足的直島,如今已名聲在外。這個藝術復興的奇蹟,未成名前是掠奪式經濟發展的受害者,工業沒落後,自然環境嚴重被破壞,年輕島民也紛紛離島追求更好的發展。心繫社會的企業家福武總一郎為了完成父親遺願,投入資金與心思拯救小島,他先邀請了安藤忠雄來參與規劃真正對小島有利的發展。與過去的發展模式不同的是,安藤團隊最先展開的 “發展”,不是建設工程,而是保育工作。他們在建築場地先造林再蓋館,人們如今看到藏身在綠意中的美術館和博物館,都是團隊十年樹木的結果。接着,福武先生再邀請許多藝術家來直島創作,他們的作品散落在直島各處,讓藝術在曾經荒蕪的土地上開花結果,小島從此又顯現了勃勃生機。被藝術滋潤的直島開始名聲鵲起,訪客漸增,今已成四國旅行的地標。

抵達直島的宮浦港(Miyanoura Port),在船上就可看見草間彌生(Yayoi Kusama)的洞洞紅南瓜,還有妹島和世(Kazuyo Sejima)的 Sanaa 設計所設計的直島玄關——海之站(The Marine Station),以玻璃素材為主的建築物包含了旅遊資訊中心、紀念品店和小食堂。

日本直島藝術漫遊|(不只是)安藤忠雄和黃色南瓜
安藤忠雄面海的 Beach 和近在眼前的著名黃色南瓜。

草間彌生的波點樂

搭巴士展開直島之旅前,我們先步行到島上唯一的便利店買早餐,其實是期望會經過大竹伸郎(Shinro Ohtake)那拼貼式的 I Love 湯屋,結果還是先邂逅便利店。坐在便利店外,邊吃早餐邊等那小巧可愛的草間波點巴士時,內心的雀躍也如波點般爭相湧現。

巴士會經過 “農協前” 站,若想探訪直島上的 “家計劃” (Art House Project),可在這裡下車,這是島上讓廢棄民宅變身藝廊的著名藝術計劃。我們下車的第一站是杜鵑庄站(Tsutsuji-so),小紅點巴士在面海的小站放下我們,下車處就是風景:一座矮小鳥居矗立在沙灘上,讓略為平凡的海邊變成拍照打卡的直島風景。在這裡下車是因為要轉搭去倍樂生之家(Benesse House)的免費接駁巴士,查了時間表後發現還有閑晃的時間,就在車站附近走走。原來這裡是個國際露營區,提供多種住宿設施(Beach rest house  “Tsutsuji-so” Lodge),包括最特別的海邊蒙古包。蒙古包建在離沙灘很近的小高地上,就在一片美麗的黃花叢後。

沿着沙灘走,不久就可看見那顆遺世獨立,卻人見人愛的黃色南瓜。她孤身一顆待在延伸入海的渡口上,享受着天涯海角的孤獨。可是,我們和其他遊客一樣,硬是要把自己放進這個孤寂的風景中,她那身鮮艷的黃色套裝和黑色波點紋,與白雲藍天碧海重疊,被框進了我們永恆的直島記憶。

日本直島藝術漫遊|(不只是)安藤忠雄和黃色南瓜
孤松與內海構成的美麗景色。

走入安藤忠雄的世界

接着,再回到杜鵑庄站搭接駁巴士去探訪倍樂生之家。1992年啟用的倍樂生之家是以 “自然、建築與藝術共生” 為理念設計的住宿型美術館。住宿其中不但免付入門票,而且還可不受閉館時間限制,隨時觀賞館中的藝術品。由於預算有限,這次無法一嘗住宿美術館的獨特體驗。買了門票後,跟着安藤大師設計的移動動線步入館中,讓訪客穿梭於室內與戶外的動線設計令人印象深刻。當然,少不了的是他簽名式的簡潔清水模,還有那與光影互動的空間設計,這些有趣的安藤建築元素再加上海內外藝術家作品遍布其間的驚喜,使我不斷產生 “今天在美術館住一晚” 的衝動。無法住宿其中的遺憾,惟有讓館內餐廳的美食來彌補。我們在投映着瀨戶內海海景的落地玻璃前享用了可口的墨汁咖喱飯和意大利麵,飯後喝着紅茶,繼續在安藤的作品中感受旅行的閑散時光。美術館四周還有一些戶外藝術品,記得搭車往下個景點前過去看看。我們以戶外的藝術品為點,一路連線步行到戶外的海灘,在那無人的海灘讓雙腳感受瀨戶內海的冰涼。

此行最後一站是直島上名聲最響的地中美術館(Chichu Art Museum),這個安藤忠雄讓她隱於地下的建築作品,是島上票價最高的美術館。因為時間關係,只是想在外見識這個看不見的建築,但意料之外的是收穫一條開滿鮮花的小徑。這裡和豐島美術館(Teshima Art Museum)一樣,購票處和入口處有段刻意設計的步行距離。走出售票處,朝着美術館的方向走,不久就可看見地中之庭,庭園以一池美麗恬靜的睡蓮為開端,續以一條各色鮮花競放的小徑。原來地中美術館收藏了5幅克勞德 · 莫奈(Claude Monet)的睡蓮系列,安藤因此仿造了莫奈畫中的自然,在地中之庭以一池睡蓮為來者預告大師之作。順着蓮池後這條艷麗小徑,我們徐徐步行,一直到看見那一堵鑲着漢英相間的 “地中美術館”字樣的清水混凝土牆。這趟直島之旅就結束在這一堵牆外,內里的乾坤和島上的那一些未竟之地,自然都成為了下次再來的最美好期待。

日本直島藝術漫遊|(不只是)安藤忠雄和黃色南瓜
地中之庭一片恬靜的美好午後。

旅遊資訊:

如何去直島

  • 關西岡山縣(Okayama)出發可搭 JR 到 “宇野”(Uno),再搭船到直島的宮浦港(Miyanoura Port)或木村港(Honmura Port),大約20分鐘。
  • 四國高松縣(Takamatsu)出發可像我們一樣搭快艇去宮浦港(Miyanoura Port),大約25分鐘,單程1220日元(渡輪則50分鐘,單程520日元,不趕時間可搭乘這個空間寬敞,設備齊全的新穎渡輪,船上有免費網絡)。

島上交通

  • 直島的宮浦(Miyanoura Port)和木村(Honmura Port)兩個港口,分別都可搭直島町營巴士至農協前站(Nokyo-mae)參觀“家計劃”(Art House Project) ,巴士也會到杜鵑庄站(つつじ庄Tsutsuji-so),單程100日元。在那裡可搭 Benesse Art Site 免費接駁車至 Benesse House Museum,Oval,Beach 和 Park 這四個安藤忠雄的作品。免費接駁車也會載客到他的另外兩個作品,地中美術館(Chichu Art Museum)和李禹煥美術館(Lee Ufan Museum),交通和門票訊息都可在官網獲得。

Naoshima 直島視頻

日本直島藝術漫遊|(不只是)安藤忠雄和黃色南瓜
日本直島藝術漫遊|(不只是)安藤忠雄和黃色南瓜
日本直島藝術漫遊|(不只是)安藤忠雄和黃色南瓜
日本直島藝術漫遊|(不只是)安藤忠雄和黃色南瓜
日本直島藝術漫遊|(不只是)安藤忠雄和黃色南瓜
日本直島藝術漫遊|(不只是)安藤忠雄和黃色南瓜
日本直島藝術漫遊|(不只是)安藤忠雄和黃色南瓜
日本直島藝術漫遊|(不只是)安藤忠雄和黃色南瓜
日本直島藝術漫遊|(不只是)安藤忠雄和黃色南瓜
日本直島藝術漫遊|(不只是)安藤忠雄和黃色南瓜
日本直島藝術漫遊|(不只是)安藤忠雄和黃色南瓜
日本直島藝術漫遊|(不只是)安藤忠雄和黃色南瓜
日本直島藝術漫遊|(不只是)安藤忠雄和黃色南瓜
日本直島藝術漫遊|(不只是)安藤忠雄和黃色南瓜
日本直島藝術漫遊|(不只是)安藤忠雄和黃色南瓜
日本直島藝術漫遊|(不只是)安藤忠雄和黃色南瓜
日本直島藝術漫遊|(不只是)安藤忠雄和黃色南瓜
日本直島藝術漫遊|(不只是)安藤忠雄和黃色南瓜
日本直島藝術漫遊|(不只是)安藤忠雄和黃色南瓜
日本直島藝術漫遊|(不只是)安藤忠雄和黃色南瓜
日本直島藝術漫遊|(不只是)安藤忠雄和黃色南瓜
日本直島藝術漫遊|(不只是)安藤忠雄和黃色南瓜
日本直島藝術漫遊|(不只是)安藤忠雄和黃色南瓜
日本直島藝術漫遊|(不只是)安藤忠雄和黃色南瓜
日本直島藝術漫遊|(不只是)安藤忠雄和黃色南瓜
日本直島藝術漫遊|(不只是)安藤忠雄和黃色南瓜
日本直島藝術漫遊|(不只是)安藤忠雄和黃色南瓜

mm

梁卓昌

把旅遊當成活在當下的自我實現,每一趟都是在已知的計劃中展開未知的探索,滿足永遠填不滿的求知慾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