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新相機是個未知,花錢購買,算是個賭注,或許我喜歡,或許我會後悔,但至少有個或許的希望。舊相機是一定要退下了,畢竟身體只有一個,可千萬別被弄壞了。

最近換了一架相機。

單反相機用了八年,是我的第一架單反,陪我上山出海,多少培養出了一些感情。攝影作品在新馬港中各地獲得刊登,相機功不可沒。換相機非一朝一夕的念頭,如今回想,也考慮了有一年之久。

在武俠世界裡,人劍合一是武功至高境界。武俠若能做到人劍合一,劍便成了身體的一部分,像是手臂上加了一把長而銳利的刀,舞起劍時揮灑自如,得心應手。我在旅行的時候,亦是相機不離手的。即便去登山健行,也必定把相機握在手裡。對相機的各個按鍵和轉盤的功能也都了如指掌,看見美麗的瞬間時,便可即刻調整相機設置並按下快門,把那瞬間收進相機里。照片的可貴,於我,是那無法複製的瞬間,一旦錯過,便無法挽回。

熟悉了的,如設置、習慣、體制、相機,要換要改,必生顧慮,人之常情。

那張法羅群島的最後一抹橘色日光,是我最喜歡的照片之一。六月的法羅群島,看了日落後,在驅車回住宿的途中,車後鏡突然出現那道美麗的日光。那時天空烏雲密布,山也變成黑色了。那束突破雲層的光突如其來,我踩下剎車器,把車停在路旁,在寒冷之中僅僅按了五次快門,那光又被烏雲吞噬了。

然而,在法羅群島旅行的那次,右手腕發痛了。手腕抗議了。相機的屏幕也出了狀況,無法顯示圖像,不知道是不是天氣太冷的關係。

若換相機,那些按鍵和轉盤等功能,只要花些時間摸索,總會習慣的。然而,能保新相機給我舊相機相等的圖像素質嗎?色澤我可會鐘意?走訪各品牌相機店,個個都是老黃。但,是時候換相機了。新相機是個未知,花錢購買,算是個賭注,或許我喜歡,或許我會後悔,但至少有個或許的希望。舊相機是一定要退下了,畢竟身體只有一個,可千萬別被弄壞了。

買了一架新相機,以破釜沉舟之勇,帶着新相機到挪威北部旅行。初次到北極圈旅行,帶着不熟悉的相機前往,不成功變成仁。

我喜歡我的新相機。機身輕巧,操作容易。照片的素質和色澤,我也都滿意。在天空中飄舞的綠光——北極光,也成功被拍下。舞吧!

新相機的潛能,還有待發掘,也給它一個八年時間發揮吧,可別也把我的手腕給弄疼了。

*此文刊登於馬來西亞《都會佳人》五月刊。

林道錦(DK)

夢想家,數字遊民,身在新加坡,心向世界。《大腳印》創辦人。理想的生活里有一架筆記本電腦和不斷切換的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