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新相机是个未知,花钱购买,算是个赌注,或许我喜欢,或许我会后悔,但至少有个或许的希望。旧相机是一定要退下了,毕竟身体只有一个,可千万别被弄坏了。

最近换了一架相机。

单反相机用了八年,是我的第一架单反,陪我上山出海,多少培养出了一些感情。摄影作品在新马港中各地获得刊登,相机功不可没。换相机非一朝一夕的念头,如今回想,也考虑了有一年之久。

在武侠世界里,人剑合一是武功至高境界。武侠若能做到人剑合一,剑便成了身体的一部分,像是手臂上加了一把长而锐利的刀,舞起剑时挥洒自如,得心应手。我在旅行的时候,亦是相机不离手的。即便去登山健行,也必定把相机握在手里。对相机的各个按键和转盘的功能也都了如指掌,看见美丽的瞬间时,便可即刻调整相机设置并按下快门,把那瞬间收进相机里。照片的可贵,于我,是那无法复制的瞬间,一旦错过,便无法挽回。

熟悉了的,如设置、习惯、体制、相机,要换要改,必生顾虑,人之常情。

那张法罗群岛的最后一抹橘色日光,是我最喜欢的照片之一。六月的法罗群岛,看了日落后,在驱车回住宿的途中,车后镜突然出现那道美丽的日光。那时天空乌云密布,山也变成黑色了。那束突破云层的光突如其来,我踩下刹车器,把车停在路旁,在寒冷之中仅仅按了五次快门,那光又被乌云吞噬了。

然而,在法罗群岛旅行的那次,右手腕发痛了。手腕抗议了。相机的屏幕也出了状况,无法显示图像,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太冷的关系。

若换相机,那些按键和转盘等功能,只要花些时间摸索,总会习惯的。然而,能保新相机给我旧相机相等的图像素质吗?色泽我可会钟意?走访各品牌相机店,个个都是老黄。但,是时候换相机了。新相机是个未知,花钱购买,算是个赌注,或许我喜欢,或许我会后悔,但至少有个或许的希望。旧相机是一定要退下了,毕竟身体只有一个,可千万别被弄坏了。

买了一架新相机,以破釜沉舟之勇,带着新相机到挪威北部旅行。初次到北极圈旅行,带着不熟悉的相机前往,不成功变成仁。

我喜欢我的新相机。机身轻巧,操作容易。照片的素质和色泽,我也都满意。在天空中飘舞的绿光——北极光,也成功被拍下。舞吧!

新相机的潜能,还有待发掘,也给它一个八年时间发挥吧,可别也把我的手腕给弄疼了。

*此文刊登于马来西亚《都会佳人》五月刊。

DK 林道锦

梦想家,数字游民,身在新加坡,心向世界。《大脚印》创办人。理想的生活里有一架笔记本电脑和不断切换的景色。