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不是玩命不是装逼不是挑战自己,更不是征服。我们都是山之子。爱山向往山敬畏山。人们问老师啊为何你一年里去两个高海拔地区骑行呢,那实在太危险了。你我都知道原因。山一直在那边。

亲爱的雪:

庞大山影笼罩的道路,阳光照射不到之处,细碎的白雪覆盖地面。远远看到前方路边站着告示牌 “注意暗冰”。川藏南线四川段最高点,海拔4659米的剪子弯山在左边静静矗立。右边万丈深壑。

起飞前在家里打包单车,把平时用惯了的幼花小格 Small Block 外胎换掉,装上粗花专门应付长途骑行,重很多的马拉松 Marathon Plus。出发前你说这条路线地势骤起骤落,骑行的时候一定要非常非常小心。换轮胎,想把出状况的可能性减到最低。经过几天的时间,已习惯了较平时来得重的单车。轮胎紧紧抓住地面。高原的天空特别蓝, 没有一丝渣滓。

边骑边自车骨下方抽出骑车水瓶。红色小盖挤不出半滴水。结冰了。继续踩踏,前方二十米处左边有片空地。停下单车把脚撑放好,打开蓝色马鞍袋拿出保温瓶。十二月的山,右边山谷里的河水浮冰处处。早上出发前手机的温度计显示零下三度。住宿点骑行之家的大叔捧来葱花面汤三两。“来, 吃饱一些。你这个时候出来,季节不太对。太冷了。八九月很多人骑行, 这个时候完全没有人啊!路上小心。”

Bigfoottraveller.com|中国川藏公路|生命线的两封信

冬季的318,靠近135道班的补给店,完全没有营业。

昨天单单一段十七公里的骑行到相克宗,花掉三个小时半。川藏南线最陡的一段,连续上山数不尽的发夹弯。抵达住宿点处理好寄宿,站在楼上的天台。“高原的云朵,移动特别快。高原的山,离天空很近很近。” 在本子里记下这句。一定要告诉你。

住宿大叔如数家珍,详细说明了今天的路程:“这儿到山口十五公里, 隧道过后是上下起伏路整四十公里,翻过几个小山头再过卡子拉山(4429米)就可以到红龙乡了。如果出状况或来不及抵达,记得打电话寻求救援。” 那些小山头,每个都在海拔四千米以上。天空之境路段骑行。起伏路,原来是一座又一座连续的山路。上山比下山多。由这山看那山。拐过一个弯还有另一个弯。这一段,人称整个318国道最难, 沿途完全没有住宿点,而且荒凉。冬季,所经过的唯一村子135道班,静悄悄的,没见到一个人影。几间小卖部窗户钉上木板。没营业。总算明白大叔的挂虑和叮咛。

Bigfoottraveller.com|中国川藏公路|生命线的两封信

G318, 单车骑士朝圣路线。

康巴大草原,空旷的高原逆风侧风特别猛,吹得我抬不起头。上坡时头低低吃力推着单车。看到下坡欣喜一阵,一阵阵狂风却是一个个狠毒的巴掌,猛然把我拍醒。用最轻的档前面一度大档和后面一度, 仍吃力踩蹬。山里温度降得快,翻过了卡子拉山,还得经过一大段几十公里偶尔有坑、短上坡的缓下路段。来到最高点,停下单车,快手快脚拿出绑在马鞍袋上面的抓绒服羽绒服穿上,准备下山。已经六点。海拔四千三百米的傍晚,天色接近墨黑。非一般的冷。感觉体内器官内膜紧绷。 迎面而来的冷风,呼吸渐渐变得有点急促。过了一个发夹弯,路边一间土屋,屋子后方黄褐色的草坡上,一大群牦牛。放牛的老爹中气十足:“小伙, 你打哪儿来?” 再次被误认为男生。“大叔,请问红龙乡还远吗?” “ 还整二十公里呢,后面十公里是上坡。” 这儿人们的上坡,其实就是上山。我可以吗?还可以坚持吗?还有能力前进吗?心中仍然想继续, 双脚的踩蹬却软绵绵 ,力量像跌入无底黑洞。力道和思想的拉扯。身体近乎极限,脑子却特别清明。

最终在当天目的地红龙乡之前十公里的158道班结束了艰难的一天。幸运在路边一家藏族民居小卖部觅得床位,没有厕所、洗澡间。夜里沉沉睡去。半夜醒来打着哆嗦到大妈睡前指明的屋旁以横木为界之厕所空地,满布星钻的夜空,很低很低。

Bigfoottraveller.com|中国川藏公路|生命线的两封信

列玛高速的可爱告示牌。

近处远处的山,层层重叠。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记得出发前谈起高原, 谈起北北印的列城。你说列城很疼爱我们。去年六月的列城玛娜里高速公路骑行,间中骑经最高点5392米海拔的唐廊垭口,自己很幸运,没有高原反应。你几年前的背包行,在那儿呆了好久,也同样没有高反。如今到这个海拔高度几乎一样的经典公路进行冬天骑行,不是玩命不是装逼不是挑战自己。更不是征服。我们都是山之子。爱山向往山敬畏山。人们问老师啊为何你一年里去两个高海拔地区骑行呢,那实在太危险了。你嘱咐我小心再小心。你我都知道原因。

山一直在那边。

几天后终于成功抵达边界,此行主要目的完成。

“高原的云朵,移动特别特别快。高原的山,离天空很近很近。高原的天空,很低很低。”

谢谢出发前你的那句话。

“阿简老师, 我把自己放在你肩膀上。”

///

亲爱的比:

出发飞成都当天,你带着小伙伴到机场。全身圆滚的兔子小白。六月份的列城骑行,你带来小鹿。“你先去探路,如果可以骑进去就直接到目的,拍那座大庙回来看。如果不能,至少到边界。冬天那边零下,怎样骑? 一切自己注意。”

四年前第一个国外独骑台湾环岛,你给的攻略以及时常的信息跟进。最后一天抗风半死终于完成,你微信来:“ 很厉害,恭喜完成,以后一起去川藏南线。” 而今自己先来报到。六月的列城玛娜里高速公路骑行,因北半球降雪量太大应付不到路况铩羽而归。挂在车头的小鹿在好多个很有特色的路牌上拍照。如今的小白,会是什么光景呢? 你说,有路就骑。

Bigfoottraveller.com|中国川藏公路|生命线的两封信

天路十八弯,12公里完全上山,用了三个小时才骑到高点。

成功翻过海拔4300米的折多山,把小白放在路堤上拍照。这是你的梦想之路。

天空灰蒙蒙的,有摄影天堂外号的新都桥。海拔3300米的山中小镇一片静谧。七点出发,较平时的八点早。冷得不知如何自处。即使做了保暖工作,戴上双层骑行手套,手指还是冻伤了。这一段是平路。却是骑得想放弃。冷得骨头打颤。穿上所有衣物,骑行单衣抓绒服羽绒服,抵御不了那股刺痛。在某间餐馆休息,微信给远方的你。我说每个早上想到要换回冷硬如冰的骑行服而踌躇纠结,你说:“ 骑行应该是快乐的。如果那样花钱受罪, 那又有什么意思啊?” 掉泪。 该怎样说明冬季的这条路线呢。“啊, 那条是生命线啊,太危险了。 而且冬季越往里边越冷啊!” 往成都的机上, 邻座妇人听罢此行骑程的第一反应。

2530米的雅江,进城时翻车了。已经风尘仆仆一片灰色的小白跌到冰地上。暗冰和路面一样阔,还是出状况,虽然已经小心再小心。幸运,后方没车。晚间膝盖疼痛得不能蹲下。汇报骑行,你写来:“如果不能,就撤了吧。到雅江也很不错了。” 潸然泪下。当晚甚至已经问好了回成都的长巴车票。隔天早上,膝盖没有痛只有更痛。想了想,咬咬牙根,继续踩踏。下一站相克宗。抵达3543海拔高的目的地,晚间通知你。“很好,请继续保持那样到边界。” 就那样,一直一直慢慢踩踏。

14天的高原,当中好几天零下几度的极限骑行,终于来到边界。 把小白放在车包上,于大桥的边界处拍照。主要目标完成。你写来说恭喜啊你还是坚持并且做到了。

一念山河成,一念草木生。

“请继续保持那样到边界。”

一念之间。

Bigfoottraveller.com|中国川藏公路|生命线的两封信

318折多山的雪。

G318 国道川藏线旅游资讯:

什么时候去

  • 最佳旅游季节为秋天8-10月, 新都桥摄影天堂, 沿路风景如画。(自己因假期限制, 只能12月去。)

怎么去

  • 搭飞机到成都, 在从那儿循着318国道指示牌即可前往目的拉萨。

签证

  • 外国人需要办理中国签证。
  • 外国人欲入藏旅游, 需至少四人成团,提前三个月交由当地旅社办理入藏证, 详细列明经由铁路(青藏铁路)或陆路(川藏、滇藏、新藏)或空进(内陆飞拉萨)。
  • 外籍人士不允许骑单车入藏。 中国公民骑车入藏必须要有中国身份证。

货币

  • 人民币

住宿

  • 成都市内青旅客栈可供外国人士住宿,其他城镇外籍人士必须住宿至少三星宾馆。

国道 G318 路线视频:

Bigfoottraveller.com|中国川藏公路|生命线的两封信
Bigfoottraveller.com|中国川藏公路|生命线的两封信
Bigfoottraveller.com|中国川藏公路|生命线的两封信
Bigfoottraveller.com|中国川藏公路|生命线的两封信
Bigfoottraveller.com|中国川藏公路|生命线的两封信
Bigfoottraveller.com|中国川藏公路|生命线的两封信
Bigfoottraveller.com|中国川藏公路|生命线的两封信
Bigfoottraveller.com|中国川藏公路|生命线的两封信
Bigfoottraveller.com|中国川藏公路|生命线的两封信
Bigfoottraveller.com|中国川藏公路|生命线的两封信
Bigfoottraveller.com|中国川藏公路|生命线的两封信
Bigfoottraveller.com|中国川藏公路|生命线的两封信
Bigfoottraveller.com|中国川藏公路|生命线的两封信
Bigfoottraveller.com|中国川藏公路|生命线的两封信
Bigfoottraveller.com|中国川藏公路|生命线的两封信
Bigfoottraveller.com|中国川藏公路|生命线的两封信
Bigfoottraveller.com|中国川藏公路|生命线的两封信
Bigfoottraveller.com|中国川藏公路|生命线的两封信
Bigfoottraveller.com|中国川藏公路|生命线的两封信
Bigfoottraveller.com|中国川藏公路|生命线的两封信
Bigfoottraveller.com|中国川藏公路|生命线的两封信
Bigfoottraveller.com|中国川藏公路|生命线的两封信
Bigfoottraveller.com|中国川藏公路|生命线的两封信

阿简

骑单车旅游四年半的 “半菜鸟”, 平日在柔佛小山城误人子弟。学校休假若时间许可则往外跑骑车,国内无数次行程国外20次独骑。单车积累哩数比汽车还多。骑得越多, 发现自己越渺小。骑游的时候习惯融入当地人的生活。至理名言,“饭可以不吃, 单车不能不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